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 : 學長(5)

弱水三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4日訊】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還沒。」我故意說。

「那怎麼辦呢?」學長似乎有點無奈。

「看你的誠意。」

學長沉默了半晌,忽然說:「我知道了,跟我來吧!」

我雖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仍乖乖地跟學長走出系圖,一直到了學校側門的機車停車場。學長牽出他的車,扔了一頂安全帽給我。

「去哪兒?」

「待會兒妳就知道了。」

坐上學長的摩托車,他往山上騎去。山上涼冽的空氣,感覺起來冰冰的很舒服。

騎到一座寺前,學長把車停了下來。

「這裡是樟山寺。」

「就是可以看夜景的那個樟山寺嗎?」

「咦?妳也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了。」我淘氣一笑,跑到石護欄旁,往山下看去:「哇!好漂亮喔。」

萬家燈火,宛如繁星點點,妝點著這座大城。

「我就知道妳會喜歡。」學長對我會心一笑。

「嗯!」我對他微笑點點頭。

「山上還有座指南宮妳知道嗎?」

「這個我更知道了!」我笑說:「因為供奉的是呂洞賓,所以情侶們不能一起去,不然會被拆散對不對?」

「不錯嘛,果然很清楚,要去看看嗎?」

「蛤?」不知為何,我沒有辦法爽快地答出一個“好”。

「開玩笑的啦。」學長若有所思地望向山下:「今天太晚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回去的路上,我們兩個都很沉默,不似剛上山時嘻嘻哈哈笑鬧的模樣。

到了女生宿舍門口,學長想起什麼似地教我在那兒等一下,然後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我只好傻愣愣地等著。

過了幾分鐘,學長跑了過來,遞給我一罐熱可可。

「你…是特別跑去買這個給我嗎?」

「嗯。山上風大,看妳好像有點冷的樣子。」

接過那罐熱可可,溫熱的觸感從手掌傳遞到心裡,覺得暖暖的,很舒服。

※※※※※

正式開始上課了,心裡有點緊張,不知道大學教的東西難不難,也不曉得教授上課的方式我能不能適應。

開學第一堂課是會計。想當初我知道自己上了企管系,真的一點也不高興,因為我的數學很爛,偏偏企管系又有一堆必修的會計、統計、微積分,真是讓我擔心得不得了,深怕一不小心就給二一了。

會計課是星期一早上八點十分開始上課,自從考完大學聯考以後,我很久都沒那麼早起了,要不是蘇琳叫我起床,我肯定爬不起來。

到了教室,已經密密麻麻坐了一大堆同學,見過的沒見過的,大家面面相覷。

我跟蘇琳到得晚,好像只剩第一排的位子可以坐了,第一堂課就得吃粉筆灰,真可憐。

忽然,有個人對我們揮手,叫我和蘇琳到中間的位子去坐,我定神一看,不是那個討厭的林平偉麼?嗟!才不想跟他坐在一起。

蘇琳卻拉著我:「走啦走啦,有人幫我們佔位子還不好啊?」

擠啊擠的,好不容易擠到中間去了,我問林平偉:「為什麼那麼好心幫我們佔位子呀?」

「我是看教室裡的人越來越多,妳們兩個又一直還沒出現,剛好我旁邊沒人坐,就順便佔了兩個位子啦。」

「沒想到你這麼好心。」

「嘿嘿,不用太感謝我啦。」一副得意的樣子。

「我看你是對我們家小琳子有興趣吧?」我老實不客氣地說。

「誰是小琳子?」林平偉一頭霧水。

「若寧!」蘇琳紅了臉,扯扯我的衣角要我別說了。

「噢,是蘇琳啊。」林平偉笑了笑,然後轉移話題:「那妳是小寧子囉?」

「對啊,這是我們兩個愛的暱稱,你想把小琳子從我手中搶走,還早得很咧!」

「小琳子、小寧子,琳琳寧寧的很容易弄混耶,何不叫小蘇子、小簡子呢?」

「小梳子、小剪子?神經病,我才不要。」

我忽然發現今天蘇琳的話異常地少,就只低著頭,也不說話。

我再怎麼神經大條,也可以大概猜出是怎麼一回事。

下課了之後,我抱起厚重的原文書和蘇琳一起走出教室。

「還好,老師講的我大部份都還聽得懂,妳呢?」

「嗯,還能理解。」

林平偉在我們身後跟了上來,旁邊還有另一個同學,據說叫王安學。

「一起去吃飯嘛。」林平偉說。

正想回絕,我又想起今天蘇琳的反常,於是便很乾脆地答應:「好啊,我家牛排,你請客。」

「哇咧…好啦好啦,就當是慶祝開學。」開學有什麼好慶祝的,去!

吃飯的時候我認真地將林平偉打量了一次,很想知道他到底有什麼魅力能讓蘇琳為他傾倒。要不然,憑蘇琳的條件和人緣,他就算想追她,也沒那麼容易咧!

不過感情這種事很難說,愛上了就是愛上了,又哪有什麼道理可言呢?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