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間記簿 LIFESPRING ECHOES

花之報恩

文/明子
我做了一個夢:那盛放的芍藥站在陽光裡,站在我面前,忽然說話。(繪圖:明子/新紀元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4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那一年的冬天,我在美院上考前班。

每天早上七點鐘出門,晚上七點鐘回家。天天如此,過年也不例外。非常害怕考學,也不願意上這個考前班。即使如此,每天早上,媽媽還是要在我的書包裡放上一個紅色便當盒,把我打發去上課的。

放寒假,學習班結束了。別的同學也都回家。我因為基礎不好一點不敢放鬆,找了一個國畫系的畫室,一個人在裡面不停畫。

還記得那個清晨,匆匆返校走過紅綠燈的時候,低頭忽然看到地上躺了一枝花骨朵。

那時候的南方正接近年關,許多花農運著大盆的金桔和各式花卉,奔赴花市,估計這是從花盆上不小心擠掉的一枝,新鮮的綠葉上還沾著泥土,完全沒有開放。看上去像是一個沉睡的小嬰兒。我把她撿了起來,帶回了課室。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個很小的藥瓶子,作為盛水的容器。

就這樣我不經意地養了一個花骨朵。

我的生活,依然是從學校到家,從家又到學校。每天不停地畫著那些冰冷的石膏像,有時候是鼻子畫壞了,有時候是眼睛畫壞,到最後,連紙都畫破。悲傷絕望時,會走出去課室外面的走廊,呆看這一點一點轉變的、成長中的花兒。

這神奇又孤單的小骨朵兒,竟靠著我給她的清水,慢慢由小變大,由青綠變粉綠,一點點打開著。我漸漸感到,她是要開放一個世界般一心一意,堅定而專情。日子仍然一天一天過去,每天回家媽媽都問今天怎麼樣,有進步嗎?我什麼都說,畫壞的石膏鼻子,空蕩蕩的校園,沮喪的心情,唯獨忘記說,我養了一朵花兒。

我帶回去的畫,漸漸掛滿了家裡一面牆。

一天深夜時,窗外下起了大雨。

第二天一早急忙回到學校,驚喜發現,她開了。

那個大雨過後的清晨,我站在陽光裡,看著一夜之間脫胎換骨的花兒。她居然開了。似乎不必準備,也無需懷疑。就像太陽每天都會升起。

新年很快過去。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我也能比較熟練地畫出石膏像的鼻子和眼睛。芍藥花兒開得一天比一天絢爛。有時候麻雀會跑到她旁邊踱步,有時候蜜蜂也來,甚至一次飛來兩隻蝴蝶,圍著她舞動粉色翅膀。

我感到自己很幸福。

在一天回校的公車上,望著窗外繁華的街景,沉醉在和煦的陽光裡,坐在椅子上的我睡了過去。

我做了一個夢:那盛放的芍藥站在陽光裡,站在我面前,忽然說話。當然她不用人的語言。她只是顫動花瓣,我居然聽懂。

她說,感謝妳把我撿回來。雖然我錯過和姐妹們一起共赴熱鬧花市。但我是花兒嘛,花兒的使命是要開的。

她頓了一下又說:而且我是一朵芍藥呵。妳看到,我是一朵漂亮的芍藥。看得出她害羞又驕傲:我要報答妳的恩。我可以實現妳一個願望,妳有什麼想實現的嗎?

我站在她的面前感到驚訝。一朵小小的花兒居然知道報恩,而一朵小花兒又能實現什麼願望呢。她看我猶疑的樣子又催我:快點說嘛。

一下子想不出我的願望,低頭看見自己兩條剛長到肩膀的細小辮子。聳聳肩笑著對這朵小花兒說:好吧,就讓我的頭髮快點長。

然後我醒了。

那天返到學校,昔日空蕩的校園不知為何熱鬧了起來。才意識到考前班要提前開課了。那些不知從哪裡一下子冒出來的同學們,熱火朝天地搬運著行李、桌子和椅子,熙熙攘攘嬉笑打鬧。忽然感到這個屬於我的假期是那麼的短暫。忐忑不安穿過喧嘩的人群走到課室門前。彷彿是剎那間,走廊上的芍藥花不見了。

她不見了,只剩下空藥瓶子。

腦子一片空白心慌意亂四下裡找。終於在走廊盡頭拐角處,看見她頭部已不見,只剩下殘缺枝幹和幾乎掉光的葉子橫躺地上。大概是哪個調皮的孩子把她當成了玩具,拔掉了她的頭然後又丟棄了她。我的眼睛刺痛,我的心快跳到喉嚨,手中緊握她的殘骸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遠處,隱約傳來同學們相互祝賀新學年的口哨聲拍掌聲,像潮水般在春天新鮮空氣裡嘩嘩蕩漾。

夏天來臨,我的長髮過肩。我考上了大學。

直到今天,有時候還會在夢裡夢見她。這是一朵花兒還我的恩情,直至夢裡,弱小的她仍然盛大綻放,竭盡所有展現她那美麗世界給我,彷彿完全未知,離別已經來臨。

我們,一聲再見也沒說。@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ummer,Private,Garden,With,Blooming,Hydrangea,Annabelle.,Curvy,Lawn,Edge,
    後花園令人心曠神怡,怡情養性。然而拔草整地並不輕鬆。為什麼越是沒有人煙的地方草越是茂盛,有心照養的莊稼花木卻得付出辛勤種植,才能生長收穫?
  • 我幼時居住的村子美麗而優雅,一棵古老的黃楝樹枝繁葉茂,千百年來歷經無數次的風吹雨打依然挺立。然而一場「共產」人禍卻無情地將它摧毀。從此人們再也不能享受它的恩惠庇蔭,只留下無盡的哀惋嘆息!
  • 記憶中兒時的廣州,冬天的清晨都是霧氣,從珠江邊蔓延過來,濕氣瀰漫,霧氣騰騰,趁太陽還沒有穿透霧霾,小小的我飛快走在長長的騎樓下,穿越一個又一個窄窄的巷口,像誰都擋不住我的前程一樣,無所畏懼,奔向菠蘿包。
  • 或許,生生世世見識過了太多富貴榮華,也見識過了天才們星光熠熠,橫空一世。財富與天賦是上天賜給,或有或無,對妳來說如同虛空。最值得慶賀的,卻是人一生都能保有一顆善良純真的心。妳真正的天賦使命是返回本性家園。而妳全身心等待著的,可以用來實踐的方式——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即將出現在妳面前。
  • 這種和相機捉迷藏的遊戲一直像個謎一樣好玩極了。真不知道我怎麼想出來的。但是那時候,我確信我有那個超能力:讓我的手指睡覺或唱歌。而且除了我,誰也休想知道。
  • 小嬰兒感受到神的慈愛,以及來自神的鼓勵,他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離開了。就在他飛進那道光,衝向人間的最後一刻,小嬰兒忽然回首看向神,急促地問了最後一個問題:「神啊,請您告訴我,我的天使叫什麼?」
  • 六分鐘的短片,拍了足足一個月。原因很簡單,因為等待。等風,等雪,等雨,等心中期待的景色。這種等待是一段修心的歷程,有苦悶,有煎熬,亦有釋懷之後不期而至的驚喜。走過之後再回頭品味,很享受這創作歷程中的每一步。這更像是與自然共同參與創作一部作品,我在努力實現心中設想的同時,也用心感受並接納自然的給予。
  • 人說「煙花易冷」,在歐文這兒,電焊的花火凋落之後,卻凝結出了讓人驚歎的藝術果實。
  •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范徽怡告訴我們,她童年時曾觀賞過一場神韻演出,深深地被打動,自那一刻,她決心刻苦學習中國古典舞,長大後成為神韻的舞蹈家......
  • 善良是童真最美的表現,孩子們擁有一顆善良的心,他們愛護小動物,關心身邊的朋友,甚至願意和陌生人分享笑容。這份善良源於純真的心靈,不計較得失和付出。孩子的心靈如同一片澄澈的湖泊,不受塵世的擾攘,泛著淡淡的光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