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 學長(18)

弱水三千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8日訊】蘇琳的生日快到了,看她最近心情總是處於低潮,於是我拉著學長陪我去選禮物,希望能帶給她一點點快樂。

學長騎車載我到公館去逛,逛著逛著到了一家雅致的禮品店前,學長對我說:「我和阿霖上次在這裡看到一個很漂亮的音樂盒,我想說不定蘇琳會喜歡。」

「什麼樣的音樂盒啊?」我好奇地問。

「老闆說是從英國來的,盒面上畫的是鄉村的田園景致,裡面的音樂是”The way you are”,嗯,我不太會說,妳看了就知道了。」學長停頓了一下又補充說道:「那個時候我們還說,要是有一天我們有了心上人,就要把這個音樂盒送給她。所以我原本打算買來送妳的,不過聽妳說蘇琳的心情這麼不好,她又是妳最好的朋友,我還是忍痛割愛好了。」

「嗯,你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高興了。」我挽著學長的手臂,又靠他更近些。

我們推了門進去,在架子上找了又找,就是沒看到學長說的音樂盒。

「奇怪…難道被賣掉了?」學長困惑地搔搔頭。

「你們在找什麼?」老闆帶著親切的微笑過來詢問。

「一個有田園圖案的音樂盒,裡面的音樂是”The way you are”。」

「啊,那個呀…才剛被賣掉咧。」

「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今天下午咩。」

我和學長一陣無力,看來我們和那個音樂盒是無緣了。

我只好另選了一隻可愛的小熊布娃娃給蘇琳,希望她會喜歡。

回到寢室,蘇琳果然如我預期地在那兒發呆。

「Surprise!」我將包裝得很精美的小熊布娃娃遞到蘇琳面前。

「喔…謝謝,這是什麼?」蘇琳回過神來,將包裹拆開:「哇!好可愛的小熊!」

蘇琳抱著小熊,臉貼著它說道:「你們都對我好好喔。」

「我們?還有誰呀?」

「我學長啊,他送了一個音樂盒給我。」蘇琳指指桌上。

我往她的桌上一看,眼珠子幾乎都要掉出來了,那個音樂盒的盒面上竟然是英國鄉村田園的圖案,這該不會就是學長跟我說的那個音樂盒吧?

「借我一下。」我拿起了音樂盒,轉了幾轉,盒中流洩出”The way you are”的音樂。

「晉霖學長拿這個給妳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我試著問。

「沒說什麼,好像就是叫我笑一下吧,說我笑的樣子比較好看。」

媽呀~我趕緊跑到寢室外撥了電話給學長,告訴他這件事。

「什麼?阿霖他喜歡蘇琳喔?」學長的語氣聽起來比我訝異兩百倍:「靠,這小子真不夠意思,竟然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件事!」

「不過也不一定是這樣嘛,或許他跟我一樣,只是想讓蘇琳開心一下。」

「是真是假等一下就知道了!」

我還沒來得及叫學長先別衝動亂問話,他就給我把電話掛斷了,真令人有些著急。

回到寢室,蘇琳還是在那兒發呆。

我想我現在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不能說,一切順其自然吧。

大概到半夜的時候,我才接到學長的電話。

「你問過晉霖學長了嗎?」

「嗯。那小子,五罐台啤下肚才肯給我說真話。」

「那…?」

「是真的。阿霖他根本就是對他學妹一見鍾情。」

「可是他都沒有什麼行動啊。」

「他的個性太溫吞了,凡事都要慢慢來,好了吧,現在只有哭的份兒了。」

「他真的那麼喜歡蘇琳嗎?即使知道她有了男朋友還…」

「嗯,他很死心眼的。」

「唉,真是可惜,我覺得晉霖學長是很好的人,要是他早點說就好了。」

「千金難買早知道。」

這是我們的結論。

※ ※※※※

寒假到了,我和蘇琳要拋下台北的一切,回家等過年,而學長也要回他高雄老家。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不能看到學長,真令人覺得有些寂寞呢。

不過回家的感覺很好,再怎麼說還是家裡舒服。而且我跟學長每天都會通電話,也會寄E-MAIL,所以相思之苦也就不那麼難熬了。

寒假的某一天下午,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我心血來潮地撥了通電話給學長,結果是徐媽媽接的。

「伯母妳好,請問世傑學長在嗎?」我盡可能有禮貌地說。

「不在ㄋㄟ,他和小恩出去了。妳是他學妹喔,他回來我再叫他打電話給妳。」

小恩?誰是小恩?詠恩學姐嗎?

「喂?妳有沒有在聽啊?」我發呆過頭了,徐媽媽不耐地催著。

我鼓起勇氣詢問:「請問他是和我們系上的謝詠恩學姐一起出去的嗎?」

「對啦對啦。」

我最害怕的事,竟然變成了事實,這叫我情何以堪!

眼淚開始撲簌簌往下掉,又痛苦地不能呼吸了。

我抓起電話,撥了學長的手機號碼,一遍、兩遍…十遍,聽到的卻都是:「您撥的號碼現在未開機,請稍後再撥…」

我求援似地又撥了蘇琳的電話,希望她一定要在家,不然我真的不曉得要怎麼辦才好了。

電話響了十幾聲沒人接,我堅持著不肯掛掉,最後終於接通,聽到了蘇琳的聲音。

「喂,小琳子嗎?…」我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生圈。

「小寧子?呵…人生真的好沒意思喔。」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