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13)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6日訊】

昏昏沉沉了兩三天,我的感冒漸漸恢復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學長就越來越少來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因為少上了兩堂微積分,而且我的數學本來就爛,再加上快期中考了,我擔心跟不上進度,便跟蘇琳借了筆記,打算在週末上圖書館去K書。

可是數學這種東西靠理解,有的時候不是你看看人家的筆記就能懂了。我在圖書館一邊咬著原子筆一邊猛抓頭,簡直快被弄瘋了。

「真難得,妳竟然會在這裡看書。」

我轉頭一看,是我學長。

「什麼話,我也有想用功的時候好不好。」

他湊近一看,知道我在唸微積分。

「唸得還好嗎?」

我搖搖頭:「根本就看不懂。」

學長想了想:「圖書館裡不方便說話,我們去行政大樓的討論室好了,我教妳。」

依稀記得晉霖學長好像說過,學長的成績平平,不過數學特別好。

嘿嘿,ㄨ到了一個免費家教。

學長很認真地教了我一個小時,有時我看著他專注的樣子,會不由自主地分神。偶爾,學長會發現我正盯著他看,四目交接的時候,他會給我一個微笑。

不行不行,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越陷越深。

“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們在行政大樓前的階梯上閒聊著。

「妳喜歡在圖書館唸書嗎?」

「嗯。我喜歡圖書館裡書的味道,還有它那種靜謐的感覺。」

「我也是。快考試了,如果妳這幾天想去圖書館唸書,我可以幫妳佔位子。」

「好的位子不是都要很早起床才佔得到嗎?」

「沒關係,我習慣早起。我一定可以佔到那種靠窗的單人書桌。」

學長,你這隻睡豬,因為睡過頭放我那麼多次鴿子,現在竟然跟我說你習慣早起,誰相信啊!

不過,我雖然這麼想,卻沒說出口,畢竟這是他的好意,而我也不想放棄和他多相處的機會。

就這樣,到期中考之前,只要沒課,我都和學長耗在圖書館裡。就算有課,一上完課,我也是飛也似地又跑回圖書館去。

期中考前的這段時間,對我來說,實在是非常珍貴又美好的回憶。

※※※※※

「小寧子,最近妳有沒有聽到一些傳言?」這天晚上在寢室,蘇琳神秘兮兮地問我。

「沒有啊。有什麼八卦說來聽聽吧。」

「妳最近不是一天到晚跟妳學長泡在圖書館裡嗎?」

「是沒錯,幹嘛?」

「快期中考了,有很多同學都會去圖書館看書,所以當他們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大家就很興奮地揣測你們兩個是不是在一起了。」

「是就好了咧。」在小琳子面前,我一點都不需要裝模作樣的:「愛說就去說吧,反正我又不會少一塊肉。」

「說的也是,妳不介意就好。」

「別說我了,談談妳吧,好久沒聽妳報告妳和林平偉的進度了。」我對蘇琳擠眉弄眼的。

「我…我正想跟妳說…」蘇琳害羞地低下頭:「他今天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交往看看。」

「哇塞,太勁爆了!」我開心地拉著蘇琳的手:「Come on baby, I want every detail!」

原來,今天他們兩人上完英文課後,就一起去吃飯。林平偉忽然提議要載蘇琳去貓空看夜景。

而蘇琳雖然有點訝異,不過還是很開心,對她來說,只要和林平偉兩個人在一起,不論去哪裡都是好的。

他們找了一家可以看得到夜景的茶坊。因為快考試了,又是非假日,所以人不是很多。

蘇琳一直覺得林平偉今天一整天都若有所思的,而且話很少。她想問他在想些什麼,卻又不知從何問起。

兩個人就這麼沉默對坐了好半晌,不知過了多久,林平偉終於發現蘇琳在一旁無聊著,於是抱歉地笑笑:「對不起,跟我一起出來是不是很沒意思?」

「不會啊!」蘇琳連忙搖頭:「只是覺得你今天比較安靜。」

林平偉凝視著蘇琳,看著眼前這個真心喜歡自己的溫柔女孩,真的,不動心也難。於是他猶豫了幾秒,伸出了手,輕輕撫著蘇琳的臉頰。

蘇琳沒有抗拒,因為緊張,她微微地顫抖著,睜大了眼睛看著林平偉,不知道他下一步會有什麼動作。

「為什麼是我?」林平偉認真地問。

一時間,蘇琳覺得這句話好熟悉,後來才想起來,這是『人間四月天』裡,梁思成問林徽音的話。

蘇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在這個時候很搞笑地說:「答案很長,我預備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你,你準備好了嗎?」

於是她深呼吸一口氣,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說:「沒有原因。」

林平偉看著她,而蘇琳的眼神專一而堅定。

他再也沒辦法抗拒這樣一個女子,於是他伸手將蘇琳攬在懷中,蘇琳雖被林平偉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可是她覺得在他的懷中是如此地安適,根本就不想掙脫。

如水的月色裡,林平偉低下頭,深深地吻了蘇琳。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什麼!為什麼?和誰打架?有沒有怎樣?」我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妳先別急,聽我說。」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妳知道皓皓學長嗎?」
  •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