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7)

弱水三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4日訊】

我傻傻地跟在林平偉的身後,卻見他快步地走出大門。

「不是要拿果汁嗎?你跑出來幹嘛?」我不解地問。

「妳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的學長姐好像有仇一樣。」

「是啊,是怪怪的。」

「這頓飯我吃不下去了。」沒想到林平偉和我有同樣的感覺。

「我也是!」我連忙附和。

「落跑吧!」

「呃…」雖然剛才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如果我們小大一都跑掉了,大三大四的學長姐又都自說自話,剩下那兩個相敬如”冰”的世傑學長和詠恩學姐,好像稍微殘忍了點。

林平偉察覺出我的猶豫,便說:「沒關係的,他們要是坐不下去了也會自己走人,別擔心那麼多了。」

「嗯…」我是很想趕快逃離那種尷尬的場合,於是我點點頭:「那好吧。不過,該怎麼跟大家說呢?」

「交給我好了。」林平偉拍拍胸脯,要我信任他。

我們走到冷藏櫃,抱了幾瓶果汁回到坐位上。我的大四學長忽然說:「拿幾瓶果汁拿那麼久,怎麼,這麼快就開始自強活動啦?」他故意取笑我們,可是我覺得很難笑,眼光不經意地瞥了一下世傑學長,他的表情比剛才更冰冷了。

「我們是不確定你們想喝什麼口味的嘛,討論了半天,最後決定每種口味各拿一瓶回來。」林平偉鎮定地回答:「對了,我們忘了告訴各位學長姐,若寧她今天要回新竹,所以等一下要回去收拾行李,不能待得太晚。那因為我要送她去車站,所以我也要先離開了。」

什麼我們我們的,不知道的人說不定以為我和他很親密咧。

「妳要回新竹?」世傑學長露出困惑不解的眼神。

「ㄟ,臨時決定的。」我避開了他的目光。

「怎麼不先告訴我,我也可以送妳回去啊。」

雖然我極度不願意,可是我還是說了:「沒關係,林平偉送我就好了。」

「噢…那就隨便妳了。」學長冷漠的語氣讓我想去撞牆。

出了鬥牛士,我心裡忽然覺得很難過,便對林平偉說:「好了,我要回去了。」

「時間還早啊,我們一起去逛逛吧。」無視於我的苦瓜臉,林平偉仍舊笑著詢問。怎麼?他是神經太大條還是根本沒神經?

「不要。我要回去了。」

「可是我有話跟妳說。」林平偉斂起笑容。

「要說就在這裡說。」

「妳…」林平偉沒想到我如此固執:「妳不想知道學長和學姐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嗎?」

「你知道?」我的眼神忽然發亮。

「想聽的話就跟我走吧,看妳心情也不很好,散散步吹吹風會舒服一點。」

好奇心戰勝了我的執拗,我點了點頭。

「不去遠的地方,長堤上走走就好了,可以吧?」

「好。」

我們並肩慢慢走著,秋天的晚上,有些許寒意,我瑟縮地拉緊了外套。

「怎麼?會冷嗎?」林平偉溫柔地問。

忽然想起同寢室學姐的告誡,她說最好別在男生面前說妳冷,那意味著某種程度的暗示。

「不冷不冷。」我趕緊否認:「快告訴我學長和學姐的事。」

「其實,他們兩個不和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同寢室的學長告訴我的。」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妳知道嗎?」林平偉看了我一眼:「他們以前是班對。」

「啊?」我的眼中寫滿驚訝之意。

林平偉停下腳步,注視著我:「妳真的是因為想知道這件事所以才願意跟我一起散散步,是吧?」

「廢話,那還用說嗎?」這傢伙真會賣關子:「快啦,然後呢?」

「唉。」林平偉嘆了一口氣。

我注意到他眼裡深沉的落寞,漸漸地瞭解到他嘆息背後的真意,於是心裡有些亂亂的,也不忍心再催他。

「這裡坐一下吧。」林平偉找了張石椅,示意我坐下。停頓了一會兒,他說:「他們大一上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好像是因為迎新生活營分在同一組,又碰巧是學伴關係,兩個人很談得來,就越走越近,開學沒多久就變成班對了。」

我忽然有種複雜難解的情緒,混著一絲絲的醋意,原因不明。

「迎新生活營啊,我沒參加。」我淡淡地說。

「我知道呀。不過很好玩,妳沒來真可惜。」

「然後呢?」

「詠恩學姐因為很外向很活潑,人也漂亮,所以吸引了很多同學和學長。雖然很快就死會了,可是大家都覺得死會可以活標,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追求的攻勢仍然排山倒海而來…」

聽到這裡,我竟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好像說書的…」

「真難得看妳笑…」林平偉也笑了笑,繼續說道:「可能是太多人把學姐捧在手心上了,比較起來,世傑學長對感情的態度就很含蓄保守,以致學姐認為學長對她不夠好,就常常抱怨常常吵,兩個人溝通不良,於是漸行漸遠。後來,我學姐終於被一個大三學長追走了,聽說是排球系隊的。」

「喔?」難怪…

「雖然表面上也許看不出來,不過,據說妳學長受到的打擊很大,因為他真的很喜歡詠恩學姐。」

我沉默不語,彷彿為這件事受到打擊的人是我。

「怎麼啦?」林平偉關切地看著我。

「沒事。」我擠出一絲笑容:「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學姐被追走嗎?嗯…好像是暑假之前的事。」

「噢。」

「越來越冷了耶。」林平偉搓搓雙手,試探地問:「我們去吃熱豆花好不好?」

我看著他,他的笑容溫暖而熱切,不容我拒絕。

「好啊。」我輕輕地說。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