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 (15)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6日訊】

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注視對方的眼神是如此熱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進對方,我看著看著,都呆了。

「小寧子,妳怎麼不去跳舞?」蘇琳從舞池的那端遠遠地望見我呆站著,於是暫時撇下林平偉走過來找我。

「妳看…」我指指學長的方向。

「噢…」蘇琳頓時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往前推了一步:「去,去邀他跳舞。」

「才不要!我是女生耶!」就算我再怎麼沒女人味,也還是有一點屬於女生的小小矜持。

「去啦!」蘇琳又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於是我掙扎著走到學長身邊,想了想,對他說:「學長,請我跳舞。」

「蛤?」學長回過神來,納悶地看著我。

「快啦,你不請學妹跳隻舞嗎?」我一定要強調是他邀我。

「噢,好吧。」

什麼”好吧”,好像很勉強似的,嗟!

學長拉著我的手進了舞池,這是他第一次牽我的手,我的心跳得好快。

悠揚柔美的情歌旋律迴盪著,而我卻什麼也聽不清楚,只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全身有種被小小電流通過的微妙感覺。

學長不再注視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卻只是低下頭來看著我,然後微笑。

我好想好想靠著他,任何文字都無法形容我心中的感覺。

也許,就這一次,請答應我任性的請求吧。

「學長,我可不可以…」我希望學長,輕輕地抱我一下,一下下就好,別人不會發現的。

話說到一半,卻因為學長熾熱的眼神,讓我無法再說下去。

他慢慢地把我拉近他身邊,終於,抱住了我,無視於其他人的存在,就這樣擁著我跳舞。

正當我沉醉在這樣浪漫的情景時,我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很不好的想法,學長該不會是故意利用我來氣詠恩學姐的吧?

我可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也不是報復的工具,我就是我。

一想到這個,我忍不住一把把學長推開,逃難似地跑出了會場。

我沒有回頭,不曉得學長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我一直跑一直跑,腦中轟隆隆的,完全沒有辦法思考,也不知跑了多久,發現我已經越過河堤公園,跑到醉夢溪邊了。

我呼呼地喘著氣,覺得好累好累,就在溪邊蹲了下來。

「學妹,妳是怎麼回事呀?」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學長的聲音,出現在我身後!

「你追過來幹嘛!」我生氣地嚷著。

「那妳為什麼要跑呢?」

我無法回答,只是緊抿著嘴,漲紅了臉。

「天啊,妳跑得好快,我竟然追不上妳,我一直叫妳妳都沒聽見嗎?呼…下次要推薦妳代表企管系參加校慶運動會,呼…..」

我還是不說話。

「妳很討厭我嗎?」學長忽然問。

「怎麼會…」我別過頭去。

「那為什麼…」

我終於忍不住了,委屈地哭了出來:「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蹲了下去,掩面而泣。

「妳當然不是。」學長跟著我蹲了下來,輕輕地說著:「妳就是妳…」

我抬起頭來看著學長,他溫柔地吻去我的眼淚:「無可取代。」

※※※※※

我坐在寢室裡,用乾毛巾無意識地擦著因洗頭而溼淋淋的頭髮,滿腦子都是剛才的事。

在醉夢溪邊,學長吻去我的眼淚,然後拉著我站起身,送我回宿舍休息。

回來的路上,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事實上,我頭昏腦脹的,一時間也無力去釐清這一切。

對他來說,我到底算什麼呢?

大約十一點左右,蘇琳回來了。

「怎麼這麼晚?舞會不是九點就結束了嗎?你們又跑哪兒去玩啦?」我淡淡地笑著說。

「沒有啦。」蘇琳脫下外套:「舞會結束以後,我學長說有話要跟我講,我就叫平偉先回去了。」她若有所思地。

「幹嘛,說什麼悄悄話,還要男朋友先閃啊?」

「跟妳有關。」

「喔,說來聽聽。」

「妳剛才不是舞跳到一半就跑掉了嗎?」

「妳看到啦?」我吐吐舌頭。

「嗯,我一直在注意你們,我學長也看到了。」

「所以呢?」

「我學長說有些事應該讓妳知道,但他又不好意思直接跟妳說,就想叫我轉告妳。」

「妳說吧,我在聽。」

「上次世傑學長打皓皓學長的事妳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啊。」

「他不是為了詠恩學姐打皓皓學長的…」蘇琳帶著神秘的微笑看著我:「若寧,他是為了妳!」

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知道蘇琳和林平偉終於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顆大石落下,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就像一般熱戀中的情侶,自此開始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日子。所以別說我現在很少跟蘇琳一起出去逛街壓馬路,就連一起吃個晚飯的機會也沒有了。

  • 昏昏沉沉了兩三天,我的感冒漸漸恢復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學長就越來越少來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麼!為什麼?和誰打架?有沒有怎樣?」我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妳先別急,聽我說。」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妳知道皓皓學長嗎?」
  •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