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 學長(6)

弱水三千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4日訊】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要”傢俱”?你要什麼傢俱?」

「妳這個白目的…」學長哭笑不得:「家族聚會啦,要和大三、大四的學長姐吃個飯。」

「喔…那個”家聚”啊,難怪總聽到班上同學在說什麼傢俱傢俱的,原來指的是這個。」

「算了算了,只怪我自己教導無方。星期五晚上六點半約在校門口警衛室,別忘了。」

「星期五晚上啊…可是人家想回家。」一個禮拜沒回去了,好想家喔。

「那我就取消囉。」沒想到學長連慰留都沒慰留,就直接說要取消,反倒害我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可以嗎?」

「可以啊,最多就是我被學姐罵到臭頭而已。」

好傢伙,是要我內疚就對了。

「好啦,那我禮拜六再回去好了。」

「這才乖,有人請吃飯還不好?」

「你們要請客啊?」

「我們家族的慣例是大一的不用出錢…」

「哇,好棒喔!」

「我話還沒說完啦,等妳當學姐以後就要慢慢吐回來了,知道嗎?」

「果然天下沒白吃的午餐。」我哎了一聲。

「對了,我好像沒告訴妳,妳還有個學伴。」

「真的嗎?我還一直以為我們是單支的呢。」

「那是因為,因為…算了,一言難盡。總之,禮拜五妳學伴那一家也會來就是了。」

「是誰是誰?甲班乙班?」真令人好奇。

「你們班的吧,叫林什麼來著…」

「林…什麼…來著…呃…」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腦筋飛快地轉了轉,班上姓林的據我所知大概有三個,兩女一男。

「男生女生?」我問。

「男的。」

不會吧~~~上天真是捉弄人啊!

到了星期五晚上,我無精打彩地坐在鏡子前梳頭髮。

「小寧子,妳快遲到囉。」蘇琳提醒我。

「我應該還沒跟妳說過我學伴是誰吧?」我斜靠著椅子,把手枕在頭後面,懶懶地看著她。

「妳有學伴啊?誰?」

「提示一:我們班的。」我故作神秘。

「喂,我們班有五十幾個人耶,跟沒提示一樣。」

「提示二:姓林。範圍縮小很多了吧。」

蘇琳臉上唰過一抹紅:「林平偉喔?」

「好棒好棒,給妳拍拍手喲!」

「真好,哪像我都沒學伴。」

「有什麼好的,喜歡就送妳囉。」

「誰說我喜歡他!」

這小鬼,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呵。

好不容易梳妝整齊到了約定的校門口警衛室,竟然沒看到半個人,真是!@#$%^&

我坐在警衛室旁的階梯上,雙手托腮,兩眼無神地等著那些沒良心的學長姐。大約過了十分鐘以後,我的學伴,林平偉先生,終於出現了。

「哇,妳好早!」他笑嘻嘻地說。

「早個屁!已經快六點五十分了你知道嗎?」反正又不能對學長姐生氣,不如就拿他當砲灰吧。

「真的嗎?我學姐跟我說是七點耶,我還以為我早到了呢。」

「蛤?你確定?」我瞇起眼睛打量他,懷疑地問。

「很確定啊。」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的學長把我當白痴耍!我暗罵著。

林平偉也在階梯上坐下,東張西望地尋找著學長姐的身影。

「怎麼這麼慢?」他說。

「就是呀。」

「哎呀,沒辦法,我們這些小輩的只有等的份兒。」

看到他可憐兮兮的表情,真令我忍俊不禁,忽然發現他其實也蠻有喜感的。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學姐是誰。」

「謝詠恩,聽過嗎?」

「沒有。」我不太八卦,所以聽過的學長姐很少。

就這樣和林平偉聊著,又過了好一會兒。

「啊!我學長來了。」我指指不遠處。

「啊!我學姐也來了。」林平偉指著另一個方向。

世傑學長和詠恩學姐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警衛室,但奇怪的是,他們見了面不但不說話打招呼,連正眼都沒瞧過對方一眼。

「學弟,你們這麼早?」詠恩學姐笑著對林平偉說。

「是啊,若寧比我到得更早咧,她說學長跟她講六點半集合。」

「我是這樣說的嗎?」學長好像很訝異。

「是呀。」我嘟著嘴,一臉委屈。

「白痴。」學姐暗啐了一聲,雖然罵得很小聲,但還是被我聽到了。

不久之後,大三大四的學長姐們陸陸續續地也到了,一行人就前往家聚的地點,鬥牛士。

吃飯的時候學長姐們盡是講一些無聊的話題。大三大四的學長姐一直熱絡地討論著考研究所怎樣怎樣的。對我來說,那是八百年以後的事,我現在根本不關心。

除此之外,空氣中瀰漫著另一股尷尬異常的氣氛,讓我覺得好不自在。

世傑學長和詠恩學姐,從頭到尾沒有跟對方說過半句話。詠恩學姐只顧著和林平偉聊,偶爾也和我說個一兩句。學長則是沉默得很,專心吃他的牛排。

啊~受不了了!好無聊的家聚。乾脆想個理由先落跑算了。不過,想什麼理由好咧?嗯…嗯…

正當我專心思索的時候,林平偉忽然對我使了個眼色說道:「若寧,學長姐說要喝果汁,妳跟我一起過去拿好嗎?」

怎麼回事呀?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