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延昭傳奇】亂世中的命定姻緣(中)

文/仰岳
楊延昭傳奇——亂世中的命定姻緣。(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楊延昭,《宋史》中的北宋抗遼名將,戍守邊防二十餘年,遼人(契丹人)十分畏懼他。遼人認為六郎星宿(將星)是他們的剋星,而楊延昭的智勇善戰宛如是六郎星下凡,故稱之為「楊六郎」。

楊延昭和天波府楊家將保家衛國、一門忠義的改編故事,從元代起,各種版本在戲曲、小說和評書中流傳甚廣,深受普羅大眾喜愛。此【楊延昭傳奇】系列,筆者僅就鄉野民間口耳流傳的軼聞加以摘錄綜述,與讀者分享楊六郎流傳千年的英雄故事。

接上文

難找夫  搖馬肚

楊延昭離開小王都村後,騎馬返回軍營,這時聽到了後方有人叫他:「將軍留步!請先停一會兒。」他回頭一看,王蘭英騎馬快速地追了上來。

她說道:終於追上你了,楊六郎,從今天開始我是你的人了,帶我回營吧!
楊延昭道:姑娘,這事還得從長計議,我還要稟告母親呢!感謝您的救命之恩,日後定當拜訪答謝,眼下軍情緊急,失陪了!

說罷,他便騎著白龍馬離去,王蘭英也騎著汗血寶馬在後方緊跟,兩人跑著跑著,到了子牙河旁,楊延昭騎馬跳入河中,白龍馬精通水性,馱著楊延昭直接渡了河,一下就到了對岸的軍營,楊延昭翻身下馬,對營口的衛兵說道:若有一位女將前來,千萬別讓她入營,說罷便快速進入營內。

看到白龍馬跳入河中,王蘭英思忖自己的馬不怎麼會游泳,只得繞路而行,花了點時間才到了對岸的軍營。王蘭英到軍營門口隨即被衛兵攔住。

衛兵喝道:來者何人?
王蘭英:我乃大刀王蘭英,前來找我丈夫楊六郎!
衛兵道:誰是你丈夫,趕快離去,不然對你不客氣!
王蘭英:就憑你們幾個也想攔我!!

說罷,她衝上前揮起大刀,直接把軍營口守衛兵的長矛斬斷,衛兵立即呼喊營內將士拉出拒馬槍(在中國古代,架起長槍或與木柱搭配作成障礙物,用以防禦敵方騎兵的進攻)擋住大門。王蘭英見眾人阻擋也急了,使出家傳刀法,先劈斷拒馬槍,又將大門一刀兩斷,將士們紛紛驚呼:這女子怎麼這麼大本事!

王蘭英騎著馬,在軍營內橫衝直撞,她喊道:我不想傷人,只想找我丈夫!而在營內的楊延昭見狀,唯恐遲早被她找著,沒完沒了,只得悄悄從後門小路離去。王蘭英把整個軍營搜遍了,也找不到楊延昭。此時她抓住了一位將士,探問主帥的下落,這位將士不語,用手指著營區後門小路的方向。

王蘭英騎著馬從後方小路追去,這時楊延昭已沿著小路奔到附近一處農村,因村內道路蜿蜒複雜,他一時間迷了路。此時路邊有一位正在耕作的老農夫,他向老農問道:老丈您好,在下是戍守邊關的楊延昭,正巡視邊關防務初到貴寶地,想問問是否有修築防遼兵的隱密小道呢?老農聽了呵呵地笑道:太好了,是楊元帥,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來!在這呢,說著就走把田旁籬笆小門打開說道:就在高梁田的後方,有一條小路,那可是我與附近幾個哥兒們一起修的,很隱密呢!

路邊有一位正在耕作的老農夫,給楊延昭指了一條防遼兵的隱密小道。(shutterstock)

楊延昭就騎著馬往那小路跑去,這林間密徑甚為清幽,一路地勢上下起伏,最後到了一處小山坡,旁有小河、綠地。楊延昭看了甚為滿意,太好了,就暫時在這兒休息養傷吧。

就在楊延昭進入小道後不久,王蘭英也進了村。她東找西找,始終不見楊延昭的蹤影。一時心急,大聲喧嘩了起來:明明跟著馬蹄印進來這個村子,怎麼會找不到呢?要個好丈夫真難!真是好難找的夫啊!

「這不是女英雄嗎?怎麼了?」由於王蘭英曾幫附近的村民擊退打家劫舍的遼軍,被村民認出來了!王蘭英就跟他們說起自己與楊延昭從小訂親的往事,鄉親們此起彼落的讚許著:若是女英雄能與楊元帥在一起那真是龍鳳配,如虎添翼啊!我們就再也不用怕遼軍了!

(附記:日後,當地百姓為紀念這段往事,就取「難找夫」的諧音,將村子命名為「南趙扶村」。)

「我知道楊元帥往哪兒去了!」正巧,剛剛指路的老農夫也過來湊熱鬧。他立即告知王蘭英密道的位置,王蘭英謝過老丈後,立即順著小路追去。這時正在打坐休息的楊延昭聽到了熟悉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沒多久王蘭英已騎馬來到了他身旁,「楊六郎,原來你在這,終於追上你了!」

楊延昭起身回道:姑娘,你這是何苦?為何一直緊追不捨呢?
王蘭英道:你又在裝糊塗,我娘都跟你說了。你無論如何也得收我,不然跟你沒完。
楊延昭:不收又當如何?
王蘭英:那我手上的這把家傳寶刀可不同意呢!
楊延昭:看來你是要來硬的了!你功夫若能贏我,那就考慮收你!

說罷,楊延昭隨即上馬,試探性地出了幾招,但一一被王蘭英擋下,接著二人你來我往的開始過招,幾十回合後,楊延昭心裡暗自叫苦:此女武功真是了得,現在毒傷未癒,然而即使狀態十足,要勝她也絕非易事,只能智取了。

這時楊延昭突然改變方向,策馬朝北方奔去,王蘭英隨後跟上,二人一路追逐了數里,又到了另一個小村莊,楊延昭見王蘭英緊追不捨,回過身來使出絕技回馬槍,但被她接下,楊延昭見狀又陸續刺出幾槍,但又被一一化解。

二人的戰鬥也引來附近村民的圍觀,眾人從未見過如此精采的武功高手對戰,不禁連聲叫好,然而連續戰鬥中楊延昭與坐騎的馬肚帶因接連的大動作漸漸地鬆了,王蘭英看準時機,射出幾枝飛刀,精準地劃過馬肚帶,馬上的楊延昭重心不穩,不得不暫時跳下馬。

王蘭英說道:這算你輸了吧!

楊延昭回:這不算你能耐,只不過是馬肚帶被搖鬆了,才讓我下來。說罷將馬肚帶重新綁緊穿上。

(附記:日後當地百姓為紀念這段往事,就取「搖馬肚」的諧音,將這村子命名為「姚馬渡村」。 )
(目前「南趙扶村」和「姚馬渡村」兩個村落都位於中國河北省廊坊市大城縣。)

宋人洗馬圖 軸,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楊家口

楊延昭調整了馬肚帶後,又重新上馬,說道:若你真的再次擊敗我,那就考慮收你。

王蘭英毫不氣餒,繼續與楊延昭比試,楊延昭不想讓太多人圍觀,引馬往北方騎去,且戰且退,王蘭英奮力追上。二人繼續比武,楊延昭拿出真本事,開始接連使出楊家槍法的精髓,一時讓王蘭英招架得頗為吃力,然而她心裡卻是充滿歡喜:厲害,不愧是邊關元帥,若非重傷未癒,肯定更強,真不愧是我的丈夫!

轉眼間二人已過招數百回合,王蘭英越戰越強,相對的楊延昭卻是漸居下風,一是王蘭英的確武藝高強,勝之不易,二是念及她是故人之女,而且又救了自己;三是怕不經意真傷到對方,所以他出招始終有所保留,而當時身體又是重傷未癒,漸漸已體力不支。

就這樣,楊延昭慢慢落於下風,王蘭英看準時機一刀劈出,使出家傳的乾坤刀法絕技,楊延昭勉強接下,然而卻遭其內勁震飛下馬,感到全身氣血翻騰,雙臂抖動,兵器差點脫手。

王蘭英說道:這回該認輸了吧!你還有啥話要說的?
楊延昭先是低頭不語,之後回道:僅考慮,還未真的同意。我有母親在上,又有妻兒,還得要她們同意才能娶你。
王蘭英回:楊六郎!朝中大臣各個都是妻妾成群,何況你還是三關元帥,我們是自小就訂的親,你說啥也得收我,否則我追你到天涯海角!
楊延昭回:我認輸了,敗給你了,但你無法強為。

王蘭英低頭沉默不語,楊延昭無奈,只得用計,轉頭大聲說道:王夫人,您怎麼到這兒來了?

「娘!」趁著王蘭英回頭分心之際,楊延昭立即跳上白龍馬,繼續往北方奔去。(待續)

參考史料:

《楊六郎威鎮三關口》河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 趙福和 李巨發 等人 搜集

《楊家將外傳》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 1986年出版 趙雲雁  搜集整理   

《楊家將故事大刀王蘭英》河北美術出版社1986年出版 劉蘭芳、王印權著

點閱【楊延昭傳奇】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總督只信鬼話勘案,不重證據,差點造成一樁冤案;而江蘇司郎中紀容舒與刑部主事余文儀,雖遇奇事,仍盡忠職守,詳實勘查案件,最後讓一樁沉冤得以昭雪。
  • 老人收到的一百兩,其實是從商人的箱子裡拿出來的,而招待老人的酒席,是典當商人的背心付的錢。但這位江西術士如何辦到的?這就無人知曉了。
  • 燕子在人家屋梁上結巢,如果有一年燕子不來了,那就是有大的變化要發生了。人們認為有燕子來,是吉祥的象徵。燕子身形雖然嬌小,但有些燕子確實是有來頭的,在他們身上,也曾展現給人豐厚的中華文化內涵的神奇。
  • 人怕鬼?還是鬼怕人?有道是「君子行正氣,小人行邪氣」,擁有正直的氣概,連邪鬼都得懼十分吧!
  • 2021年,洛陽賒刀人留下的預言,是這樣寫的:「不肖之徒,盛乎梧林。白猴出世,黑鼠起禍。夷畿素羽,竟墜羕泉。問今天下,其言有宋。」2023年,出現在承德賒刀人說的「賣菜刀賣剪子三年後收錢」,可能就是另一種形式的預言了,意味著「無可奈何,花落去知多少?」怎麼過了「天番龍蛇年」的大劫?
  • 中國有許多大預言,預言了一、二千年的朝代大事,像是《推背圖》、《黃檗禪師詩》、《馬前課》等等,事後驗證妻準確度非常驚人,這不是「神啟」嗎?!當下也有二個預言圖讖,對應的是當前的中共。
  • 朱舉人看畫看得很出神,恍然中他感覺自己輕飄飄地,如同騰雲駕霧一樣,瞬間竟飛入牆中的世界。只見裡面殿堂樓閣重重疊疊,看起來根本不像人間。
  • 劉公一生下來就能開口說話,無論文章還是書史他都能過目不忘,後來很輕鬆地就考中了舉人,成了一個有功名的人。幾次轉生的經歷,使他切身體會到,即使身在畜生道的動物,也會有疼痛的感知,所以這一世善待動物,不去傷害它們。
  • 卻說王氏數日前剛做一個夢,夢中有一匹白馬,異常神俊,白馬來到她的餅店,把所有的餅都吃光了,王氏急了,拿麵杖趕馬,不知不覺中騎到了馬背上,那馬嘶叫一聲,化作火龍,飛天而去,王氏連著數日思量此夢,卻不知其所以然。
  • 岳陽大觀
    從明朝永樂三年開始,鄭和7次奉命下西洋,航程橫跨十萬餘里,時間跨越28年。在海上,鄭和的船隊風帆高張,日夜不停穿越於狂濤之間,他們為何能夠如履平地般一次又一次完成歷史的大使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