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港老塗獅武館 熱血傳承 舞出榮耀

獅鬼是白鶴獅陣靈魂人物。(老塗獅提供)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廖儷芬台灣雲林報導)雲林北港老塗獅武館館長黃厚銘表示,他們有幸在2023年國慶日受邀到台北總統府前表演,這得益於台北藝術大學林承緯教授的推薦,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極大的榮耀。這次受邀表演激勵了所有的徒弟,也因此與中國醫藥大學一年級學生結了緣,在學校成立首屆的白鶴獅陣。

首屆中國醫藥大學白鶴獅陣,已開始出陣參與活動了。(老塗獅提供)

老塗獅武館總幹事謝瑋銓表示,他在武館學習已有十四年,主要負責武獅和斬馬刀。去年有機會到總統府表演,那真是一種榮耀,大舞台上他很享受,不會感到緊張,只想將角色扮演好,展現出靈魂。即使熱、累也不怕,感受到民眾的熱情歡迎,他們也很開心能讓更多人認識北港老塗獅武館。

2023年國慶日老塗獅,前往總統府前表演。(老塗獅提供)

目前由第二代黃厚銘接班,他回憶到:「我爸爸一直強調要重視武德,他們練武是為了強身健體,而不是用來打架。我們學習武術的同時,少一些時間玩電動或手機,可以多流流汗,保持身體健康。」黃厚銘的父親黃清塗,小時候跟北港勤習堂的陳水來老師傅學習,學會了白鶴獅陣。在1960年,黃清塗創立了老塗獅武館,到現在已經有64年的歷史了。

1960年,黃清塗創立了老塗獅武館。(廖儷芬/大紀元)

每年三月19、20日是雲林北港朝天宮媽祖的生日,今年將和中國醫藥大學的學生一起出陣,大家更加努力認真的團練,其中最吸睛的角色就是獅鬼了。

擔任獅鬼的吳宜臻表示:「獅鬼在表演中看似在玩耍,但卻得同時顧及場邊的遊客和後面的獅子,兩邊都要看齊。他必須全程關注周邊狀況,確保前面不走得太快,後面不走得太慢,並且拉住需要的人。戴上面具後,視野變得狹窄,難以看清,但他仍然要全神貫注。即使內部流汗,有時難以清晰地看見,他們仍然要全力以赴。獅鬼的角色活潑滑稽,動作多變,步伐不簡單,可能需要跳躍等動作,甚至要與觀眾互動,增加表演的互動性。這些都讓表演更具挑戰性,因為他們必須在一個狹小視野和較為複雜的動作中保持穩定。」

中國醫藥大學新生都在北港校區,地利之便,校方希望讓學生了解在地無形文化資產,認識北港宗教文化內涵。中國醫藥大學北港分部主任楊賢惠表示:「我們有一個書苑計畫,針對大一學生,希望他們在校園生活中有全人的學習。學生幾乎都住校,因此特別重視地方連結。北港是一個充滿深層文化的小鎮,大一學生來這裡可以體會一年的北港文化。除了課業,學生也能接觸到更多文化,因為新一代對傳統文化陌生。通過這樣的訓練,學生收穫豐富,學校希望用不同角度看待這無形的資產,讓下一代了解這些文化的美。」

總幹事謝瑋銓表示他們的裝備,都是自己做的。(老塗獅提供)

中國醫藥大學白鶴獅陣社長李佩淳提到:「小時候在我們社區的廟裡練過舞龍和打戰鼓,那段經驗讓我對傳統文化有濃厚興趣。大一新生要在北港待一年,我覺得應該多體驗當地的傳統風俗,讓這些記憶延續下去。參加白鶴獅陣的原因是,首先,團員、教練對我們的期許讓我想繼續傳承下去;其次,表演過程中的成就感是其他地方體驗不到的,這也可以培養我的第二專長。」

中國醫藥大學學生,每周一晚上進行團練。(廖儷芬/大紀元)

這個社團不只台灣學生受益,連外籍學生也慕名而來。香港僑生鄧巧欣:「來到台灣北港,我想學習一些傳統文化,帶回香港。雖然香港也有獅陣,但與白鶴獅陣不同,這裡更具文化內涵。我擔任獅頭,起初覺得很辛苦,獅頭很重,曾想放棄,但堅持下來後感到很滿足。這些表演讓我深刻體會到台灣文化的豐富傳承,希望這珍貴文化能被保留下來。走在街上時,看到當地居民摸摸我們的頭,讓我感到很感動,也感謝台灣對外地人的接納之心。」

舞獅相當帥氣勇猛。(老塗獅提供)

不只拳法來自傳統武術套路,黃厚銘也特別提到每個道具,都是學員們用牛皮紙糊出來的。「我們的獅頭和道具都是用牛皮紙做的,遵循我父親的技法,顏色深、立體感強。獅頭看起來可愛,但一拿起來就展現出威猛。獅鬼指揮獅陣,是獅陣的靈魂人物。另外,我們有兩隻白鶴,一公一母,由武館9歲雙胞胎鄭棋宸、鄭翔宸表演的,他們的表演包括跳、踢、飛的難度動作。」

我們的獅頭和道具都是用牛皮紙做的,遵循老師傅的技法(廖儷芬/大紀元)

可愛的雙胞胎表示:「我們會先穿頭,然後把這裏綁起來,翅膀撐上去,這裏要咬著,(會不會很熱)會,(你能忍受),可以。」去年在總統府廣場最受歡迎的兩兄弟,不怕難不怕熱,動作俐落到位,連一旁親友團也成為北管的成員,幫他們伴奏。

可愛的雙胞胎鄭棋宸、鄭翔宸,擔任白鶴。(老塗獅提供)

武館成員李兆生提到:「白鶴的基本動作是先蹲好馬步,身體要保持水平和韻律,像水手一樣的動作。動作的韻律要前後擺動,要柔和不要太僵硬,這樣舞起來會更加優美。我們最辛苦的地方在於經常要抬腳,飛來飛去,因此白鶴被認為是最累的角色之一。每次表演結束後,我們的腿都快要抽筋了。我們的頭部是穿戴式的,翅膀是拿在手上的,表演完後都要自己拿著,所以比較辛苦。我們也需要與其他角色,如獅頭,進行互動配合。」

武館成員李兆生提到:「白鶴的基本動作是先蹲好馬步,身體要保持水平和韻律,像水手一樣的動作。」(老塗獅提供)

台灣傳統獅陣表演時通常由館號彩牌、館號大旗、陣頭車、頭旗隊、武陣、白鶴獅陣、獅鬼和獅陣五音車等組成基本團體。老塗獅傳承了創辦人60多年來的基本傳統臺灣獅舞法,同時融入了新一代的創意故事。

中國醫藥大學北港分部主任楊賢惠表示:「希望他們在校園生活中,有全人的學習。(中國醫藥大學提供)

中國醫藥大學白鶴獅陣副社長陳安妮提到:「從小就喜歡看白鶴獅陣,覺得很有趣。大一剛進來時老師給了機會參加,我立刻報名了。我們每週只團練一天,不影響課業。我當初選擇擔任獨獅,因為我覺得獅頭是最帥氣的角色,雖然知道需要極大的體力和耐力。我會努力提升體能,每次訓練後都會做肌力和有氧運動。」

中國醫藥大學北管。(老塗獅提供)

目前白鶴獅陣已列入無形文化資產,黃厚銘希望能恢復過往的榮景:「在北港朝天宮有一段錄影帶,是1966年拍攝的。當時獅頭背心上都有編號,從一百二十幾號一直排到一號。那時是農業社會,學傳統陣頭的人非常多,他們學習的拳法和兵器包括獅鬼、獅頭等。現在資訊社會發展,學習這些的人越來越少,但我們會努力將這一傳統延續下去。」

團隊組成跨足老中青少四代,特別重視團隊成員的安全,並注意準備遶境所需的細節,如醫護箱、工具箱等。黃厚銘再次強調四月27、28日配合北港藝閣遊行活動,安全第一,不接近炮堆煙火,並需聽從總指揮的指令。未來我們期望老塗獅能夠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現獨特魅力,並進行海外文化交流。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