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4)

弱水三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0日訊】我等不下去了,掏出手機,找到學長寢室的電話號碼,按了下去。

鈴了半天都沒有人接,我掛斷電話,不死心地再撥了一次。

「喂~」是學長慵懶的嗓音。

「學長,我是若寧,你怎麼還沒過來?」我強壓住不快,盡可能有禮貌地問。

「啊!啊!啊!」話筒的那端傳來慘叫:「我睡過頭了,對不起!」

呀…我真是忍無可忍!

「那你不用過來了,我跟著晉霖學長就行了。」我賭氣地說。

「ㄟ,也對!」學長竟然如釋重負似地:「有他帶也是一樣嘛,那我就繼續睡啦!」

這傢伙…我連再見也沒說就把電話嗶一聲掛斷。忍無可忍就毋需再忍啦!

「怎樣?」蘇琳和晉霖學長直盯著我。

「他說他要睡覺,看來你們只好收留我了。」我勉強擠出一絲苦笑。

「叫他不要每天弄到那麼晚就是不聽!」晉霖學長小聲地碎碎唸著,不過還是被我聽到了。

「什麼意思?」我好奇地問。

「嗯,他沒跟妳說嗎?他晚上都在書店打工,打烊後還得負責打掃,每天弄得七晚八晚才回來的,所以他看起來永遠都是睡眠不足的樣子。」

「蛤~」我不解:「這樣他還有時間唸書嗎?」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那麼天才,」晉霖學長笑著:「他成績雖然不好,不過倒是從來沒被當過就是了。」

經晉霖學長這麼一說,我比較不生氣了,反而對我的學長增加了一些好奇心。

晉霖學長人真的很好,帶著我和蘇琳跑來跑去的,也不嫌煩,終於完成了闖關似的繁瑣註冊程續。

「今天真的該請妳們吃飯啦,別再推辭囉。」

於是我們兩個乖乖地跟著晉霖學長到學校附近很有名的一家餐廳吃飯。

點完菜後,晉霖學長說:「排球系隊的學長們很喜歡來這裡吃飯喔,因為便宜又大碗,等一下說不定會看到他們。」

果不其然,幾分鐘以後湧進一群人高馬大,穿著運動服的學長,後面繡著BA﹝Business Administration﹞兩個大字。

「嗨,學長,要不要過來一起坐?」晉霖學長對他們揮揮手招呼著。連晉霖學長都叫他們學長,那一定都是大三、大四的老骨頭了。

「我不想和他們一起吃,那樣好不自在。」我拉拉蘇琳的衣角,悄聲地說。

「沒辦法呀,我們總不能叫人家不要過來。換個角度想,能藉這個機會認識一下大三大四的學長也不錯啊。」蘇琳最大的本領,就是對任何事都能”善解”。

說著說著,那幾個學長已經走近,一屁股坐下來了。

「阿霖,這幾個是你學妹啊?生面孔,沒見過。」一個壯得跟牛似的學長開口說話。

「今天才剛註冊,當然還沒見過啦。」

「那趕快自我介紹一下啊。」一個高高瘦瘦的學長撇撇嘴說道。

真是討厭的傢伙,我根本不想搭理。

「我叫蘇琳,是甲班的。」蘇琳見我不吭聲,趕忙出來說話。

「這我直屬學妹啦。」晉霖學長笑著說。

「不錯嘛,蠻可愛的。」高瘦學長眼睛骨碌碌地轉,再把眼光移向我:「那妳咧?」

蘇琳用手肘頂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小孩子氣。

「我叫簡若寧,和蘇琳同班。」我猜想我的臉色大概不會太好看。

「這個學妹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喔。」一個有著黝黑健康膚色的學長故意取笑我。

「哪有。」

「妳直屬學長是誰?」我發現大家都很喜歡問這個問題,彷彿這是個拉近彼此關係的最佳途徑。不過,或許對方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徐世傑。」

也不知怎麼,這三個字像魔咒一樣,幾個學長一聽到這名字,忽然噤聲,又隨即哄堂大笑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我不解。

「沒什麼沒什麼…」高瘦學長止不住笑地說:「只是,像妳這樣個性的女孩子很適合當他的學妹,有同一個家族的感覺,哈哈哈…」

我雖然不是很懂他的意思,不過看他的表情不會是什麼好事兒就是了,於是我氣鼓鼓的,再不說話,只低頭吃我的菜。

而且,更令我不能理解的是,他們看來並不喜歡我學長,我竟為此替他感到難過,老實說,我自己也並不喜歡他的,不是嗎?

飯吃到一半,忽然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學妹妳果然在這兒,我就知道阿霖會帶妳們兩個來這裡吃飯…喲,學長們也在,多拿點紙巾擦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徐世傑,你那張嘴還是一樣討人厭啊。」高瘦學長皮笑肉不笑地說。

「哪比得上學長呢…」世傑學長的視線轉向我:「吃完到系圖書室來,我有東西要拿給妳。」

「噢。」

學長推門離去後,我便低下頭猛扒飯,想早吃完早走人。

我拿起紙巾抹抹嘴,跟大家說聲先行告退後,便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向系圖書室。

跟那些系上的風雲人物在一起,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在,反倒是待在我那不受好評的學長身邊,我會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平靜。

進了系圖書室,有三兩個系上的人在那兒翻閱書籍查資料。在角落,我看到學長正專注地看著一本破舊的書。

「你在看什麼?」我走近他,悄聲地問。

「鹿橋的”人子”,看過嗎?」

「沒有…不過鹿橋這個人好像在哪兒聽過似的…」我歪著頭思索著。

「是因為”未央歌”這本書吧?」學長莞爾一笑。

「對對對…」我不好意思地笑著:「你說要拿什麼給我?」

「噢,那只是個救妳的藉口罷了。」

「救我?」

「嗯。只是一種感覺,覺得妳好像並不喜歡待在那裡。」

說我不訝異是騙人的,他才進餐廳不到一分鐘,就讀出了我的心意?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 想著往事出了神,我憑著直覺,很慢很慢的騎著車,不知不覺間,目的地也已經到了。我停好車,望著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門上面的字發了一會兒呆,才舉步往裡面走去。
  • 出了車站搭上計程車直奔家裡,路上,我發現老爸不停咳嗽,看來是火車上的冷氣太強,他著涼了,到了家裡,老爸還是堅持不肯躺下來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皺起眉頭的老爸,似乎因為車廂裡過強的冷氣在微微發抖,連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他披上。他睡得極沉,並沒發現。
  • 擴音器開始廣播,我才發現已經到了台中,連忙起身離了座位,走出車廂在月台上四處張望,沒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揮揮手,他上了我這節車廂。
  • 那天下午放學後,我等學校裡的人差不多走光,便來到後門的自行車停車場,小雞雞正背對著我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三個穿著制服的國中生。三個人上衣都拉了出來,胸口鈕扣也沒扣好,跟我講話的那個還用很大的動作咀嚼著嘴裡的口香糖,一臉的飛揚跋扈,活脫是阿諾國中時的模樣。
  • 我頓時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於當時圍觀的人極多,有數十名目擊者指出,我確實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賺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