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14)

弱水三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6日訊】

知道蘇琳和林平偉終於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顆大石落下,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就像一般熱戀中的情侶,自此開始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日子。所以別說我現在很少跟蘇琳一起出去逛街壓馬路,就連一起吃個晚飯的機會也沒有了。

對這一點其實我是很圈叉的,不過我想談戀愛的人大概都是這個樣子吧,當初又是我自己努力將他們兩人送作堆,所以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只要蘇琳幸福快樂就好了。

只是,在學校裡說真的我也只有蘇琳這麼一個好朋友,一旦她沒時間陪我了,我可真是寂寞得緊,不知道要怎麼打發時間才好,於是我開始三不五時就跑到系上的PC教室去上網。不過我還是不喜歡talk,只是看看文章,後來也破一些有的沒的上去,順便練中打,最後乾脆去申請了個Ladytalk的板主來當,以便打發我的時間。

這天我正在整理一些精華區的東西,可恨的電腦竟然給我當機,我一氣之下開始每個鍵亂按,可它還是動都不動。

正當我沒力到想直接reset的時候,螢幕忽然動了,可是我竟然跳進了talk的畫面裡。

對方的ID是JFY,暱稱是”必得如此”。

JFY﹝必得如此﹞:『嗨,妳好。』

這種開場白令人超不悅的,我的ID、暱稱,甚至計劃檔,完全沒有透露出我是個女生,而且一點也不吸引人,搞不懂他為什麼想找我聊天。

CRN﹝什麼玩意兒﹞:『你怎麼知道我是”妳”,不是”你”呢?』花了五分鐘,我打完這句話。

JFY﹝必得如此﹞:『妳不是Ladytalk的板主嗎?男生應該不會當Ladytalk的板主。』

原來這傢伙早就在注意我了,真可疑。

CRN﹝什麼玩意兒﹞:『男生也看Ladytalk嗎?』我懷疑地問。

JFY﹝必得如此﹞:『妳怎麼知道我是”你”,不是”妳”呢?』

啊!竟和對方犯下相同的毛病,我可以想像這個JFY在他的電腦前嘿嘿嘿得意地笑我。

CRN﹝什麼玩意兒﹞:『算了,你是男的還是女的都不關我的事,我要Ctrl D了。』

JFY﹝必得如此﹞:『那我可以寫e-mail給妳嗎?』

這人真奇特,既不生氣也不挽留我。

CRN﹝什麼玩意兒﹞:『可以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這麼答應他或她了。

跳離了talk的視窗以後,我忍不住好奇地去query這個人,他的計劃檔真是讓我嚇了一跳:

【我就知道妳一定會來,因為我是妳的守護神。】

後來幾次我再上站,都會收到JFY的e-mail,不過信的內容都很簡單,純粹是跟我分享一些他生活上的感想。例如說寒冷的晚上,他手捧一杯熱茶,看著窗外的星星,會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或是看了某一部電影,聯想起自己的某些經歷,忍不住感到悲傷之類的。

我本來都只是隨便看看,再敷衍地reply幾句,可是久而久之,我發現他的信其實真有它動人之處,讓我心有所感。於是漸漸地,我也開始試著敞開心胸,和JFY分享生活上的點點滴滴,一些無人可傾訴的心事、無處可發洩的情緒,我都會把JFY當成垃圾桶,一股腦地倒給他,包括了…我對學長的一些感覺。

而且最好的是,他從來不問我一些私人的事,不問我唸什麼系、幾歲了、身高多少什麼的。對我來說,他是很好的聽眾,也會給我一些建議,其實他是個不錯的網友。

但相對的,他也不太說自己的事,所以我對他的瞭解就相當少了。不過就他分析事情的角度和觀點,我覺得他是個男生;還有他上站的IP,應該是同校的學生。至於其他的,實在是一無所知。

※※※※※

不知不覺地聖誕節快到了,照慣例,系上會辦聖誕舞會。

「小寧子,妳會去吧?」蘇琳問我。

「去幹嘛?看你們成雙成對,然後我在那裡當壁花喔?」我興趣缺缺。

「可是妳學長也會去耶,妳不去看看嗎?」

「怎麼可能,他最討厭那種場合了。」我的語氣好像我是學長肚裡的蛔蟲似的。

「妳忘了我學長在系學會做事了嗎?這次的舞會是他辦的,所以妳學長被拉去幫忙了。」

「是喔…」我開始有點動搖。

「去啦去啦,」蘇琳說:「妳一天到晚不是待在寢室看電視就是跑去上網,屁股會越坐越大,視力會越來越差喔!」

「妳還說妳還說,都是妳…」我跳起來搔蘇琳的癢:「都是因為妳拋棄我,我才會像棄婦一樣無人聞問!」

「說什麼棄婦嘛…啊,哈哈哈哈,好癢喔,別鬧了啦!」

聖誕舞會那天,我跟蘇琳一起過去會場,林平偉就在那兒等她。

林平偉現在見到我,態度都很從容自若,不會有彆彆扭扭不自然的表現讓蘇琳起疑,所以我很放心。

會場已經放起震天價響的音樂,煙霧瀰漫,燈光閃爍,我睜大了眼睛尋找學長的身影,可是人太多了,怎麼都找不到他。

蘇琳和林平偉已經進去跳舞了,我只好很無聊地站在門口喝飲料吃東西,邊吃邊埋怨著系學會的經費實在太有限,怎麼不準備些可口的糕點來讓我打發時間。

快舞結束了,接下來是屬於兩人世界的慢舞,DJ放的情歌很好聽,我走進會場,看著儷影雙雙相擁而舞,心裡覺得很羨慕,也想要有一雙臂膀擁著我,想要靠在喜歡的人厚實的胸膛上。

我無意識地往DJ的位置看去,赫然發現學長就站在DJ身旁,定定地看著舞池裡的人。

我連忙穿過擁擠的人群,努力往學長的方向走去,走著走著,忽然發現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緊咬著嘴唇,眼裡盛著悲哀與怒火,那是一種很複雜的眼神。

我往他注視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正相擁在舞池中共舞。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昏昏沉沉了兩三天,我的感冒漸漸恢復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學長就越來越少來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麼!為什麼?和誰打架?有沒有怎樣?」我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妳先別急,聽我說。」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妳知道皓皓學長嗎?」
  •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