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習誤判「東升西降」導致「戰略透支」

人氣 10056

【大紀元2023年03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駱亞採訪報導)3月20日—22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不顧國際社會強大壓力前往俄羅斯與普京會面,打著「調停」俄烏戰爭的旗子,聯俄抗美。

專家分析,在中共與美國對抗之際,習近平當局害怕普京政權垮台,訪俄力挺普京,卻又不敢跨過西方紅線;而中共推行的所謂「大國外交」,將導致其「戰略透支」;妄圖聯俄抗美,必推動西方國家團結抗共。

中共搞「大國外交」 與美對抗

中共在俄烏戰爭一周年之際發表了所謂的烏俄和平建議十二條,習近平也是打著調解烏俄戰爭的幌子出訪莫斯科。央視還製作了所謂「大國外交最前線」系列報導。

美國丹佛大學國際研究院教授趙穗生對美國之音表示,「大國外交」是習近平所有外交政策的重點,中國(中共)在國際舞台中心的地位,讓大家都尊重中國(中共),最主要就是尊重他作為大國的領袖地位。而這裡面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是建立在和美國對抗的這種想法之上的。

就中共「大國外交」的由來,中國問題專家王赫今天(24日)對大紀元分析說,從鄧小平時代到習近平時代,中國的國情國力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他說,鄧小平時代,國門剛打開,中國跟西方的實力差距很大。特別是「六四」之後,中共壓力倍增。鄧小平提出了「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實際上,中共是想在實力薄弱的情況下,融入到國際社會中,才對歐美等西方國家採取了較低姿態。

習近平上台後,中國GDP世界第二,房間裡的大象是藏不住的,王赫說,「他就財大氣粗了,提出中國(中共)強起來了,要搞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實際上,中國國情國力跟歐美相比,特別是跟美國相比,差距還是很大。」

就習近平誤判了國際局勢的原因,王赫說:「他要追求三連任,追求政績,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因此,在對普京的支持上力度就比較大,誤判了整個國際形勢。這也是中共戰狼外交的一個成因。」

「東升西降」是習誤判 導致「戰略透支」

中共當局的誤判不僅發生在所謂「大國外交」層面,也發生在所謂「東升西降」的認知上。

王赫表示,疫情期間,習近平覺得中共超越美國指日可待,就提出了「東升西降」。但在二十大前夕,中共當局還是感受到了中美之間的實際差距。

去年9月,中共國安部下屬研究院副院長傅夢孜發文稱,「東升西降態勢趨緩,西強東弱的現狀短期內難以完全改變」,「東升西降」是一個長遠的、長期的過程。

美國之音說,習近平將其在中共權力場上大獲全勝後的首訪,獻給他「親愛的朋友」,並與普京達成抗美共識。

趙穗生告訴美國之音,習近平「東升西降」判斷是錯誤的。「中國(中共)現在完全沒有取代美國的這樣一種能力」,「中國人自己也好,西方很多國家也好,都誇大了中國崛起的速度、中國發展的實力」。

他說,中國國內也有一些學者指習的做法是一種「戰略透支」,中共在做一些跟國力完全不相當的事情,最後只會損害中國自己的利益。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中國問題專家韓連潮博士23日告訴大紀元,習近平沒有領導智慧,才出現「東升西降」的戰略誤判。他只會用共產獨裁專制的做法,搞戰狼外交,跟西方叫囂、對壘。

中共怕普京政權垮台 卻不敢跨過西方紅線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宋國誠教授22日對大紀元表示,普京現在處於孤立無援、四面楚歌的狀態,習近平就是要利用俄羅斯、特別是普京的處境,聯俄反美。

21日下午,習近平和普京共同簽署兩份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深化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俄羅斯聯邦總統關於2030年前中俄經濟合作重點方向發展規劃的聯合聲明》。

王赫表示,這兩個聯合聲明表明,習近平就是要推動國際多極化發展,擺明聯合俄羅斯跟歐美對抗。這有些不自量力,俄羅斯已垮下去了,中共是拉不起來的。

「所以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沒有跨越西方畫的紅線,沒有軍事援助俄羅斯,這也說明習近平判斷,中共的實力跟美國相比還差距甚遠,他不敢冒這個險。」他說。

趙穗生也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處於很難的境地,完全倒向俄國會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如果不對俄國表示支持,俄國一旦垮台,中共就處在跟美國對抗的最前沿。「他更害怕的是普京政權倒塌,這個對他來講是非常不願意看到的。」

他說:「他(習近平)處於一種非常微妙的境地,從這個角度來講,他要想取代美國重新塑造國際秩序,我覺得很難很難。他只不過是在平衡美國,保護他的一些利益而已。」

習近平訪俄抗美 推動西方更加團結抗共

習近平訪俄前後,國際社會採取了諸多行動。17日國際刑事法院指控普京犯下戰爭罪,並正式發出逮捕令;20日美國宣布向烏克蘭供3.5億美元裝備和彈藥;英國20日證實,將提供給烏克蘭含有貧鈾的彈藥;21日上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突然到訪烏克蘭首都基輔,並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舉行會談。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John Kirby)則在21日說,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國(中共)不能被合理地看作是公正的」,北京沒有譴責俄羅斯的入侵,「沒有停止購買俄羅斯的石油」,還「傳播俄羅斯的宣傳」,宣稱「烏克蘭戰爭是西方侵略的結果」。這是美國對中共所謂調解衝突的最直接批評。

柯比指出,中俄沒有真正的聯盟關係,而是「理性的婚姻」,中俄「想要改變」國際秩序的規則。

宋國誠表示,美國和西方世界認為,中共的和平立場是虛假的;習近平訪俄加劇了西方內部的團結。

他說:「美國其實是帶有一種嘲諷,或者是根本就不予相信、不給予任何信任的態度來看待習近平莫斯科之行,這是第一點。」「第二點,西方高度重視中俄之間到底會結盟到什麼程度,這個結盟程度是不是會增加俄羅斯在俄烏戰場上的優勢。」

「基於防患未然,日本首相岸田祕密訪問基輔,英國和其它國家也(向烏克蘭)提供了更多武器,這就顯示,西方世界對習近平莫斯科之行有高度警惕和準備,同時也促進了他們內部更加團結。」

宋國誠表示,西方國家會加重對中共的圍堵和抵抗,「習近平莫斯科之行應該是雙面刃,一方面他是想利用普京來提高自己的地位,提高中國(中共)的所謂大國身分,來挑戰美國領導的世界體系;另外一方面,會加重西方內部團結,進一步制裁、圍堵中共。」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中共圍台軍演被看出破綻 專家:主要做內宣
台軍F-16V標定殲-16 學者推測共機渾然不知
華春瑩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 言論多次引發爭議
法國警告:中共產業政策威脅全球經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