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10)

弱水三千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30日訊】繼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

「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喂..」小田看不下去了:「地圖給妳有跟沒有好像一樣嘛!」他接過地圖,看了一下:「往這邊吧。」

「哇..好厲害喔!」我笑嘻嘻地拉著他肩上的旅行袋,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邊走,好像是個怕走丟的孩子似的。邊逛他邊跟我說故事,偶爾認真,但更多的時候還是在胡說八道。就這麼走走看看照照相,不一會兒就下午了。

整個鹿港小鎮都被我們逛遍了以後,我們就要打道回府了。可是因為他要回新竹,而我要回台北,所以不知道要坐什麼交通工具回去。

「要怎麼回去?」我開口詢問。小田想了想,卻沒給我回答。

到了彰化火車站,小田逕自到售票口買了兩張票。我湊上前一看,兩張都是到新竹的。

「為什麼買兩張到新竹的?」我很好奇。

「先一起回新竹再說啊。」

「噢。」

上了火車,發覺非假日出來玩真好,都沒人跟我們搶座位。我們坐在第一排的位子,鞋底貼著牆,半躺著窩在座位裡。

「要不要吃?」小田遞給我一包梅片,是昨天逛古街的時候買的。

「好。」我接了過來。看著車窗外乾淨的藍天,綴著幾朵懶懶的棉花糖雲。我的心情開始越來越低落,真的不想回去耶。

正當我在發呆的時候,小田偷偷把梅片上的包裝標籤貼在我的衣服上,上面還標明了製造日期和地點。然後故作神秘地問我有沒有發覺自己哪裡不一樣。我東翻翻西找找,最後總算是讓我在背後找到了那張標籤。我不甘示弱地黏回去,結果又偷偷被他貼了好幾次(作者按:等等..這不是小學生在玩的嗎?)。我乾脆把那些標籤全部撕下來貼在牆上。因為我坐靠窗的位子,所以他一有什麼〞不軌〞的舉動就會被我看到。

我發現自己也實在太會偽裝了,明明心情很不好,還可以嘻嘻哈哈的跟他玩這種幼稚的遊戲。

胡鬧了一會兒,小田睡著了,而我仍舊對著窗外的天空發呆。我一直在想,讓我不想離開的,到底是小田,還是這種遠離塵囂的感覺?

到了新竹,小田說:「我們找個地方坐一下吧。」

我們先到三商巧福隨便吃了碗麵,再到以前去過的一家茶坊聊天。我覺得身心俱疲,已經沒有掩飾下去的力量,話開始越來越少,垂著頭一副無精打彩的樣子。

「妳怎麼心情不好的樣子?好像快哭出來了..」小田注意到我有點怪怪的。

「有嗎?」我勉強擠出一點微笑。

小田想了一下,竟然問我:「妳是不是生理期來啦?」一本正經的樣子。

我一愣,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不是啦!神經!」

小田,你這個白痴!

吃完飯後,他送我去坐車。上了中興號,我在車上對他揮揮手,然後坐在椅子上開始不可抑止地哭了起來,我知道這下我完了。

回到學校,我和小田仍舊保持偶爾的聯絡,一切都和以往沒有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我想只有我的心情罷。從前,小田對我而言,和其他的朋友並沒太大的不同,因此他若即若離、忽冷忽熱的態度,我並不以為意。可是現在不一樣,要是隔一段時間沒有他的音訊,我就會十分沮喪。好不容易感覺被時間沖淡了些,他又會〞適時〞地打電話來。那感覺像在海中浮沉,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再過不久就是我的生日。生日在暑假的人是最容易被遺忘的。不過我並不在乎,我只希望那天可以和小田一起出去玩。但我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誰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的生日呢?

在我生日的前一個禮拜,小田打了通電話來:「星期六有沒有空?」星期六?那不就是我的生日嗎?

「有..有事嗎?」我有點困惑。

「我有一些東西要給妳看。」神秘兮兮的樣子。

「對了,我想妳最好帶一些盥洗用具和衣服喔。」小田又說。

「為什麼?」我越來越糊塗了。

「說不定會用到啊。」為什麼會用到?真奇怪。

我忽然覺得小田也許真的會什麼魔法也說不定。不然為什麼每次我所期望的事,都會成真呢?

到了星期六,我下去找他。坐中興號在清華大學下車後,便在路邊撥了通電話給他,告訴他我到了。

「田浩偉啊?他出去了喔!」耶..明明是他的聲音,竟然跟我說不在!

「不在是吧?好好好..那你告訴他,別讓我遇到,不然我一定好好修理他!」

「啊..好啦好啦,不玩了,我過去接妳。」

「好。」

小田載我到他的住處。他讓我看一些他用電腦做的動畫,有什麼卡通人物的選美比賽、太空船、小人兒跳舞等等。小田說他每次都浪費一大堆時間在這上面,可是仍舊樂此不疲。

他畫的卡通很有趣,害我笑個不停。

忽然間,我看到他的電腦旁邊放了一張照片。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髮長及肩,抱膝坐在草地上,笑得甜甜的。

我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

那是他以前的女朋友。

現在回想起這件事,都還能強烈地感受到當時的震驚與難過。

我指指照片,故作輕鬆地問道:「這個女生是誰啊?」

「噢..那..是一個高中同學。」小田似乎沒料到我會去注意那張照片。

「你把高中女同學的照片放在桌前?」更何況,小田不是竹中的嗎?何來女同學之有?

小田停頓了一下,終於老實地說:「那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啦。」

「你一定還很喜歡她喔?」我把照片拿起來端詳。

「嗯?怎麼這麼說?」

「不然為什麼還擺著她的照片?」

「喔..以前很喜歡啦。」小田漫不經心地說。

「現在一定也是啊,不然怎麼可能放她的照片?」我發覺我越來越討人厭了。

优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