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歷者回憶:4·25是和平理性的偉大壯舉

2024年4月20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黎玲玲說:「4·25是法輪功學員展現和平、理性、道德和勇氣的偉大壯舉,是人類正義的豐碑,身為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我很榮幸。」(伊玲/大紀元)
人氣: 3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4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25年前的4月25日,中國北京發生一件舉世震驚的事件。為了爭取憲法賦予的權利,這天,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辦上訪,要求釋放天津非法抓捕的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國際社會公認這是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訪事件。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黎玲玲親歷當年的4·25事件。回憶往事,當年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她說:「4·25是法輪功學員展現和平、理性、道德和勇氣的偉大壯舉,是人類正義的豐碑,身為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我很榮幸。」

 中共科痞挑起事端

黎玲玲是北京人,成長於軍隊大院,在大院子弟攀比的氣氛中養成了爭強好勝的性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變化很大,不僅風濕病不治而癒,性格也變得平和善良。平時除了工作、學習,業餘時間就是學法、煉功。「那是人生一段最幸福快樂的時光。」她說。

1999年4月24日,黎玲玲聽說中科院的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刊文,污衊法輪功,部分法輪功學員去報社澄清事實,希望能修改對法輪功的不實宣傳,給予公正的報導。但報社一直不予解決,造成想去澄清真相的學員越來越多。後來天津防暴警察開始毆打、並抓走四十多名學員。

當時,天津法輪功學員去警察局要人,被告知「要想放人,只能找中央。」黎玲玲和其他學員聽後,大家商量只有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才能解決問題。於是大家相約第二天一起去信訪辦反映情況。

1999年4月25日,黎玲玲一早就坐車來到信訪辦附近,在路上看到三三兩兩的人,她估計這些人應該都是學員,但彼此並不認識。做為北京人,黎玲玲了解地形,她就向信訪辦所在的府右街方向走去。

還沒走到府右街,黎玲玲就看到警察開始組織法輪功學員,排起隊往府右街集中。後來陸陸續續來了很多學員,黎玲玲也跟隨人流來到府右街,被安排到府右街馬路的西側,大家都站在馬路對面,面對著中南海西牆。

2024年4月20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黎玲玲說:「4·25是法輪功學員展現和平、理性、道德和勇氣的偉大壯舉,是人類正義的豐碑,身為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我很榮幸。」(伊玲/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理性自律 場面安靜祥和

黎玲玲站在人群中,向左右望去,看到隊伍中有老人、兒童、更多的是中青年人,人已經多得望不到邊。大家讓出人行道、胡同口,在人行道的前後分成四、五排,前兩排站立,後面席地而坐。大家有的帶著大法書,或隨身聽(MP3)學法,後排有人煉靜功(打坐)。而更多的人是靜靜地站著。

「雖然人很多,但現場沒有人大聲說話,沒有人喊口號,也沒有喧譁,更沒有標語。」黎玲玲說。

黎玲玲還記得,當天有很多趟公交車從街上開過,車上的人一直在看著路邊的人群,雖然人很多,但是很安靜,車上的人沒露出驚訝的表情。當時,黎玲玲身邊站著一名北京的女高中生,她也看到幾位認識的學員從面前走過。路中停著警車,因為現場很安靜,站在路中的警察很放鬆,三、兩個湊在一起聊天。

當天上午,朱榕基總理出來和學員見面,隨機點了幾名法輪功學員進去反映情況。進去的代表提出三條請求:1. 立即釋放天津被抓的學員;2. 公開出版發行《轉法輪》等大法著作;3. 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煉功環境。

從早上一直到晚上,大家就站著等處理結果。中午,黎玲玲和一起來的學員去附近的胡同買牛肉麵,吃完飯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上繼續等待。

下午,黎玲玲不斷看到有車開過,車裡的人端著攝像機在偷拍學員,還有一輛轎車玻璃上覆著黑紗簾,看不清裡面的情況,能感覺有人從車裡往外偷看。

「當時大家都是同樣的心情,煉功受益了,到中央反映一下真實情況,所以都很坦然的面對這一切。」黎玲玲說。

到了晚上九點多,黎玲玲聽說天津被抓的學員已經放了,請大家離開。她核實消息之後,就隨著人群往回走。學員走時都會撿起周邊的紙屑,扔到垃圾箱。

「人群很快就散開了。當時,我回頭看了看,瞬間,府右街變得空曠、整潔而肅穆。」黎玲玲說。

2024年4月20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黎玲玲說:「4·25是法輪功學員展現和平、理性、道德和勇氣的偉大壯舉,是人類正義的豐碑,身為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我很榮幸。」圖為年輕時的黎玲玲。(本人提供)

開創和平理性的偉大創舉

4·25事件之後,黎玲玲開始聽到來自各方的消息,知道共產黨要打壓法輪功。一場黑雲壓陣的罪惡正在醞釀之中。

黎玲玲沒想到的是,那天安靜、祥和且平淡的「4·25」,竟然成為震驚中外的大事件,法輪大法從此登上了世界舞台。她更沒有想到的是,「江澤民政府竟然從此把法輪功視為眼中釘,不顧上億人民的意願,開始了人類文明史上最血腥、最無理性、最無人性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全國各地大搜捕法輪功學員。黎玲玲輾轉幾次搬家後,最後來到了父親居住的小區,還被當地居委會的騷擾及監視居住,直到2015年來到海外。

25年過去,黎玲玲為當年的舉動而自豪:「4·25是法輪功學員展現和平、理性、道德和勇氣的偉大壯舉,是人類正義的豐碑,身為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我很榮幸。」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