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貞女憑一首詩識破假新郎

作者:泰源整理
《女貞子歌》讚貞女:「朔風遍吹勁草折,雪墮榆關夜凜冽!一枝獨秀映冬青,累累可似妾心赤?」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20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對有情人面臨命運多舛的考驗。男子因為父親遭災,自身也被牽連遭流放;貞節不可摧的女子,怎樣衝破死亡流放的陰影,完成他們美好的夙願?真實情節曲折動人。

清朝建立初期,發生了多起以明朝皇族後裔為名義的反清復明案件,一些有官職的或做過官的人也牽涉在其中,一併被殺就有百數十人,被牽連而被流放、被摧毀的家庭更是不可勝數。江蘇常熟人戴高,亦被懷疑與此事有牽連而被逮捕,最後被判死刑,他的家族也被迫流放到邊疆。

戴高有一個兒子叫戴研生,從小就聰慧過人,還擅長經史和寫作,有先祖的家風,被大家看作是個有前途的人才。災難發生後,他也無法避免,他甚至想用自己的生命來代替父親的死亡,但官府中的人將他關起來,不讓他知道,等斬了戴高後,才將他與母親一起流放到遼陽。

當初,戴研生和王錫爵的女兒琴娘訂了婚。王家是縣城中的名門望族,與戴家一直有交情。戴研生常常與琴娘一起讀書,欣賞她的聰明、美麗,於是給她起了個「琴」字,當時琴娘只有十三歲。災難發生後,琴娘全家為躲避災難而遷到蘇州,不敢與戴家有任何往來,只能時不時派人去打聽消息而已。戴研生也因為親人亡故和家庭的破碎,不敢奢望將來還能完成與琴娘結婚的夙願,兩家的音信也漸漸中斷。

之前,戴研生和琴娘在課餘有閒暇時,經常談論過文章和詩歌,琴娘容貌美麗如舜華(指木槿花),她性格峻厲、品行高潔,喜歡讀一些有關貞節女子和重義守節婦女的傳記和軼事。琴娘曾對戴研生說:「過去有些才女像卓文君、蔡文姬,雖然文學才華出眾,但是她們沒能保持節操,我內心裡並不佩服她們。那些吟風弄月的文章,雖然無傷雅道,但畢竟不是女子本分中應該做的事情。」研生聽了琴娘的話,很賞識她的卓見,就寫了一首叫「女貞子歌」的詩來送給她,詩中蘊含著琴娘所說的話意和讚賞她的品格:「朔風遍吹勁草折,雪墮榆關夜凜冽!一枝獨秀映冬青,累累可似妾心赤?」

琴娘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將這首詩抄寫在紙上藏在抽屜裡,有空就常會念誦它。琴娘的母親天生就有很好的針線、紡織、刺繡等技能,琴娘也很擅長針線、刺繡。既然已經許配給研生了,為避嫌疑,琴娘亦羞與未來的夫婿多見面,從此專心學習針線和烹飪等女性應該學習的技能,不再與研生探討詩文了。

朔風遍吹勁草折,雪墮榆關夜凜冽!一枝獨秀映冬青,累累可似妾心赤? (Pixabay)

不久之後,災難發生了,王錫爵夫婦彷徨了一整夜。琴娘察覺到不尋常,便輕聲問母親,母親並未直接回答原因,只是說聽說當地可能會有兵亂,父親決定逃離此地,遷往蘇州,那裡防衛得比較嚴密,或可保全家人的安全。琴娘只有聽從父親的安排,但是細察到家人們私下的交談,好像與自己有關,因此不禁開始懷疑起來。

剛好小婢如意偷聽到了一些事情,便向琴娘透露了出來。琴娘大為驚恐,飲泣不食,整日抱著《女貞子歌》誦讀,症狀如發病發狂一樣。母親察覺到了琴娘的情況,便說:「我兒雖然聰明,了解人情世故,但是這次發生的事情,涉及到我們家族的滅門之災,難道不考慮到我們父母的安危嗎?我們來到這裡,已經改換了姓名,但是你還是一直思念不已,假如泄露出去的話,那我們全家都會遭受滅頂之災,兒啊,你不要不明事理!」

琴娘哭著說:「母親啊,我怎麼會不知道此中的利害關係呢,從此之後,我把這個祕密深藏在我的心底,就像金石一樣堅不可摧。請母親不要再擔心了,我發誓不會泄露出去。」母親憂愁地說:「兒的志向雖然不錯,但是你說的話卻有些讓人誤解。現在人們已經開始懷疑我們家和戴家有聯繫,如果你再不嫁給其他人,選擇離開他們,那麼就會被別人當作證據,暴露我們的身分,你必須好好想一想。」

琴娘默默無言了好一陣子,然後下定決心說:「母親,孩兒明白了,留戀過去也是人之常情,能不能再過三年才商量這件事呢?而且我現在才剛剛成年,還需要學會家政,怎麼能考慮其它的事情呢!」母親說:「這也沒什麼害處,等有機會來了,就不能錯過。」琴娘聽了母親的話,便哭了起來。母親見狀也十分心疼,又說:「孩子別難過,我們也不是不明白禮義道理的人,只是為了保全家裡八口人之計才讓你這麼做。你好好照顧自己,我們也不會把你置於度外的。」

自此以後,琴娘開始日復一日地學習女紅,操持家務,很少見鄰里面。當時王錫爵仍在教學生,一年後身體越來越虛弱,又因為憂慮而患上了眼疾,最終失明了。他只有一個兒子叫敬熙,比琴娘小五歲,琴娘便自己教育他。琴娘的母親也因此十分悲痛,最終病故了。

王錫爵有一個表親叫做范慕希,范慕希放棄了讀書人的科舉考試之路,改行做生意,賺了很多錢,建起了一幢大宅子,成為當地的富翁。他看見王錫爵很貧窮,常常幫助他。錫爵也私下去了常熟,改名叫做李某。范慕希有一個兒子,和琴娘的年齡相仿,曾經見過琴娘並且愛上了她。他告訴了自己的父母,想要向她求婚,范慕希認為可以,但是他的妻子反對這件事情,認為琴娘家很窮。但范慕希的兒子非常執著,四處求人幫忙說服他的父母。後來他母親把這件事告訴了王錫爵,王錫爵欣然同意,事情差不多就要成了。

但是王錫爵常常聽到自己的女兒說不願意結婚,他私下問她的原因,琴娘告訴他,她想要用自己的技能來賺錢養家,照顧父親和弟弟,等到父親百歲後,她想要剃髮出家。王錫爵非常吃驚,就勸琴娘說:「孩子,不要過於自我苦惱,我們家即使不會辜負戴家的兒子,但他流放的地方冰天雪窖,不知道是否還有回來的希望?」琴娘聽了這番話後,不禁淚流滿臉,失聲痛哭。

王錫爵知道自己的女兒志不可摧,便將她與戴研生早年已訂婚的事告訴了范慕希。范慕希非常驚訝和敬佩,他說:「這是一個貞潔的女子,我非常敬重她,為什麼要強迫她呢?」然後他贈給了王錫爵一百金,說:「請你保全好她的貞潔和志向,這些錢可以幫助她生活和衣食。」王錫爵非常感謝他的好意,但是范慕希的兒子非常惱怒,仍然在計劃著,以為自己一定會得到琴娘。

范慕希兒子有位淫朋狎友叫汪三,是個無賴子。他知道這件事,就對范子說,如果給他一百金並送美珠給他,他就能夠讓范子得到琴娘。美珠是范家的婢女。范子答應了他的條件。隨後,汪三來到王錫爵的家門口,嚇唬他說:「你的女兒是個罪人的妻子,應該被流放。如今藏在家裡,而且已經被人知道了,如果現在你不把她交出來,你不僅會失去她,還會牽連到你的兒子,最好趕緊自行處理此事,才不至於後悔。」

王錫爵非常吃驚,問該怎麼辦,汪三說:「你把你女兒嫁給范慕希的兒子,這樣災禍就可避免。」王錫爵說:「我是這樣想過,但是我女兒卻固執已見。如果逼迫她,恐怕會出現意外。」汪三笑著說:「這事容易解決,只要說我從遼東接戴研生回來了,現在正在某個地方,等待著結婚,問題就解決了。」

王錫爵又問:「范子可以冒充戴子嗎?如果我女兒知道了卻不同意,這將怎麼辦?」汪三說:「老人家,您想得太多了。這只是掩飾真實情況的一時之計,等她進了新房,就不由得她了,你女兒見過范子面嗎?」王錫爵說:「沒有。」於是他走進房間跟琴娘說了這件事,琴娘半信半疑,但不敢推辭,她怕別人誤會她父親食言。

然而由於事情發生得太過倉卒,又擔心她的父親因為眼晴盲了而被人欺騙,於是她想出了一個計策,說:「只有這樣做,才能試出真假,否則即使死我也不會順從。」她小聲哭泣著聽從了父親的話。王錫爵出來回覆汪三,汪三很高興地走了。

雪中冬青子 (Pixabay)

等到成婚那一天,到了晚上,新房門關上,琴娘命令侍女傳話說:「必須先誦讀昔日的《女貞子歌》,然後才能開門實現我們的夙願。」范子非常驚訝,然後憤怒地說:「今天你在我的股掌之上,你到底想幹什麼?」於是撞開門闖進去,想對她不軌。琴娘此時才相信他不是戴研生,她堅決拒絕,高聲呼救,並且用頭撞牆,鮮血涔涔往下滴。

聲音把鄰居們都驚醒了,過來問詢情況。琴娘理直氣壯,從容不迫地說出范子引誘並強迫她成婚的事。其中有些老人聽到後非常震驚,說:「這是范慕希的兒子,怎麼會做這種違法的事情呢?我們應當告訴他的父親。」於是范子溜走了。

鄰居們將王錫爵叫過來,讓他和女兒琴娘一起向范慕希訴說琴娘與戴研生的愛情故事。范慕希非常吃驚,說:「我絕對不知兒子強迫要和琴娘成婚這件事。」他趕緊過來,看到了王錫爵和琴娘相擁而泣,非常悲傷。范慕希長跪下來說:「這是我的錯,我誓言一定要實現女孩的願望來贖罪。」

范慕希性格豁達慷慨,於是他對琴娘說:「我以前曾經去過遼東,對那裡的山川、道路、城郭都比較熟悉。我可以帶著你去那裡,一定能夠根據線索找到戴研生。至於說王翁,我會用一筆錢來供養他,等你的事情解決了,你可以選擇離開或者留下,我會有周詳的安排。」過了幾天,范慕希就帶著琴娘出發了,他們約定半年後一定回來,大家都贊同他的義舉,他把兒子交給一位鄰居照顧,讓鄰居嚴加看管他的兒子,半年內不讓他出門。

他們走了兩個月,到了遼陽,四處尋訪官員謫戍所在地方的人,但沒有人知道戴研生。琴娘穿著粗布衣服和素色布鞋,肥美的食物都不吃,范慕希要求她吃,她說:「背離親人和故鄉是為尋找自己所愛的人,豈能只管自己的享樂呢?而且你的義氣,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心中一日也無法安穩!」

過了一段時間,打聽到戴研生已輾轉到了長白山,進入吉林某將軍的麾下擔任記錄員,非常勤奮自律,還沒有家室,老母親仍然健在,他奉養著母親。將軍讚賞他的行為,打算奏請朝庭,赦免他的罪讓他回來。范慕希就帶著琴娘前往,果然見到了戴研生,將軍聽說了他們的事情,非常讚賞琴娘的貞潔,歎道:「戴生一門貞義節孝俱備。」於是為他申請了特赦,在將軍署為他們舉辦了完婚儀式,送他們回南方。

《女貞子歌》中說:「寒風吹遍了草地,折斷了脆弱的草。雪花飄落在北方邊塞,夜晚更加寒冷。唯有冬青一枝獨自挺立,就像貞女的內心一樣堅定。」成親的那天晚上,行交拜禮後,琴娘請研生再念誦自己的舊作,研生恍然大悟,深情吟唱,不覺淚下,說:「這首詩竟然成了我們所經歷的事情的預言。」

范慕希回家後,將研生留在家中教導自己的子女,最終將他們教化成有用的人,並將自己的女兒嫁給琴娘的弟弟敬熙。

資料來源:《清稗類鈔》@*#

─點閱【古道人生】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道光十五年(1835年)栗毓美為河南山東河道總督,他一生最大功績就是治水,民間為他修建了祠廟,拜他為「河神」,稱為「栗大王」,他也成為歷史上最後一位黃河河神。平時他在家中或外出時,必定會帶著一個小木牌和一件赤褐色的衣服,小木牌上沒有名字,只是寫著「恩太太」三個字,這背後有什麼感人的故事?
  • 姚老闆對馮皮匠說:「你們的起居飲食都不用愁,一切皆由我供應;兄弟您也不需要再勞累了,您將嫂子迎來,和我們一起居住,我們將一起經營這個合業,不用再有別的憂慮了。」馮皮匠為何能得到這個福分呢?
  • 一個人的錢財不是越多越好,要和自己命中的福分相匹配。如果一個人的命是註定只能載重五十噸重的船,但他憑努力、才能或時勢、機遇而發了個一千噸重的大財,船輕財重,這樣的船就行不遠,稍有風吹雨打,船身就會傾覆無疑,所賺的千萬財富也如竹籃打水一場空,為他人作嫁衣裳。
  • 人間與幽冥真相隔嗎?人行善在天地和幽冥之界都有感應與回報。
  • 神目如電,因果報應亦不爽。殺人滅屍、盜財滅跡,難道人不知,天就能放過行惡的人嗎?來看兩則故事的印證:賴帳殺人禍延子孫和偷竊滅跡天降罪罰。
  • 兩個故事,兩種心態,一悲一喜的結局:丈夫因不相信妻子,想試測妻子的忠心,反而讓自己丟了性命;一個雇工勇抗盜賊,結果意外得妻。
  • 明朝嘉靖年間,浙江發生慘案,一個新嫁娘在成婚次日早晨,發現丈夫和他母親雙雙死在廚房裡,告上縣衙。結果新娘和護送她回鄉出嫁的親戚孝廉都被縣官冤判死刑。這個玄案是怎樣破案的呢?
  • 召家有三公子,老三資愚考了十年的童試,年年落榜,在家中成了在廚房掌火的「燒火三相公」。這一年他陪著兩位兄長上省城考舉人,卻意外中舉而且成了第一名的魁首,這難道是命中註定的?
  • 清朝時,一個卑賤的乞丐,怎能轉身變為水陸提督呢?他的人生中遇到了什麼貴人?發跡後他說,天下只有一個人知道自己,那就是查孝廉。查孝廉才華出眾,為人風雅,他說過,海內的豪傑,非到下層社會去尋訪不可。
  • 孫老叫人將酒席撤去,屋裡的老婆聽說兒子死了,一步一跌地大哭著出來。孫老說:「這兒子是來投胎討債的,不是你的兒子,你不須啼哭。」遠近的人都聞知此事,無不嘆息奇異的轉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