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7)

弱水三千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9日訊】上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太好了!妳有地圖!」小田很高興地說。

我們就在路旁研究了起來,然後慢慢摸索,走錯了好多路。小田還情有可原,不過我就太丟臉了,真是路痴一個。沒辦法啊,北區不是我的地盤嘛!

最後,好不容易(一點也不誇張,真的是〞好不容易〞啊)我們終於找到了士林夜市,覺得非常地欣慰。

我們在路邊看到了賣烤章魚丸子的攤子。小田問我:「妳吃過嗎?」我搖搖頭。

「那妳要不要吃?」

「可是天氣好熱喔,我吃不下。」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一人吃一半?」

「嗯。」

我們買了一盒烤章魚丸子,到金雞廣場的露天座位吃。我用竹叉叉起一個放到嘴裡,還沒咬到我又趕快拿出來。「怎麼啦?」小田問。「燙..好燙喔。」後來我學乖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結果也不是很優雅,鬆鬆的烤章魚丸子散得亂七八糟。

小田忽然停下動作看著我。

「幹嘛?」我手裡拿著一個破碎的丸子,一臉尷尬。

「看妳吃啊。」

「不要!你這樣看我哪吃得下去啊!」真是的,分明就是故意看我出醜嘛!

解決了那盒烤章魚丸子後,我們起身去逛夜市,結果卻什麼都吃不下了,真不知道我們來這裡做什麼。我們呆坐在金雞廣場前看人撈魚,忽然覺得好累好想睡覺,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走吧。」小田站起身來。

「要回去了嗎?」我也跟著起身。

「看妳啊。」

「你住得比較遠,應該是看你方便才對。」

「坐中興號很快的啦。」

我發現其實我們兩個都沒有要回去的意思,只是這樣下去討論到天亮也不會有結果。我們以前出去玩,大概都是到六點、七點吃完晚餐以後就說拜拜了,但這一次卻覺得好像還沒玩夠。

「那..要不要去看電影?」小田提議。

「看哪一部?」

「妳有沒有什麼特別想看的?」

「沒有耶。」

「那看Brave Heart 好不好?」

「Mel Gibson演的?」

「對對..」

上了公車,我想這次可沒問題了,反正在西門町下車準沒錯,那邊一堆電影院,總有一家在演吧。

「那我要先睡一下喔。」小田說。     

「你睡啊。」

「那妳呢?」

「總不能兩個人都睡著吧,那不然等一下誰叫我們下車?」

「沒關係啊,」他說:「大不了多坐一圈不就繞回來了嗎?」一臉認真的表情。

「神經..沒關係啦,你睡你的,反正我在車上睡不著。」

小田不一會兒就睡著了,越睡越沉,到最後又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對著車窗外發呆,打了個呵欠。華燈初上,滿街都是人,好不熱鬧。這就是台北的夜。

中山北路的路況似乎不很好,不但塞車,且路面顛簸不平,坐公車比坐雲霄飛車還刺激。忽然一個很大的震動把小田驚醒了,他睜開眼睛,好像還搞不清楚情況。我笑說:「路面不平而已,你繼續睡吧。」他愣了一會兒,然後拍拍我的肩,好像拍枕頭那樣,倒下又睡著了。

到了西門町,我把他叫醒。下了車之後,東張西望地看哪裡在演Brave Heart 。一抬頭,發覺馬路對面的總統戲院剛好在上映這一部。我們很高興地穿過馬路,到了戲院門口。結果一看時間,不妙,這部電影太長,等看完就十一點多了,我怕會趕不上門禁,開始猶豫了起來。

「怎麼辦?」小田問我。我很無奈地答道:「我是想看啊,可是這樣我會來不及回去,難道要我睡在馬路上啊?」

「不會啦,」他思索了一下,說:「看完要是來不及,妳可以坐火車回家,或是到我那裡去也可以。」

我睜大了眼睛瞪著小田:「你是說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小田理所當然地說:「解決的方案有很多嘛。不然我還可以先坐計程車送妳回學校,再坐回車站啊。」不知道他這麼想看這部片子,剛才還累得要死,一說到看電影什麼精神都來了。

「那好吧,反正大不了回家就是了。」

Brave Heart 應該有很多人看過吧?講的是William Walter,一個蘇格蘭的民族英雄,為了爭取自由、反抗英格蘭暴虐無理的統治,起身領導革命,最後慘烈犧牲的故事。

我本來就愛哭了,一看到這樣的電影更是哭得亂七八糟,可是被小田發現的話就太丟臉了,所以我都很小心地掩飾著。

出了電影院,已經十一點多了。我很少這麼晚還在外〞遊盪〞,所以也不知道236 還有沒有車,心想乾脆回家算了。於是打算和小田一起走到火車站坐車,順便把早上寄放的東西拿出來。   

路上小田問我:「妳剛才有沒有哭?」

「沒有!我怎麼可能會哭呢?」臉上還裝出一副〞開玩笑,你問這什麼問題〞的表情。

「騙人,哭得淅瀝嘩啦還敢說。」什麼嘛,原來還是被看到了,那他還故意問我,真是的。

時間很晚了,路上沒什麼人,暗暗的有點恐怖,幸好是兩個人一起走,不然還真令人有點毛毛的。

走到重慶南路的時候,我發現路口竟出現了一輛236 ,真的是又驚又喜!我拉拉小田說:「看,有236 !」我舉起手用力地揮了揮,雖然不在站牌邊,不過司機先生還是很好心地停了下來,他大概也能諒解,這麼晚了叫車不方便。

車門開了,我跳上車,對小田擺擺手:「那我回去了,你路上要小心啊!」小田忽然想到什麼似地急嚷說:「鑰匙..鑰匙啊!」

啊!對後!他的外套和漫畫..車門要關上了,我隔著車窗對他喊著:「明天..明天我來拿!」小田無奈地笑了笑,對我揮揮手。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 出了車站,我們坐251 到公館的東南亞去看電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還不錯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無妨。

  • 你曾經愛過一個人嗎?我是說..「愛」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識地敲著space 鍵,百無聊賴地瀏覽著BBS上某個板的文章。這是個星期六,一個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