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六十)上

第六十篇 甲 乙 歌(上)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1日訊】序——本篇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即第六十篇,是 “格庵遺錄”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作為尾聲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並非是法輪大法修煉整個歷程的總結,而是側重談到了韓國弘法的整個脈絡。也就是說本篇落筆於韓國,粗略地展示了其脈絡之主線,更加明確地告訴世人韓國弘法進程之框架。

然而,粗中有細,涉及一些要害問題時則一反常態予以明示,目的可能是使人加深對韓國進程之瞭解。此外,涉及其整個進程中隱藏幾句秘語,天機似露不露,而探知之底真使人恍然大悟,其安排竟是如此!本篇文章結構比較規整,文筆流暢,神人一腔赤誠之心躍然紙上,令人感懷萬千。

伽倻伽倻趙氏伽倻  雞龍伽倻聖室伽倻 靈室伽倻困困立

困而知之女子運  女子女子非女子  男子男子非男子

弓矢弓矢竹矢來  九死一生女子佛  何年何月何日運

是非風波處處時  避亂之方何意謀  默默不答不休事

甲乙相隔龍蛇爭  雲中茅屋雲霄高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  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

百祖一孫男子運  百祖十孫女子運  天崩地坼白沙立

靈室伽倻女子時  不然不然非女子  女子中出男子運

女子出世矢口知  女子運數鳥乙矢口

“伽倻伽倻趙氏伽倻 雞龍伽倻聖室伽倻 靈室伽倻困困立 困而知之女子運”——“趙氏伽倻”是指渡南來之人。此句已在“格庵遺錄”第九篇“生初之樂”詳解過。那麼“雞龍伽倻”、“靈室伽倻”為何意?“雞龍”喻修煉,“伽倻”指從中國北方來的真人,“雞龍伽倻”是指這位來自中國的“龍蛇之人”是修煉之人,“聖室伽倻”寓此人是做弘法神聖事業的人,“靈室伽倻”寓此人是修心性的修煉者。

“困困立”,指此人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開拓前進,創立韓國法輪大法弘傳之大業。“困而知之女子運”,若曉得其艱苦環境,如果能夠把握好艱難的客觀環境的話,倒是好運(“女子”合字為“好”,“女子運”即“好運”)。也就是說,如果對其艱苦的環境有足夠的認識,並對此胸有成竹, 此人能夠在如此艱難雜的環境中“困困立”而打開局面的話, 其困苦的環境對於此人來講是個好運。

“女子女子非女子 男子男子非男子”——好運好運並非都是好運,厄運(女子之相反的男子即與“好運”相反)並非都是厄運。也就是不可以因為是好運而掉以輕心,也不可以因為是厄運而垂頭喪氣。換句話說,好運之中藏有厄運而每事不可粗心大意;厄運之中伴有好運而困難面前不可氣餒。

“弓矢弓矢竹矢來 九死一生女子佛”——“弓矢”是雙關語。“弓”為箭,“矢” 為“把”,箭與把相配套,其寓為“正好”之意;“弓”又為彎腰之形象,“矢”, “矢矢”韓語發音為“悄悄”之意,此“弓矢”即彎著腰悄悄而來;“竹矢來”, “竹”為高風亮節,寓此渡南來之人對大聖人忠貞不渝。此句之意是,此人悄悄地來到韓國,來得正好,是懷著一顆對大聖人的忠誠之心而來。

關於此人來韓,“西溪李先生家藏訣”道:“論其時變 甚於壬辰 真人渡南 順授大命 戌亥之年 雞龍岑興”,也就是論其時局之變,在於壬辰即二○○○庚辰年,此年真人渡南來到韓國,受其蒼天賦予的大命主導修煉界,到二○○六年、二○○七年該人主導的韓國修煉界將達到創業期的鼎盛時期。“九死一生女子佛”即九死一生好佛,對此,筆者沉思良久而未能執筆。讀其前後之文,此處“九死一生女子佛”無論如何也不是指大聖人,更不是指韓國(朝鮮)佛。雖然“格庵遺錄”曾點過當今法輪功修煉者曾經都是天民與天神,是“巨彌”,但筆者尚難以接受大聖人的一些弟子是佛的說法,然而並不否定大聖人的一些弟子是有來頭的。

關於諸如此類的大聖人弟子,南師古先生在“馬上錄” (其實其他預言書也有類似預言)稱這樣一批法輪功弟子為“九鄭之人”,道:“九鄭之人 各各何處在 入中原幾人 入西京幾人 入日本幾人 入東國幾人 入南海紅葉島青鶴洞一人 乘白鶴船 是真鄭可也。”(此處有一點十分清楚,這些人都是從中國大陸派往世界各國的。

“何年何月何日運 是非風波處處時 避亂之方何意謀 默默不答不休事”——那麼此人是何運?是不管其年其月其日,是非風波處處起之運。也就是該人在主導韓國創業期時,尤其初期幾年裏,來自內外的是非風波不斷,而來自內部的是非更是無時不起、無處不起。在此是非當中,也有來自社會上的是非與干涉,故提“避亂方何意謀”,也就是被迫害的法輪功方面,將如何對策才是?

答案是“默默不答不休事”。“默默不答”,不管其他世間迫害與偏見如何,不理會它,不被它牽制,也就是它做它的,我做我的,“不休事”就是從不間斷、持續地弘法。此“默默不答不休事”另有一種暗示,就是不要與有關部門干預發生正面衝突而避其鋒芒,然而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一句話,不要發生正面衝突,也不要因此而該做的不做。

“甲乙相隔龍蛇爭 雲中茅屋雲霄高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此段分明是指韓國弘法歷史進程。“甲乙”為天干之首,五行之首,“甲乙”為修煉界,五行之首之陽陰。“甲乙相隔龍蛇爭”,“甲乙相隔”修煉界呈現分裂狀態;“龍蛇爭”為雙關語,也是十分耐人尋味的秘語。

從通常的邏輯講,“龍蛇爭”是指正與邪之爭,真與假之爭;而從年代來講,“龍蛇爭”修煉界之爭將在二○○○庚辰年(龍年),二○○一辛巳年(蛇年)達到白熱化。南師古先生在其“格庵訣”中明確指出此“八鄭之亂”之時說,“此禍出於寅卯辰巳之年”即一九九八年~二○○一年。此乃關係到由誰主導韓國修煉界的問題,也就是“假鄭”還是“真人”的問題。“雲中茅屋雲霄高”,“甲乙相隔龍蛇爭”的結果,“趙氏伽倻”為主導力挽狂瀾,已成主流與氣候。“雲中茅屋雲霄高”,十分形象地描繪了此時的韓國情況。

“茅屋”,大業初見其形,已完成第一階段之奠基,而“雲中茅屋”說明其形之基礎仍不牢固,“茅屋” 初見成效而並非大業就成,“雲霄高”外華內虛,看起來已達到相當的程度,但實質上華而不實,扎扎實實地基礎工作仍未跟上去。而此“茅屋”實際上是指修煉界已組成合法的修煉團體,按法輪功的稱呼叫做“佛學會”。因此,“雲中茅屋雲霄高”實指 “趙氏伽倻”已在韓國組建了佛學會。翻閱韓國其他預言書所知,韓國佛學會的成立除創業期兩位主導人物之外,還有一位崔氏協助,共由三人策劃與主導佛學會的組建。

如,李氏朝鮮期著名的無學大師所預言與南師古先生預言大同小異,在此摘錄“無學秘訣”一段——“甲乙何時到 千帆會南洲 茫茫滄海上 一夜到千帆 戊己辰巳上 亂龍起合門 三奠三乃古 內應滅三韓 木子將軍劍 走肖大夫筆 山佳謀一劍 血流終三春 如是三一客 能除能定之 辰巳君何去 午未樂堂堂 青衣自南來 似僧則非僧 百家並一牛 十女奉一夫 小僧雖不肖 無改小僧言”。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因此,用此兩年是極其重要的,如果錯過了機會“時乎時乎不再來”,因而“忍耐忍耐在忍耐”,必須忍辱負重,要以百折不撓之精神排除干擾,必須在此兩年間完成“雲中茅屋”才可。

“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 百祖一孫男子運 百祖十孫女子運”——前兩句是極其重要的明示。也就是若錯過二○○○(龍年)~二○○一(蛇年)“龍蛇” 去創業組建“茅屋”的話,那將是“男子時”即厄運。將會出現得法修煉者稀少(“百祖一孫)的厄運,因為眾多的人得法才是好運(“百祖十孫女子運”)。

那麼為何說二○○○年與二○○一年對於韓國是“時乎時乎不再來”的重要時運,為什麼說“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呢?因為韓國修煉界此禍出於寅卯辰巳年間,“假鄭”始亂於一九九八年,而到二○○○年與二○○一年內部紛爭達到白熱化,因此,此兩年“趙氏伽倻”能否團結修煉界絕大多數而形成主流與氣候,將關係到韓國從此能否形成統一全國修煉界的重大問題。也就是兩年間不能團結大多數,不能成立類似佛學會等修煉團體,韓國修煉界將長期處於一盤散沙之狀態,弘法事業將受到極大的干擾與破壞。

“天崩地坼白沙立 靈室伽倻女子時 不然不然非女子 女子中出男子運 女子出世矢口知 女子運數鳥乙矢口”——此五句與上幾句相連,仍然在談論著二○○○年、二 ○○一年“甲乙龍蛇”的同時,在談論“趙氏伽倻”即“渡南來之人”的作用。“天崩地坼白沙立 靈室伽倻女子時”,神人告訴渡南來的“真人”,不管天崩地裂,還是天塌地陷,只要你能頂住這股“假鄭三年”的邪風惡氣,能夠中流砥柱,同時正其心(“靈室”),定會是“好時(女子時)”。也就是“渡南來之人”能夠走得正,在“天崩地坼”般的艱難困苦中挺得住,那麼將會出現“好時”,肯定能夠遇到在“甲乙龍蛇”(二○○○年、二○○一年)兩年中建立“茅屋”的好運。“不然不然非女子”不然就會是厄運,而其“不然”的話,將會是厄運。

“女子中出男子運”,雖然天運所定二○○○年與二○○一年韓國是打基礎的好運,但如果“趙氏伽倻”搞不好,就會導致好運演變成厄運。若能做到,那麼可知好運將出世(“女子出世矢口知”,“矢口”為韓語感歎助詞),好極了!好運數!(“女子運數鳥乙矢口”,“鳥乙矢口”即“好!”)

當運出世謀謀人 運數時來善事業  甲乙已過前事業

不然以後狼狽時 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

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  眾人寶金一脫世

非善事業可憐好 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

風風雨雨紛紛雪 甲乙當運勝敗時  八陰先動失情心

三陽中動還本心 好事多魔同僚輩  遲速爭鬥是是非

速人謀事非女子 遲人謀事非男子  彼此之間聖事業

遲速關係各意思 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  一字縱橫雞龍殿

雞龍山上伽倻閣 甲乙當運矢口知  郇山牛腹此後論

俗離山上郇山城 龍蛇當運不失時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 遲速兩端生死判   遲速生死時不知

欲速不達男子運 遲遲徐行女子運  女子受運多人和

男子受運小人和 遲人成事雞龍立  速人成事郇山仆

雞龍建立非紫霞 俗離建立紫霞島

“當運出世謀謀人 運數時來善事業 甲乙已過前事業 不然以後狼狽時”——此四句可以說是本篇前段的重與強調,神人明明在前段中已揭示過“甲乙龍蛇”兩年的重要性與不可錯過此兩年的理由。而在此重述則說明,二○○○年與二○○一年對於韓國弘法事業來講是個多麼重要的時期。“當運出世謀謀人”其某某人仍然是指“渡南來之人”即“趙氏伽倻”;“運數時來善事業”,當時運一到,此人善於做事而成事。

“甲乙已過前事業 不然以後狼狽時”,此兩句與前段“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是兩種表達一個意思,都著重強調了此兩年必須打好韓國弘法的基礎,贏得主動權且穩定全局。據法輪功方面的資料所證,韓國法輪大法學會於二○○一年三月成立,從此,結束了韓國修煉界幾年來一盤散沙的混亂局面。

“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 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關於“一字縱橫”邵子曰:“乾坤縱而六子橫”,並將此說成是“易之本也”。“一字縱橫”即“十”,“十”寓法輪,“十勝”寓法輪大法。“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何意?其意就是法輪大法在韓傳播之際,渡南來之人“伽倻”知道修煉界代表人物“雞龍”該出世了。此句耐人尋味。那麼何以說渡南來之人知道韓國修煉界代表人物出世呢?在組建“茅屋”的過程中,由渡南來的“趙氏伽倻”發現並推舉“江南第一人”為修煉界代表的可能性大。

不管此說能否成立,有一點是清楚的,那就是“雞龍出世伽倻知”,此句之意就是韓國修煉界代表的產生與渡南來之人“趙氏” (伽倻)有關。“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一字縱橫”前幾句已解是寓法輪大法,有人指“一字縱橫”為“縱與橫無所不通”之大法大道。“六一” 為水,“格庵遺錄”第五十一篇“兩白論”明確指出“河洛天地六一水 兩白聖人出世也”,也就是指此“六一水”為“兩白聖人”。

一般稱“一六”為水,為何叫“六一”為水?所謂的“六一”為水,也就是“河洛天地六一水”,此乃是指先天坎水之六數與後天坎水之一數,意為六一成德。那麼“一字縱橫六一出”其意已經明瞭,是“一字縱橫”即法輪功中,出“六一”即六一成德的兩白聖人。那麼此人指何人?與前兩句“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相連,顯然此處是指韓國“雞龍”。然此處指此人是“六一”成德之人的同時,指出“自身滿滿不成事”。

“眾人寶金一脫世 非善事業可憐好 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咋一看前兩句好像是指當今宗教界,然而深探一步便知是指法輪功修煉界內部。“眾人寶金一脫世”,眾人為了“脫世”,也就是為了修煉圓滿而脫離這個世界,大家都在做一些事情,但是“非善事業可憐好”,表面上一些人也在積極地做事,但總是參雜著個人的什麼去做或表現得很執著,也就是說,明明是在做好事卻其心不正,在神人看來此舉動是“非善事業”,可謂好可憐。

“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暗暗成事業”不僅具有做事不要太喧嘩之意,其中包含著不要起顯示之心,工作作風要扎實之餘,更要有雄韜大略,具有遠見卓識,運籌帷幄才可開創並成就大事業。故而“時至不知無所望”,要是不能預見或把握不了形勢與時運,得過且過,那麼一切都是“無所望”的。

“風風雨雨紛紛雪 甲乙當運勝敗時 八陰先動失情心 三陽中動還本心”——前兩句明確指出二○○○年與二○○一年是韓國修煉界內部矛盾最尖銳的時期,而此問題直接關到在韓弘法與修煉勝與敗的問題。“風風雨雨紛紛雪”,不團結,鬧分裂現象給修煉界造成極其惡劣的環境,猶如風雨加雪般糟糕。“甲乙當運勝敗時”,此問題絕對不是誰勝誰敗的問題,而是關到韓國弘法大業勝與敗的問題。

“八陰先動失情心”,“八陰”是指那些“假鄭”而言,“八陰先動失情心”,這些製造內部矛盾與分裂的倒頭來導致失敗的卻是他們自己,故稱“失情心”,示意註定要失敗而垂頭喪氣。“三陽中動還本心”,“三陽”為木運,“中動”即中入,“還本心”,按道家所說是指“返本歸真”。此時得法入門才可修成。

“好事多魔同僚輩 遲速爭鬥是是非 速人謀事非女子 遲人謀事非男子 彼此之間聖事業 遲速關各意思 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前兩句指出修煉界“同僚輩”為“遲速爭鬥”而“是是非”的問題。也就是關於弘法歷史進程遲速問題爭鬥不休。然而,天運所定“速人謀事”非好運即厄運,“遲人謀事”非厄運即好運。

那麼所謂的“遲速”究竟何意?此乃有兩層意思。一是,一部分人一味地追求來自外部的時尚做法,快速、盲目地模仿或照辦,故為“速”;而另一部分人根據實際情況,周密計畫並予以實施而故為“遲”。因而,“速人謀事”是指做事倉促而不完備,“遲人謀事”是指胸有成竹而“行必果”。這是一層意思。另一層意思更令人深思,那就是對人事而言。是涉及配備修煉界負責人的人事安排上。

“速人謀事”就是抓緊配齊所有人事,“遲人某事”則人事安排慎重、暫緩。也就是及早處理人事安排為厄運,因為初期多為“小人和”,暫緩人事安排為好運。因為經過一段時間陸陸續續輩出勝任弘法工作的負責人而成為“多人和”局面。當然,這一切為的是“彼此之間聖業事”,都是為了弘法而爭論,然而每個人立足點與境界不同,關於遲速關各有其見,各有主張。但是,不管任何人主觀願望如何,結論是明確的——“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也就是遲謀者則盛則興而速謀者則敗則衰;遲謀之事業定能完成修煉之“雞龍閣”,而速謀之事業如同郇公山珍海味堆成山般只能導致腐敗。

“一字縱橫雞龍殿 雞龍山上伽倻閣 甲乙當運矢口知 郇山牛腹此後論”——“一字縱橫”十勝即法輪功將組建修煉團體“雞龍殿”,而此雞龍山上有座“伽倻閣”。何意?此處是指渡南來的“伽倻”。“甲乙當運矢口知”,須知“甲乙當運”二○○ ○年與二○○一年對於韓國來說是極其重要的,因而首先要在此兩年裏下大力氣打好奠基,此兩年間先不要論其“郇山牛腹”敗與成(“郇山”寓敗,“牛腹”寓成),此兩年要抓緊時間打基礎,甚至先不要論“遲”、“速”之問題,要全力以赴;“遲” 與“速”之問題待“甲乙當運”過後論也不晚,故曰“郇山牛腹此後論”。

“俗離山上郇山城 龍蛇當運不失時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此四句可謂隱藏秘語與天機。俗離山靠近韓國中部聞慶與清州,也離大田不遠,可以說是聞慶與清州、大田之間的一座名山。那麼“俗離山上郇山城”何意?“郇”其實是中國周代的一個諸侯名,但此處“郇山城”好像與周代諸侯名暗寓什麼無關,很可能與唐的韋陟被封為郇公而大擺盛宴,眾人飽食而得名的故事有關。

既然是盛宴自然賓客如雲,那麼在此所言的也許正是慕名而來的人眾多,到了二○一一年與二○一二辰巳(龍蛇)之年,發運於俗離山,將在俗離山出“辰巳真人”。此真人應天命脫穎而出,為此後若干年主導韓國弘法大業大顯身手。當然,神人明示其時間表“隨時多變”而不能定論其真人出山之時,但此人出於廣義上的俗離山地區,是於一九六一年辛醜生,他定都(修煉界)於大田市。在此龍蛇“辰巳”之年,正是真人出世開拓疆場之運。此處有諸多預言資料只因涉及複雜的內部情況而筆者不予細述。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此兩句也是頗為重要的秘語。“智異 ”是指韓國南部東西之中心一座名山智異山,也就是指智異山附近若干城市或地域。“青鶴洞”之“青鶴”為吉祥之鳥,傳說中有八個翅膀、一條腿的吉鳥。所謂“青鶴洞” 所指的仍是法輪即法輪功。那麼“智異青鶴洞”(“智異青學”)究竟是何意?智異山為全羅道名山,“智異青鶴洞”為韓國弘法歷史進程中四位元代表人物之一人,或出自於全羅道,或其本貫是全羅道,故而“格庵遺錄”多次提到智異山與全羅道。

其實,“青鶴”為吉鳥,可飛,暗示是飛來之人。“俗離牛腹”,“牛腹”已解為指法輪,意法輪功,其實與“青鶴洞”之意完全相同。俗離山附近將出代表人物,此人不可失去其大顯身手的機運。重述此四句“俗離山上郇山城 龍蛇當運不失時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的話,就是將來俗離山(附近一地域)人心所向,聚集眾人,那時正是二○一一年與二○一二年龍蛇之年,也就是韓國弘法進程中又一個“辰巳” (龍蛇)之年,是俗離山“真人”出世之時,此人切不可失去其時運。由誰知智異山的全羅道出一位代表呢?俗離山出世者切不可失去天賜之良機啊。此兩句實際上是指韓國創業期與此後發展期的兩位主導人物。

“遲速兩端生死判 遲速生死時不知 欲速不達男子運 遲遲徐行女子運 女子受運多人和 男子受運小人和”——此乃是重要的啟示,對於韓國弘法事業而言,選擇 “遲”呢還是“速”,是關係到弘法事業生死存亡的極其關鍵的問題。“欲速不達” 是厄運(男子運),“遲遲徐行”是好運(女子運)。因為遲遲徐行為好運而“多人和”,欲速不達為厄運而“小人和”。關於“遲”與“速”,前幾句裏已經明確點過,此處重提顯然此乃事關重大。如上所解,這裏所講的“遲速” 並非是指社會性弘法,實際上是指法輪功修煉界內部的人事安排。真正有用的人才將在後幾年裏輩出,故不可“速”行,應為“遲”行為上策。

“遲人成事雞龍立 速人成事郇山仆”——此兩句只是強調了前面已經啟示的問題,選擇“遲”行之人能夠立修煉之大業,選擇“速”行之人只能遭到失敗(“郇山仆”)。

“雞龍建立非紫霞 俗離建立紫霞島”——此兩句可稱天機,“紫霞島”是指整個韓國修煉之聖地。此處涉及兩個時期兩位負責人之情況,筆者不予細述。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顧名思義是“嘲笑歌”,是對嘲笑大法真修者的反嘲笑。神人在此痛斥那些嘲笑者為“糞桶(糞通) ”,指那些社會名流進進出出的社交場所為“便所”,可知其嘲笑多麼辛辣。
  • 本篇用歌的形式道出了得法修道之幸,描述了修道人勤奮修煉法輪功的情景,表達了修煉人心中由衷的喜悅,指出唯有修煉法輪功才能極樂永生。
  • 本篇以“田”意寓大法大道修煉,論“田”之形象是指法輪。用極其簡明的句子,談到涉及法輪功的幾個問題。
  • 本篇為漢、韓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遺錄”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是號召之文,號召韓國眾生趕快從迷夢中醒來得法,針砭一切妨礙得大法之世俗觀念,痛斥各種宗教與學者哲人、高官達人置大法而不顧,反而進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語氣激昂,猶如江河奔流,頗有氣度,震撼著每個讀者之心……
  • 本篇為漢、韓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遺錄”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是號召之文,號召韓國眾生趕快從迷夢中醒來得法,針砭一切妨礙得大法之世俗觀念,痛斥各種宗教與學者哲人、高官達人置大法而不顧,反而進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語氣激昂,猶如江河奔流,頗有氣度,震撼著每個讀者之心……
  • 本篇“弓乙圖歌”就是法輪圖歌。本篇篇幅較長,沒有從外在形象上多談法輪,而是多從內涵上予以啟迪。因為“三豐兩白”之類早已在前邊諸篇裏解說,本篇基本上沒有 “藏頭隱尾”之費解之語,語言流暢而易懂。
  • 本篇篇幅較短,也是用隱語談法輪與法輪功。共十一句組成的本篇,其中三句提及“公州”(韓語發音與“公主 ”相同),實則一語雙關,即指法輪普度眾生之意與指點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誕生地——中國吉林省公主嶺—— 兼而有之,並且明示此修道大法在世間弘傳。
  • 本篇“歌辭總論”,顧名思義乃是總體性概括,雖然內容上尚缺兩個方面的論述,但論述了諸多事情,比如從論“三秘論”入手,談到了法輪、法輪大法及其修煉,末世敗壞現象及三災八難並起,痛斥儒士、西學之士歪理,針貶宗教之腐敗。
  • 到了末世,人們喪失道德標準變得愚盲,舉例的話,將國家興亡視為草芥,唯利是圖,拜金主義盛行;父與子為錢財而紛爭;離婚風氣風靡全球;情夫到處尋找獵物,寡婦竟然生產孩子;淫風大行,有夫之妻背其夫尋歡作樂,此乃正是末世。
  • 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 ”。此外,還談及了日兵侵朝與朝鮮名將李舜臣將軍。此後用不短的篇幅暢談了法輪功修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