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四家」之一倪瓚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倪瓚的繪畫開創了水墨山水的一代畫風,在繪畫史上被列為元代中後期的「元四家」之一,又被當代評為「中國古代十大畫家」之一,英國大不列顛百科全書將他列為世界文化名人。

倪瓚原名璉,後改名瓚。自稱倪迂,變姓名曰奚元朗,又曰元映。字元鎮,號雲林,又署雲林子或雲林散人。別號有很多:荊蠻子,淨名居士,朱陽館主,蕭山閉卿,幻霞子。他是無錫人。生於1301年,卒於1374年。 倪瓚家族為江南著名豪富,幼年喪父,由其兄撫養。自小受到良好教育。讀書努 力,過目不忘,一生沒做過官,40歲以前優遊歲月,過著富裕而「風雅」的名士生 活,吟詩作畫,邀名流同賞古書畫,調聲律,游四方。其人清眉秀目,有潔癖。在他後半生約20年中,社會動盪,戰爭連年,思想日趨消極,開始疏散的他的家財,遊蕩在太湖四週一帶。扁舟五湖,過著閒適,優遊的歲月。清人在《一峰道人 遣集序》中直言不諱,「元代人才,雖不若趙宋之盛,而高士特著,高士之中,首推 倪黃」。所以在明清畫家中,倪瓚的詩、文、書、畫,受到了極大的重視。著有《雲林詩集》、《清悶閣集》。  

倪瓚善畫山水、竹石,早年拜董源為師,後師法唐末五代著名山水畫家荊浩和關仝二人。畫法墨色清淡,用側鋒,有輕有重,以干而帶毛的「渴筆」畫山石樹木,作折帶皴,間用披麻皴,多用橫點點苔,皴擦多於渲染,畫樹多取松疏姿態,樹葉用松針點、介字點、仰葉點、圓點、垂籐點等數種;夾葉很少用,好寫汀諸遙嶺,小山竹樹 等平遠景色。他還好畫疏林坡岸,淺水遙岑之景,意境蕭散簡遠,簡中寓繁,用筆似嫩實蒼,給文人水墨山水畫以新的發展。 構圖上他突出個人風格特點,採用平遠構圖,近坡高樹數株,中間是遼闊的湖面,把遠山提到了畫幅最上端,構成兩段式章法,使畫面具有遼闊曠遠的特殊藝術效果。中右方以小楷長題連接上下景,使全圖渾然一體。這種章法是倪瓚的一大發明。 其畫竹也極負盛名。倪瓚寫竹,往往超乎於形似之外,著重於抒發「胸中逸氣」,他自跋畫竹云:「余之竹聊以寫胸中逸氣耳,豈復較其似與非,葉之繁與疏,技之斜 與真哉!或塗抹久之,它人視為麻為蘆,僕亦不能強辨為竹」。事實上他的大量傳世作品,無不以自然為自己的創作源泉。只不過他不刻意追求形似,而是把自然的山水當作自己寄興抒情的依托。

倪瓚留存畫跡有《江岸望山》、《梧竹秀石》、《六君子》、《漁莊秋霽》等, 倪瓚的畫筆簡墨淡,正適合文人們的適閒之心境。倍受推崇,就在元初當時江南人家中以有無倪畫判雅俗,據說他在當時作竹石小景,有求必應,每幅價達數十金。
  
倪瓚距今已近700年,其畫跡珍稀,僅有數十餘幅現存至今,流存於國內及台灣、美、日等國,其較著名的《漁莊秋霽圖》,現藏上海博物館,構圖為三段式平遠景色,近處是秋林荒諸,坡上五、六枯木疏枝,坡外一片水面,不作水紋,隔水遠山,表現了太湖景色,有一種與世隔絕,荒寒蕭索的境界。

(資料來源: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代中後期,黃公望、王蒙、吳鎮、倪瓚四人,在山水畫創作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以真山真水的現實描繪為起點。在繪畫史上得到很高的評價,被稱為「元季四大家」。黃公望,本姓陸,名堅,江蘇常熟人,後過繼給浙江永嘉黃氏為義子,聰穎俊秀, 其父九十始得之,說:「黃公,望子久矣。」因而得名黃公望,字子久,號一峰,又號大癡道人。
  • 這並不是西方社會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紀,歐洲就經歷過黑死病,一種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歐洲爆發(14世紀)的五年之內,估計就有超過2千萬人喪命,是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後便消失了,但300年後又再次捲土重來。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這是許多古老民族的共同傳說。舊約記載的主神創世時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動植礦物等等,那也是為人預備一個能賴以生存的環境,和生命得以循環不息的範圍。所以人是世間的主體,是萬物之靈。這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根源,也是米開朗基羅藉以讚頌主神造人之榮恩的創作主體。
  • 柯爾生於英國卻是像早期典型的美國人自學而成,而英國成長的經歷與教養背景,給了科爾另一種視角。他的人物畫並不像學院派訓練出來的準確,但是風景畫卻能讓人屛息凝神,蕩氣迴腸。
  • 達芬奇
    傳統藝術並不只是過去式,對今天的我們仍有很大的啟迪作用。它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可以激勵我們,為我們帶來心靈的昇華。而列奧納多·達·芬奇的遺作《聖·傑洛姆》便是絕佳的例子。
  • 1505年2月,米開朗基羅因教宗儒略二世的召見(註一),放下了《卡西納戰役》和其它未完成的工作,前往羅馬為教宗設計陵墓。從此他的創作生涯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