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19)

弱水三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拜託!」這些男生真是氣死人了:「為什麼?」

「他坦白承認了他有喜歡的人。」

「哪一號人物?我們認識嗎?」

「他說是網友…」蘇琳開始哽咽。

「這麼說見過面囉?」

「我不知道,他叫我不要問這麼多,反正也於事無補。」

「雪特!有沒有搞錯啊!那妳怎麼跟他說?」

「我說我不要現在回答他,叫他給我一點時間想一想。」

「那他…?」

「我想他也不忍心一直逼我吧。」

「噢。」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若寧,妳打來是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蘇琳忽然問。

「唉,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誰比較慘…學長他背著我和詠恩學姐出去…」

「妳怎麼知道?」

「他媽媽說的。」

「這麼說徐媽媽也認識詠恩學姐囉?」

「對後…」我這才注意到:「她還叫學姐”小恩”咧。」

我們兩個在電話的兩端同時沉默下來,我一想到學長和詠恩學姐不曉得一起出去做些什麼,真的都要抓狂了!

「小琳子,我們去KTV唱歌好不好?」我提議著:「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定要找個管道抒發情緒,既然不能大聲罵髒話,那我總可以大聲唱歌吧。」

「這…」蘇琳猶豫著。

「好啦好啦,妳也一樣,心情不爽要發洩出來,不然會得內傷的。」

「好吧。」

於是我騎機車到蘇琳家門口去接她,然後兩個人直奔市區的KTV。

在瀰漫著菸味的小小包廂裡,我們兩個苦情姐妹花站著大聲地唱:

『我最深愛的人,傷我卻是最深,進退我無權選擇…緊緊關上心門,留下片刻溫存,只怕還有來生,我愛的依然最真,我最深愛的人,傷我卻是最深,叫人無助的深刻…點亮一盞燈,溫暖我無悔青春,燃盡我所有無怨的認真…點亮一盞燈,溫暖我無悔青春,燃盡我所有無怨的認真…』

唱完以後,我和蘇琳無力地跌坐在椅子上,一邊哭一邊笑,像兩個瘋子一樣。

這天晚上,我不斷想著待會兒學長打電話來要怎麼盤問他。結果我一直等一直等,都沒有等到他的電話,害得我做什麼事都不能專心,不管是看電視看書還是聽音樂,全都有看有聽沒有進。

等到十一點半,我終於忍不住了,先打了學長的手機,不過不通。然後也不管是不是會吵到他家的人,就撥了電話過去。我今天不問出個答案,一定會崩潰的!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待我心虛地想要放棄了,這時學長終於把電話接起來。

「若寧?這麼晚還不睡啊?」

「你今天晚上怎麼沒打電話給我?」我耐著性子問。

「我今天比較晚回來,想說妳可能已經睡了,就沒打。」

「你明明知道我沒等到你的電話是不會睡的,再不然你在外面也可以先用手機跟我說一聲啊。」

「手機沒電了,抱歉。」

「你今天去哪裡了?」

「妳的口氣好像在對犯人問口供似的。」學長不太高興。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說呢?」

「我跟朋友出去了。」

「什麼朋友?」

「我拒絕回答。」學長火了:「我不喜歡妳這種口氣。」

「你如果沒做虧心事,幹嘛不敢說?」

「我不是不敢說,我是不想說。」他的語氣冰冷:「再見!」然後就把電話掛斷了。

天啊!這算什麼!做錯事的人是他,他還敢掛我電話!

雖然已經三更半夜很晚了,可是我實在忍不下這口氣,決定寫一封長長的E-MAIL把他罵到臭頭。

信key到一半,BBS站的視窗開始嗶嗶嗶地響,有人在page我。我記得我是把pager關上的,而我的好友名單裡也只有一個人,就是JFY。

他來的正好!我準備對他大吐苦水一番。

JFY﹝必得如此﹞:『妳又換暱稱了,怎麼了嗎?』

CRN﹝恨你一萬年﹞:『還不是渾蛋學長,我好生氣喔!』

JFY﹝必得如此﹞:『幹嘛,他有了別的女人啊?』

CRN﹝恨你一萬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他和以前的女朋友出去!』

JFY﹝必得如此﹞:『那他有沒有向你解釋?』

CRN﹝恨你一萬年﹞:『還說咧,他竟然掛我電話!有沒有搞錯啊!他掛我電話!』

JFY﹝必得如此﹞:『冷靜冷靜,我看妳快失控了。』

CRN﹝恨你一萬年﹞:『啊~~~我好想咬人!』

JFY﹝必得如此﹞:『哈哈哈,看在網友一場的份上,我讓妳咬好了。』

CRN﹝恨你一萬年﹞:『好啊,那你現在從螢幕裡跳出來讓我咬啊。』

JFY﹝必得如此﹞:『明天約個地點讓妳咬如何?』

CRN﹝恨你一萬年﹞:『蛤?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JFY﹝必得如此﹞:『就是約妳出來見面的意思。』

我愣住了,他還真坦白,那我要怎麼推辭才好呢?…不過,轉念一想,學長可以跟前女友出去,那我為何不能跟別的男生出去呢?基於一種報復的心理,我決定答應JFY。

CRN﹝恨你一萬年﹞:『你是哪裡人?我看你住哪兒再決定地點。』

JFY﹝必得如此﹞:『約在新竹方便嗎?』

CRN﹝恨你一萬年﹞:『不會吧?你也是新竹人喔?』

JFY﹝必得如此﹞:『那明天下午兩點清大門口好嗎?』

CRN﹝恨你一萬年﹞:『好是好,不過我要怎麼認出你?』

JFY﹝必得如此﹞:『憑直覺好了。』

CRN﹝恨你一萬年﹞:『神經病,不行啦!』

JFY﹝必得如此﹞:『相信我,沒問題的。』

也許是看他如此自信,我就不再堅持,到時找不到人,我就自己去閒逛好了。

隔天下午,我騎著我的愛車到清大門口。把車停放好之後,我就在那兒等著JFY。為了避免無聊,我還帶了一本口袋書來看,心裡好奇著他到底要怎麼認出我來。

「CRN,我沒認錯妳吧!」忽然有個人站在我的身後這麼說著。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這一季 開得最美的一朵蓮花 在艷陽下燦爛的笑 在和風中快樂起舞
  • 早上看東南, 傍晚觀西北。 天暗雲飛雨欲來, 反向雲無水。
  • 烏雲壓境燕低飛, 悶熱蒸熟山刺蝟。 幾隻蒼鷹爭雄勁, 叼住紅蛇甩驚雷!
  • 我們是你的精靈,從你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守護著你的心靈,一直到你長大,才會離開。以前我們總在一起玩,你還記得嗎?在你的夢裡,我們一起玩。我們帶你飛,你想飛到哪裡,我們就飛到哪裡,飛啊飛,真快樂!
  • 紅日西斜看落暉,晚霞染血氣微微。 殘花失色猶爭豔,萎葉無心再襯菲。
  • 一片蒼波乍喜驚, 碧荷競與彩幡迎。 風搖玉蕊香盈袖, 露濺珠盤脆撫箏。
  • 善心善行有好報, 忍讓寬容禍遠離。 不爭不鬥修自身, 息事寧人福壽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