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六十)下

第六十篇 甲 乙 歌(下)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3日訊】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闢草出退李亡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此兩句是主要指修煉界的一些人。“心欲花花守”,本意這些人也不是想搞什麼干擾的,故“心欲花花守”。“花花”韓語發音為“直” 與“正”之意。也就是說,本來他們的出發點或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言何草草為”。“草草”韓語發音為滿腹牢騷而發難之意。“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為何牢騷滿腹而向人家發難呢?此兩句中,前句為“花花”,後句為“草草”,形成鮮明的對照,“格庵遺錄”中諸如此類的韓文(漢字字意與韓文發音)妙用竟然達到了爐火純青之程度,實為筆者敬歎不已!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本段落十幾句中最難解的也許是“六十一”。誰是“六十一”,何為“六十一”?筆者也曾根據有關資料聯想過兩個人而隨即否定。一說為“六十一”為“辛”。破字“六十一”則“辛”字不錯。那麼有的人自然會聯想到除柳慶桓先生之外,最早破譯“格庵遺錄”的辛侑承先生,但本篇明確指出“六十一歲三五運”即此人為真主之運,顯然不是指辛先生。

那麼創業期之後的“辰巳真人”為辛醜生,與“辛”關聯,但“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表示此人與渡南來之人一道是屬於創業期最早的人之一。韓國創業期有兩位主導人物,此“六十一”不是渡南來之人,那麼顯然就是“江南第一人”。但是為什麼命名為“六十一”,“六十一”究竟是何意?六十為甲子, “甲乙”在本預言書裏是指法輪大法(法輪功)修煉,“一”為始、為首。筆者認為所謂的“六十一”正是韓國初期法輪功修煉界代表人物。由此解之秘,將茅塞頓開。

“雞龍山上甲乙閣”是指修煉界,“重大責任六十一”,此人的責任是極其重大的。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由誰可知此人就是韓國創業期的“真主” (“三五運”),又由誰可知他將“名振四海”呢?隨著修煉界的發展壯大,作為其代表的“雞龍”即“江南第一人”的知名度日益提高而“名震四海”。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雞龍山上甲乙閣”意指修煉界,實質是指韓國的弘法事業,“紫霞”(佛家指“紫霞”為“佛之光明”)意法輪圖底色,實質是指法輪大法修煉界如同“貫日”而“火虹天”象徵著紅紅火火,欣欣向榮之景象。“六十一歲始作立”,其間“六十一歲”韓國修煉界之代表開始產生並逐漸確立地位。“走肖杜牛自癸來”,“走肖”為“趙”,是指“趙氏伽倻”即渡南來之人。

“杜牛”何意?筆者不敢苟同辛侑承先生對這一句的整個解說,但十分讚賞將其“杜牛”破譯為“牢”字。即“杜”有“杜門不出”之成語,而將“杜門不出”之“門”與“牛” 字合字則成“牢”字。那麼“牢”之何意?是指靠得住之意。“自癸來”指來自北方中國。至此,“走肖杜牛自癸來”一句之真意躍然紙上——有一個被江氏迫害的大聖人弟子,此人能夠開拓與主導韓國創業期弘法大業,是可以靠得住的人(也包含其個性表現強硬的一面),他來自北方,此人正是“渡南來之人”。將此與前一句“六十一歲始作立”相聯,可能暗示韓國修煉界代表的產生與此“自癸來”之人有關。“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此“自癸來”的“渡南來之人”,左沖右突輔佐真主“六十一”。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闢草出退李亡”—此四句是指修煉界裏鬧分裂之人,別看他“今安在”,早晚定會淘汰掉的。對此筆者不予細解。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

非三五運雲霄閣  六十一歲無前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人皆弓弓去”,當今萬年不遇的大法大道(法輪功)正在弘傳,而迷於世間利益中的人們卻不屑一顧(“弓弓”韓語發音為示意大搖大擺走過去的形容詞)失去這千載難逢的唯一機運;而“我亦矢矢來”,而我卻悄悄地來得法入門(“矢矢”韓語發音為“悄悄”之意)。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先要曉得先天之理,然後才可覺法輪功修煉界(“甲乙閣”),就是當今盛傳法輪大法是天運所定,只要知曉其天意,方可知法輪大法。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木子論榮三聖安”,“木子”合字為“李”,是指大聖人為李氏;“榮”字繁體上部筆劃為兩火,意光輝奪目;“三聖安”,“三聖”即為佛、道、神,“安”即三聖之安。首句字意為李氏大聖人光榮無比,三聖才得以安然,而其真意為李氏大聖人是三聖之主,天上“王上王”。

“走肖伏劍四禍收”,李氏大聖人即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主佛,只因人迷,只因世間邪惡之敗壞,竟敢鎮壓法輪功,惡意造謠中傷法輪功創始人。然而,被迫害出走(走肖)的大聖人為眾多弟子、為世間眾生承受世人難以知曉的種種迫害與壓力,形同“伏劍”將“四禍收”,體現出大聖人的大慈大悲。此處大聖人為眾生“伏劍四禍收”的內涵好像不僅僅是表現在人世間的事情,還包含著另外一些空間世人難以得知的事情。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非衣”不追求物質之意即修煉,將其修成擁有的元功都獻給“太廟”,也就是用他自己洪大的慈悲將自己的一切,包括“元功”,都獻給為救度宇宙眾生而創建新宇宙上;然而,卻遭到邪惡的鎮壓,此“伏劍四禍收”唯大聖人李洪志先生之外他人所不及的“孤忠”,令後世為之哀歎!顯然神人在此為大聖人遭受鎮壓而滿腔悲憤。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非上非下亦非外”,此句已在“勝運論”篇中解過,說此大聖人“非上”,的確他非是達官貴人、名人學士之輩;“非下”他卻擁有世界幾十個國家一億多弟子,他的名字與法輪功傳遍世界每個角落,沒有一個名人、沒有一個學者像他那樣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非外”,並非因此而屬於其他太空之人,而是有人身的世間之人。

然而,在世人看來“非上非下”的人正是“鄭道令”,正是降世救度眾生的主佛!因而,別看邪惡今日仍在瘋狂地鎮壓法輪功,但邪惡末日已臨,法輪功平反指日可待。因而人們須 “依仁依智”,切不可助紂為虐,協從當今中國即將退位的最高當權者參與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修煉者的勾當。誰要是那樣去幹,就是誰的罪,那等於是自掘墳墓。“先進有淚後進歌”,故法輪大法修煉的整個歷程是以先苦後甜安排的,先得經受種種苦難與磨難成“天地否”卦,此後便成“地天泰”卦,呈現萬事亨通之大好局面。“白榜馬角紅榜牛”,“榜”為告示,那麼在論其偉大的歷史進程之中,告示(榜)世人什麼呢?

告示“白馬”、“紅牛”。何意?也可說乾馬坤牛為先天與後天,其實道出了兩個人,即大聖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與他的助手韓國(朝鮮)佛。大聖人寓“白馬”,韓國(朝鮮)佛寓“紅牛”。關於末世聖人出世,在“聖經”中也提到“兩支蠟燭”、“兩棵橄欖樹”,預告世人將出兩位聖人救度蒼生。當然主角是大聖人,韓國(朝鮮)佛是配角。但誰是韓國(朝鮮)佛,他作為大聖人的助手所起的作用是什麼?……對此,“格庵遺錄”含而不露,筆者也不敢妄言如何。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坐三立三”破字為“田”字,就是 “格庵遺錄”舉三個歷史時期之中屬於第三個歷史階段,即當今人們修煉的代名詞,就是法輪大法修煉。那麼“坐三立三玉璽移”其意明朗,當韓國十年創業期結束而轉入大發展時期時,修煉界負責人將會易人。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俗離”是指韓國中部地區的俗離山,偏靠聞慶市,位於聞慶市與清州市之間,並與大田形成三角。“安坐”安然而坐,“有像人”有其肖像之人,俗離山地區將出“辰巳真人”。“德裕喚起無須賊”,“德俗” 即德俗山,其位於大田市、大邱市、全州市三角形的中心地帶,故很難判定將從哪個城市出“無須賊”。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此兩句體現了“格庵遺錄”“隱頭藏尾 上下迭亂”的一貫作法,描述當今與今後弘法歷程之中,突然插入兩句前兩個歷史階段。 “格庵遺錄”共講述三個歷史時期即“三秘”,“山北應被古月患”,講述第二個歷史時期清兵犯朝之事件,“山北”,“山”以位於韓半島中部的金剛山為界,“山北” 即指韓半島北部,即指中國東北清兵犯朝之患(“古月”合字為“胡”,“胡”為韓國人對清朝女真族之貶稱),此事是指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九日清兵犯朝事變,故稱此事變為“丙子胡亂”。

“山南必有人委變”,是指“格庵遺錄”講述的第一個歷史時期之事變,“山南”即指韓半島南部,“必有人委變”必然受到日兵侵犯(“人” 與“委”合字為“倭”,“倭”是韓國人對日本人的貶稱,“變”指事變),此指一五九二壬辰年日本以“征明借道”為由侵犯朝鮮,故稱此亂為“壬辰倭亂”。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此處乃至本篇尾句都重點在談論創業期韓國修煉界的代表“雞龍”。此處十分明確地點到了此“江南第一人”就是“六十一歲”!“格庵遺錄”論及創業期時,大量筆墨用在渡南來之人“伽倻”,常對這位“雞龍”僅止於青蜓點水,然而,在本篇末尾也就是整個“格庵遺錄”的收尾,用相當筆墨論這位 “雞龍”,其用意是十分明確的。

雖然韓國創業期“十年指揮權”實則由渡南來之人行使,但如果沒有此“雞龍”作為代表的作用,創業期的使命單靠渡南來之人是完成不好的。因為“格庵遺錄”在敘創業期歷史進程中,顯然以論渡南來之人為主,故在此提示人們不可淡忘創業期代表“雞龍”功績卓越。“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由誰能知曉韓國江南即出自南部的負責人呢?由誰知此人名震四海呢?此“江南第一人”就是所說的“六千歲龍”、“六一”、“六十一”,是韓國創業期修煉界的代表。(朱子曰“天一生數,地六成之”,稱此人均以為“六”,可謂有說道。)這裏明確指出韓國創業期修煉界代表,不是出於首都漢城,而是“江南”即南部地區。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其竹”韓語發音為“你”,“照樣”等意,而“竹”既寓氣節,又示“直”,因而“其竹”實際是指“正”,也就是只要你走得正,那麼前路會“松鬆開”,“松松”韓語發音為如風如雨之類微微而動時的形容詞,“松松”即順通,在此示意步步順開。此兩句告訴“江南第一人”,你要是心底純潔,走得正,那麼前路會步步順開的。

“名震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創業期結尾韓國弘法事業將會有一個舉世矚目的成就,這位“六十一歲”畢竟是修煉界的代表,他的名聲隨著韓國弘法事業的發展而“名震四海”,他將“立身揚名”而完成創業期的歷史使命後將退位。

“非三五運雲霄閣 六十一歲無前程”——此“六十一歲”“非三五運”即不能成為十五真主而成“雲霄閣”,或因其他事情不能繼續當修煉界代表的話,將會“無前程”。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此處“六十一歲”反目的“木人” 並非是大聖人,而是第二篇“世論視”末尾所述的“木人”。此兩句其意明瞭而不予細解。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這位“六十一歲”如果能克服上述問題,完成創業期歷史使命而獲得成功時,將成為“大廈千間建立匠”,他將擁有一個龐大的世界。當十二屬相(“自子至亥”)之眾多眾生都能夠得法而修煉,這些眾修煉者們都可以功成圓滿時,“原子化變為食物”,廢除當今由分子,由原子構成的新天新地、新宇宙將脫胎而生。一句話,當“六十一歲” 成功時,他將功德無量。

縱觀最後一篇“甲乙歌”,神人將“格庵遺錄”結尾處落腳於韓國。並在此篇之首談渡南來之人,末尾卻論“江南第一人”,以首尾相合論其韓國弘法,顯然是在強調韓國弘法整個歷程之中,創業期的使命最為艱巨而關鍵。

二○○二年五月 初稿 十月修定

【注解】
“唵嘛”即母親
阿只:孩兒
韓語“肇乙矢口”為嘆詞“好”
韓語“鳥乙矢口”為嘆詞“好”
“乙矢口節矢口”為嘆詞“好”,類似中國民歌裏“哎咳呀,呀呼嘿 ”
韓語發音“出瀧出瀧”,即潺潺流水之聲
韓語“生覺”發音即“所想”之意
韓語“藉狼”發音即“顯示”之意
韓語“露”指俄羅斯,“米”指美國
韓語“怨讐”即“仇敵”之意
韓語“節不知”即“不懂事”之意
“解結”即“解決”
韓語“人間”即人
韓語“手苦”即辛苦
韓語“都沙工”即舵手
韓語“感格”即感激
韓語“役事”即做事
韓語“格情”即擔憂
韓語“昆指昆指”即教給幼兒點掌心
韓語“作掌穹”即幼兒剛邁步時拍掌而喜之狀
韓語“狼籍”即遍地散開之意
韓語“自羅”即長之意
原文“弓乙”之上各有“雨”字,即雨字與弓,雨字與乙上下結合合為一字
韓語“工夫”即學習
韓語發音“素砂立”即天塌下來也能升騰,意指逆境之中能獲生
“坊坊曲曲”即所到之處
韓語發音“亞米打”即阿彌佗佛
冤讐:冤家之意
“端粧”即裝扮
“藉藉”即彌漫
阿差:若不小心
堪當:承擔
孽離矢口節矢口 孽思登登乃思嶺:朝鮮歌舞裏興嘆詞

【後記】

“忠心趾望親恩譯 義理難忘正道傳”

昨夜又有多少楓葉如火如血,千山萬峰一篇篇無字的歌?……

此乃是命運還是天命?歷經世間十幾載眾說紛紜而未曾揭其蒙紗的天書,今日終於露其“蘆山真面目”,其貌巍巍,氣度非凡,其容璀璨,光彩奪目。然由誰能知十幾年前曾拜讀某某先生對此天書破譯時,尚不知甲子乙丑為何意的一個文人,如今在那麼多人的逗號之後,卻自信地落筆於句號(或許此句號還不夠那麼圓,甚至還不夠三百六十度)。

其實,筆者早就破譯“格庵遺錄”“弓弓乙乙 ”為法輪功的法輪,大聖人“鄭道令”就是法輪功創始人。然而,諸多原因,筆者未曾想過自己著手破譯“格庵遺錄”。

去年辛巳年五月中旬某一天寫稿至淩晨,落筆時忽然回想起日前筆者從書店走出來時沉重的心情,時至今日十幾年來尚無一人能揭開“格庵遺錄”神秘的面紗,誰也不曾知曉何為 “格庵遺錄”真面目。筆者忽然意識到,如果筆者不動筆,那麼 “格庵遺錄”這部偉大的預言書將繼續被世間風風雨雨搞得面目皆非,被世人嘲弄甚至於被遺忘……一股強烈的道義感促使筆者立志完成“格庵遺錄”破解。筆者邊 著手搜集一些資料邊破譯,近兩月時間撰寫了本著作的一、二部與前二十篇原文破解。

但七月中旬起百事縈身而直到深秋未能落筆一個字,此後時斷時續,到了今五月中旬才脫手初稿。但發現原文破譯漏洞百出不說,顯得十分蒼白。無奈重起爐灶,自六月起時斷時續,將近用三個月的時間,重新寫作過半的原文破譯,剩餘的也大易其稿。故自去年五月至今年十月,約投入二百餘工作日將“格庵遺錄”(上、下冊)破解搞到現在這種程度。

期間,通讀 “格庵遺錄”幾十遍不說,翻閱了十幾年來幾乎所有“格庵遺錄 ”破譯本,包括搜集幾十部(篇)各種預言書在內,閱讀了百餘部(篇)著作。如此顯然需要大量的時間,又要抓緊完成幾十余萬字預言破譯寫作,筆者唯一的辦法只能是蠶食原本每日不足六個小時的睡眠。或許外人是難以想像筆者是在這樣的一種環境下從事寫作的。在筆者完成此著作的過程中,最大的苦楚莫過於不容我專心致志地寫作與未能擁有充裕的時間連貫性地破解,思路常常時斷時接,令筆者叫苦不迭。

“格庵遺錄”較之其他如“推背圖”、“ 燒餅歌”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難度不大,而實際上比世上任何一部預言書的破譯難度都大。破解她必須具備破解預言所需的幾個基本條件之外,還必須把握整個六十篇的脈絡,也就像導演把握劇本一樣對每一個細節瞭如指掌,才能不入歧途,破而解之,解而明之。因為同樣的詞句或稱呼因時而別,因地而別,因人而別之故,可以說處處是迷宮與陷阱。不論筆者其破解水平如何,十幾年“格庵遺錄”研究之中,在大多數秘語、隱語尚未正確破解的情況下,本著作是首次一句不落地予以破解而集大成。

由於筆者才短,破譯“格庵遺錄”邊研究邊寫作,可謂 “日月量解”,筆者渾身解數才如此這般。其中,由於時間倉促,對“推背圖”十幾篇要點似的破譯僅用一天一氣呵成,膚淺自然不言而喻。再者,原擬定陳述韓民族文化所到之處都與法輪大法修煉緊密相關的計畫,簽於時間所限未能兌現,還有一些段落明知不盡人意卻如此“亮相”,其雲影漫過我的心穀,實在不能不是遺憾。

本“格庵遺錄”破譯即將問世之際,誠謝向筆者提供諸多資料的臺灣洪吉弘先生與大邱權洪大先生。尤其大邱鄭德熙博士在筆者除學術性之外的一些問題所困擾時予以筆者道義上的支持與鼓勵,此事令筆者實在不敢淡忘。筆者相信曾鼓勵並鞭策筆者撰寫本著作的那些朋友們的一腔熱忱,已溶化在本“格庵遺錄”破譯之中……

作一番勞作方知“粒粒皆辛苦”。在此謹向十幾年來為破譯 “格庵遺錄”不辭辛苦的柳慶桓先生、辛侑承先生、朴舜用先生、姜德泳先生、具成謨先生、金自然先生、真陽先生、尹太弦先生、金鉉鬥先生等諸位致敬。不論其破譯水平及效果如何,為廣告大法大道已出, “無疑東方天聖出”的赤誠之心的確令筆者敬佩。

後記即臨收尾,筆者絲毫沒有昔日當完成一部著作時那樣一種興奮或欣慰,一種不可名狀的負罪之感油然而生。此時此刻筆者腦海裏浮現影片“舒特拉名單”結尾處的舒特拉,當經他挽救的數百猶太工人圍過來目送這位救命恩人時,舒特拉卻意外地發現戴在自己手指上的一條金戒指,他喃喃自語,一條金戒指本可以救一個工人的,自己為何將它戴在手上?……舒特拉發自內心的楚痛與懺悔伴隨著凝重的音樂久久回蕩在每個人的心穀……

而此時此刻筆者負罪與懺悔之情並不亞於當年的舒特拉,若是此書在前幾年,哪怕是一年或半年前問世也該多好?!此在筆者今生今世數不盡的錯誤與罪過之中,將成為最不能原諒的罪過而銘刻在心底,在我生命的長河中,將無法泯滅這一楚痛-本“格庵遺錄”執筆太晚了,本 “格庵遺錄”脫稿實在太晚了……

昨夜又有多少楓葉在淩厲的寒風與霜打中呐喊,而由誰能讀懂那楓葉如火如血的歌?……

二○○二壬午年十月 筆者 於紫霞島(全書完)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以“田”意寓大法大道修煉,論“田”之形象是指法輪。用極其簡明的句子,談到涉及法輪功的幾個問題。
  • 本篇為漢、韓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遺錄”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是號召之文,號召韓國眾生趕快從迷夢中醒來得法,針砭一切妨礙得大法之世俗觀念,痛斥各種宗教與學者哲人、高官達人置大法而不顧,反而進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語氣激昂,猶如江河奔流,頗有氣度,震撼著每個讀者之心……
  • 本篇為漢、韓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遺錄”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是號召之文,號召韓國眾生趕快從迷夢中醒來得法,針砭一切妨礙得大法之世俗觀念,痛斥各種宗教與學者哲人、高官達人置大法而不顧,反而進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語氣激昂,猶如江河奔流,頗有氣度,震撼著每個讀者之心……
  • 本篇“弓乙圖歌”就是法輪圖歌。本篇篇幅較長,沒有從外在形象上多談法輪,而是多從內涵上予以啟迪。因為“三豐兩白”之類早已在前邊諸篇裏解說,本篇基本上沒有 “藏頭隱尾”之費解之語,語言流暢而易懂。
  • 本篇篇幅較短,也是用隱語談法輪與法輪功。共十一句組成的本篇,其中三句提及“公州”(韓語發音與“公主 ”相同),實則一語雙關,即指法輪普度眾生之意與指點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誕生地——中國吉林省公主嶺—— 兼而有之,並且明示此修道大法在世間弘傳。
  • 本篇“歌辭總論”,顧名思義乃是總體性概括,雖然內容上尚缺兩個方面的論述,但論述了諸多事情,比如從論“三秘論”入手,談到了法輪、法輪大法及其修煉,末世敗壞現象及三災八難並起,痛斥儒士、西學之士歪理,針貶宗教之腐敗。
  • 到了末世,人們喪失道德標準變得愚盲,舉例的話,將國家興亡視為草芥,唯利是圖,拜金主義盛行;父與子為錢財而紛爭;離婚風氣風靡全球;情夫到處尋找獵物,寡婦竟然生產孩子;淫風大行,有夫之妻背其夫尋歡作樂,此乃正是末世。
  • 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 ”。此外,還談及了日兵侵朝與朝鮮名將李舜臣將軍。此後用不短的篇幅暢談了法輪功修煉。
  • 本篇論“十勝”,其“十”也喻“ 一字縱橫”,而“一字縱橫”之意為天地之間縱之橫之無所不通,即 “乾坤縱而六子橫”,故“十勝”即大法大道即法輪大法。本篇論十勝也與論“兩白”、“三豐”相同,強調“天理十勝 ”而否定“地理十勝”,並強調修心才是修道之根本。
  • 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於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本篇預言大聖人不久將訪問韓國。另費一定筆墨講述了“渡南來之人”的來歷與他在韓國的作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