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

弱水三千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8日訊】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小秀..」是媽媽的聲音。我猜,她大概是來叫我關機的。

「嗯?」我以螞蟻似的聲音回應著。

「小秀!妳可不可以不要玩啦?在電腦前面坐一整天,妳不累嗎?」

「好啦好啦,我關掉就是了嘛!」我有點不情願地準備離線。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pager 忽然響了起來,我跳出閱讀畫面想看看是誰找我,可是我什麼都沒看見。這個時候pager 又嗶嗶嗶地響了起來,我被吵了好一陣子,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我想一定是我的modem 出了什麼問題吧。於是我進了XYZ 選單,在我的計劃檔上寫著:

〞有人在page我嗎?對不起,我的數據機有問題,看不到你呼叫我的畫面。如果有事要找我的話,請你留mail給我。〞

幾秒鐘之後,我真的收到了一封新信。我不禁佩服起這個人的耐心,call我那麼多次都沒回應,他竟然還是不放棄,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事想跟我說呢?

我看了看寄信人的ID,不認識,暱稱叫做『水瓶寶寶』。因為我都大三了,在網路上很少碰到比我老的人,而且他又有個裝可愛的暱稱,所以我就先認定了他是一個學弟。

他信上說:『數據機有問題?那怎麼辦?我們換一站試試看好不好?』

嗯,既然他都這麼有誠意了,那好吧。正當我想回信的時候,赫然發覺我連mail都發不出去,實在是很挫敗,於是我只好重進XYZ 選單,改了計劃檔寫道〞好吧,那你說要去哪兒呢,『水瓶寶寶』?〞

他的回信是說到140.114.77.5試試看。那時我還不知道這個地方-楓橋驛站。不過我仍試著連到那兒看看。才剛註冊完畢,就聽到他又在嗶嗶嗶地page我了。這回我終於看到他在 呼叫我的畫面,突破重重難關,總算是能talk了﹝不過現在BBS的規定,註冊後好像得過幾天才能有交談的功能喔?﹞。也虧得他不死心不放棄,不然大概就沒有後面的故事囉。

他第一句話劈頭就問:「你是不是很喜歡高橋留美子的漫畫?」我愣了一下,這種開場白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我想他一定是因為我的暱稱〞不可愛的小茜〞才知道的。

「是啊,這麼說來你也喜歡她的漫畫囉?」

原來他根本就是高橋的漫畫迷,左一句高橋老師,右一句高橋老師的。難怪他一看到我的暱稱就拼了命地page我。聊了一會兒,還算談得來,也才知道他不是學弟,而是同學,清華的。

「雖然我們同一屆,不過我想我還是比你大吧,因為我是晚讀生。」我這麼說著。

「不可能!妳不可能比我大!妳告訴我妳是哪個星座的!」

「我是處女座的..」

「哈哈哈..那我絕對比妳大啦!」真是的,比我老有這麼值得高興嗎?

我不太會跟不認識的人聊天,聊到後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於是我隨口問道:「水瓶座的人都很博愛吧?」因為我認識的瓶子不多,所以只有一些刻板印象而已。

「我們的確是對每個人都很好,」他說:「可是有的人就是無法諒解這一點..像我以前的女朋友,我真的很愛她,可是還是分手了。」

他輕描淡寫地帶過從前的戀情,似乎一切都已成過眼雲煙。但是..

後來知道他很喜歡畫畫,尤其是畫漫畫。他告訴我:「如果妳喜歡的話,我可以畫兩張送給妳。」

我聽了先是很高興,後來轉念一想,才第一次talk,就要把住址給他嗎?

我也知道在網路上交朋友要很小心,因為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而且我平常的戒心也蠻重的。但是我覺得跟他聊天感覺很好,算是一種直覺吧,所以我決定相信他,就給了他學校宿舍的地址。

「妳好,重新介紹我自己,我是田浩偉。」

「你好,我是楊文秀。」

放完假回到學校,過了幾天,還真的收到他寄來的畫,用系信封袋裝著。一張是相聚一刻裡的音無響子,一張是亂馬二分之一裡的小茜,竟然是用毛筆畫的呢!

之後我們就偶而寄寄信或是e-mail聯絡,在線上碰到的機會不太多。那時在網路上也認識蠻多好朋友的,可是總覺得他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嗎?呵..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有的時候他也會打個電話來聊聊,每次都聊得很開心。我發覺他非常地有親和力,和不熟的人談話時會有的那種尷尬和隔閡,在和他聊天時,我一點都感覺不到。

放春假的前一天,他說要上台北來找我。

「做什麼好呢?」我問。

結果他也想不出什麼活動,後來還是決定去看電影。他說他一直想去看當時還在上映的『Forrest Gump』。雖然我已經看過了,不過遠來是客(呃..新竹和台北..呵..),我決定尊重客人的意見,並約好在台北火車站東三門的電視牆前見面﹝現在那邊早就沒有電視牆了﹞。

「怎麼認人呢?」我又問。

「我會拿著一卷畫,應該很好認才對。」他這麼提議著。

到了那一天,因為室友小雅正好要坐火車回南部,所以我就和她一道過去。小雅也看過小田的畫,覺得他很有才華,也因此產生了那麼一點好奇心,於是她想陪我一起過去等他。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們四處張望了一下,真的看到有個人手拿一卷圖畫紙站在電視牆前。普通的身材,帶副眼鏡,看起來很溫文的樣子。我便過去和他打了聲招呼,並向他介紹了小雅。小雅見到了他的廬山真面目,便笑著說要去等車了。

沒想到小田對她說:「我們陪妳一起等吧,不然妳自己在那裡等車好可憐喔。」我看看他,不是開玩笑的,而是非常認真的樣子。我有點詫異,不過他都這麼說了,我便問小雅:「那要我們陪妳一起等嗎?」

「不用啦,你們兩個趕快去玩啊!」小雅一臉的尷尬。

「沒關係啊,又不急。」小田說。

「真的不用啦!」小雅有點著慌。

「那好吧。」聽小田這麼說,小雅這才鬆了一口氣,去月台候車。

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小田所表現出來的態度竟像是認識了許久似的,我發覺他有十分明顯的四海一家水瓶座特質。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記》---何謂Happy Ending---
  • 我們開始努力回想高中數學教的機率。「嗯,應該是C 14 取 2 乘以C 12取 2 ...乘到C 2 取2 吧..」除了有些訝異,我還覺得很有趣,竟有這麼巧的事
  • 業之後,我過了好幾個月很心煩的日子。什麼都是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感情方面,我仍舊掛念著小田;而工作,我覺得這家公司不是可以久留之處。我每天都不斷地想,我該怎麼辦?我下一步要怎麼做好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