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4)

弱水三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8日訊】開始放春假了,連綿不絕的雨下得人好心煩。我喜歡晴朗的天氣,我喜歡陽光。難得的連續假期,哪兒都去不成,對於愛玩的我來說,實在是憾事一件。只好跟我的高中死黨何屏到市區逛逛百貨公司、喝喝下午茶來打發時間了。

那天和何屏出去壓馬路回來,媽說:「小秀,下午有個男生打電話找妳,他說他住新竹。」

嗯?喔..一定是小田打來的。我翻了翻電話簿,想打去他家,結果打了N通都嘟嘟嘟地響個不停,我心想,他們家的人話可真多啊,一直講個沒完呢!(作者按:直到半年以後我才發覺根本是自己鬧了個大笑話,我一直少記了一個數字,卻全然沒發覺我記的電話號碼只有六碼而已,真是敗給自己了!)

小田家的電話雖然打不成,不過他是一個愛玩的小孩,說不定早回學校去了。於是我撥了他宿舍的電話,這回則是響了好久都沒人接,莫非他和他室友都出去玩了嗎?試了幾次都打不通,令人有點心煩。不是才剛碰過面嗎?打電話來會有什麼事呢?

因為媽媽說過兩天要回外婆家,正好外婆家也在新竹,所以我想等到那兒之後再打過去試試看好了。

到了那天,你猜怎麼著?小田家的電話還是嘟嘟嘟地響個不停,宿舍的電話也還是沒人接。這個人怎麼這麼難找啊?我索性就放棄了,反正沒再打來的話應該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才對。

沒想到從外婆家回來之後,就接到小田的電話了。

「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問。

「我是要告訴妳我這兩天看到的奇景!」小田很興奮地說。

「嗯?」

「我跟妳說喔,我穿過一個山洞,出來的時候看到光芒萬丈的天空,感覺好像在做夢呢!」

這時的我,還不習慣小田的跳躍式思考,有點摸不著頭腦他到底在說什麼。

待他敘述了半天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這兩天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到中橫去玩,剛剛所說的〞奇景〞,就是他沿途看到的風景。

「那..你打電話來就是要跟我說這個嗎?」我不禁莞爾。

「也不是。」

「啊?」

「我是想問妳春假結束之前要不要到新竹來玩。」

我當然想出去玩囉,不過這爛天氣…

「可是最近一直在下雨耶。」我無奈地說。

「那我們先約一天,那天早上看天氣怎麼樣再做決定好了。」小田提議。

「好啊。」

到了約定的那一天,我根本不抱希望天氣會放晴,可是推開窗戶一看,天啊!真的是好風好日耶!我簡直感動的快哭出來了。

我坐火車下去找他,到了火車站買好票,我便打電話到他在新竹的住處:「我坐X點X分的火車,O點O分會到新竹。」「好,那我再去接妳。」「OK!」

到了新竹車站,他已經在那兒等我了。我對新竹不是很熟,只知道我們是要去北埔鎮。

到了目的地,小田把車停在路旁。我們就沿著山上的小徑散步著,呼吸著難得的清新空氣。走著走著,到了一所廢棄的國民小學,我們好奇地進去〞探險〞。那些破舊的教室大概都可列進危險建築物的名單中,好像不知哪時就會倒塌似的。

可是我卻沒什麼警覺心,還想進去教室裡面看看,結果被小田拉住:「喂!不要靠過去啦,多危險!」呃..經過這兩次見面之後,我想他一定把我歸類為笨笨的女生吧..(當然這不是事實~~)

正當我們要走到國小後面的操場時,小田忽然停住腳步,看著我說:「妳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沒有啊..那裡有什麼東西?」我往操場的方向望過去。

「那就別看啦。」小田拉著我快步走出那個廢棄的校園,我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難道他見鬼了不成?不會吧,大白天的耶..

「喂!剛剛那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嘛?」我停下腳步,決定問個清楚。

「嗯..呃..有一些野狗的屍體在那裡啊,很恐怖的。」

「是嗎?」我懷疑地看著他。哼!根本就在敷衍我,不講就算了!

回到了小路上,有位白髮老公公站在校門口,用客家話不知道問我們些什麼。媽媽雖然是客家人,不過客家話我不通,只聽得懂一點點而已。但是小田卻很流利地和老人家交談起來,他們的對話我也是一知半解,好像是什麼:

「前面OOXX……」老先生說。

「是啊,我知道,所以我怕她會看到……」小田說。

邊說邊回頭看看我,老先生還對我微笑,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呆子,只能站在那裡傻笑而已。然後兩個人不知又哇啦哇啦說起什麼來了。

待他們的對話結束,小田問我:「剛才我們說什麼妳聽得懂嗎?」我搖搖頭,他就很放心地說:「那就好。」然後準備離開那裡。

「喂!前面到底有什麼嘛?」我站定不走。

「真的沒什麼啊!有一群沒穿衣服的男人在河裡洗澡,妳想看嗎?」小田一臉的促狹。

「才不要..」

「那我們就回去囉。」

「哎呀,你騙人啦!到底有什麼嘛?」

禁不起我一再地追問,他終於認輸了:「妳看,前面不是有一條河嗎?剛才有一個人在那裡釣魚,一不小心失足掉進河裡淹死了,屍體才剛剛被打撈上來呢。」

我嚥了一口口水,真該感謝他拉住我的。

因為是在山區裡,所以會見到一些有趣的生物。小田對這方面頗有研究,向我這個城市土包子介紹起一些我不知名的花草魚鳥。而且我發現他的觀察力很敏銳,平常人根本不會注意的東西,他也能從中發現些趣味。

下了山之後,我們騎著車在北埔小鎮晃晃。然後在一間小小的廟宇前停了下來。他開始對我敘述有關這間廟的一些典故,有些是真的,有些很顯然是他故意胡說八道:

「妳看到這些碑文了沒?妳看得出上面寫些什麼嗎?看不出對吧?我告訴妳好了,這是那些凡人用來歌頌我偉大的功德的。妳要知道,當一個神可不容易,每天要照顧那麼多子民,很辛苦呢..」

每次聽到他在胡說,我就送給他一個〞不予置評〞的眼神,不過有的時候我也會附和他,跟著他一起胡鬧。

我們在廟裡的木板凳坐下歇歇腳。我發現我的長髮因為坐摩托車,而被風吹得有些凌亂。我拿出背包中的小梳子,想要把這些不聽話的頭髮梳理整齊。他歪著頭看看我,忽然說:「喂,不能這樣用力扯啦,不是這樣梳的。」

「那不然要怎麼梳?」

「這..難道要我示範給妳看啊?不會吧。」他忽然顯得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小田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接過梳子,由下而上輕輕地梳著我的頭髮,結果頭髮還真的變乖了。

「妳看,要這樣子,知道了嗎?」

我發覺他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优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約一年以前,我用另一個ID在YoShow上發表過這個故事。至於後來為什麼換了gwyneth這個ID,是因為我想避開一些熟朋友的目光,放開心去創作。而機緣巧合下,『學長』出了書,這下子N倍於以前的熟朋友都知道我在這裡寫故事,另起爐灶也沒啥意思了,所以我漸漸地會把那個ID發表的故事移過來。不過在移過來之前我會加以修改,所以也得花些時間。
  • 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注視對方的眼神是如此熱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進對方,我看著看著,都呆了。
  • 知道蘇琳和林平偉終於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顆大石落下,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就像一般熱戀中的情侶,自此開始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日子。所以別說我現在很少跟蘇琳一起出去逛街壓馬路,就連一起吃個晚飯的機會也沒有了。

  • 昏昏沉沉了兩三天,我的感冒漸漸恢復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學長就越來越少來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麼!為什麼?和誰打架?有沒有怎樣?」我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妳先別急,聽我說。」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妳知道皓皓學長嗎?」
  •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