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0)

弱水三千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我仔細一想,不對,那我和學長之間一些五四三的事不就被他知道了嗎?

「你早就知道CRN是我了,對不對?」我的眼睛快要冒火了。

「當然。要不是因為妳,我才沒興趣玩什麼BBS。」這個神經大條的,沒注意到我眼中的怒意:「JFY means Just For You,而且”必得如此”。」

「你覺得這種你暗我明的遊戲很有趣嗎?」我咬著牙說。

「妳可別誤會了…」林平偉終於發現我的語氣不對:「我不是刻意要探妳隱私,我只是想藉由這個管道關心妳而已。」

「你有資格關心我嗎?你是別人的男朋友,我是別人的女朋友!」

「妳為什麼要講那麼傷人的話呢?」林平偉眼中盛滿痛苦。

「你不要告訴我你是為了我才跟蘇琳提分手喔!」我非常不安。

「妳知道了?」林平偉很訝異:「蘇琳告訴妳的?」

「不然是我做夢夢到的啊?」我不耐地說。

「也不全然是因為妳啦,」他嘆了一口氣:「蘇琳真的很好,對我也沒話說,百依百順的,可是,我和她之間好像總是少了點什麼…」

「”不全然”的意思是,還是有部份原因是我的關係囉?」天知道我多害怕蘇琳發現這一點:「我不管你跟蘇琳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你不要扯上我,我擔不起!」

「為什麼我就不行?」林平偉也激動了起來:「妳覺得徐世傑對妳夠好嗎?如果夠好的話,妳昨天就不會氣成那樣了!」

「那是我和他的事!」我看著林平偉,忽然覺得事情的進展實在太可笑了:「你知道嗎?你根本不是真的喜歡我,”得不到的永遠最好”,只是這樣而已。」

「不是!」他覺得被侮辱了。

「就是!」而我認為我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想法。

林平偉氣得說不出話來,忽然緊緊抓住我的手:「要怎麼樣妳才能相信我,我真的是很喜歡妳!」

我用力地想甩開他,卻是徒勞無功:「那要怎麼樣你才能搞清楚,我們之間是沒可能的!」

「當我們是網友的時候,妳不覺得那種感覺很好嗎?我們無話不說,而且也很談得來…」

「網路是網路,現實是現實。」我轉過頭去不看他,淡淡地說道。

聽到我這句話,林平偉終於放開了手,卻又突如其來地緊緊抱了我一下,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又把我放開。

「我放棄了,儘管我再怎麼不認輸,我也有覺得累的時候。」林平偉看著我,平靜地說:「但我還是沒辦法和蘇琳繼續下去,就像妳永遠也不會喜歡我。」

看著林平偉越走越遠的身影,我忽然沒由來地感到一股恐懼,也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個人騎著車吹風,大街小巷地晃來晃去,漫無目的地逛著,任憑我想破了頭,也理不出一個頭緒,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傍晚,接到學長的電話。

「對不起。」他說:「我昨天情緒不是很好。」

「算了。」我自己也有一點做賊心虛。

「我媽後來才告訴我妳昨天下午曾打來找我,她還告訴妳我和詠恩出去了是嗎?」

「知道就好。你媽還叫她”小恩”咧。」

「嗯。我不曉得妳知不知道詠恩也是高雄人,我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她來過我家幾次,我媽還蠻喜歡她的。」

「你媽該不會還不知道你們兩個已經分手了吧?」

「她是不知道…」

「喂!」我惱火了:「那我算什麼?」

「我怕她知道了會碎碎唸,所以一直沒提起,不過放心吧,這兩天我一定會跟她說清楚的。」

「這還差不多。那你昨天到底跟學姐出去幹嘛?」

「她家昨天搬新房子,叫我過去幫忙。」

「為什麼要你去幫忙咧?你現在又不是她的誰!」我不滿地說。

「她爸走得早,家裡就剩下她媽媽和一個小妹,沒有壯丁,好歹我們也有過感情,幫這點小忙不算什麼。」

學長說得坦然,我也比較釋懷了。

※ ※※※※

快開學的時候,我打了個電話給蘇琳,想約她一起回學校。

「喂,找哪位?」

「小琳子,是我啦,問妳什麼時候要回去學校,想跟妳一起走。」

電話那端,沉默了好久。

「小琳子?」

「簡若寧,真的是夠了,我再也不想看到妳!」語畢,蘇琳在電話的那端哭了起來。

「為什麼?」一種不好的預感慢慢地浮上心頭。

「妳還裝!妳已經有了妳學長還不夠嗎?幹嘛要腳踏兩條船?妳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說妳和林平偉根本就沒什麼嗎?」

「是真的啊!」

「那為什麼阿娟學姐跟我說她看到妳和林平偉在清華門口擁抱?」

「我哪有…」正當我想矢口否認,赫然想起林平偉的確是抱了我一下,於是便改口問道:「阿娟學姐怎麼會在清華?」

「她去找她男朋友不行嗎?」

天啊,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妳先聽我說…」這時候,我只有坦白地說出一切了。

我絮絮滔滔地花了半個小時對蘇琳講完這整件事,她又沉默了。

我像個等待判決的犯人,心撲通撲通地跳。

「我相信妳。而且妳也沒有背叛我。」蘇琳終於說道。

「太好了,妳願意相信我…」我如釋重負。

「可是,」蘇琳打斷我的話:「無論如何我都沒有辦法再和妳一起住了。只要看到妳,我就會想起這令我痛不欲生的一切。」

「小琳子…」我再次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讓妳選擇吧,看是妳要搬出去還是我要搬出去。」

蘇琳的語氣堅決,我知道再沒有挽回的餘地。

「我搬。」我認命地說。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 真正修行,有人身才能修,所以講人身難得,要珍惜人體的珍貴,因為只有人的身體是神造的。你別看其它動物也有四肢,但只有人的身體上有丹田、有玄關,有這些東西,而其它動物都沒有,包括人說的猴,所以「進化論」是非常邪惡的概念。
  • 黃金萬兩不足貴, 紅塵難覓一知音。 品茗潑墨吐心志, 參禪論道忘晨昏。
  • 人間邪惡終清算, 固執追隨總是懸。 著意生機留已久, 無情疫浪卻常翻。
  • 萬年靈石育猴王,億載奇岩預黨亡。 只道佛經須遠取,誰知天意此中藏。
  • 朋友 我們曾都是嫩葉 一起喝著露水 曬著陽光 一起聽風說 說不完的故事 一起 一起做過數不完的事
  • 晨霧經過時 陽光從林梢遞出一束光柬 聊開了一片盎然 輝光吃進氤氳繚繞的舞動
  • 作死無休說赤龍, 正當天譴命臨終。 紅牆蝕雨隨風倒, 黑網封泥遇水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