憶(91)鸚鵡學舌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鸚鵡學舌

在某次親戚朋友例行聚會的晚飯間,談及對抗中共瘟疫的疫苗時,我引述一些網絡上有人指出,這次波及全球的瘟疫等同第三次世界大戰,是由中共發起的細菌戰。他(編者注:指某親戚朋友)這次面對我徹底啞口無言不敢應對,原因只有一個,當他看完我copy給他這系列我的自傳及摘錄後,應該能明白我的立場,最重要的是清楚知道CCP百年來都做了什麼。不管他們是怎樣的思想取向,歷史和事實最能為人剖開謊言的面紗,現時應是他們真正覺醒的時侯了。

趙立堅不打自招?美媒獨家:美國國會正調查大疫是否最早起於2019年10月武漢軍運會;最高級中共官員叛逃美國揭Covid-19如何製造及擴散;余茂春:美國掌握中共洩漏病毒證據,會適時公佈。

武漢軍運會的各國軍人回國後發生「奇怪的疾病」及癒後體內產生的特殊抗體,很能引人懷疑是蓄意放毒?另外在2019黃曆新年前歸國度歲的中國留美學生及學者,其中396個身負特殊任務的人突然放棄假期,於黃曆新年前匆匆回美,其行引人無限猜想?也是放毒嗎?

基於我八卦多嘴的性格,某天忍不住撥通在第二故鄉的友人的女兒電話,知道了這些年來發生的某些事,變了,都變了,友人夫婦徹底變了!

或許是機緣巧合之故吧?女的由以前持反共的觀點,來了180度大翻車,變成藍得近乎黑色的偏激「藍絲」。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為三六九等的魔咒裡,痛不欲生地被清算當年的「逃港壯舉」之罪時,才可能後知後覺徹底地覺醒,現在她是容不下不同聲音的。太可悲了!還有就是他們的後輩決大多數都沒有,也不願跳出那個「捨與得」的怪圈,確實令人扼腕!

上山下鄉年代的難友近日透過遠在加拿大的老友告知,另外一個比我小七八歲的同鄉李先生,現在仍留在HK。取得聯繫詳談後得知,當年在農村時的朱紹光,拿著我給他提供偷渡信息的信件,跑去與他密謀偷渡外逃。

他坦承當年受到我及堯在同一個月內不同時段偷渡成功,而受到很大的震盪並激發了他們,繼而在翌年冬季實行偷渡,日期剛好在我當年偷渡時間的前一晚。

可是他們的人數不對,缺了一個清理積水的人,並且不幸遇到比較大的風浪,被迫中途放棄,上岸自首投案而失敗。(可是就在下一個夜裡,我的二個表親卻風平浪靜地分別成功了。)

差不多八九年後,他才藉著移民大潮去了澳門,繼而往香港,在很接近成功時被水警發現,無奈跳海泅泳了差不多半公里才得上岸。還千方百計躲避警察的圍追堵截,最終成功。

可是他還是極後悔地說,當年沒有與我好好交流溝通,以致沒能利用我的方法移民澳洲,運氣與機緣啊!奈何?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知中共對海外的統戰有多狡猾及多邪惡,竟被其成功統戰猶不自知,可見小利和偽感情的利害及心智不堅的可怕及可悲!
  • 可憐得老天爺垂憐,得以在東方之珠享受到自由及幸運。最後更在暮年能幸運地移民到真正的自由世界。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 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樂業,不要再跑到中國淌渾水了,不要指望兩頭通吃。否則一不小心,你可能會成為犧牲品,被中共抓起來當做人質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幾十年努力前功盡棄,還會弄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 在這個自由世界裡仍然不敢表達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們被洗腦地有多嚴重多徹底。
  • 那不是在謀殺一個病人,而是在謀殺一個不幸的家庭!什麼救死扶危、仁心仁術、醫者父母心……,在他們那裡統統不適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從你的錢包裡搾取多少不義之財。
  • 得非常感謝澳洲政府的補貼,才賣6.50AUD,不然光吃葯就可以令人傾家蕩產,這是中共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 老媽辭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輪迴轉世了!但願她能選擇一個沒有共黨邪教的國度。
  • 我強制兒子到這裡留學,其後因為學業成績欠佳,經歷多次更改讀書模式,如文憑課程、大學基礎班等,但效果都強差人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