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泄露內部文件的上海安洵 靠山是誰?

人氣 7961

【大紀元2024年02月26日訊】與中共公安部有密切業務關聯的私人中國網絡安全公司——安洵信息技術有限公司(I-Soon,下稱安洵)的內部文件,日前在海外Github網站被泄露,文件被國際專家普遍認為可信。中共對內維穩和對外滲透的黑客行徑由此引起國際關注。

在我看來,這起內部文件泄露事件,不只是簡單的因為安洵內部分贓不均引發的內訌,還有中共公安系統乃至更高層的內鬥間接引發。

誰是安洵靠山?

2月下旬曝光的安洵文件,包括數百頁合同、營銷演示文稿、產品手冊以及客戶和雇員個人信息,還有高管之間、員工之間的聊天記錄。在文件曝光幾天之後,中共外交部稱「不了解」,並聲稱中方「反對並依法懲處任何形式的網絡攻擊」。這種回應讓人發笑,中共看來也不敢說那些文件是假的。

安洵成立於2010年,總部位於上海,據已泄露的安洵CEO吳海波與二把手陳誠的工作聊天記錄,吳海波說來自公安的項目占公司總銷售項目數的2/3。

已被刪除的安洵的「業務服務」網頁顯示,2013年,安洵成立了APT網絡滲透方法研究部,合作夥伴包括各級公安機關,包括公安部、10個省級公安廳、40餘個市級公安局。自2019年以來,它就是公安部公開的「官方供應商」之一。

中共的黑客人馬也自命為「紅客」,但他們只是「技術工」,聽命於政治操盤者,誰掌管網安領域,他們就為誰賣命。熟悉中共體制的人士都會知道,安洵能在全國範圍拿到公安系統的業務,必須是在公安部或更高層面有靠山人物。

到底中共高層誰是安洵的靠山?

根據安洵簡介中的大事記,2010年上海安洵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當時的中央政法委書記是周永康,公安部長是孟建柱,兩人都是江派,孟建柱更是上海幫代表人物。中共的官商勾結中,一些私企因應一些政府新項目的需求突然成立,本身就是充當「白手套」的,日後向高官輸送利益。上海的安洵,背後最大可能站著的就是發跡於上海的孟建柱。孟建柱近年已失勢,舊部勢力也遭清洗,這是後話。

孟建柱在2012年至2017年是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這期間郭聲琨任公安部部長,郭同樣是江派。這段時間安洵發展迅速。2013年,成立安全研究部門、成立APT網絡滲透研究部門;2015年成立四川全資子公司、成立產品研發中心;2016年獲得融資;2017年入選國家安全部指定供應商目錄、成立雲南子公司。

2017年11月之後,趙克志任公安部部長,中央政法委書記是郭聲琨,公安部對安洵的支持持續。2018年12月,安洵完成A輪融資;舉辦首屆「全國網安技術培訓」,舉辦首屆安洵杯校園CTF比賽;自稱「獲中央與公安部領導的認可表彰」。

2019年正式入選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第一批列裝單位,獲得CISP-PTE(中國信息安全測評中心認證)授權培訓資質。2020年成立江蘇分公司、成立安洵學院、取得軍工「武器裝備科研生產單位二級保密資格」;入選2020中國網絡安全產業100強。

不過,安洵自2020年起,伴隨著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和中共內鬥加劇,就走向下坡路。

伴隨疫情和公安部大清洗 安洵走下坡路

在孟建柱、郭聲琨先後掌公安部期間,也是孟建柱大祕孫力軍發跡和全國布局的時間。孫力軍同樣出身上海,後歷任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公安部副部長。目前未知孫力軍與安洵的直接關聯,但官方反腐信息顯示,各地省市公安一把手中,多有孫力軍的勢力,他們也與安洵的業務有關。

現任黨魁習近平的政法委親信陳一新2020年起對政法系「大清洗」,同年4月孫力軍被抓,中共公安系統持續震盪。「孫力軍政治團伙」被揪出,包括公安部前常務副部長傅政華、上海市前公安局長龔道安、重慶市前公安局長鄧恢林、山西省前公安廳長劉新雲以及江蘇省政法委前書記王立科等人。

習近平另一心腹王小洪,2018年3月開始擔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逐步擴權。王小洪2022年6月正式取代趙克志掌管公安之後,將全國31個省份的省級公安廳廳長全部換了一遍,下邊的公安官員也跟著大調整。大批在孟建柱、郭聲琨、趙克志時期上位的公安官員或落馬,或被貶,或被調出公安系統,換上王小洪的人。

陳一新則在2022年10月已掌管同樣與安洵有關係的國安部。

從員工聊天記錄可見,安洵自2020年起,財務和人事上問題增多,包括員工薪金水平不足和獎金未能發放引起的怨言,核心員工跳槽、全國各地的業務收款難等等。

一名中層幹部提到:「去年(2020)其實因為疫情,公司整體虧損大概400萬左右,有些款都沒回來,像拉薩和陝西的都沒付。」

我們知道,中共前三年封控政策,對各行業造成重創,對安洵這類公司的影響,應該就是客戶出現困難,款收不回來,但如果欠款的是公安系統,就可能另有原因。

四川安洵2022年的台帳顯示,公司參與政府的項目多靠墊款,在揚州、晉城、景德鎮幾地的墊款較多,還有一些地方因為換領導,項目暫緩驗收。

這些情況,一方面可能說明這幾年中共地方財政困難,公安部門更有理由拖欠款項;另一方面主要就是公安人事大清洗,對於企業收款也造成影響。

吳海波在2020年9月15日和二把手聊天時提到,就公司的困難,公安部裡面的領導告訴他,讓他再堅持下。「昨天部裡面領導說,讓我再堅持下。」他還說,「(部領導)說後面要扶持。」

我們不知道這裡說的部領導是誰,但可以猜測的是,當時公安系統正在進行「整風」運動,這個有份接受安洵利益輸送的部領導也自身難保,只能用這些話來暫時安撫吳海波。

中共負責信息安全的部門是公安部十一局,即網絡安全保衛局。安洵高管2020年的內部聊天記錄提到直接打交道的是十一局下邊的10處和24處。在業務合作方面,安洵的合作者還有國保局(政保局)和國安部,而更具體的是各地的公安廳、局,而各地與安洵合作,這些業務的得來,主要因為安洵在公安部有靠山。

外泄材料顯示,安洵後邊的支持者,除了公安部,也包括中共國安部和軍隊、軍工部門,它還被定為「軍民融合企業」。按中共的潛規則,關照安洵的黨國大領導必然可以影響更廣,從公安到國安和軍方。如果排除習近平,上屆常委中,分管軍民融合的常務副總理——上海幫的韓正也可能性是安洵的靠山。

中共內鬥催生2024年首個「黑天鵝」

從安洵內部對話記錄看,近兩年,很多離職員工心懷不滿。外界據此認為,是公司內訌導致有人向外做報復性爆料,且相關人士在公司內部級別也不會低。但筆者認為,間接造成這次事件的,應該是中共高層內鬥,安洵靠山失勢後,公安人事也大換班,該公司經營因而出現危機,才有內訌發生。

2月22日,有消息指,中共當局正在調查泄密事件。23日,Github網站上的最初爆料隨即被移除,但當天稍晚就有另一份複製版本出現。這說明爆料者有所準備,反水者或已經安全逃到海外。

當下中共陷入內外交困,以至三中全會都延期未開。中共黨魁習近平早前還親自對美國放軟態度,試圖減輕壓力。安洵事件突如其來,曝光了中共黑客行為是全球威脅以及其政商勾連運作的黑幕,美國政府也已開始梳理安洵泄露文件。中共始料不及,正在祕密調查和試圖「滅火」,然而火已燒透紅牆。

之前許多人猜測2024年中共的黑天鵝事件是什麼,安洵內部文件泄露應該算是頭一個。隨著中共內鬥加劇,還可能催生更多的「黑天鵝」。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上海安洵大洩密 曝中共如何網攻西方
安洵高管內部對話曝光 公司2/3業務來自公安
專家:安洵事件警示中共駭客是全球威脅
安洵洩密 專家析中共黑客監控及滲透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