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4)

弱水三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30日訊】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我…」蘇琳的眼神那麼真誠,讓我又脆弱了起來:「很不好。」

「怎麼了呢?」

「現在不能說,不然我會哭出來。」

「那待會兒下課我們到以前常去的那家CAFE去坐一下好嗎?」

「嗯。」

上課鐘聲響了,蘇琳跑回她的原本的位子拿了課本和筆,然後又坐到我旁邊的位子,給了我一個會心的微笑。

想想老天爺對我算不錯了,關了這扇門,就開了那扇窗。

下了課之後,我和蘇琳抱著課本來到了我們的”老地方”。差不多是午餐時間了,我們就點了附飲料的簡餐。

「說吧。」點完餐後,蘇琳啜了一口加了檸檬汁的白開水,然後問我。

於是我把昨晚的事,原原本本的跟蘇琳說了一次,邊說眼眶又泛著淚光。

「原來是這樣,不過就這麼分手了,我覺得蠻可惜的,我想妳學長不是那種會腳踏兩條船的人。」蘇琳這麼說。

「可是他還在想著詠恩學姐這是事實!」說起這個我就生氣!

「過去的事就該讓它雲淡風清,有些人就是不能想通這一點。」蘇琳把玩著吸管,淡淡地說著。

「小琳子…」我看著她:「我覺得妳變得好堅強喔。」

「不然怎麼辦呢?」蘇琳莞爾一笑:「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靠自己最好。」

「我現在也是這麼覺得。」

「好啦,」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先別想這麼多了,不管妳和世傑學長將來會如何發展,最重要的是妳得先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不能因為沒有了誰,就過不下去了,懂嗎?」

「我懂了,謝謝妳,小琳子,還好有妳…」

「喂喂喂…可別又想著要靠我了,要是哪一天我跑去嫁人了,那妳怎麼辦?」

「說的也是喔。」我和蘇琳相視而笑。

吃完午餐,下午沒課,蘇琳和班上的另外兩個女生約著要去看電影。

「要一起來嗎?」她問。

「不了。」我和其他人不熟,算了。

於是我抱著課本,一個人在校園裡晃來晃去,就是不想回到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小房間。

要獨立堅強,說得容易,做起來可得克服一些心理障礙呢。

走著走著到了長堤,我木然在長堤上坐下。

「我在長堤上等著你,天空正好飄著毛毛雨,我想回家拿把雨傘,又怕你找不到我…」口中哼著歌,坐了好久好久,坐到屁股都痠了,才回過神來起身回家。

晚上,我不由自主地還是在期待著學長的電話,可是不論我怎麼瞪著那電話看,它說不響就不響。

他真的就這樣不理我了!他一定跑回去找詠恩學姐了!結果晚上我又抱著棉被哭。

也不是沒有想過主動打電話給學長,可是每每在拿起電話的那一瞬間,就害怕地放下電話,怕聽到他冷冷的語氣,怕他根本就不想再和我說話。

而且,他真的在意我的話,為什麼不來找我呢?每次想到學長其實並不是真的那麼重視我,我的心裡就酸酸的,覺得很悲傷。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去適應沒有他的日子,不再有真心的關懷,不再有每晚睡前的溫柔話語…在我已經習慣了這一切以後,叫我如何去面對只剩我一個人的日子?

我像個空的軀殼,該做的事還是會做,可是對我來說都不具任何意義,”快樂”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

過了好幾個禮拜頹廢沮喪的日子,我自己也厭煩了。為了重新振作起來,我決定改變一下生活方式。

我還是不喜歡社團活動,所以我就不勉強自己了。而透過台北阿姨的介紹,我找了一份家教的工作,教一個國一的小女生。於是,每個星期三的晚上和每個禮拜六的下午,我都要去陪公主讀書。

除此之外,其他的空閒時間,我會去逛書店、看電影、去聽演講;要是不想出門,就待在家中看書、聽音樂、甚至是看電視、做家事。

從這些生活小事中,我漸漸領悟了以前從來不曾發覺的樂趣。而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讓我更喜歡自己,更肯定了自己的價值。

最好的是,蘇琳終於和我恢復了友誼,無論怎麼樣,人還是需要朋友的。她會在有空的時候約我去逛街、吃晚飯,或者是到老地方坐坐閒聊。偶爾,也會來我的住處,兩個人一起煮個小火鍋吃什麼的。

現在的我,很滿足也很快樂。

雖然,在失眠的深夜,想起以前的事,我還是會感傷,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我很少碰到學長,就算碰到了,兩個人也只是點個頭笑一笑,沒多說什麼。也聽人說起他現在如何如何,不過,好像一直都是一個人,過著簡單的日子。至於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兩個人吵吵鬧鬧的,卻怎麼也分不了。

有時覺得老天真愛開戀人們的玩笑啊,呵。

就這樣,我渡過了剩下的新鮮人歲月,然後升了大二,變成”學姐”。

※※※※※

暑假的時候,我認了一個竹中的學弟,說真的,升格為學姐,心裡有點小興奮。

想起去年此時學長的失職,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成為最稱職的學姐。於是,能幫學弟打點的,我照單全收,一切包辦,差點讓人誤會我有戀弟情節了。

註冊的那一天晚上,我和蘇琳帶著我們的學弟去吃飯。

聊著聊著,我的學弟忽然問:「學姐,請問我們什麼時候要辦家聚?」

家聚?我根本忘記有這回事!我學長只在我大一上的時候辦過那一千零一次家聚而已,學長姐的名字我想都想不起來,可能要去查查”企管人”了。

「快了快了…」我敷衍著:「等我連絡好學長姐再跟你說。」

我抬眼瞄了一下蘇琳,她拼命忍住笑,這可惡的傢伙,正在幸災樂禍咧!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