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紅樓 重悟真諦(二十三)

康熙皇帝和《紅樓夢》(二)

作者:宋闈闈
康熙第三次下江南南巡時,經過南京,下榻在曹寅的江寧織造府。曹寅的嫡母孫氏,當年小玄燁的奶娘,出來給康熙磕頭。康熙當時拉著她的手,對周圍的臣工感慨道:此乃吾家老人也!當時正是春天,廳堂前有萱草盛開,康熙手書「萱瑞堂」,賜給他的孫氏奶娘。清 錢維城《夏華十二種(冊)·萱花》。(台北故宮博物院)
font print 人氣: 23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接前文

到康熙二十九年,曹寅子承父業,離開了紫禁城,下江南做官,先任蘇州織造;康熙三十一年,轉任江寧織造。

康熙第三次下江南南巡時,經過南京,下榻在曹寅的江寧織造府。曹寅的嫡母孫氏,當年小玄燁的奶娘,出來給康熙磕頭。康熙當時拉著她的手,對周圍的臣工感慨道:此乃吾家老人也!當時正是春天,廳堂前有萱草盛開,康熙手書「萱瑞堂」,賜給他的孫氏奶娘。所以,在《紅樓夢》中,賈府除夕祭祀的祠堂,就寫得筆墨詳盡,且接連兩處提到,此處有先皇御筆的匾額,還有御筆的對聯。注意!康熙皇帝御筆親賜的「萱瑞堂」,被曹雪芹幻影移形,寫到了《紅樓夢》裡,就是原著第三回提到的榮禧堂的原型!

紅樓夢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關於榮禧堂的描寫,是以黛玉的視角描寫的。金陵十二釵,真正第一個出場的人物,是林黛玉,可謂金陵十二釵之首。黛玉投奔賈府,拜見賈母和一干舅舅、舅母等長輩,經她的眼界打量,鄭重其事地寫了榮禧堂。

原文是這麼寫的:

「一時黛玉進了榮府,下了車。眾嬤嬤引著,便往東轉彎,穿過一個東西的穿堂,向南大廳之後,儀門內大院落,上面五間大正房,兩邊廂房鹿頂耳房鑽山,四通八達,軒昂壯麗,比賈母處不同。黛玉便知這方是正經正內室,一條大甬路,直接出大門的。進入堂屋中,抬頭迎面先看見一個赤金九龍青地大匾,匾上寫著斗大的三個大字,是『榮禧堂』,後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書賜榮國公賈源』,又有『萬幾宸翰之寶』。大紫檀雕螭案上,設著三尺來高青綠古銅鼎,懸著待漏隨朝墨龍大畫,一邊是金蜼彝,一邊是玻璃醢。地下兩溜十六張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對聯,乃烏木聯牌,鑲著鏨(zàn​​)銀的字跡,道是:

座上珠璣昭日月,
堂前黼黻煥煙霞。」

黼黻是什麼呀?華美禮服上的紋理!這句非常巧妙地點明了——織造家的身分和職業。大清聖祖學問之淵博,對臣下的親和體貼,躍然紙上!

曹寅在江南,除了繼續兢兢業業於皇家織造事務,還多了一項風雅去向,他和文人墨客交往甚廣。在此,插敘一個關於曹寅身世的軼聞。

曹寅和前明遺民顧景星,常常以舅甥身分詩文酬答,顧景星被曹寅稱為舅舅。顧景星出生於湖北蘄春,其祖籍屬於崑山大族顧氏,族中英才輩出,包括和顧景星同時期的顧炎武,從血脈上屬於同宗,這顧家一族人皆為前明死忠粉。老曹家是東北瀋陽那旮沓的,顧家怎麼會有女子嫁給曹老爹呢?於是就有一種說法,說《紅樓夢》一開篇,甄士隱家丟失的那個小女孩英蓮(也就是後來嫁給薛蟠的丫鬟香菱),這個女子的命運暗藏了曹寅生母的身世,因為顧景星在戰亂時期,曾經攜家口從湖北蘄春回到祖宅,崑山千燈的顧家,以躲避戰火。那麼這個期間,家裡也許就有小女孩被亂兵擄走,流落到了曹家,做了曹璽的妾室,生下曹寅。這個說法呢,也沒有DNA驗證,姑且存這麼一說吧。

但從顧景星的《白茅堂全集》裡,收錄的和曹寅的詩文酬答,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深厚情誼。「情親何繾綣,餞別倍踟躕。老我形骸穢,多君珠玉如。深慚路車贈,近苦塞鴻疏。」(《懷曹子清》)曹寅贈送過顧氏路費、藥資,又在其過世後,出資出版了顧景星的詩文全集。無論其中是甥舅之情,還是文人之間的情分,都反映出了曹寅在江南,和文人墨客交際深廣,愛好文學這一點,也使得他被南方文人廣為接納,相處得格外融洽,為朝廷起到了安撫地方,穩定人心的作用,對康熙大帝收服南方民心,可謂功不可沒。

點閱【細說紅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說,曹寅履職的南京,那是十三朝古都,匯聚天下人文精華的故地金陵,更是前朝大明的留都,是前朝風流客、東林黨人的雲集之地。而讀書人讀聖賢書,所持有的固執觀念,自然是漢人天下,漢家血脈主宰神州。
  • 天下之義理無窮,而人之聞見有限。若專靠記問,則胸中所得,能有幾何?若能於舊日所聞的時時溫習,如讀過的《詩》《書》,聽過的講論,都要反覆玩味,而不使遺忘,又能觸類旁通,每有新得,就是未曾知道的,也都漸漸理會過來。將見義理日益貫通,學問日益充足。
  • 古中國有個敬老孝親的傳統習俗,就是子女給年邁的父母做壽。即使平民百姓也會吃長壽麵、蒸壽桃(麵點),貼個窗花什麼的。富貴人家就講究了,《紅樓夢》裡賈母的80歲大壽,張燈結彩,大擺酒席,還有戲班子唱戲呢!
  • 分析這個人做這個事情的方法和過程、心理和動機。即使為惡的人,也要看他是迫於無奈還是心存惡念,抑或好心幹了壞事?至於行善的人,也要看他是真心為善還是沽名釣譽。
  • 顏回十三歲即拜孔子為師,學習、修身十分用功,二十九歲就頭髮全都白了。孔子曾稱讚顏回「不遷怒,不貳過」、「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不幸短命死矣」。 他去世的時候,孔子痛呼「天喪予,天喪予」。
  • 陳宣帝陳頊像,出自唐閻立本《歷代帝王圖》。(公有領域)
    《歷代名畫記》是唐代張彥遠撰寫的中國第一部繪畫通史,為後世研究中國美術史和傳統文化留下了寶貴的史料。
  • 冥冥中有定數!唐代書生靈魂離體入了冥府,預知三年前程,還陽後果然靈驗!書生靈魂離體所見,只預見他此生未來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觸發我們深入追索:命運安排的根據為何呢?那麼命運不好的,又怎樣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問孝,孔子強調孝以恭敬為本(孝在於內心的敬愛);子夏問孝,孔子強調的則是外形(容色)的和悅。孔子的這些說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側重點不同,相互補充的,要貫通理解。
  • 「我以前,捉鮑魚在全個村子是第一名,如果跟塔門老一輩的人說起我的名字都認識,就是最會捉鮑魚那個!」年屆七旬的塔門原居民黎雄(雄哥)回憶童年時光,語氣頓時興奮了起來,「我們沒有東西吃,我就下海找吃的,捉魚、蝦啊、蟹啊那些⋯⋯」1950、60年代的塔門島,千帆競發,漁獲滿滿,「我們吃不起麵包的,是吃鮑魚、吃海膽長大!」原來那時候的塔門,麵包比鮑魚還矜貴,真是讓筆者大開眼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