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微光中的歌吟

小君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14日訊】天空中的微光使得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味道,走在略為積水的街道上,我跳躍著行走於水漥與水漥間,心情慢慢跟著愉悅了起來。

很小的時候,據說這兒附近原本全是一片稻田的。都市計劃後劃改成了學校,也是我的國中母校,數年前不知什麼緣故改制成了高中,路面也拓寬了。從學校邊行過走過總能看到好多好多還很年輕的男孩子,跑來跑去的,在打籃球。

看見打籃球的男孩我總收不住視線,直想從這麼多學子當中搜尋出一個似你的身影…你現在還打球麼?低下頭來我不覺有些失笑,你怎麼可能還打球?!拐個彎,轉進了我家的巷子口。驀的抬起頭來我赫然看見一部藍色SUZUKI鈴木的吉普車,怵目驚心的擋住了我的去路…

不是!

我緩了緩已經跳到喉嚨口的心跳。那不是你的車,不是你心愛的小藍(車)。看了與你同型同款同顏色的車子車牌一眼,『××-5257』--吾愛吾妻麼?我的心情禁不住整個Down了下來。

陽光漸漸透出雲層,而我的心情已全被淋濕,十台烘乾機也沒輒。

人需要多久才能忘記感情的慟?我不知道,至少這一年來我從來沒有忘掉那一天那一刻時,你忽然淡淡的說:「我可能會結婚了喔!」口氣就好像說要去7-eleven買思樂冰大亨堡般自然順暢。我的思維「啪」的一下子沒法兒接續起我們揮汗如雨的正在球場上鬥牛的情緒,懷疑地怔愣在籃框下,卻剛好被一顆球咂個正著。這兒所有的人都聽到了…

「你別這樣子開玩笑了。」一個同學看我完全沒法兒做出反應幫忙出聲。

「沒開玩笑啊!」你接住球,轉身,投籃,刷!漂亮的空心。

「拜託!還一學期才畢業ㄟ~~」

「唔,我沒辦法了嘛!」

退出球場邊去找毛巾。雖然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對感情我沒有你那麼堅強,而你沒有我的執著。靜靜走出人群中準備去洗手,看到了水龍頭時我的眼淚才潰堤而出,我趕快把臉埋在手的底下,耳邊不斷縈繞響起的,還是你那句……「我可能會結婚了喔…」

那天一如往常的,藍色SUZUKI在校門口等我。

「上車!」你說。我只拼命瞪著你,不動。直到你也毛了,狠狠地瞪著我:「上車!聽到了沒?!」

三年多來幾乎從沒看你生過幾次氣,你一逕是溫溫的,懶懶的,天塌下來壓不到你的德性。像現在這個樣子,旁邊有許多學校中人在圍觀,錯愕著。

自然我還是上了車。

你心愛的小藍載著即將被你甩掉的我,奔馳在山路上。車裡我們倆都沒有說話。可能因為在山上,廣播斷斷續續沙啞聲像要上斷頭台一樣,你伸手按了CD的Play鍵,喇叭隨即流洩出音樂詞曲:

「不要再想你 不要再愛你 讓時間敲敲的飛逝 抹去我倆的回憶

對於妳的名字 從今不會再提起 不再讓悲傷 將我心佔據

不要再想你….不願再承受 ….要把妳忘記….」

是伍佰的浪人情歌。浪人情歌…我的淚掉下來。

繞過學校後山,在一塊空了點的地方,你停下車來點了一根菸。

「當初不是說好了嗎?」

啊?「什麼意思?」我艱澀的問。

「還是你已經忘了?」你轉過頭來:「一年級我就對妳說過啦!我家裡是不可能讓我自由的,有沒有?」

…可能有,也可能沒有,但這根本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其實你無所謂!

「為什麼要挑現在?」差半年就畢業了,要說再怎麼趕不及也很扯。我沒有辦法不去埋怨。

「我也想好聚好散的哇!」你吐了幾個煙圈圈,「可是她懷孕了。」

活該!誰叫她當初搶的那麼難看!這下子報應來了吧?

可是他們一塊兒也二年了欸,錢瑋明做的也太過分了一點…

狗屁!他們兩個半斤八兩!當初她跟黃薇多好的朋友啊!結果才多久就被她橫刀奪愛…

哎呀妳怎麼這樣說嘛,蘇怡好歹是我們的…

我他×的就看她不順眼,管她是什麼會長…

風一般的耳語很快地在這山城的學校蔓延,本來只剩半年畢業…現在對我來說則是「還有」半年的酷刑。人生中最可笑的事情到底是什麼?這荒謬的劇情簡直讓我直不起身。(但是,她懷孕了…)

我無法抑止的想起你。

第一次遇見你就是在球場,球滾到剛下課的我身邊,下意識我彎下腰,撿了起來。

「同學!同學!」逆著陽光我抬起臉來循聲找人,「同學這裡!謝謝!」

你的笑容就像陽光一般的燦爛,照亮了我的大學生活。

還有我身邊的黃薇。

和黃薇是在新生報到時就一見如故的,我好動活潑,黃薇文靜可人,她一頭瀑布般地中長直髮,聘聤裊挪與我行過湖畔,總能引起不少注目。但她可貴的地方又不在這兒,她對她的美從來不自覺應該怎麼,含著金湯匙呱呱墜世的她總喊住我說:「蘇怡,我們去麥當勞溫書…」「我們去吃麵線好不好,蘇怡…」我總以社團活動為由要推掉,然後她便一張一張紙條傳寫過同學與同學間來說服我,最後我們三人便在夕陽當中跑著,趕電影院午後的第一場電影;又或只是任夕陽拖長了我們三個人的影子,完全沒要幹什麼的走在學校校園裡。

我們三個人貓捉老鼠般在感情的迷宮裡試探了一學期後,因感覺到自己對你的情緒已經快要滿溢到己經無法再控制時,我選擇了逃避。

我逃避了你殷殷垂念的眼光,也逃避著黃薇深切的友誼。

就讓我祝福你們吧!我當初真是這麼想著。

你與黃薇,那時也曾試著在一起,只是經過半年的努力,終於還是宣告失敗。黃薇對我哭喊著你的不負責、輕率隨便和不在意;而你來找我,人整個瘦了一圈,你對我說:「人們總羨慕我擁有溫婉純善的白玫瑰,我在意的卻是紅玫瑰在夜晚獨自飲泣…」

感情的堤防自此潰決,我悖離了與黃薇的友誼,也背叛了自己的初衷。流言四起。

黃薇難堪也難以面對的選擇了出國,我們則勇敢地不顧一切譴責聲浪在一塊兒…忽然起來了,原來你就是那時候對我說過,由於家族企業的關係,你們家小孩子是沒有辦法自己選擇婚姻的,希望我一定要諒解。

原來…難道…還是這是你的預留後路嗎?我不由這麼揣測。

為什麼當初我沒有聽出來其中的詭辯,是愛情矇住了我的眼麼?還是我生來便躲不過這一遭,感情的牽弄?

「蘇怡!」公司裡的同事叫我:「妳三線電話喔!」

「謝謝!」我拿起電話筒按下三線,「喂,蘇怡。您好!」

「蘇怡!是我,」電話那頭欲言又止,「黃薇!」

「…我知道。」這個時候,我該說什麼才好?

「妳快下班了吧?」

「大概再一會兒吧,」想想我說:「有什麼…事嗎?」

「一起吃個飯吧!好不好?」

復興北路的「My other place」裡,我們挑了僻靜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總有一天是要面對的吧!我想著就決定出來。

黃薇戴著太陽眼鏡,人胖了些,其他一切無恙。「還好嗎?」我問她。

「還好。」

「小寶寶多大了?」算算時間,應該有半年了吧?

「六個月。」果然。她抬起頭來,「妳呢?好嗎蘇怡?」

「妳擔心我?!」我的情緒簡直就快要被挑起,「還…我還好吧!不就這樣子?」

「妳還在怪我麼?我並不是故意的,妳相信我!」

「妳怎麼不是故意的?!妳明明就是故意的!妳還敢說妳還敢說…」

「真的!」黃薇把眼鏡拿下來,一大黑圈淡淡青紫,分明沒睡好,「前年我回國偶然間碰到他的,真的我沒有刻意去找他來報復妳。」

「…」

「剛開始時我們也是有空才會碰面聊聊,話題也總是圍繞在妳的身上,直到有一天,」黃薇停了會,「有一天晚上在Pub喝酒,他有些醉了垂著頭說,『我的紅玫瑰是別人明媚的春光』時,我才不由自主的就又陷下去了。真的我不是刻意的…」

「妳找我有什麼事?」在這個氣氛昏黃寧謐、牆上裝飾的是50、60年代的小海報、空間中則飄揚著韋瓦第「四季」悠揚的樂曲中的空間裡,我不合時宜的嗓音不時引人側目,但,我控制不了我的聲音…

「我…我…我需要妳的幫助,」黃薇嘴唇乾澀的嚅動著,「錢瑋明不肯結婚。」

「啊!」

「他說沒有得到妳的祝福他沒辦法與我攜手走入禮堂。」

「什麼?!」這痞子,真夠狡猾!

「我自己就算了,可是…可是…孩子…」黃薇哭了起來。

我很震驚,完全沒想出來怎麼會這樣的。可是漸漸的,烏雲散去了,彷彿天光初透般樣子逐漸成型。我對她說:「妳現在住哪裡?」

「他在台中有個房子,我和孩子在那兒。」

「那他一個人在台北?」我吃驚看黃薇點點頭。

「我以為你們兩早就結婚了!」想了想我又說,「你希望我怎麼幫妳?」

「能不能請妳陪我一起去他家…」黃薇說:「帶著孩子一塊兒去…」

好個釜底抽薪之計!看他還能怎麼推託?可是,做到這樣如果還是不行,恐怕…

「薇啊!」我回復大學時代的稱謂:「可妳這樣子…」

黃薇此時熱淚盈眶:「怡,謝謝,謝謝妳!」

從你家位於陽明山的豪宅出來時,天剛剛暗了下來,華燈初上,車水馬龍。

你父母完全無視你鐵青的臉色,開心的逗弄著可愛的小嬰兒。偷偷地端詳著你的臉甚久,忽然我有些認生,這個人,真的是我癡癡戀著那麼多年的人麼?

有些風吹過,我拉了拉披肩,天氣涼了。後面傳來腳步聲,「怡--」

是黃薇。「Yo!恭喜了!」我用手臂靠了靠她的手臂。

「少來了!妳明明知道的。」她又撞回來,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默契。

「幹麻這麼說?」我正色對她說:「不過妳自己恐怕要好好打算打算,為了孩子。」

「多悲哀!還沒結婚已經在盤算後路,」黃薇轉過頭:「想不到再怎麼樣我還是得靠妳…」

「怎麼這麼想?!」我打斷她,「或許,是妳救了我也不一定!」

望著山腳下的輝煌燈火,黃薇和我想著的,同一件事。

如果當初,懷孕的是我而不是黃薇,那今天的狀況又是怎麼樣?

強押一個長不大彼得潘情結的男子進了結婚禮堂,能夠得到幸福嗎?

這些都是未知數。

「妳快回去吧!還有孩子呢!」我催著黃薇,「現在,可不再是一個人了。」

「怡,謝謝,」黃薇掉下眼淚:「我欠妳太多…」

「妳欠我什麼?拜託喔!」我說:「記著,有什麼委屈,不要放在心裡,有個人商量就光說說話也是好的。」

「我知道,謝謝!」

揮別黃薇,我開車下山。我太了解她了,柔弱的她,有著無比韌性,若非真到絕境,她不會輕易向我開口。

此去經年,再見她恐已是百年身。

按下CD播放,許美靜溫柔感性的歌聲充塞在車裡不大的空間中。我跟著車潮轉向民生東路,兩旁玻璃帷幕大樓映著燈光,把屬於夜晚的霓虹燈拉成一條一條的流線。好美。

在這街景搖曳的微光中,我感覺我的美麗人生才要開始。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電視中美女言情、古裝武俠唱主角的今天,描寫男人之間情感沖突的電視劇《黑洞》能夠持續熱播,可以說爆了個不小的冷門。而在劇中,扮演配角的劉斌更是爆了個冷門中的冷門。由于他塑造的黑社會二號人物張峰,突破了以往這類人物臉譜化的表演程式,除了心狠手辣之外,對情人、朋友、下屬還呈現出了極富人情味的一面,讓觀眾感到這個看起來不起眼儿的小人物,真實可信,渾身是彩儿,大搶了陳道明、陶澤如這些大牌主演的風光,贏得了不少人气
  • 近年流行的64開本“口袋書”因攜帶方便頗受歡迎。但近期不少家長反映:目前許多宣傳色情、暴力內容的漫畫書、言情小說都以“口袋書”面貌出現,中學生閱讀不易被家長發現。
  • 很多人認識劉燁是因為他去年底成為了最年輕的台灣金馬影帝,一鳴驚人地打敗了首度入圍金馬獎的天皇巨星劉德華。在電影產量極度下跌的今天,才畢業一年半的他竟一口氣拍了七部電影,這些電影或者衝刺港台、或者衝進國際,於是許多人都以為他不拍電視劇。但現在,在得獎後的一個多月,他卻接下由"中國言情第一導演"趙寶剛執導的新作《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
  • 北京翰字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制作發行的48集大型歷史劇《夢斷紫禁城》近期与廣大電視觀眾見面,該劇集合了王剛、宁靜、李丁、馮遠征、茹萍、蓋麗麗、魏宗万、張勇手等一大批實力派明星,融歷史、宮廷、言情、武打、斗智、悲、喜劇等諸多娛樂元素于一體,如果說春節期間眾多精彩節目构成了端給觀眾的一道道熒屏大餐的話,
  • 和她參演的電視言情劇《東邊日出西邊雨》里的角色一樣,一直擁有特立獨行的個性。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以后,許晴一直在埋頭苦演。在令她大紅的《東邊日出西邊雨》播出之前,許晴差不多是以完全的影視個體戶的姿態在圈里闖蕩,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就和朋友聊,當時連一度与她傳出戀情的也是為她出謀划策者之一。
  • 連續兩部《還珠格格》不但掀起了收視狂潮,而且捧紅了一大批俊男靚女。時隔兩年,瓊瑤又將率領一班當紅少男少女推出《還珠格格3》———《天上人間》,而且即將在北京開机。記者日前通過有關渠道,就目前大家關心的問題采訪了這位傳奇人物、言情第一寫手瓊瑤女士。
  • 改編自王朔小說《過把癮就死》的影片《我愛你》終于完成了后期制作。影片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徐靜蕾超凡脫俗非同以往的表演,相信《我愛你》之后,人們不會再和徐靜蕾糾纏"言情偶像"和"城市玉女"等陳舊的說法
  • 20集電視連續劇《鏡花水月》,自3月30日在昆開机以來,就一直在如火如荼的拍攝中。昨日劇組轉景到‘美麗花園’拍室內戲,記者前去探班時,正在拍于小慧的一場戲,在拍戲間隙,記者對她進行了簡短的采訪。都市言情劇《鏡花水月》講述的是兩個家族、兩代人的愛情糾葛,期間發生了一系列在家庭、商場、情場的一些感人故事。該劇的主要年輕角色都是去年上海戲劇學院剛畢業的新人,而中年角色則是由沈丹萍、劉佩琦、寇振海和于小慧主演。該劇完全在昆明取景,估計將于5月底封鏡。
  • 1986年《書与畫》雜志社舉辦全國以詩征畫比賽,題目是唐詩“已涼天气未寒時”。唐末代詩人韓翃(hong)翎(ling)(公元842-914?年)以寫香奩(lian)詩著名,他的感時述怀之作,在唐末詩壇上頗具光彩。韓翃還善于借助環境,以含蓄之筆寫閨閣情緒,不言情而自然蘊情其中。如他的七絕《已涼》:“碧闌(lan)干外繡帘垂,猩色屏風畫折枝。八尺龍須方錦褥,已涼天气未寒時。”
  • 繼三年前《真情告白》傾倒了無數觀眾后,又一部都市言情劇《真情告別》目前正在上海緊張地拍攝之中。胡兵和瞿穎真情“告白”之后繼續演繹一出“告別”的戲。記者日前采訪了該劇導演楊文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