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1)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哎呀妳不懂啦…」我絞盡腦汁想理由:「住外面比較自由啊,不用擔心門禁的問題。」

「十二點還不夠啊?妳是要給我玩到多晚?」

完蛋了,找錯理由!我吐了吐舌頭說:「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我想學習一個人獨立生活嘛。」

「可是我會擔心妳的安全。」媽還是覺得不妥。

「班上也有很多人在外面租房子啊,他們還不是過得好好的。」

「這…」

「好啦好啦,拜託拜託嘛~」我拉著媽的手,搖來晃去地撒嬌。

「唉…真拿妳沒辦法…那要就快點找,不然等到開學了房子的事都還沒搞定就麻煩了。」

「YA!媽最好了!」

天知道我根本一點都不想搬去外面!我還得考慮該怎麼跟學長說咧。

※※※※※

找到房子的當天晚上,我打了電話給學長。

「幹嘛?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跟我說?」

「啊,也沒什麼啦,就是…新學期我要搬到外面去住。」

「為什麼?妳要搬到哪裡去?」想當然爾,學長很訝異。

「木新路上的一間套房。」

「妳連房子都找好了?」

「嗯。」

「那你現在才跟我說?」學長不太高興。

「有什麼關係,反正是我自己要住。」

「那照妳這麼說,我以後要做些什麼也完全可以不必告訴妳囉,反正是我自己的事嘛。」聽得出來他頗不悅。

「我不是這個意思呀…」

我一直在思索著,到底要不要說實話,還是隨便找個理由塘塞過去算了。可是我想到阿娟學姐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難保她不會跟別人說,等一下傳到學長的耳朵裡,我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於是在電話裡,我就把這整件事告訴了學長。

「我就知道那個學弟喜歡妳!我就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

「第一次家聚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後來雖然他跟蘇琳在一起,可是每次在宿舍碰到他,他的眼神總是帶著一股敵意。」

「這麼明顯喔?」

「可明顯咧!…啊!」學長忽然想到什麼:「那我要叫阿霖趕快先下手為強,不然等一下蘇琳又被別人追走了!」

「你可真夠義氣,虧你這時候還想得到這件事,也不想想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正難過得要死耶!」

「呃…對不起啦,我想妳要多給蘇琳一點時間,讓她自己慢慢想通吧。」

「嗯…還好你是支持我的,不然我真的會撐不下去…」

「嘿嘿,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囉!」

「此準則汝亦適用之!」

「幹嘛咬文嚼字的?」

「苦中作樂嘛。」

不然我還能怎麼辦呢?

開學前兩天,我到宿舍去收拾行李,看到室友們,尤其是阿娟學姐,真的是份外尷尬。我想蘇琳應該已經跟學姐說明了事情的真相,只是不管怎樣,這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

我抬眼看看蘇琳,她正在自己的位子上看書。她把一頭烏黑的披肩長髮,削成像小男孩般的短髮,原本溫和柔弱的她,眼神變的堅毅,彷彿再沒什麼能打倒她。

蘇琳看我手忙腳亂地收拾著,客氣地問道:「要不要幫忙?」

「不用了。」我對她笑了笑。

東西收拾好,臨去前,我問蘇琳:「我可以偶爾來找妳聊一聊嗎?」

「再說吧。」她淡淡地回答。

提起了最後一件行李,我黯然地走出了這住了一學期,曾經充滿歡樂笑語聲的寢室,準備開始一個人的生活。

學長正站在宿舍外面等我。

「都收好了嗎?」他把行李接了過去。

「嗯,就剩這些了。」我知道我的聲音聽起來很不快樂。

「Cheer up!」學長試著幫我打氣。

「How?」我無奈地問。

「待會兒阿霖會來接蘇琳去吃飯喔。」

「蛤?」

「我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他了,妳不會介意吧?」

「你都不介意了我還有什麼好介意的呢?」我嘆了一口氣。

「妳放心吧,我相信有阿霖的幫助,蘇琳一定可以很快振作起來的。」

「但願如此。」

然後,學長就開著他那輛不知道從哪裡ㄨ來的福特,幫我把東西載到木新路上的住處。希望在這裡,我能忘掉過去所有的不愉快,一切重新開始。

我和學長各拿著一條抹布,東擦西擦的,再開始把行李一一擺置好。因為是跟學長一起完成的,所以很有點家的感覺。

一直弄到晚上十點多,才大致整理好。我和學長癱坐在光亮如鏡的地上休息喘一口氣,我扔了一罐汽水給他,以資獎勵。

這時學長的手機響了。

「喂?阿霖喔,怎樣?蛤?喔…好啦好啦,小寧這邊弄得差不多了,我馬上過去,你等我一下喔。Bye。」

「晉霖學長怎麼了?」

「心情好像很差的樣子,不知道,我待會兒再問他。」

「該不會是蘇琳跟他說了什麼…」我有點緊張。

「妳先不要亂想,待會兒我弄清楚了再告訴妳。」

「那你要走了喔?」我嘟起嘴。

「對啊,妳要乖乖的喔,把門窗關好。」

學長在我額頭上啄了一下,就離開了。
冷風呼呼地吹進房間,只剩我一個人,忽然開始強烈地感覺到孤獨。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 百萬生靈水火中,可憐寰宇盡哀鴻, 捐輸口罩千萬片,醫療支援舉世崇。
  • 甚麼讓房屋消逝 甚麼讓翠綠再生 時間 甚麼讓房屋再生 甚麼讓翠綠消逝
  • 一朝起 一朝落 一朝风华一朝史说 一念魔 一念佛 一念执著一念解脱
  • 「海邊戲水去!」 是天氣太熱了吧!總聽到有人這樣的邀約,也聽到有人答應…
  • 話說步沙塵心下惶恐,奔回玄沙,禍王大怒之下,又賞了其幾掌。其人立身不穩,蜷縮於牆角。
  • 上期我們講到中國文化裡,君臣會尊重天命,各盡其責,那麼君臣之道具體該怎麼樣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