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6)

弱水三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30日訊】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準時到了台大校門口,雪特!跟上次一樣,又只有我先到,這次不知道要等多久。

等等等,過了二十分鐘,我開始火大了,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搞的啊?撇開學長姐不提,連學弟也敢給我遲到這麼久,簡直是皮在癢!

我氣鼓鼓地撥了學弟的手機,響了一會兒,通了。

「學姐,妳今天晚上為什麼不能來?好可惜喔!」

「蛤?」我頓時一頭霧水。

「對啊,平偉學長說妳今天晚上有事不能過來了不是嗎?」

哇咧…就算以前我對他不好也犯不著這樣整我吧!

「叫林平偉來聽電話!」我怒氣沖沖地。

「簡大美女,有事嗎?」林平偉接過電話,痞子似的耍賴的語氣。

「你還問我有事嗎?你這個天殺的,你們現在人在哪裡啦?」

「我們現在在士林啊。」

「士林!你!@#$%^&**&^%$#@!﹝自動消音處理﹞」

「好了好了,別氣了啦,又不是沒人陪妳。」

「誰陪我?啊!…」我忽然懂了:「你該不會是把電視上那一套搬到現實生活中來演了吧?」

「嘿嘿,有何不可呢?人家希望妳幸福啊。」這林平偉!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嘛!

「你…」我不曉得該怎麼接下去:「算了算了,我要回去了。」等下看到學長要我怎麼跟他解釋啊?搞不好他還以為是我故意安排的咧!

掛斷電話,赫然發現學長已經站在我旁邊,而且不知道站了多久。

「我第一次聽到妳罵了那麼多髒話。」學長竟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啊~被你聽到了,好丟臉喔。」

「我們被放鴿子啦?」

「看情形好像是。」

「那怎麼辦呢?」

「要不就做鳥獸散,要不就先吃個飯再回去囉。」第一次家聚就辦成這樣,還被放葷鳥,我已經開始自暴自棄了。

「那我選先吃飯,我餓死了。」

「好吧。嗯…只有兩個人的話,吃合菜好像不太划算喔?」

「會嗎?我們以前不是都這樣?」學長倒很坦然。

「嗯,那我們就照原定計劃去吃川菜好了,我一想到我的宮保雞丁、五更腸旺,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哇~不要再說了!」

於是飢腸轆轆的兩人,直奔川菜館,點了四菜一湯,然後低頭猛吃。

「嗯,很好,跟我分開以後,妳都沒有食欲不振,食不下嚥的症狀,實力依然堅強。」

「你少恥笑我,你才是咧,分手之後好像忽然增加一甲子的功力,比以前更會吃了!」

在笑鬧聲中,從前的感覺又回來了,彷彿我們從來不曾分開過。

不過,吃完晚餐,步出餐廳的那一刻,四周的空氣似乎又凝固了。

「妳…還想去哪裡嗎?還是要回去了?我可以送妳。」

「我…」老實說,我並不想就此結束這個夜晚:「吃得太撐了,我想去台大的校園走一走、散散步。」

這時候,學長也許會說:『那好吧,妳慢慢逛,我先回去了。』或者是:『嗯,也好,我也吃得很撐,一起去走走好了。』

我看著學長,期待著他的回答。

「嗯,那就走吧。」蛤?這是什麼意思呢?

「走去哪兒?」我似乎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妳不是要去散步嗎?」

「你也一起嗎?」

「不然呢?等下誰送妳回去?」

「噢。」

我的心中,有一股暖暖的感覺流過。

我們在椰林大道上慢慢走著,晚風涼涼的,溫柔地輕撫過我們的臉頰。

「為什麼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你說家聚的事,你的語氣聽起來這麼冷漠?」我終於忍不住地問。

「跟妳說一件很愚蠢的事…」學長搔搔頭:「一直到妳打電話來的那一天,我都以為妳和林平偉在交往。」

「為什麼?」真是冤枉啊!

「老實說我也忘了我當初為何那麼肯定…」學長笑笑:「我聽說他交了新的女朋友,直覺就認為那一定是妳。」

「你怎麼不去求證呢?」

「那多糗啊?去問別人自己的前任女友現在在跟誰交往?我問不出來。」

果然是什麼事都放在心底,彆扭的個性。

「那後來你怎麼知道的?」我好奇地問。

「就那天跟妳講完電話以後,阿霖責備我態度太冷淡,我才忍不住地說出心裡的感覺,結果他當場哈哈大笑,說我白白生了這麼久的悶氣,我才知道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原來是這樣…可是,」我繼續追問:「我都已經跟你分開了,我跟誰在一起,你都不應該生氣的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要做到可不容易,因為…」

「因為?」

「妳就不要再問了吧…」學長別過頭,不讓我看到他的表情。

走著走著到了醉月湖旁,我們就在湖邊坐下,有幾隻鴨子正悠閒地在湖裡划水。

「我差一點點就要跑去唸台大經濟系了喔。」

「還好妳沒去。」

「嗯?」

「不然我怎麼會認識妳。」

「我們認識對方真的是件好事嗎?」

「絕對是的,至少對我來說是。」

「我想…」我望向湖心:「對我來說也是的。」

待在學長的身邊,我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就算此時此刻在湖邊睡著了,我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我知道,有人會看顧著我。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