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一輪整風運動 專家:習執政面臨危機

人氣 11566

【大紀元2024年04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通知,宣布從4月份至7月份展開為期3個月的全黨黨紀教育,並要求深化對黨紀律處分條例的理解,做到所謂「入腦入心」。學者分析這是新一輪的整風、洗腦運動,但很難見效,也凸顯了習近平強烈的執政危機感。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中宣部、中組部、中紀委這些機構要證明它的存在感,要向上邀功、向習近平邀功。習近平通過這樣的一個整風,確立習近平的思想、領導地位。」

他說:「集權主義的黨,就是不斷地通過整風、清洗去鞏固權力,擴權。表現形式多種多樣。習想跟毛學,不斷地整風、現在他的危機感更強,他就更敏感。這是中共的基因、制度性問題。」

在中共黨史中,整風運動不斷,有大、有小,從延安整風,關起門來脫產搞,連續性的小整風運動到江澤民有三講運動,胡錦濤的共產黨保鮮運動等等。

「但到習近平相對更惡劣,它跟法律上的懲罰連在一塊,跟反腐連在一塊,就是刺刀見紅。」 馮崇義說。

此次,3個月的全黨黨紀教育中,強調要堅決反對形式主義,防止低級紅、高級黑。

馮崇義表示:「黨紀教育就是形式主義,現在人們心裡都不服。」

他說:「高級紅就是你做的好像是給他戴高帽,歌功頌德,崇拜他,其實是把他講得很荒唐、變成笑料,人們照理應該操傢伙揭竿而起,但沒有勇氣去操傢伙,就用笑料來自得其樂。」

「搞這個整風、那個學習,都是學習習近平,都是形式主義,但是我就把他點明了,我就反對形式主義,有人會心一笑,明擺著知道又來形式主義了,還喊著反形式主義的搞新的形式主義,這樣大喊大叫夠黑的。這其實是很典型的低級紅高級黑。」

「現在中共官員們很窩囊、很平庸,但是他用這種方式,搞形式主義來糊弄習近平,保護烏紗帽。」

「習近平的危機感很強,但問題是,還沒人揭竿而起,只是把他當笑料,但他殺人是真的,整人是真的,他越有危機就越整人。」 馮崇義說。

習的執政危機感

法律專家、獨立時評人虞平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整風從來就是共產黨說的黨的建設的一個部分。」

「共產黨是統一思想的,整風讓它去跟中央保持一致,遵守紀律。從管理角度講,是洗腦、馴服人。共產黨歷史上做過很多,習近平上任以前也做過。」

虞平認為:「現在不是特別提到要忠於黨,核心是所謂習的護它的核心,它做法上的『兩個維護』,它已經做了很長時間了。只是這一種運動表明過去那個做法還沒有落到實處。」

201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習近平執政期間提出「兩個維護」政治口號:「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虞平說:「對共產黨來講,對黨員來講,大家對習的認同度並不高,特別是高級幹部。就有必要經常性的,通過這一類運動,糾正全黨,特別是黨內高級幹部的行爲和思想。」

去年中共高層發生很多事情,2023年7月,中共火箭軍前司令員李玉超被免職。10月24日,李尚福被免去國務委員及國防部長職務。7月25日,秦剛被免去外交部長職務,同年10月24日被免去國務委員職務。

虞平認為:「這些問題可能讓習感到現在就是要開始做這種整風、洗腦的運動。」

「不像法治國家,以法律等比較穩定性的方式,它這個屬於幫派活動性質的組織行為,進行肅清行動。」

他表示,習上任的這十二年多時間,有過很多不叫做整風運動的整風,包括黨建,這次可能是前面做得不到位,或者又開始有反覆了,大家開始的時候可能聽話,現在開始又不聽話了。

「應該說過去這幾年,特別是新冠開放以後,習近平的權威有巨大的損害。」 虞平說,「嚴厲的新冠清零政策,導致國家整個經濟衰退,整個經濟的破壞性使得中國在國際上面臨巨大的困難。」

2022年12月,習近平結束了嚴厲的新冠「清零」政策,但中國經濟並沒有出現繁榮,幾乎所有經濟指標:物價(CPI)、消費、服務業投資、房地產投資、進出口都不盡人意。「沒信心」成為過去一年的高頻詞,2023年12月份舉行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有效需求不足」、「社會預期偏弱」、「國內大循環存在堵點」等等詞語印證了這一點。

虞平說:「所以黨內的這些人對他的看法應該說有相當大變化,這時候就有必要再進行一次洗腦運動。」

「他搞整風也好、學習運動也好,糾察、自查自救運動也好,搞了一大堆黨內弄的很多口號性的東西,心裡暗示也好、心理糾正也好,實際都是對人思想的控制。」

「這種行為反覆做,頻率越高越沒有效。人類對同一種信念,他的耐受性是比較低的。一直用這種方法去做,其實人們內心是不認可的,只是說外表上表示服從。」

虞平解釋,毛年代整風是在封閉環境進行的。還有恐懼,很多人害怕,所以心裡有疑問,嘴巴裡不敢講。

但習近平跟毛處在不一樣的社會環境,他沒辦法把中國人封閉起來,雖然中共有很多措施,管控信息,但通過網絡、翻牆,他沒法控制,對他的部分知識分子和高層幹部,這種封鎖更沒有效。人們對他這種整風運動的耐受性會越來越強,抗擊力會越來越強,他的效果會越來越遞減。

虞平表示, 習並不是特別在意基層有什麼想法。一般民眾多數關心的是油鹽柴米,不太關心所謂的國家管理方面的事,除非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他這種整風主要是整他的黨內的人、去執行他的政策的人。」

習近平的國安觀

虞平表示,習的政權危機感不是現在開始,他搞出一個概念,總體國家安全觀。

「他把國家安全定義為共產黨政權安全,這個跟傳統的國際上定義國家安全不一樣。國際上認為國家安全指的是外部對國家的危險。他是不管外部、內部只要是對政權造成威脅,就是國家安全問題。」

「此外,他把香港視為共產黨政權的危險。」,「他非常荒唐地把普通民眾的不滿行為,或者一種局部行為,經常放大成對政權威脅的行為。」

虞平表示,即使現在,習為挽救內憂外患的經濟,再講開放,跟當年鄧小平講的也不一樣了。

2023年11月末12月初,習近平到上海,試圖效法鄧小平1992年的南巡。黨媒稱習「對上海做出重大部署:在更高起點上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緊接著,習近平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必須堅持依靠改革開放增強發展內生動力,統籌推進深層次改革和高水平開放,不斷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激發和增強社會活力」。

虞平表示,當年胡耀邦提出黨政分工,然後又變成趙紫陽說黨政分開,再進行國企政企分開。但「六四」以後,這個國家又回潮。

他說,鄧小平92年所謂南巡講話後,他又開始往前走,所以那個時候政治上高壓黨政一體化沒有做下去。沒想到習近平到了2012年,通過4、5年的時候,就把這個國家拉回到黨政一體化上了。黨政一體化徹底破壞(經濟組織),所以西方沒有一個認真的投資者,一個嚴肅的投資者。在企業裡面,要設立黨的組織,然後黨的幹部和董事會的戰友一起維持,這個經濟組織就清楚,他把任何組織都用黨的工作,黨的細胞的方式滲透進去,對搞經濟的人來講,人家完全不敢跟你做下去。

儘管習想搞開放,今年2月份,湖南省委還發通知,要開展「解放思想大討論活動」,「他無非就是用這種方式誘騙西方的投資者進來」。

他表示,沒有那麼傻的人,西方也都很清楚中國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一些投資在中國沒有辦法出來,不是因為不想出來,是沒有辦法,他投了那麼多年,他必須要把這些投的錢掙回來,非到萬不得已,他不砸鍋。

「所以這點來講,習要想經濟上放開,重新演繹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他放棄大位、放棄共產黨、放棄一黨專制。」虞平說。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共最高級別的右派沙文漢
【百年真相】從省長到右派 沙文漢惹惱了誰?
王友群:中共為何要消滅所有教會大學?
新學員慶幸走進法輪功  開啟全新人生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