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說﹕剪愛(8)

藍狐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16日訊】想著往事出了神,我憑著直覺,很慢很慢的騎著車,不知不覺間,目的地也已經到了。我停好車,望著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門上面的字發了一會兒呆,才舉步往裡面走去。

嘉義縣第七公墓,小雞雞長眠的地方。

今天,是他去世十週年的忌日。

XXX

走進墓園裡,一列列潔白的十字架排得非常整齊,這座墓園是有人管理的,草皮非常乾淨。還有,它離我們家非常近,當初老爸選了這個地方安葬小雞雞,說是方便來掃墓。

當年的葬禮還歷歷在目,參加的人不多,也沒有電子花車的五子哭墓來參一腳,但卻有一種像天要塌下來般的陰沉沉壓在人的胸口。

還好,悲傷是會隨著時間被淡忘的,否則人生漫漫數十年,要怎麼過?

我在十字架間穿梭,小雞雞睡在最裡面,一個安靜的角落。

還沒到達,就看到他的墓前站了一個人,她的長髮在風中飛揚,我遲疑了,這裡,除了我跟老爸老媽會來,從來沒有別人來過的。

再走近些,我認出了那張側臉,是小夏。她靜靜站在那兒,就像今早才出現在我回憶中的那幅優美的圖畫,寧靜的氣氛之中,似乎多了更多的哀傷。

她也驚覺到我的接近,瞇起眼睛看了我一會兒,臉上現出驚訝的表情:「藍……藍坡同學?」

「可不是嗎?」我微笑著走近:「十年不見了。」

「天,」她上下打量著我:「你變好多,氣質全不同了。」

「妳倒是沒什麼變。」語畢,我們都笑了,然而這一笑之中,又都包含了許多說不出來的情緒。

「現在在做什麼?」一陣沉默後,她開口問。

「在台北工作,」我答:「當叢書編輯。」

她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這不能怪她,要是十年前有人跟我說,我將來會跑去出版社做書,可能還會挨我的揍。

寒喧過後,她又回復成我來之前的姿勢,定定的望著前方,不知是看著小雞雞墓前十字架上的名字,還是一望無際的遠方。十年了,她仍是我印象中那個怯生生的女孩模樣。

「你果然來了,」小夏幽幽的道:「我就知道一定會遇見你。畢竟,你們是最好的朋友啊。」

「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來,」我也學她望向前方:「倒是妳,怎麼現在才來?這些年都在忙些什麼?」

「在國外,加拿大,」她緩緩說起,彷彿在自言自語:「當年出去後,就沒再回來過。」

我點點頭,十年前,小雞雞出葬時,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她。

小夏往前跨了一步,將手中的花放在十字架旁,我注意到那是向日葵。

「你沒帶花來?」她看了一眼我兩手空空,只帶了一個藍色夾子,笑問:「這樣不行喔,克基會很傷心的。」

「開什麼玩笑,」我也笑了:「我要是真買了花來,他會吐血的,花並不適合我們兩個人。」

日光這時在厚厚的雲層後面探出頭來,灑落在整座墓園上,數不清的十字架反射出一片縱橫交錯的白光,有些耀眼。

一陣沉默過後,小夏突然說道:「我要結婚了,今天,是來跟他道別的。」

我點點頭,她在背包裡拿出一疊紙,那些紙我再熟悉不過,是她跟小雞雞通信用的那種白色信紙。

「仔細想想,自己還真是傻,」她把信紙攤放在地上:「通了這麼久的信,他從來不曾在信裡說過喜歡我之類的話,連一次都沒有。我想我一定是自作多情吧……」

她說這話時的眼底仍有著一抹哀愁。

「妳呢?告訴過他嗎?」我看著地上那疊信紙,上面依稀有一個個剪出來的破洞。

「當然了,」小夏紅著臉:「我說不出口,只好寫在信裡告訴他,沒想到這變成我們後來的主要溝通方式。」

「說也奇怪,」我指著那厚厚一大疊紙:「那麼多信,他都寫些什麼呢?」

「那可多著了,」小夏微微一笑:「比方說他讀過的書、他打工的事、學校裡的事跟功課的事等等,有時候他也會寫到你……」

「什麼?」我瞪大了眼:「這小子在信裡寫我?他寫了什麼?」

「我找出來給你看看……」她說著在信紙中翻找片刻,笑吟吟的遞了一張給我,我接過來一看,只見他在開頭就寫著:

【小夏:

你最近中午拿便當來給我時,有沒有被我旁邊那個傢伙嚇一跳呢?不要被他窮兇惡極的外表騙了,藍波兄其實是好人一個,唯一的缺點就是,講話稍嫌粗俗了點。不過嘛,托我的福,最近好像有些改善了的樣子……】

這小子,我看得忍不住發笑,卻又鼻頭微酸。

【妳說的那套《神鵰俠侶》,我熬了好幾天的夜,終於看完了,雖然等了十六年,男女主角還是重逢了,真有教人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其實,他們雖然分開了那麼久,可是至少他們已經向彼此表白,那已經是一種幸福了,不是嗎?】

接著是一小塊被剪下來了的洞,然後信就結束了。

【今天先聊到這,工作累死人,我要去睡了。】

小夏掏出一盒火柴,想要點火燒信卻又遲疑了。我有點明白,她是想藉著燒掉這些信,來跟小雞雞道別,並且忘記自己心中的那段情愫吧?只是,這樣做就真的能忘記嗎?

我走上前,揚了揚手中的藍色夾子:「把這些也一起燒了吧。」小夏奇道:「這是什麼?」

「他從信紙上剪下來的紙片啊,都保存得好好的。」我說道。

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挑一樣小雞雞的遺物,在他墓前燒了,希望他在天堂可以收得到,這就是我憑弔的方式。

「原來……」小夏笑道:「當初我看到信紙上的破洞,也問過他,他說是錯別字,沒想到竟還保存下來?」

「這小子真是怪胎。」我笑道。

「對啊,真是怪人一個……」小夏卻沒有笑。就在這時候,一張小紙片從我手中的夾子裡掉了出來,輕飄飄的落在小雞雞的十字架上。

小夏將那張長方形紙片撿起,放在眼前一看。突然,她整個人呆住了,臉上現出驚訝的神情,那驚訝很快轉成一種莫名的悸動,然後她的眼神逐漸變得很溫柔,就像是十年前,她凝視著小雞雞時的那種溫柔。

我湊過去一看,紙片上小雞雞筆劃飛揚的字跡寫著:

【我當然也很喜歡妳】

小夏想起了什麼似的,一把搶過我手裡的藍色夾子,將裡面的紙片一張一張掏了出來:

【我喜歡妳】

【我知道不該說出來,我喜歡妳】

【我這樣的人,怎麼值得妳喜歡?】

【我喜歡妳。】

【我真的很喜歡妳。】

【我很喜歡妳,可是不能告訴妳……】

【當我知道妳也轉到這所學校來時,真的很高興】

【其實我也喜歡妳】

「為什麼……」小夏喃諵自語著,一張一張看過去,她的眼角逐漸溼潤了。

我想,小夏猜不到為什麼,因為她並不知道小雞雞的身世和那些流氓的事,大概,她也不十分瞭解他不願給別人帶來麻煩的個性。

【第一次見到妳時,我就知道自己喜歡妳了】

【我現在好想妳】

【跟妳成為同班同學,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我喜歡妳】

【我真的很喜歡妳】

【但願有一天,我可以坦誠的這麼告訴妳,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PS:其實我也很喜歡妳】………………

紙片非常多,小夏看著看著,倚在小雞雞的十字架旁,哭了。

我回想起那個頂樓加蓋的小房間裡,小雞雞專注剪紙的身影,原來他每每從信紙上剪下的既不是錯別字,也不是不通順的句子,而是他對小夏不能說、不敢說,卻又忍不住想說的愛。

那些信紙和紙片,終究沒有燒掉。

~全文完~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出了車站搭上計程車直奔家裡,路上,我發現老爸不停咳嗽,看來是火車上的冷氣太強,他著涼了,到了家裡,老爸還是堅持不肯躺下來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皺起眉頭的老爸,似乎因為車廂裡過強的冷氣在微微發抖,連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他披上。他睡得極沉,並沒發現。
  • 擴音器開始廣播,我才發現已經到了台中,連忙起身離了座位,走出車廂在月台上四處張望,沒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揮揮手,他上了我這節車廂。
  • 那天下午放學後,我等學校裡的人差不多走光,便來到後門的自行車停車場,小雞雞正背對著我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三個穿著制服的國中生。三個人上衣都拉了出來,胸口鈕扣也沒扣好,跟我講話的那個還用很大的動作咀嚼著嘴裡的口香糖,一臉的飛揚跋扈,活脫是阿諾國中時的模樣。
  • 我頓時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於當時圍觀的人極多,有數十名目擊者指出,我確實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賺到。
  • 這篇小說原名為《小雞雞》,本來在很早之前就已發表,不過那時由於工作忙碌,只寫了開頭就停住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