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說﹕剪愛(1)

藍狐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14日訊】大紀元編者按﹕不看到最後一章﹐不知道這是一個令人淚下的愛情故事﹐一段義薄雲天的友情。
====================

前言:

這篇小說原名為《小雞雞》,本來在很早之前就已發表,不過那時由於工作忙碌,只寫了開頭就停住了。

事隔一年多,當我在整理以前的一些稿子時,又找出來看了一遍,決定修改並寫完它,並且將之重新命名為《剪愛》。

之所以不用原來的篇名,主要當然是因為聽起來有點不雅,另外,也是因為某個讀者來信的關係。有一次我對著電腦工作到深夜,正感到睡眼惺忪,突然收到一封女性讀者寄來的電子郵件,內容只有短短幾個字:

  『藍狐:

      我看到你的小雞雞了,真的很棒呢!』

當時差點沒昏倒,立刻睡意全消。後來仔細一想,才知道原來她指的是我寫的那篇名叫《小雞雞》的小說。

為了避免將來再收到這種嚇死人的信,篇名是不得不改的了。

由於人物設定的關係,這篇小說裡難免會出現一些略嫌粗俗的對話,不過當然也不會太誇張,在此特地聲明。
=====================
《之一》

這天起了個大早,準備搭火車南下去見一個老朋友。

那是在國中時代認識的一個好友,我都叫他小雞雞。這當然是綽號,取這麼機車的綽號和他身上任何器官都沒有關係,單純只是因為他的本名叫:麥克基,裡面有個「基」字。

起初我嚐試著使用他的本名來寫這個嚴肅的故事,後來放棄了,放棄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更可笑。而且我認識的是我印象裡的小雞雞,不是別人口中的麥克雞塊。

天氣很好,在台北火車站上了車,由於不是假日,車廂裡還有許多空的座位,我挑了個可以清楚看到窗外景色的位置坐下,火車開始往南開。

╳╳╳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吧。和小雞雞,真可說是不打不相識。

國中三年級時,血氣方剛的我非常擅於打架,同時也是班上的老大。某天,班上一個比我愛打架卻從來沒打贏過架的傢伙跑來跟我哭訴,說他和別班的人單挑輸了。雖說這是習以為常的事,但身為大哥還是不能不管。於是中午休息時,我就單槍匹馬來到他所說的三年十一班。

路上還順手收拾了兩個用眼神挑釁的學弟,那不用花多少力氣,一個後踢加一個旋踢就解決了。我的跆拳道二段檢定雖然沒過,但那是因為我在對打時「不小心」踢到對方的卵蛋,才會被判犯規算輸的。

到了十一班,只見一大群人圍在教室外議論紛紛,我排開這些人到門口一看,不禁微微吃了一驚。

教室裡一片混亂,桌椅倒了滿地,書、鉛筆盒、書包等東西散落在各處。講台上站著一個人,正在用手擦去額頭上的血,看來這兒剛經過一場混戰,眾人只在外面圍觀,沒人敢走進去。

我冷笑一聲,雙手插進褲袋就往裡面走,大風大浪都看過了,這點小場面不算什麼。何況講台上那傢伙打個架都會掛彩,這麼遜的角色有啥好怕的。

然而進了教室仔細一看地上那些被打掛的人,我又吃了一驚。

「一、二、三、四、唔……五、六、七、八、九……九個?」

在我皺著眉頭數完的當兒,那傢伙說話了:「你是誰?跟這些人一起的嗎?」

「靠!」我回頭瞪著他:「你爸是來找人的啦……這些人是你一個人打倒的嗎?」

「沒錯。」這傢伙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看起來不像混的。

「這班有一個叫做麥克雞塊的嗎?」我打量著他,眼中慢慢有了殺氣,沒辦法,天生就看這種比我高又比我帥的人不爽。

「是麥克基,不是麥克雞塊。」他回瞪我,眼神裡絲毫不見懼色:「就是我。」

哼哼,不愧是以一對九還能打贏的人,直視我足以殺人的眼神居然沒有什麼反應,難怪我們班的阿諾會被他一拳KO。

「聽好,」我走上講台,鼻子只離他五公分:「你爸是三班阿諾的老大,看在你今天掛彩的份上就饒了你。明天中午在操場單挑,敢不敢?」

「阿諾?」他歪著頭想了一下,恍然大悟般的說:「是那個輕輕一拳就昏倒的人嗎?」

「你娘咧……」我的嘴角已經開始抽搐,插在口袋裡的手也拔了出來。

「哇哈……」這個不怕死的居然哈哈大笑起來:「這麼遜的對手我沒什麼印象,還叫什麼阿諾?笑死人了,你是他老大,該不會是叫做藍波吧?……」

我這時的憤怒大概可以用火冒三丈來形容,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已太陽穴上的青筋在跳動。不過倒也不是為了阿諾而打抱不平,而是因為,大爺我的老爸就姓藍,好死不死幫我取了單名一個「坡」字。這個我一向引以為傲的名字竟被拿來取笑,就算佛也會發火。

「靠!你他媽好樣的……」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領,要不是看到他頭上還有血,早就一拳K下去了。

「想打架嗎?」他反手抓住我的手腕,臉色一沉。

我放開手:「老子不跟受傷的人打,等你傷好你就死定了!」

「嘿嘿……」他用手抹抹額上的血跡冷笑,眼神裡有著輕視:「不要搞錯了,這是他們的血,不是我的。你該不會是害怕,要找藉口逃走吧………」

「操!」他話沒說完,我左腳往前一踏,右手正拳已經打了出去。既然知道他沒受傷,這一拳幾乎是毫不留情。

他的反應極快,左手往旁一格擋開我的拳頭,右手順勢一拳也朝我的鼻頭打來,速度之快,我大概只在道場跟教練對打時遇到過。不及細想,一矮身躲過這拳,隨即往後一跳,怒氣更盛了。

「咦?」他眼裡閃過一絲訝異:「練過的?」

「哼!」我沒再說話,一個墊步轉身,最拿手的後踢瞄準他的腹部踢去。就算是道場裡的教練,看到我用後踢也只有閃躲的份,誰要是敢用手來擋,非骨折不可。

他「啊」的一聲大叫,直接雙手交叉擋住我的後踢,隨即向後飛出去,但在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他不是被我踢飛出去的,因為腳上傳來的觸感不對,他是為了緩衝我的踢力,自已往後跳的。

果然他站定腳步,大喝一聲後向我逼近,起腳就是一個側踢,我早有準備,上半身向左微傾,用右手擋掉這一踢,隨即由左側對著他的側腹和頭部發動一記二段式旋踢。

他的反應果然不慢,把這兩下都擋了開去,但這也早在我計算之中,我放下左腳,一旋身體踢出一記最具殺傷力的右後踢。這是我稱霸道場的連環絕招之一,到現在還沒有人中了這招後還能爬得起來的。

他還算不賴,勉強來得及側過身體,讓我這一踢踢在左手手臂上。但就算左手不骨折,這一踢也足夠讓他站不起來了。

四周響起一陣口哨聲和歡呼聲,可見我剛剛那招有多帥。

正要撂下幾句狠話然後回教室睡午覺,這小子竟然站了起來,眼神裡也開始有了殺氣,他用右手扶著被我踢中的左手,冷冷的道:「原來你也練過跆拳,那我就不用客氣了。」

媽的,誰要你客氣?我也冷笑一聲:「嘿,那你的意思是你還沒有盡全力囉?」

「正是!」話一出口,他一個箭步拉近和我的距離,我不禁訝異他中了我一踢後還有這樣的速度。眼見他抬起左腳就是一個前踢,我立刻向後一躍躲過,他放下左腳,右腳由下往上來了一個上踢。

這麼簡單的連續技早看得多了,我往右一挪,正要趁他腳沒放下來前先衝上去一拳把他KO掉,卻見他猛力扭轉身體,猛然心念電轉,這不是「下壓」的預備動作嗎?

不及細想,我已經把雙手交叉護住頭頂,幾乎就在同時,一股巨力由上往下襲來,就落在我護住頭的雙手上。

這傢伙!居然真的用「下壓」來攻擊!這一招是用上踢的腳,直接往下壓用腳跟攻擊敵人的頭部,由於利用了重力加速度,攻擊力十分可怕。記得陳怡安就是用這一招拿到金牌的。

幸好我用手護住了頭,不然一定當場昏倒,但即使如此,我已經覺得天旋地轉,有點站不住腳。連忙往後急退了幾步,以免他乘勝追擊。

教室外又響起歡呼聲,操!竟然害我丟臉,我擺好架勢,準備隨時應付他的攻擊。誰知他只是站在原地,還很訝異的說:「咦?你……你居然擋得下來?」

「廢話!」我看他大概也因為我剛剛那一記後踢受了點傷,沒辦法馬上再發動攻擊:「你以為老子十年的跆拳練假的?」

我們就這樣對瞪著,旁邊已經有人在起哄:「好啊!再打啦!」

就在這個時候,走廊上傳來一陣急促的哨子聲,隨即有人喊:「教官來了!教官來了!」不一會兒,圍觀的人一哄而散。

被教官拎著到了訓導處,雙雙在教官室裡罰站。我瞪著他看,越看就越不爽,幾乎就要不管在一旁碎碎唸的教官,馬上再和他打一架。

一會兒教官出去了,這個不長眼的小子居然笑嘻嘻的對我說:「喂!藍波兄,你跆拳打的不錯,應該是黑帶吧?練到幾段了?」

「媽的,」我真的很火大:「一段啦!不准叫我藍波!」

「啊……對不起對不起…」他忙陪笑:「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好這樣叫囉,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啊,對不起我忘了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你知道了?我叫麥克基,你可以叫我麥克雞塊沒有關係,反正大家都這樣叫……」

這時教官推門進來,隨即破口大罵:「你們還在給我聊天的?一點都不知道反省的!麥克基!你剛轉學過來的,不要讓我對你有壞印象的;藍坡!你已經被記兩支大過的了,想被退學嗎……」

「咦?」他聽到這裡,張大了嘴巴:「你……你真的叫做藍波啊?噗……」

「操!」我忍不住忘了一旁教官的存在:「是蘇東坡的坡啦!你有種就再笑看看。」

「哈……」他還是在笑:「我是跆拳道兩段,你該叫我一聲前輩……」

「馬的!」這小子存心和我槓上:「前輩個屁!要不是我檢定時不小時踢到對方的小雞雞,現在早就……咦……」我突然想到:「啊哈!麥克基,小基基,小雞雞……有了!以後我就叫你小雞雞吧!」

「你說什麼!」他收起笑容,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說,小雞雞,原來你是剛轉學過來的啊?」我為自己的新發現得意不已。

「你……」他怒極反笑:「啊哈,你也好不到哪兒去,藍波藍波,用台語唸,不就唸成懶趴……」

「你他媽的!」我再也忍不住,一拳往他臉上揮去。

接下來的情形是可以想像的了,那一天幾乎全校師生都跑到教官室來看熱鬧。而可憐的教官,在勸架時不小心臉上挨了我一拳,右腿挨了小雞雞一腳,是那天唯一送醫院的人……

總之,這就是我認識小雞雞的經過。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還珠格格Ⅲ》殺青后不久,瓊瑤阿姨又瞄上了湖南籍的“民歌皇后”陳思思。喜愛陳思思?q聲的瓊瑤不但讓陳思思演唱了《還珠格格Ⅲ》的主題曲,更專門為陳思思量身訂做了一部講述民歌傳奇的言情電視劇。
  • 由陸毅、袁立、孫紅雷主演的《浮華背后》本周將在南方台影視頻道“過把癮劇場”播完最后5集。今日開始,剛剛首播完該劇的南方台經濟頻道也將在《午夜劇場》繼續重播。一部事先悄無聲息的言情反腐劇因為趙寶剛的金字招牌和几位主演的出色演繹而成為近期熒屏的收視新寵。据統計,其在影視頻道的平均收視率達到了1.1%,平均市場份額3.9%,位列同期電視劇前列。
  • 40集言情武俠劇《狂嘯天涯》正在北京怀柔的飛騰影視基地緊張地拍攝。据長江日報消息, 該劇集結了眾多中、日一線影視明星,有台灣當家小生黃少祺、日本老牌影星千葉真一、國內實力派演員高曙光、“水靈”蔣勤勤、“懮郁王子”黃格選等,此外,清秀乖巧的阮丹宁也顯得格外引人矚目。
  • 陳水扁昨日第一次以黨主席身分主持民進黨中常會,中常會歷時約一個半小時,副秘書長游盈隆以「發言盈庭」形容中常委積極發言情況,最多的議題則是政黨領袖高峰會。會中陳水扁強調,民進黨未來必須「對重大議題主動出擊,不能缺席」,以更積極的角色,強化為政府施政有力的後盾,讓政府施政更順利。
  • 繼三年前《真情告白》傾倒了無數觀眾后,又一部都市言情劇《真情告別》目前正在上海緊張地拍攝之中。胡兵和瞿穎真情“告白”之后繼續演繹一出“告別”的戲。記者日前采訪了該劇導演楊文軍。
  • 1986年《書与畫》雜志社舉辦全國以詩征畫比賽,題目是唐詩“已涼天气未寒時”。唐末代詩人韓翃(hong)翎(ling)(公元842-914?年)以寫香奩(lian)詩著名,他的感時述怀之作,在唐末詩壇上頗具光彩。韓翃還善于借助環境,以含蓄之筆寫閨閣情緒,不言情而自然蘊情其中。如他的七絕《已涼》:“碧闌(lan)干外繡帘垂,猩色屏風畫折枝。八尺龍須方錦褥,已涼天气未寒時。”
  • 20集電視連續劇《鏡花水月》,自3月30日在昆開机以來,就一直在如火如荼的拍攝中。昨日劇組轉景到‘美麗花園’拍室內戲,記者前去探班時,正在拍于小慧的一場戲,在拍戲間隙,記者對她進行了簡短的采訪。都市言情劇《鏡花水月》講述的是兩個家族、兩代人的愛情糾葛,期間發生了一系列在家庭、商場、情場的一些感人故事。該劇的主要年輕角色都是去年上海戲劇學院剛畢業的新人,而中年角色則是由沈丹萍、劉佩琦、寇振海和于小慧主演。該劇完全在昆明取景,估計將于5月底封鏡。
  • 改編自王朔小說《過把癮就死》的影片《我愛你》終于完成了后期制作。影片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徐靜蕾超凡脫俗非同以往的表演,相信《我愛你》之后,人們不會再和徐靜蕾糾纏"言情偶像"和"城市玉女"等陳舊的說法
  • 連續兩部《還珠格格》不但掀起了收視狂潮,而且捧紅了一大批俊男靚女。時隔兩年,瓊瑤又將率領一班當紅少男少女推出《還珠格格3》———《天上人間》,而且即將在北京開机。記者日前通過有關渠道,就目前大家關心的問題采訪了這位傳奇人物、言情第一寫手瓊瑤女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