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10)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6日訊】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奇怪,怎麼老有人問我在幹嘛?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林平偉。自從上次那件事以後,我開始視他如毒蛇猛獸,一點都不想靠近。

「沒幹什麼,看看文章..呃..你可不可以坐到那邊去?」我指指很遠的一個位子。

「為什麼?」他一臉的不情願。

「還問我為什麼,離我遠一點啦!」我不耐地。

「妳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好脾氣的他,似乎也被我的態度激怒了。

「對,我就是不可愛,怎樣?」生氣吧,不喜歡我最好。

「妳知道嗎?和蘇琳比起來,她就像溫馴的白兔,而妳則是任性的貓女。」

「對啊,小白兔又溫柔又可愛,你趕快去喜歡她,不要來煩我。」

「妳對我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嗎?」林平偉的表情看來似乎有些痛苦。

我不忍心再直接針對他,於是委婉地說:「對不起,你很好,可是我有喜歡的人了。」

林平偉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誰?」

我搖搖頭:「It’s personal,我不想說。」

「他的條件比我好嗎?」一向自信滿滿的他,現在聲音聽來竟有些虛弱。

「不,客觀來說,你的條件比他好。你比較帥,個性也比較開朗。」我誠實地說。

「那為什麼…」他一臉的不解。

「話不是這麼說。平心而論,你覺得我的條件比蘇琳好嗎?」

林平偉沉默不語,我想他懂了我的意思。

「我想跟你說,請你多去瞭解蘇琳,越瞭解她你就越能體會她的可愛之處。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說出了這些真心話,我的心裡舒服多了。

「我懂了。」他勉強笑笑:「再見。」

林平偉離開後,我呆坐在PC教室,一個人沉思了好久,等我回過神時,已經五點半了。

我突發奇想,想直接去總圖找學長,也不過就那幾層樓,應該不會很難找才對。

於是我到了總圖,一層一層地尋找著學長的身影,終於在外文期刊區,我看到了他。

我正想走過去嚇他一下,卻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那個正在和學長悄聲說話的女生,不是詠恩學姐嗎?

他們不是不和?不是不屑和對方說話嗎?誰來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心中充滿了問號,目光再也不能離開他們兩個,我就站在遠處一直看著。

詠恩學姐看起來不像家聚那天那般盛氣凌人,相反地,我發現她的眼角泛著淚光。

學長注視她的眼神,是如此關心而憐愛,我的心開始糾結痛苦不能自己,我這才瞭解剛才林平偉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們講著講著,學長伸出手來摸著詠恩學姐的髮絲,極輕極溫柔的動作,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衝出圖書館,用跑的回寢室,關上門,喘噓噓地撫著胸口,心裡真的覺得好痛。

我喜歡學長,不會錯了。

放下手提袋,我忽然想起什麼,手伸進袋子裡翻啊翻的。

天啊,我的報告不見了,這意謂著我要花五、六個小時再打一次。

不得不承認今天的運氣真背。

也沒心情吃晚餐了,學長大概早忘了和我有約。我只好振作起精神,再走回PC教室找找,如果沒有,就直接在那裡再打一次好了。

我回到原本的位子上,卻怎麼也找不到那份報告,只好認命地坐下來再打一次。

PC教室裡收聽著ICRT的頻道,此時正播放著溫柔的情歌,聽著聽著我忍不住掉下眼淚來,幸好我坐在角落,大概不會有人看見。

「學妹,妳是怎麼啦?真搞不懂妳。」

學長?我不敢相信他這時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轉頭一看,真的是他!

「你怎麼來啦?」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還說咧,不是約好六點在校門口嗎?妳看看現在幾點了。」

學長伸出手,讓我看他的手錶,已經六點半了。

「我想妳是不是玩BBS和人家聊天聊過頭了,忘了和我有約呢。」

「才不是。」

「啊!該不會是我上次跟妳說錯了時間,所以妳故意耍我吧!」

「我才沒有。」

學長察覺我有些反常,定定地看著我,睜大了眼睛說:「妳剛哭過嗎?」

「哪有。」我轉過身繼續打報告。

「騙人,眼睛紅成那樣,還腫腫的。」

「真的腫腫的嗎?」我一驚,趕緊從袋子裡掏出鏡子來看:「還好還好。」

只見學長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我,一副等著我解釋的樣子。

「因為報告掉了嘛…」我隨口胡謅。

「這個?」學長遞來一疊紙,我定神一看,那可不是我的報告嗎?

「你在哪裡撿到的?」我趕緊接過來。

「圖書館。」學長逼近了我:「妳的報告怎麼會掉在那裡?」

媽呀,怎麼會掉在圖書館,沒有比那裡更令我尷尬的地方了!

我轉過身,用最快的速度關機,把報告塞進袋子裡,然後起身邊跑邊嚷著:「學長掰掰!」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