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夥同國際機構掩蓋23運動員興奮劑醜聞

人氣 2993

【大紀元2024年04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調查發現,23名中國游泳運動員在2021年奧運會之前被發現興奮劑檢測呈陽性,儘管中共官方給出的解釋乏力,卻得到國際機構不尋常的認同,並為中國運動員掃除參加東京奧運會的程序障礙。目前此事引發外界關注和批評。美國反興奮劑機構USADA的首席執行官表示,這是在乾淨運動員背後捅上一把尖刀。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的「興奮劑編輯團隊」在經過兩年獨立調查,並實地在中國考察後發現,中國運動員存在大規模使用興奮劑的嫌疑,但負責監督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未採取恰當的行動。

這23名頂級游泳運動員,包括第32屆東京奧運會金牌得主張雨霏和汪順,以及現任世界泳聯年度最佳游泳運動員覃海洋。他們在2021年1月的檢測中均發現曲美他嗪呈陽性。這與被禁俄羅斯花樣滑冰運動員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檢測出的藥物相同。

中共官方經過幾個月的沉默後,給出的內部調查結果是,所有運動員們都被證明沒有服用興奮劑,但稱,在運動員比賽期間下榻酒店的廚房裡發現了興奮劑的痕跡。

這一解釋得到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接受。WADA接受了北京不繼續處理反興奮劑違規行為的決定,並避免了臨時禁賽/公開披露的常規步驟。沒有證據表明,這23名游泳運動員在檢測呈陽性的比賽中被取消資格。

圖為東京奧林匹克體育場外觀。(Leon Neal/Getty Images)

北京稱心臟病藥來自廚房

與WADA不同的是,ARD團隊在中國進行了實地調查。

中共官方給出的污染解釋是,在比賽結束2個半月後,他們在運動員下榻的酒店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酒店的排風扇、調味料容器和廚房下水道中發現了曲美他嗪的痕跡。

他們稱,曲美他嗪是從通過食物到達運動員體內的。但他們沒有確切解釋這是如何發生的,也沒有解釋,是誰將未發現的處方藥放入酒店廚房的食物中的。

這種用於治療心臟病的藥物是如何進入烹飪程序的?即使在科學期刊上也沒有發布有關此類案例的信息,表明曲美他嗪可能以這種方式污染人體。

而在中國實地進行這項調查的唯一實體是中共公安部。公安部是擁有祕密警察權力的中共國家機構。

ARD收到一名吹哨人的信息。吹哨人說:「關於污染的整個故事對我來說就像童話故事。(中方)官員的解釋沒一處可信。」

但是,中共公安部的這一發現,卻沒有受到包括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在內的任何國際組織的獨立驗證或質疑。

ARD說,需要明確的是,外界並不確切知道中國游泳運動員們發生了什麼。但是中共官方給出的廚房污染理論存在重大懸而未決的問題,並且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卻沒有對此進行充分調查,而是允許迴避正常的反興奮劑程序,讓此事消失在大眾眼前。

2020年2月28日下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聽證會裁決結果。孫楊遭到禁賽8年的處罰,即日起生效。圖為孫楊。(Clive Rose/Getty Images)

以興奮劑低濃度為由 要求放行中國運動員

WADA告訴ARD,他們當時得出的結論是「沒有具體依據來質疑所謂的污染」,理由包括低濃度以及有一些運動員的檢測結果是在陰性和陽性之間波動。

根據中共官員提交的61頁調查報告,他們稱,所有運動員樣本中發現的低濃度曲美他嗪證明他們服用該物質並不是為了提高比賽成績。北京準備為這23名游泳運動員放行。

兩位科學家對這一觀點提出了質疑。ARD採訪的專家表示,WADA所爭論的低濃度和陰性/陽性波動並不能排除事先故意摻雜興奮劑的可能性。

ARD還提供了運動員在比賽前3週內藥檢頻率下降的信息。這可能意味著在比賽前關鍵期缺乏檢測,這可能會引起對比賽完整性或運動員在不被發現情況下使用興奮劑可能性的擔憂。

ARD邀請科學家弗里茨‧索爾格爾(Fritz Soergel)對此現象進行調查,實驗得出的結論是:「極不可能」發生中共官方所描述的情況。

他的觀點是:「中國實驗室發現的濃度只能是幾週前使用的興奮劑造成的。」

意思是,檢測發現的興奮劑含量如此之高,只能說明該物質很可能在收集樣本之前幾週就已開始使用,而不是最近才開始使用。

外界震驚 「給乾淨運動員背後捅刀」

美國反興奮劑機構USADA的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認為,這一爆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揭露」。

他形容說,這是給「乾淨運動員背後插的一把尖刀」。

按照規定,在沒有減輕處罰情節的情況下,未通過興奮劑檢測的運動員通常會被處以:首次違規禁賽兩到四年,第二次違規禁賽終身。

在東京奧運會上,北京派出的30人游泳隊共獲得了六枚獎牌,其中有三枚金牌。

他告訴ARD,他覺得,此事「散發著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最高層掩蓋真相的味道」。

泰加特也向ARD證實,自2020年以來,他們向WADA轉交了多起「具體且可信」的吹哨人舉報,涉及涉嫌掩蓋中國頂級游泳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行為,但被WADA告知「沒有動力進行調查」。

自從媒體2014年首次揭露俄羅斯國家興奮劑醜聞以來,WADA聲稱,他們已經進行了實質性改革,並提高了調查能力。

現在外界想知道,在2021年23名中國運動員被測出興奮劑呈陽性的情況下,為什麼他們沒有更加努力地調查。

律師托馬斯‧薩默爾(Thomas Summerer)表示:「很明顯存在反興奮劑違規行為,這就是中方反興奮劑機構應有的處理方式。應該立即實施臨時禁賽,並撤銷所有比賽成績。」

他說,他對WADA不聞不問一點都不感到驚訝。

WADA週六(4月20日)證實了23名中國游泳運動員在東京奧運會前違禁藥物檢測呈陽性的報導。

WADA在一份聲明中說:「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它無法反駁污染是曲美他嗪來源的可能性,並且它與文件中的分析數據相符。」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還得出結論……運動員將被認為沒有過錯或疏忽。因此,根據外部顧問的建議,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認為沒有必要上訴。」聲明寫道。

前WADA總幹事戴維‧豪曼(David Howman)表示:「希望公眾對監管機構有信心。如果失去了這種信心,那麼監管機構的聲譽就會開始下降。」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那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來說將是一場悲劇。」他說。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孫楊將無緣巴黎奧運會
俄花滑選手瓦莉娃遭禁賽 美國隊遞補冬奧金牌
涉網絡詐騙和炸彈威脅 3個中國人遭美制裁
分析:中共糧食安全面臨三大困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