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希望有天你會懂(6)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他對很多事物都有興趣,所以也去研究了不少東西。不過〞三分鐘熱度〞則是他的致命傷。所學的東西在他變得專精之前,他往往已經轉移目標,把注意力放到別的事去了。

小田同時也在補習班兼課,一方面可以跟小女孩玩,一方面可以賺錢,多好的一件事!他經常努力的打工攢錢,不過他並不是守財奴,賺來的錢他會有計劃的花用。

你想,這樣東忙西忙的他,一天二十四小時夠用嗎?加上他又喜歡到處亂跑,所以有的時候,他真的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到了我幾乎要忘記他的地步。

不過有趣的是,當隔了一段時間沒聯絡,他覺得該是見見面的時候了,就會打電話來找我。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多半就是看看電影,或是出去晃晃。因為我在台北沒車,外出比較不是那麼方便,所以通常都是我去新竹找他。反正小田喜歡到處亂跑,大概沒有他不熟的地方吧。

大三下後半學期,我們見面的次數比較少。因為考試或其它雜七雜八的原因,讓我們總是湊不到聚聚的時間。但我很喜歡跟他出去玩,在一起的時候,感覺總是那麼愉快自然,絲毫不須偽裝造作。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在他面前看見自己的可愛之處,這也許就是後來我會喜歡上他的原因吧。

在這段鮮少見面的期間,我認識了另一個人,和小田同校,也是清華的。我們姑且稱這個人為A君吧。這位A君是我室友國中同學的大學同學,這關係有點複雜,不過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我要說的是,這段時間因為這個A君,我漸漸淡忘了小田。一方面是因為跟小田很少聯絡,再則是A君次數頻繁地打電話來,佔去我不少記憶體空間。

哎,這一場惡夢我還是不太想提,跳過去吧。總之,因為A君,使我有好一陣子心情惡劣到極點,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兒來,就這麼到了要升大四的暑假。

那個時候本來想考公務員的,所以暑假經常要補習,於是我申請了暑期住宿。轉眼間,我的大學生活就剩那麼一年了,大家為了自己的前程,也都各忙各的去了。同學經常都不見人影,雖然明知一定會這樣,還是覺得很孤單很寂寞,情緒十分的低落。

這個時候,小田他又出現了。

那天我從補習班回到學校,看到書桌上有張字條,上面寫著:『亂馬找妳,叫妳call他。」沒想到小田竟用這個名字留話給室友,弄得室友一頭霧水,還問我:「〞亂馬〞是人的名字嗎?」呵..

我用宿舍地下室的公用電話打給小田,剛好是他接的。

「嗨,找我有什麼事嗎?」我的心情忽然變得很愉快。

「嗨..」他嚷了起來:「聽到妳的聲音真好!」

這時我覺得心中有一股暖意,好久沒和他聯絡了,聽到他的聲音我也很開心。這個時候的我,真的需要有個好朋友陪我聊聊。

「我想問妳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好啊,去哪裡?」

「這個嘛….」

我發現我們兩個每次要討論去哪裡玩都是一樣的模式-

一、他找我出去玩。

二、我問他想要去哪裡。

三、他說他也不知道,禮貌地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四、我說都好啊,只要可以出去玩就好。

五、他想了半天做出最後決定。

不過其實他通常都已經有個底了,只是尊重我的意見先問我有沒有特別想去哪裡,不過我想他大概早就習慣了我說「都好」吧。

「妳要不要去看外星人?」小田提議:「在中影文化城那附近有展覽。」

那時因為江晃榮說要公開〞解剖外星人的錄影帶〞,新聞媒體經常報導這方面的消息,因而掀起了一陣外星熱。

「好啊,順便把你的外套和漫畫還給你。」

「對後..」他笑了笑:「都快變成妳的了。」

「你的外套放在我的衣櫃裡,一天到晚和我的衣服裙子混在一起,早晚會變成娘娘腔,我看你還是趕快把它領回去吧。」

「是這樣嗎?那我還真是羨慕我的外套。」

我們約在火車站東三門電視牆旁的候車室。他每次上台北找我,我們都在那裡碰面,算是約定的老地方。

帶著他的外套和漫畫,我覺得真是重得要命,就先把這些東西寄放在地下室的寄物箱,然後再到候車室等他。我百無聊賴地翻閱著雜誌。也不知道他哪時來的,來了也不叫我一聲,就坐在我旁邊的位子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結果我好久以後才發覺,真是夠鈍的了。

前往公車站牌的途中,小田忽然說:「被人喜歡感覺好奇怪喔。」     

「什麼?」我聽不太懂。

「最近有幾個學姐學妹說喜歡我,我覺得那感覺好奇怪,為什麼要喜歡我呢?我想她們大概都誤解了我的意思了。」

〞幾個〞學姐學妹?在清華耶!我開始重新打量起小田。說真的,他的條件是挺不錯的,可是應該不至於到這種地步吧?我忽然想起他曾經跟我說過,他的直屬學妹在人前人後儼然都把他當成自己的男朋友,害他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啊..對了..

我想我可能找出問題的徵結囉。他這個人啊,實在是太溫柔了!他體貼的舉止讓他的異性朋友全都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再加上他在別人面前總是那麼開朗的樣子,又有能力又有才華,還是系上的風雲人物…(這不是我在信口開河呢,我有好幾個在清華的朋友都認識他,不認識他起碼也聽說過他,包括前面提到的那個A君。)

綜合以上種種原因,大概就能解釋為何他是如此地有女人緣吧。而且我也開始告訴自己,小田並不是只對我好,他對所有的人都一樣好,千萬別誤會了他的意思了。

我們坐公車過去,到了目的地,就買了門票進去參觀。裡面主要是一些圖片和文字介紹,舉出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證據來證明幽浮和外星人的存在。另外還佐以一些外星人的模型。

我發覺他在來之前認真地做了功課。他事先翻閱了一些相關的資料,所以一邊參觀還一邊為我解說,然後很期待地告訴我他們等一下可能會放解剖外星人的錄影帶。

「人啊,真的是很奇怪的動物,」他忽然說:「對方明明還沒做出什麼傷害你的舉動,卻老想著要如何把對方消滅。」小田總是這樣,不時地冒出一些驚人之語。跟他相處,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麼是枯躁無聊罷。

參觀畢,我們坐到電視機前,等著他們放錄影帶。在等待的時間裡,我們就在那兒說說笑笑地玩著。他突然裝出一副吃驚的表情指著我:「妳妳..妳的肩膀上有外星人!」

「蛤?」我轉頭一看,一隻外星人黏膠娃娃黏在我的肩上,這是剛才買票入場時發的小贈品。不知道他哪時放的。

「喂,你哪時放的?」

「我才沒有..」小田矢口否認:「妳看,我的在這裡!」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一隻外星娃娃。

「咦?你什麼時候多拿了一隻?」

「我沒有我沒有,妳都不相信我!」相信他才怪咧!幾分鐘之後我發覺我的肩膀上站了兩隻!

總算是開始放錄影帶了,可是它只是重播前一陣子三台的一些新聞報導專題而已。像哪裡的田地又出現了一些奇妙的幾何圖形;或是哪裡的牛隻死了一地,血被抽乾,頭也不見了什麼的。這些我們以前就聽說過了,並不新鮮,想看的是那不知是真是假的解剖Gray的歷史鏡頭。但結果發表這段錄影的日子是另一天,我們有些失望,所以還沒看完就走了。

出了展覽場,我們到附近的故宮至善園散步。人不是很多,有一種閒逸的感覺。我們找了個涼亭坐下休憩。有微風吹著,涼涼的很舒服。我們有時沒說什麼話,就對著池裡肥得過份的鯉魚發呆。那些鯉魚可真是愛吃,哪裡有人丟魚飼料,牠們就蜂擁而至,濺起的水花好不驚人,有點恐怖。

「等一下妳想去哪裡?」

「嗯?」

「去士林夜市吃東西好不好?」

好是好,可是我們連坐幾號公車、在哪裡下車都不知道。不過小田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們就決定慢慢找,心想總會給我們找到吧!   

我們坐上一班公車,開始困惑起要在哪裡下車:「ㄟ..剛剛來的時候,不是有一個地方很像士林夜市的?」

「好像有喔….在哪裡?」

「還沒到吧?」

「等一下,看,是不是那裡?」

「對對對..快,快下車!」我們急忙拉了鈴,匆促地下車。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