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3)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天啊!一想到這個,我馬上爬起來打學長的手機。

響了幾聲之後,終於接通。

「你現在在哪裡?」我的語氣又氣又急。

「我現在在貓空…怎麼了,妳不舒服嗎?」

「那你現在跟誰在一起?」

「呃…我不是跟妳說是阿霖嗎?妳特地打電話來問這個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學長的語氣聽起來相當心虛。

「剛才皓皓學長打電話給我。」我盡可能平靜地說。

「翁清皓?他打給妳幹嘛?」學長訝異地問。

「我要跟晉霖學長說話!」我忽然說:「快點把電話拿給他!」我一定要確認學長現在到底跟誰在一起,不然我真的會崩潰。

「小寧,妳…」

「快點!」

「妳先聽我說…」

「有什麼好說的?」

「事情不是像妳想的那樣…」

「這麼說…是真的囉…」我像洩了氣的皮球,頹然倒坐在床上,按下掛斷的按鍵,我的眼淚無聲地、不停地流著。

半個小時以後,學長站在門外,發了瘋似的急急地按著我的門鈴。

我無意識地抹去頰上的淚水,起身開了門,又沒有表情地坐回床上,臉望向窗外,等著聽他解釋。

「妳能不能靜下心來聽我慢慢說呢?」

「不能。」我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又深呼吸一口氣:「騙你的。你說吧。」

「昨天晚上詠恩打電話給我,說她有些事想跟我聊聊,所以約我出來…」

「而你竟然答應她?」

「因為她在電話那端邊講邊哭,弄得我手足無措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你竟然答應她…」我喃喃地重覆著這句話。

「小寧,妳在聽我說話嗎?她今天只是找我出去吐一些苦水,因為她跟翁清皓最近好像出了點問題…小寧?」

「她是你放在心裡舊情難忘的前女友,你竟然背著我跟她出去…」

「我沒有對她舊情難忘…」

「如果換成是我,你做何感想?」我開始哽咽:「我是說今天如果換成我去找以前的男朋友,因為他心情不好,需要我,於是我背著你就這麼去找他…」

「我會嫉妒得發狂!」學長打斷我的話:「我知道我這麼做的確有欠考慮,但也許在我心中,是有那麼些遺憾,因為當初是在我極度不情願的狀況下結束的,要我不再關心她,我覺得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畢竟我們曾經…」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捂住耳朵:「我痛恨聽到你們曾經相愛過的事實,不要在我面前表現出你對她仍然憐惜的樣子,你當我是什麼?聖人嗎?」

「對不起…我知道我應該更重視妳的感受,可是我希望妳明白,這不代表我不喜歡妳…也或許…是因為我覺得妳變了,我不知道妳愛一個人會把他抓得那麼緊,讓我幾乎窒息,我不能否認,這讓我開始有些懷念從前…」

「你說什麼?你這個渾蛋!」我一邊哭喊著,一邊狠狠地搥著他。

「可是現在我都坦白對妳說了,不就證明了我跟詠恩之間根本就沒什麼嗎?」

「誠實不代表可以被原諒。」我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從此以後,我看到你,心裡就有陰影,我不知道要怎麼樣再繼續下去…」

「我不懂妳的意思…」學長睜大了眼睛看我:「妳想說什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用皓皓學長的說法。

「我不能相信妳這麼輕易就要放棄了,應該是我問妳,妳是真的喜歡我嗎?」學長不能置信地說,眼中也盛滿了哀傷。

忽然,房間中一片安靜,只剩下我和學長的呼吸聲。

「我好累喔。你先回去好不好。」

這是我第一次趕學長回去,要是在平時,我巴不得他留得越晚越好。

他站起身,也不再說什麼,只在開門臨走之前,回頭說了一句:「我想妳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框一聲學長帶上了門,我抱著棉被,開始無聲地痛哭,自己也不相信前一天還好好的,今天兩個人竟然就決裂了。

「我知道妳很難過,昨天是戀人,今天說分手就分手,別問我的痛,要怎麼形容,多情的人總是…傷得比較重…」我用哽咽的聲音,不成調地哼著這幾句歌詞,不知過了多久,漸漸地睡去。

隔天早上,鬧鐘仍舊無情地響了。醒來睜開眼,想起昨天的事,赫然發現今天起,我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誰都不會再陪我了。

又開始想哭,可是我馬上忍住了,哭哭哭!妳以為還會有人心疼嗎?

就算失戀,我還是要刷牙洗臉,等一下還是得拿著重重的課本去上課。只是,不會再有人來接我,要不就走路,要不就坐公車。

我看我還是去買一輛腳踏車好了。

打起精神整裝完畢,出門前照照鏡子…不會吧!兩隻眼睛腫得跟什麼似的!算了,就算醜還不是得去上課,現在蘇琳又不會像以前那樣罩我。

想想我這個人,還真是悲情咧。

坐了公車到學校,我無精打彩地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下,準備上微積分。

其實老師在台上講些什麼,我壓根兒沒聽進去,我只是不斷地想著昨天的事,開始感到懊悔,覺得自己太衝動,也許事情沒這麼糟,我和學長根本不必要走到分手這一步的…

那學長又是怎麼想的呢?還會再來找我嗎?

就這麼恍恍惚惚過了一節課,到了下課時間,我扒在桌上,兩眼無神地望著窗外。

「在想些什麼啊?」不知道什麼時候,蘇琳坐到我旁邊的位子來了。

「沒想什麼。」老實說我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妳好久沒跟我說話了。」

「妳都沒發現嗎?」蘇琳笑了笑:「妳的眼睛好腫喔,看起來像是痛哭了一場。」

「是嗎?」說著說著手不由自主地摸摸眼角。

「是啊。說到痛哭,我可是很有經驗的。」蘇琳自嘲著。

「蘇琳…」

「沒關係啦,沒有他我現在還不是過得很好。」蘇琳朝著林平偉的位子努努嘴:「他啊,聽說交了新的女朋友,中文系的。」

「真的?」我嚇了一跳。

「嗯,妳知道的,宿舍是八卦中心嘛。」

「說的也是。」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以二十歲的體格,四十歲的頭腦活下去,活久了就會發現各有各的好處。如今,我開始期待茱莉.蝶兒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電影了。或許,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種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 吳致、薔羽、肖彰、蘇伊四人走了近一月,到得齊魯大地。四方打聽,終於在鳳鳴書院門口,見到馮亭。
  • 一年一度七夕節,牛郎織女來相會。古時候,七夕又叫乞巧節,是女子們祈求提高女紅技藝的節日。或許是牛郎織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歡在詩詞中感​​嘆他們的悲歡離合。今天的人們,更是把七夕過成了「情人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