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 學長(17)

弱水三千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8日訊】

高三的時候,我在補習班認識了一個叫小光的男孩。

他總是坐在角落的位子,有些時候認真地聽課,更多時候卻是在發呆沉思,深邃漆黑的眼眸,透著一種憂鬱。有時我有意無意地瞥見了,總是好奇著,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呢,很想進入他的內心世界一探究竟。

小光的話很少很少,在我的印象裡,我和他的對話屈指可數。但我就是無法停止注意他。 而自聯考完以後,我便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這段若有似無的淡淡感情,一直被我默默地放在心底,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提過。

學長的感覺和小光很像,深沉而內斂。或許是因為我自己也並非是個屬於陽光的女孩,所以容易被看起來不快樂的人吸引吧。

「妳在想什麼?」學長的聲音,將我從過去拉回現在。

「沒什麼。」我搖搖頭,微笑說:「我正在靜靜地享受這種幸福。」

「真的嗎?妳真的覺得幸福?」

我飛快在他頰上一啄:「真的真的真的!」

「哇!妳!…這件事應該是我主動的,妳剝奪了我的權利!」學長哭喪著臉。

「小氣鬼,讓你親回來總可以了吧?」

「好啊。」學長停下腳步,定定地看著我:「把眼睛閉起來。」

「現在?」我看著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訝異地說:「這裡?」

「對呀,快點啦,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學長認真地說。

「不要啦,我不要當眾還…」我急得漲紅了臉。

學長見我這樣,忍不住噗嗤一笑:「還真的咧,哈哈哈…」

「你耍我唷!」我捏了他一把。

「誰叫妳這麼好騙!」一邊說,學長還是笑個不停。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開心的樣子。

晚上回到寢室,不免遭到蘇琳的拷問。

「你們兩個現在究竟是什麼關係,快點給我從實招來!」

「八卦琳…妳猜呀!」

「好啊,我猜!」

說著說著蘇琳開始搔我癢,還一邊賊笑:「快猜到了,快猜到了…」

「好啦好啦,我說我說…」我只有投降:「就像妳和我學伴那樣。」

「真的?」蘇琳握住我的手,很開心地說:「太好了!」

「嗯!」

※※※※※

幾天之後,我在PC教室上網時,在線上碰到了JFY。

JFY﹝必得如此﹞:『妳改暱稱了,有什麼好消息要告訴我嗎?』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有啊,我和我學長在一起了。*^_^*』

JFY﹝必得如此﹞:『真的?恭喜妳了!呃…妳怎麼笑得那麼含蓄,這樣就不像妳了啦。』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那不然這樣好不好?(^o^)/』

JFY﹝必得如此﹞:『對嘛,這才是我心目中的CRN。』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有個伴的感覺真的很棒喔,你也快去找一個吧!』

JFY﹝必得如此﹞:『妳又知道我沒有了,真是瞧不起人!』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哪有,我也只是隨口說說,你想太多了。』

不待他回答,我看到學長已經下了課來PC教室找我,便又對JFY說:『不說了,我有要事在身,先告退一步!掰掰!』

然後以最快的速度Ctrl D跳出來。

「後!和別的男生talk被我抓到了喔!」學長跑到我背後拍了我一下。

「亂講!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跟別人talk了!」

「用我充滿神力的第三眼!」學長指指自己的額頭,然後再舉起雙臂故作強壯的樣子。

沒想到他也這麼搞笑!

和學長在一起,感覺真的很愉快很自然,我把全副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其餘的,似乎都只是次要的了。

就連我最在意的朋友蘇琳,我也不知不覺地忽略了她,心想反正她有林平偉陪著,應該也不是那麼需要我了。

直到寒假將近的某一天,我發現她一個人在寢室裡掉眼淚。

「小琳子,妳怎麼了?」

「蛤?沒有啊!」蘇琳見我進門,慌亂地抹去臉上的眼淚.。

「騙人!快說啦!我們不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嗎?」我拉著蘇琳,擔心地問。

「小寧子…」蘇琳抱住我,更是哭個不停了。

我連忙伸手從桌邊抽了幾張面紙給她,再拍拍她的背,希望能緩和一下她的情緒。可是她依舊抽抽噎噎地哭著,根本就沒辦法講話。

怎麼辦呢?我想了想,站起身說:「妳等一下喔!」然後從櫃子上拿了泡花茶用的薰衣草,再跑去飲水機那裡用熱水沖了一杯。忘了從哪裡聽來的,薰衣草可以鎮定神經,不是嗎?

回寢室之後,我把那杯花茶放在蘇琳桌上,對她說:「我就在這邊陪妳喔,等妳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

薰衣草的花香溢在整間寢室裡,好像真有點作用,蘇琳漸漸地停止了哭泣。

「平偉好像喜歡上別人了,他剛剛還罵我。」蘇琳盡可能平靜地說道。

「什麼?那個王八蛋!妳還不夠好嗎?他還去喜歡別人?有沒有搞錯啊!」我義憤填膺地說。

「其實我也不確定啦,只是他最近常常跑去上網,把我丟在一邊。可能我是有點不甘寂寞吧,剛才吃晚飯的時候埋怨了他幾句,他竟然就生氣了,說我太黏人,限制他的自由…天曉得我哪有啊!同校同班,現在一個星期也才見兩三次,這樣會很誇張嗎?」

「當然不會啊!」我搖搖頭:「你說他喜歡別人,是網友嗎?」

「我覺得是。不然他幹嘛一天到晚耗在網路上?」

「是有點奇怪,不過也不一定是這樣嘛。」我試著安慰蘇琳。

「可是我不小心看到,他的mail box裡全是同一個人寄來的信,還全部mark起來,只不過隨口問一句,又被他說成是我管他太多,要我不多想也難。」

「這傢伙真是可惡!」我不平地說。

优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