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1)

弱水三千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19日訊】「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我望向車窗外,這是一條小小的街道,街道的兩邊是各式各樣的商店,有自助餐、麵包店、簡餐店、照相館、影印店、便利商店、雜貨舖、藥房…..這是一條為了學生而存在的街道。

車子駛近街底,我見到了雄偉的校門,心裡湧起一股很不安的感覺。未來,我要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待四年呢!

太多的未知,讓我不由得感到些許恐懼。從今以後,我不能再賴在家裡,衣食都讓父母來打點了,好多事,都要靠自己來承擔。

「乖女兒,祝妳今天玩得愉快。」爸從駕駛座回過頭來說。

「還是…還是算了吧,反正迎新活動也不是非去不可的,還是回家好了。」我實在很害怕一個人待在那種場合中。

「說什麼傻話,都特地從新竹上來了,當然要去啊!」媽阻止我的無理取鬧:「先認識認識新同學,開學以後才比較容易進入狀況。」

我嘟起嘴不說話,也不下車。

「乖,趕快去吧,不然要遲到了喲!」媽把我推向車外:「別擔心,時間到了我們就來接妳。」

我無奈地下了車,揮揮手向爸媽說再見,眼淚竟然就在眼眶裡打轉兒了,我想我是個長不大的小孩。

嘆了一口氣,我心想可惜清華、交大沒有什麼適合我唸的科系,不然我真想留在新竹,我不喜歡要去適應新環境的那種感覺。

我整整衣衫,做了個深呼吸,但心跳仍然越來越急促,我覺得好緊張好緊張。我從來不是個擅於交際的人,可是待會兒我就要去面對一大群陌生人了!

學校在山腳下,所以空氣比市區清新得多,遠山綠樹環繞著校園,風景如畫,偶爾,還能見到不知名的小鳥兒飛過。想到這學校還是有優點的,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正是開學的前一週,學校裡已經熱鬧了起來,大家的臉上都煥發著年輕的光彩,看來熱切又積極,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充滿了希望。

慢慢地散步著到了約定好的總圖階梯前,看到男男女女一大群人在那裡,我懾儒著不敢上前詢問,雙手搓啊搓的,不知如何是好。

「請問妳是企管系的新生嗎?」一個個子小小,有著燦爛陽光笑容的男生,主動走近問我。

「是的。」緊張之餘,我沒忘補上一句:「學長好!」

「學妹乖。」小個子男生…噢,不,是小個子學長親切地笑笑:「學妹是哪裡人?」

「新竹。」

「新竹的新生在那一區。」他指指總圖右邊的空地:「來,我帶妳過去。」

小個子學長帶我到了那兒,把我交給一位學姐。

「這裡都是新竹上來的同學喔,不要緊張,介紹一下自己,和大家聊聊啊。」學姐露出親切的微笑。

十幾對眼睛直瞪著我看,我小聲地問學姐:「要介紹些什麼?」

學姐噗嗤一笑:「學妹妳還真可愛,要介紹什麼都行呀,妳可以告訴大家妳的名字,之前就讀的學校,興趣嗜好甚至星座血型什麼的。」

「噢。」我點了點頭:「我叫簡若寧,竹女畢業的,我喜歡看看書聽聽音樂,呃…還有跟我家的小狗說話。」

新同學們哄笑了起來。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嘛!我就是寧願對我家的小喜自言自語,也不想和你們多廢話!

「還有呢?」學姐顯然嫌我講得不夠。

「還有…我是處女座A型的。」

「哇賽,不會吧,處女座A型,全世界最龜毛的組合!」一個討厭的聲音無禮地冒了出來。

「林平偉…呃,你叫林平偉沒錯吧?」學姐說話了:「怎麼這樣說人家咧?醬很沒禮貌喔!」

我打量著這個叫林平偉的人,長得蠻高大的,T恤牛仔褲,外加一頂鴨舌帽,大概是剛下成功嶺,所以才要戴帽子遮醜。

我很不滿地看著他,如同學姐說的,真是個沒禮貌的人,那我也不需要給他什麼好臉色看了。

「本來就是咩,處女座A型是天下第一龜毛的,大家都知道啊。」他還說!而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

「那你又是什麼星座的?」我氣鼓鼓地問。

「我是崇尚博愛、愛好自由、充滿創意的水瓶座。」他還真敢講!

旁邊的幾個女生咯咯地笑了起來,似乎對這個林平偉很感興趣的樣子。

對啦,撇開他那張討厭的嘴巴不說,他算是長得蠻帥的啦,可是這麼討人厭,帥又有個屁用!

「既然如此,反正我們也不合,我就用不著跟你廢話這麼多了!」我不客氣地回應著。

林平偉有點訝異,好像不能理解為何我會這麼不高興。他看著我,好像看著一個從外星球來的生物,然後欲言又止,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好了好了,」學姐怕他又說些什麼惹惱我的話,趕緊出來打圓場:「現在開始分成幾個小組,各自帶開好好聊一聊吧。」

新同學們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曉得要怎麼個分法。

「妳叫若寧對嗎?」一個梳著一頭整齊的短髮,很有古典美的女孩子走到我身邊:「我叫蘇琳,也是竹女畢業的喔。」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有時很難說,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個叫蘇琳的新同學,有著莫名的好感,我想,我應該會跟她成為好朋友吧。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想著往事出了神,我憑著直覺,很慢很慢的騎著車,不知不覺間,目的地也已經到了。我停好車,望著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門上面的字發了一會兒呆,才舉步往裡面走去。
  • 出了車站搭上計程車直奔家裡,路上,我發現老爸不停咳嗽,看來是火車上的冷氣太強,他著涼了,到了家裡,老爸還是堅持不肯躺下來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皺起眉頭的老爸,似乎因為車廂裡過強的冷氣在微微發抖,連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他披上。他睡得極沉,並沒發現。
  • 擴音器開始廣播,我才發現已經到了台中,連忙起身離了座位,走出車廂在月台上四處張望,沒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揮揮手,他上了我這節車廂。
  • 天空中的微光使得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味道,走在略為積水的街道上,我跳躍著行走於水漥與水漥間,心情慢慢跟著愉悅了起來。
  • 那天下午放學後,我等學校裡的人差不多走光,便來到後門的自行車停車場,小雞雞正背對著我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三個穿著制服的國中生。三個人上衣都拉了出來,胸口鈕扣也沒扣好,跟我講話的那個還用很大的動作咀嚼著嘴裡的口香糖,一臉的飛揚跋扈,活脫是阿諾國中時的模樣。
  • 我頓時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於當時圍觀的人極多,有數十名目擊者指出,我確實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賺到。
  • 這篇小說原名為《小雞雞》,本來在很早之前就已發表,不過那時由於工作忙碌,只寫了開頭就停住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