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3)

弱水三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8日訊】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我走向售票口準備買票,卻發覺小田把皮夾掏了出來。

我對他說:「我是地主啊,還是讓我請客吧!」

他卻用一種很促狹的表情答道:「地主嗎?這地是妳家的呀?」

這下我倒不知道怎麼回答好,基本上這地不是我家的,我甚至不是台北人。

「可是..」我遲疑著:「還是應該由我來請客啊..」

他看我似乎頗為堅持,便笑說:「來猜拳吧!」我點點頭。

於是我們在售票口前猜起拳來。

「剪刀石頭布!」我贏了!

可是小田卻耍賴地說:「好,那就輸的付錢吧!」然後他就不由分說地跑去買票了,那我也就樂的讓他請啦。

我看電影一向不喜歡拘束自己,即使旁邊有不熟的朋友亦然。當我看到那段軍校的黑人班長,用唱rap 的速度滿口粗話的教訓新兵時,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而且越笑越是誇張,肚子都痛了!

小田轉過頭來看看我,又好奇又想笑地拍拍我的頭:「妳還好吧?怎麼笑成這個樣子?」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止住笑來回答他,結果變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奇怪,看兩次都在同一個地方笑個不停。」

他帶著一種研究的眼光看著我,好像我是外太空來的生物似的。

看完電影之後,我帶他到我們學校走走。天空,還是陰陰的,一直飄著綿綿不絕的細雨。我們只好撐著傘,在校園裡晃來晃去。逛著逛著到了山上的教室,忽然發現身後有一大群流浪狗跟著我們,那「壯觀」的情景,讓我不禁冷汗直流。不是我疑神疑鬼的,只是山上也不只我們兩個人啊,為什麼就只跟著我們咧?牠們從文學院開始尾隨著我們,直到男生宿舍了還在我們四週打轉。

我發覺小田好像很怕狗,緊抓著我的衣袖說:「我看我們還是趕快下山好了。」

我點點頭:「嗯..可是為什麼只跟著我們呢?我們手上又沒拿吃的。」

「咳!」他忽然正色道:「妳知道嗎?有些人的身上會散發出一種神的光輝,讓這些動物不由自主地跟隨過來!」

我傻住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咧。

下了山,發覺走得好累,小腿都快走成大腿了。於是我就帶他到學校附近的茶坊坐坐。我點了一杯珍珠奶茶,他說餓了,所以想叫厚片吐司。

「嗯,草莓、花生、奶油、巧克力..哇!都好好吃噢,不知道要叫哪一種才好..」他專注地看著menu,那表情就好像一個小朋友。

我笑笑說:「我看你乾脆每種來一份吧!」

最後他終於下了決定。等東西送來之後,我們就一邊聊天一邊吃。後來他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對我說:「對了,這是要送給妳的。」他指指放在一旁的畫卷。

正當我想伸手去拿的時候,笨手笨腳的我竟然把珍珠奶茶給打翻了,不但潑了整桌,還灑到他的吐司上!我覺得好糗喔,第一次見面就這麼丟臉,我只好頻頻道歉。服務生見狀,過來幫我們清理。我很不好意思地對小田說:「再點一份吧,把你的吐司弄濕了,對不起。」

他卻笑笑說:「不用啊,還可以吃嘛。」我看看他的〞食物〞,有點不能置信。那玩意兒真的還能吃嗎?濕掉的吐司耶…

「呃..你不要客氣啊,再點一份好了。」

他搖搖頭說:「真的不用啊!倒是妳,要不要再點一杯?」然後就著那份慘不忍睹、盤子邊還綴著幾顆〞珍珠〞的吐司吃了起來。

「不..我也不用了。」

快吃完的時候,他忽然抬起頭對我說:「妳的那杯珍珠奶茶,有一半到我的肚子裡去了哦!」然後拿小叉子戳著散落的珍珠玩。我噗嗤一笑,心想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啊?我認識的朋友中,好像還沒有人像他一樣有趣的。

等我們從茶坊出來,天都黑了。於是我們就去吃晚餐。我看他還是很餓,就帶他到一家便宜又大碗的餐廳去吃飯。點的客飯一送來,小田馬上露出感激的神色:「好好吃喔~~」正準備開動時,我卻不小心被竹筷子的屑屑扎到手,又一件蠢事,害我只好忍著痛裝作沒事。

吃飯的時候他問我:「如果現在妳在地上撿到了一百萬,妳會把它送到警察局,還是據為己有?」

一百萬?那可不是個小數目,不能開玩笑的!於是我不假思索地說:「我會把它送到警察局吧。」

小田卻說:「不可能!那是因為妳現在並沒真的撿到錢。妳再仔細想想吧,一百萬耶,是一百萬喔!那可以拿來做很多事呢。而且又沒人看到,妳確定妳真的不會拿?」

這下我有點困惑了,我真的不會據為己有嗎?如果在他面前說「會」,好像顯得太沒品;如果否認的話,又好像有點假道學。正當我很努力地在思考時,一抬眼,我忽然發現他用一種很有興味的眼神等著我的回答,好像在做某種人性的觀察和實驗。這傢伙竟然拿我當白老鼠!於是我隨便答道:「不知道啦,反正又不可能真的有一百萬讓我撿嘛!」

吃完飯他又想付錢,莫非他有大男人主義不成?這回我根本不理他在一旁耍賴,逕自去付帳。他還嚷道:「妳怎麼這樣啦!」

因為隔天開始放春假,所以我們都打算回家,就一起坐公車到火車站。很幸運地還有位子,我們就把自己扔進坐椅,有點懶懶地閒聊。

聊著聊著,小田漸顯疲態,好像快要睡著了。他還很禮貌地問:「我可不可以把眼睛閉起來說話?」「當然可以啊。」然後他就閉著眼睛和我聊天,直到睡著了為止,看來他昨天大概熬到很晚才睡吧。

因為很無聊,我索性跟著他一起閉目養神,可是我並不真的睡著,不然等一下到站了都不知道。忽然,我發覺他的頭漸漸地靠在我的肩上,我嚇了一跳,這個樣子讓別人看到了多奇怪!

可是如果我把他叫醒的話,一方面打斷了他的睡眠,再則好像是嫌他吃我豆腐似的。我只好悶不吭聲,直到終站才輕輕拍拍他的頭:「喂!到站囉!」

他忽然驚醒,這才發覺他已經靠著我睡了好久。他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妳怎麼不把我叫起來呢?」我注視小田的眼睛,不像是在騙人,那副睡眼惺忪的樣子應該是剛睡醒沒錯。

於是我聳聳肩:「沒關係啊,看你睡得這麼熟,不忍心把你叫起來嘛。」

到了車站,小田打算坐中興號,而我是習慣坐火車的。他說:「我先陪妳一起等車好了。」

買了票,我們到地下月台候車,坐在椅子上隨便聊聊天。然後我發覺剛才的竹屑還沒弄出來,便低頭去玩我的手指。

「怎麼啦?」小田問。

「沒有啊,剛才吃飯的時候被筷子刺到了。」

「我看。」他執起我的手,認真地端詳起來,然後很努力地想幫我挑出那根竹屑。頓時我無所適從,看著他專注的神情,使得我不好意思把手抽回來說:「謝謝你的好意,我自己來!」

不過,就日後我對小田的瞭解,這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火車來了,我起身對他擺擺手:「拜拜。」「路上小心。」他笑著目送我離去。

优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