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古鑑】偏執滅佛的可怕後果 遭五刑株連五族

作者:懷忍忍
心清如鏡,明悟執念,保全身心。(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5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北魏太武帝(世祖)拓跋燾之朝,因為「國書」之事掀起了一場滔天巨浪,當時執筆的人都捲入漩渦眼,司徒崔浩的親族和三大姻族全遭到株連命喪黃泉,而同為執筆者的中書侍郎高允卻得以保命又受到重用。什麼原因造成他們的命運天差地別呢?

崔浩

崔浩字伯深,清河高族崔氏後代,祖上因為晉末避亂到了隴右,而在西涼和北涼為官。崔浩生性敏達,長於謀劃計算,從小好學,博聞強識,經史、百家的著作,無不博覽,尤其愛好天象陰陽之學,精研義理,出類拔萃,時人莫及。他在北魏一朝步步高升,弱冠就任通直郎,累遷至司徒(三公之一,主管教化)。北魏明元帝、太武帝之世,非常器重他,對他言聽計從。

崔浩有才略,他自比張良,又自美在考察古事上超過他;他說自己所造的曆書比古人正確,「可以益國家萬世之名,過於三皇、五帝」。

崔浩喜好道術,不喜老莊之言、斥佛理為虛誕之說。他的夫人郭氏向佛,時時誦讀佛經。崔浩自己不信佛,看到妻子誦讀佛經就發怒,竟然放火把妻子的佛經燒成灰,又丟到廁中才罷手。他弟弟崔模,深信佛法,非常恭敬,即使身在髒污的糞土中見到佛像,也禮敬膜拜,遭到崔浩嘲笑。

明元帝愛好陰陽術數,命令崔浩卜筮吉凶,多有應驗,打了多場勝戰,因此對崔浩很倚重。崔浩自己不信佛,常在明元帝的耳邊誹謗佛法。

太平真君六年,蓋吳造反,關中騷動,太武帝西伐至長安。從官在長安某一廟寺中發現了弓矢矛盾等武器,太武帝認為沙門擁有武器當是與蓋吳通謀用來害人的。閲覽了廟寺的財産帳冊後,他發現有許多釀酒用具,有數以萬計的富人寄藏物件,還發現廟寺中竟開闢有暗室用來與貴家女私行淫亂。這些沙門(出家人)的非法亂行讓太武帝非常憤怒。這時崔浩藉機進言誅殺長安沙門(出家人)、焚毀佛像。

當時崔浩的老師寇謙之也在隨行之列,苦苦與崔浩爭論、勸告,但崔浩始終不聽。寇最後對他嚴重警告說:「你現在一意孤行促成滅佛,不用幾年就會招來刑戮和滅門的報應!」

太武帝聽從崔浩的意見,半年後坑殺沙門,毀壞佛像的詔令下及全國各州。次月車駕至長安時,毀壞鄴城(在邯鄲境內)五層佛圖,造成歷史上的滅佛浩劫。

四年後,崔浩受命領頭撰述《國書》,作成《國書》三十卷。他接受著作郎閔湛等諂媚自己的建議,大手大腳花用三百萬元,在宮城東三里的大道邊,立石林銘刻刊載《國書》和他註釋的五經,以彰顯自己的史筆。當時,參與著作《國書》的中書侍郎高允聽到後,告訴著作郎宗欽說,閔湛等人所說的話在吹灰之間,恐怕成為崔氏一門萬世之禍,我們這些著作郎也要遭殃。

《國書》石林樹立之後,北魏人民看到先世善惡事跡,都詳細刊列,痛恨崔浩顯露傳揚國醜,構成罪名,上奏朝廷。結果崔浩五刑加身,血親、姻親無論遠近,全部遭到滅族。

崔浩被關在檻籠裡送到城南的途中,警衛士數十人將小便從頭到腳澆他一身,崔浩不斷發出哀號聲,響徹整條路。宰相遭到戮刑之辱,在史上崔浩是第一人。崔浩弟崔模在滅門之禍中獨獨倖免,人們都認為是他敬佛帶來的福報。

前後命運,冷熱兩重天。(Pixabay)

高允

再說中書侍郎高允和崔浩同寫《國書》,為何他能倖免於難呢?

高允字伯恭,是渤海蓨(今河北省景縣)人。祖父高泰,當過吏部尚書,父親高韜為丞相參軍,早卒。高允從小愛好文學,通曉經史和天文術數,學問淵博,在家教授學生,循循善誘,誨人不倦,學子聞風而至,超過千餘人。

太武帝聽聞他的聲名,徵召為中書博士,累遷中書侍郎承領著作郎,專門掌理國史的撰述。同時他又為太子(景穆帝)侍講,師生感情深厚。

國史風波乍起,高允當時在中書省值班,太子先讓他待在東宮,次日特地領他入宮,設法要保住他的性命。當時高允還懵然不知大禍臨頭,太子特地叮嚀他:「見到至尊,一切都依我的話去說。」
太子對太武帝說:「高允為人小心謹慎,雖然和崔浩同事,但是他職位微賤,一切都受制於崔浩。請聖上赦免他的死罪。」

太武帝詢問高允:「《國書》都是崔浩作的,是嗎?」
高允答:「太祖記是前著作郎鄧淵所撰,先帝記和今記是臣與浩同作,浩負責總裁,至於注疏部分,微臣所作比浩多。」

太武帝大怒說:「這比起崔浩罪更重,哪得生路!」
太子急急為高允辯護,說道:「聖上天威莊嚴持重,高允因而迷亂以致言語失次。臣問過他,都說是崔浩所作。」

太武帝又問高允:「實情是否如東宮所言?」
高允答道:「臣罪應滅族,今已當死,不敢虛言妄語。微臣為殿下侍講多年,殿下哀憐微臣為微臣乞命,事實上沒問過微臣,微臣也沒這樣說,微臣說的都是實話,不敢迷亂。」
太武帝轉對太子說:「真是正直呀!能夠臨死而不移,人所難至,而且對君主誠實不欺,是個忠貞之臣,朕寧失一有罪,也要赦免他。」高允從而得以免死。

接著,太武帝讓人詰問崔浩。崔浩惶惑不能對答。
太武帝非常憤怒,就命高允寫詔書,凡涉及國史事件者,自崔浩以下,僮吏以上,凡百二十八人,全誅殺五族。但是高允遲遲不忍下筆。太武帝頻下詔,急切催促。高允乞求再次晉見。

高允進見太武帝說:「崔浩的罪刑,除了國史事件之外或還有其它的罪,微臣不敢知道。但是,微臣以為因為直書國史而犯觸,罪不至此。」
太武帝震怒,命令衛士把高允抓起來。太子再次拜見請求赦免高允。
這時太武帝說:「沒有高允讓朕震怒,當有數千人要死去。就這樣辦,崔浩誅族。其他人改判本人死罪。」
著作郎宗欽臨刑時感歎:「高允真是接近聖人的境界呀!」

高允在北魏一朝,奉侍五帝,從太武、景穆、文成、獻文到高宗,出入中央尚書省、中書省、祕書省五十餘年,未嘗犯下過失,公平審理刑部案件三十餘年,朝廷內外都稱讚他公平允當。高宗親幸高允家宅,看到高允家僅僅是數間草屋,他在居家穿的都是粗布薄絮袍子,廚房中只有鹽菜而已。高允誠信佛法,有好生之德,厭惡殺生。他常常設齋供僧眾,講經說法,最終以九十八歲高壽善終。

崔浩和高允雖然共事,但是立身處事的風格不同,道德標準不同,敬慎佛法的信念也大不同,他們的命運也天差地別。崔浩因為一個執念,讓自己的命運前後判若天淵。

崔浩作帝王實錄,言國家得失之事,本是為史的主軸,實際上並沒有違反大體。高允與崔浩同作「國書」,死生榮辱本在同道上,為何能獲得殊遇呢?理不在於表面的觸發眾忿之事,實在於為人之德。崔浩出於顯揚己身的私欲而失去廉潔的忠心,出於一己愛憎的偏執而蒙蔽了明明白白的道理,不分青紅皂白聳動皇帝迫害沙門,全面株連無辜,毀壞正信造下大禍。一個本受到皇上言聼計從的宰相受到史無前例的殺戮之禍,慘痛之劇能不為代代人的借鏡嗎?!

高允之心明如鏡。(Pixabay)

@*#
資料來源:《魏書》《北史》

─點閱【救世古鑑】系列─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這體現了孔門教學的一個根本特點:「求諸己」, 即向內求,所謂「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在處世上,不怨天尤人,以「人不知而不慍」的精神,完成自己的仁德修養,在寂寞中成就事業。
  • 在無神論者看來,人死了就一了百了,其實在傳統文化裡,披露了很多人死後的去向,有的人甚至還去了天堂擔任神職。今天給大家介紹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主角是南宋孝宗淳熙年間新城(現杭州市富陽區一帶)秀才姚中。
  • 明朝時期,浙江嘉興府李定在人們眼中是一個真正的正人君子,但他的科考之路卻不順利,十幾年屢考不中,就在他已經慢慢放下了對功名的執著時,人生路竟然起了大翻轉!他是怎麼積的陰德呢?
  • 孔子因材施教,引導子貢向前走——「貧而樂,富而好禮」。「貧而樂」,樂什麼?樂道。孔門弟子中有個典範——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既然顏回做到了,說明「貧而樂」的目標不是高不可攀、虛無縹緲的,這是勉勵子貢。
  • 震區有個小山村,愛好秦腔的村民每晚都聚集在一孔大崖窯內排戲,場面分外熱鬧,有個三四歲的小男孩,非纏著爺爺領他去看戲,爺爺背著孫子剛擠入窯內,還沒看清演的是啥戲,孫子卻又說害怕,鬧著要回家。爺爺拗不過孫子,帶著孫子轉身剛出了窯洞,地面就突然抖動,崖窯瞬間垮塌,演戲看戲的幾十人無一生還。
  • 怎麼才叫做「好學」呢?本章講了三條。 首先,「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食求飽、居求安,人之本能。但是,很多情況下,食不飽、居不安,你將如何?對君子或立志做君子的人來說,因為一心追求自己的志向,就顧不得吃飽、顧不得安居了。如果一個人將吃飽、安居當作頭等大事,還能有鴻鵠之志嗎?
  • 在《列子‧湯問》中有一則奇技的記載,說在西域之國有一個巧工匠偃師造出了一個「俳優」送給周穆王。這個「假人俳優」能動能言,能歌能舞,在周穆王眼中怎麼看就是個「真人」!後來它的一個動作引得周穆王勃然大怒,非要處置它不可。這個「假人俳優」有什麼奇特之處?
  • 張居正解說「信近於義,言可復也」:天下之事,必須謹之於初,而後可善其後。如與人以言語相約,本是要踐行其言,但其所言者,若不合於義理之宜,將來行不將去,則必至爽約失信矣!故起初與人相約之時,就要思量,必其所言者皆合乎天理之宜,而與義相近,則今日所言的,他日皆可見之於行,而自不至於失信矣。所以說言可復也。
  • 在一年中只有兩個日子得天地之和氣,一是春分,一是秋分,而從春分開始,陽氣蒸蒸日暖,正是化育萬物、給予新生的最好時機。所以春分養生有很大的作用力。
  • 本章「最孔門言禮之精義」。中國古代,禮是區別尊卑貴賤的,不同的人採用的禮節有所不同;但若片面強調差別,則易離心離德;而且,禮的目的乃是建立和維持秩序──一種和諧、太平的狀態。儒家的禮治觀,是讓人互不混淆而又和睦相處。換句話說,「別」是禮的手段,目的還在於「和」。有子講「禮之用,和為貴」,含義豐富,直指核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