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說﹕剪愛(6)

藍狐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15日訊】車過員林,下一站是斗六,再下一站,就是嘉義了。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皺起眉頭的老爸,似乎因為車廂裡過強的冷氣在微微發抖,連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他披上。他睡得極沉,並沒發現。

老爸其實早已經將小雞雞當作自己的兒子看待了,因此在某層意義上來講,我跟小雞雞就像是兄弟一樣。

我看著老爸斑白的頭髮,想著想著就出了神。

╳╳╳

在學校裡,自從我跟小雞雞混熟了之後,再也沒什麼人敢去找他的麻煩,每天中午,我都拿了便當,去十一班的教室跟他一邊哈啦一邊吃飯,也因此我差不多每天都會見到那個女孩。

「她叫小夏,」小雞雞說:「是我前一所國中的同班同學,沒想到我轉學後,她也轉了過來。」

小雞雞跟小夏幾乎從不交談,但每天都會交換一封信,夾帶在小夏每天送來的便當和小雞雞還給她的前一天的空便當盒上面,兩人用的,似乎是同一種白色的信紙。

雖然小雞雞不曾跟我說起小夏的事,但他也從不避違在我面前讀小夏的信和寫回信。通當是在晚上他下工回頂樓的小房間後,趁我吃鐵路便當時,他專心的讀信,和回信。

他不說起,我自然也不問,唯一一次問起他關於信的事,是最初看到他用剪刀很小心翼翼的在寫到一半的信紙上剪下一個小洞來時。

「你幹什麼?」看見他專心剪紙,我不禁問道。

「沒什麼,」小雞雞笑答:「常常不小心寫了錯字,不然就是不通順的句子,直接劃掉看起來很髒,所以我把它剪下來。」他說著,將剪下的紙片丟進書桌上一個藍色夾子裡,那夾子裡似乎已有不少紙片。

我不禁失笑:「你有病啊?信紙破一個洞看起來不是更奇怪?不然的話,用立可白塗掉也行啊!」小雞雞搖搖頭:「立可白那麼貴,太浪費了。」

聽他這麼說,我也不好再問了,小雞雞一向很節儉,這我是知道的。可以確定的是,他寫文章的功力一定不好,因為我幾乎每天都看到他剪紙。

至於他們往來的信裡寫些什麼內容,我自然不會去猜測過問,在我當時的觀念裡,只有娘娘腔的傢伙才會去管這些三姑六婆的閒事。

老媽知道小雞雞獨自辛苦生活的事,曾經提過要他搬到我們家來住,小雞雞卻婉拒了,理由是,他想要靠自己。老爸欣賞他的志氣,就吩咐老媽不要再提起。而我反正在家裡也是閒著,於是仍然每天載他上下學。

跟班上那一票狐群狗黨也比較疏遠了,也許,我是漸漸明白了什麼叫朋友吧。這樣的日子過的倒也平靜,直到有一天,小夏紅著眼睛來找我。

那天小雞雞請病假沒有到學校來,說是病假,其實是工地那邊在趕一個工程,他為了比平時多一倍的薪水請了假跑去加班的。當然,這件事只有我知道。

中午我在自己教室吃便當,突然聽見阿諾他們起了一陣騷動,抬頭一看,原來小夏捧著便當,就站在門口,難怪這群傢伙大驚小怪。

小夏向坐在窗戶旁邊一個女生說了些話,那女生是副班長,她猶豫了一下,轉頭向我喊道:「藍……藍坡同學,有人找你。」

不是我自誇,這可是第一次有女生到教室來找我,以前雖也常有人來三班指名要找藍坡,不過都是來找我打架的,也難怪副班長不敢置信了。

我走到門口,小夏顯然跟我一樣不知所措,我們雖然天天見到面,卻從不說半句話的。

「呃……藍坡同學,」一會兒,她終於開口了:「請問……克基他怎麼了?」

克基?我愣了一會兒才恍然大悟,那是小雞雞的名字,以前從沒聽過有人這麼叫他,一時自然想不起來,我到這時才發現,他的名字跟姓分開唸的話,其實也還蠻好聽的。

正想得有趣,小夏眼見我發著呆不回答,似乎急了:「他……他是不是又轉學了?」

「轉學?」我奇道:「怎麼可能?他只不過是去工……不不,是請了病假在家休息罷了。」差點說溜了嘴。

小夏聽完,整個人放下了心似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豆大的兩顆眼淚突然流了下來。

看她就這麼哭了起來,我可慌了手腳,要我一拳把人打哭這我倒是很拿手,但要我安慰一個不知道為什麼在哭的女生,那可真要了我的命。

一時不知怎麼辦,只好手忙腳亂的想找條手帕或面紙什麼的給她擦眼淚,然而身為硬漢,哪會帶那種東西在身上?

情急之間,看到身後那些狐群狗黨都漸漸圍攏了在看好戲,我脫口大吼:「看什麼看?馬上給我生一包面紙出來!」他們嚇了一跳,連忙都在身上掏摸,說來挺丟臉,那麼多人掏了半天,連包鬼影都沒有。

就在這時,副班長悄悄遞過來一條手帕,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正要拿給小夏,卻見她也不哭了,反而已經破涕為笑。

女人真是奇怪,我在心裡嘀咕著。

「那……他生什麼病?嚴不嚴重?」小夏看來又有點擔心的問。

「呃……是……是感冒,」我隨口撒謊:「沒什麼大不了的,大概明天就可以來上課了吧。」

小夏放心了,笑道:「謝謝你,藍坡同學,」她說著拿起便當盒上的信紙:「這封信,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交給他?」

開什麼玩笑,我堂堂一個男子漢,要是真的幫女生轉交情書,那聲名可就毀於一旦了,更何況阿諾和阿龍他們都在後面看著呢!

「我不做這種事,妳明天自己交給他吧。」我丟下這一句,不理會她臉上訝異的表情,就轉過了身。

正準備走回去繼續吃便當時,她在身後又小聲說道:「藍坡同學,你……你該不會真的……是在吃醋吧?」

吃醋?我唬一下彈回她面前:「妳說什麼?」

「沒……沒有,」她嚇了一跳,囁嚅著答道:「只是……學校裡很多人都說……說你和克基兩個人……是一對……」

一對?那是什麼意思?我頭腦一時轉不過來,遲遲說不出話。

「如……如果……」小夏一咬牙,繼續說著:「如果是真的,那也沒關係,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不對,希望你能准許我和克基做普通朋友,我……我也會祝福你們的……」

哇拷!還祝福我咧?

小夏說完那些話,大概用完了所有的勇氣,紅著臉跑掉了。我呆在門口,幾乎感覺得到自己額角上的青筋在跳動。

一轉頭,看見阿諾在那邊竊笑,只覺一把無名火燒起來,立刻衝過去抓住他的衣領:「媽的,你笑什麼?」

「沒有沒有,」看到我握緊了拳頭,阿諾死命搖著頭:「大仔,我沒有在笑,真的沒有……哇哇,不要扁我……」我怒不可抑,一記正拳揮出,總算知道不關他的事,這拳擦過阿諾的臉,打在他身後的牆壁上,發出碰一聲大響。

「我操!」放開腳已經軟掉的阿諾,我真的很火大:「你們這群傢伙,一定早就知道學校裡有這些流言,為什麼不告訴我?」

那邊全都不敢講話,好一會兒,阿龍才說了:「藍仔,不是我們不告訴你,你想想嘛,誰有那個膽子在你面前問你是不是同性戀?」

這話倒有幾分道理,若非小夏是女生,很難保證她不會成為我洩怒的犧牲品。我稍稍平息了怒火,說道:「馬的,不准在背後給我說一些五四三的,知不知道?」

眾人連忙點頭,阿龍又說:「藍仔,你總得想個辦法,不然只封住我們的口是沒有用的。」我點點頭:「真他媽的,說也奇怪,怎麼會有這種莫名奇妙的流言傳出來?」

阿龍說道:「我聽到的說法是,那個麥克雞塊連九班那樣的美女都不甩,卻情願每天跟你混在一起,你們兩個人一定有問題……」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所有的謎底都解開了。難怪最近在學校裡跟小雞雞走在路上時,總會覺得四周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們身上,原本還以為那是對校園英雄仰慕的表現,沒想到竟然是……

下午放學,我騎了車立刻衝到工地去,小雞雞正用磚塊在砌一面牆,聽我說完事情經過,居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屁啊?」這小子果然又是一副漫不在乎的樣子:「再不想想辦法的話,老子以後不敢跟你走在一起了。」

小雞雞手裡一面工作,一面仍是笑個不停:「有什麼辦法?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愛怎麼說是他們的自由啊。」我道:「讓小夏當你的女朋友,這些流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嗎?」

他停下手裡的工作,臉上表情難得正經起來:「不行。」我還待再問時,工頭卻走過來了,小雞雞在工作,不能多說,我只好先回家。

直到晚上下工,我載他回家,他一下攤在床上:「呼!累死我了。」

我把鐵路便當放在桌上,瞪著他道:「喂!你真的不打算讓小夏當你的女朋友?她那樣每天送便當給你,應該是很喜歡你吧?」小雞雞撐起身子笑道:「你今天是怎樣?男子漢大丈夫問這種婆婆媽媽的問題,不好看喔!」

「去你的,」我在他腿上搥了一拳:「要不是事關我的清白,我才懶得問咧!你倒底交不交這個女朋友?」

小雞雞搖搖頭:「不行。」

我瞪著他:「為什麼?難道……媽的,你真的有那種癖好?」小雞雞正要伸手拿便當,看到我臉上認真的表情,差點沒從床上摔下來:「混蛋,我看起來像會對男人有興趣嗎?我們在一起這麼久,我對你毛手毛腳過沒有?」

那倒是沒有,如果有,只怕我們早已真的決鬥了。

我並不是囉嗦的人,小雞雞不肯,我也就不再提起。誰知他吃了一會兒便當,突然抬頭說道:「如果那種謠言真的讓你受不了,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我叫她不要再送便當、寫信給我就好了。」

經他這麼一說,這好像也是可行的辦法,可是一想起中午小夏的樣子,實在無論如何狠不下心要小雞雞這麼做。

「算了,」我嘆了口氣:「都國三了,媽的,那些三姑六婆愛怎麼說都隨便他們,反正也快畢業了。」

小雞雞笑著點點頭,我們吃完便當,他就扒在桌上開始寫信給小夏。我推門離去時,他正從信紙上又剪下一小塊來。

那個時候的我並不知道,我們兩個終究還是無法一起畢業。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擴音器開始廣播,我才發現已經到了台中,連忙起身離了座位,走出車廂在月台上四處張望,沒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揮揮手,他上了我這節車廂。
  • 那天下午放學後,我等學校裡的人差不多走光,便來到後門的自行車停車場,小雞雞正背對著我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三個穿著制服的國中生。三個人上衣都拉了出來,胸口鈕扣也沒扣好,跟我講話的那個還用很大的動作咀嚼著嘴裡的口香糖,一臉的飛揚跋扈,活脫是阿諾國中時的模樣。
  • 我頓時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於當時圍觀的人極多,有數十名目擊者指出,我確實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賺到。
  • 這篇小說原名為《小雞雞》,本來在很早之前就已發表,不過那時由於工作忙碌,只寫了開頭就停住了。
  • 近年流行的64開本“口袋書”因攜帶方便頗受歡迎。但近期不少家長反映:目前許多宣傳色情、暴力內容的漫畫書、言情小說都以“口袋書”面貌出現,中學生閱讀不易被家長發現。
  • 針對言情小說變成色情小說,新學友連鎖書局發行人廖蘇西姿上午宣布今天起將該類言情小說全部下架,不再販售。她表示,書局采購人員并不了解言情小說竟是如此內容,為了重視下一代正确觀念,她認為書局并非一定得賣言情小說,決定乾脆下架今後不再進書,相信其他連鎖書局也會愿意采取同樣做法。
  • 出版法廢止後,小說分級出現管理盲點。中華民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原圖書評議委員會)上月抽查各連鎖書店、一般書局公開陳列販售的「言情小說」合計120本,發現其中約有110本內容充斥上述分聳動、露骨的性愛描述,逾九成言情小說實為「色情小說」。
  • 坊間言情小說文字煽情露骨,已成為色情小說,出版界表示,這是社會風气使然,新新人類性行為開放,而年輕人的眼睛可從网路看到直接、大尺度的感官刺激,羅曼史小說跟著時代脈動一路發展下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