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錢幣的讀法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唐以前,從春秋戰國至秦漢文的讀法基本依漢字書寫習慣,由右向左讀,如「半兩」、「五銖」等,也有一些特殊的讀法,比如從左至右、傳形、順時針或逆時針旋讀。這種情況下雙字錢文一般不容易誤讀。最容易讀錯的是多字錢文圜錢,大多依圓隨形,按順時針方向旋讀。如「漆垣一釿」、「銖重一兩 · 十二」等。

   唐以後各代多以「通寶」、「元寶」作寶文,順讀、旋讀並行,形成一定的結構,明以後建立了專以「通寶」為寶議、順讀的固定結構,其間的演化過程容易造成誤讀,如受唐「乾元重寶」的影響而將宋的「乾道元寶」誤讀為「乾元道寶」等等。只要掌握了各代文規律,即可避免這種錯誤。

   順讀:按上下右左、先縱後橫的順序讀,始見於新莽的「六泉」,至元明清佔絕對優勢,遂成定型。如「小泉值一」、「咸豐通寶」等比比皆是。

   旋讀:按上右下左順時針方向旋讀,宋錢中較多,元以後絕跡。如「大泉當千」、「大夏真興」、「天福元寶」、「淳化元寶」等。

   先縱後左橫讀:按上下左右順序讀,極為少見,有「乾亨重寶」,且「重寶」二字為傳形,是漢以後所僅見。

   右起先橫後縱讀:按右左上下順序讀,如「永安一百」、「太平天國」等。

   左起先橫後縱讀:按左右上下讀,僅見「永安一十」孤例。

   此外,新莽時期所鑄仿古布向十品的錢文是以上下兩橫列為序,先上列後下列由右向左讀,如「麼布一百」至「次布九百」、「大布黃千」等,是比較特殊的讀法。

──轉自《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駐洛杉磯經文處科學組、美西華人學會、南加州華人環保協會、台灣自然科學議會有感於人類科技工業日趨進步,環境污染問題卻日趨嚴重,如何給後代子孫一個乾淨生活環境、如何獲得污染之控制,是世界當務之急。台美學者數十人,十月四日於工業市太平洋棕櫚酒店聯合舉辦全天之台美天然災害與環境保護研討會,晚上為美西華人學會年會,舉行新舊會長、理事長交接典禮,2004年新理事長、會長將由趙綿迪、錢家驊接任。。
  • 中國大陸首艘載人太空船「神舟五號」升空在即,大陸網站聊天室議論紛紛,多數網民對大陸首次載人升空寄以厚望,但也不乏質疑聲浪,甚至有網民潑冷水,認為應拿錢去救災。香港東方日報報導,大陸網民對「神舟五號」升空極為關注,有人興奮不已的表示:「我們中國也能登上太空,太了不起! 」;也有人大潑冷水,認為北京當局應多為災民著想。網民義憤填膺的表示:「洛陽連降大雨,七萬餘間房屋倒塌,三十餘萬人受災,甚麼叫水深火熱,去發射那價值二十四億美元的桶桶吧!」
  • 周星馳和洪金寶這兩位香港影壇天王最近為錢反目,起因是洪金寶退出周星馳籌制的電影《功夫》一片的拍攝,可是周星馳卻拖欠1700万片酬,為此洪金寶決定追討,不過他表示短時間這筆錢是拿不到了,只好先接拍其他電影。
  • 台灣團結聯盟立法院黨團今天表示,將提案要求立法院成立「省政府負債調閱委員會」,調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是否確為「送錢省長」。另外,台聯也將提案,要求立法院將程序委員會會議紀錄刊登公報,揭發國親封殺提案事實。
  • 大紀元10月14日訊】(法新社東京十四日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今天公布自民黨面對十一月九日國會眾院選舉的競選政綱,其中包括承諾在二○○七年將郵政民營化。身兼自民黨總裁的小泉說,自民黨也保證將賠錢的公營事業民營化,並改革社會安全制度及維持經濟成長。
  • 最近,來自中國大陸的某大企業家的女兒,在南韓接受了整型手術,不但將臉蛋「整」漂亮了,而且也將胸部「整」大了,整型費用一共花了一萬多美元,但她沒有付一毛錢,完全接受南韓一家企業的「招待」,成了南韓和中國大陸之間的新交易型態。(王長偉報導)
  • 九溪煙樹泛指九溪十八澗一帶,位於西湖西邊群山的雞冠壟下,一端連接煙霞嶺南,一端貫連錢塘江。九溪的主景是「水」。九溪的水發源於翁家山楊梅嶺下,沿途匯合了青灣、宏法、唐家、小康、佛石、百丈、雲棲、清頭、方家等九條溪水,曲曲折折,忽隱忽現地流入錢塘江,稱為九溪。「十八澗」並非實指,倍於「九」表示細流之多。清代著名學者俞樾稱「九溪十八澗乃西湖最勝處」,並以「重重疊疊山,曲曲環環路,丁丁東東泉,高高下下樹」來讚美九溪景色。九溪十八澗流泉淙淙,山色蔥蘢。當水氣蒸騰、雲霧迷矇時,這裡山嵐繚繞,青黛似煙,所以新西湖十景稱為「九溪煙樹」。1986年新建人工瀑布,碧流瀉玉,滿谷迷矇,「煙樹」之趣益發油然而生。
  • 油價不便宜的歐洲市場,一向對省油又可兼顧性能的汽車科技充熙趣,當然不會自外於汽油缸內直噴引擎的發展。
  • 人兩腳,錢四腳。明明整天拚死拚活的辛勤工作,存款簿上的數字卻總是停滯不動。有存款還算好,有些人面對每月的赤字,不免大嘆究竟為誰辛苦為誰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