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 崔造

史然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3日訊】丞相崔造還是平民的時候,他與韓會、盧東美、張正則三人非常要好,號稱“四夔”。江左一帶的士人都稱他爲“白衣夔”。後來崔造做官被降職調到洪州。洪州的主帥曹王想要聘任他爲副使。當時德宗在興元府,因爲曹王有功勞並且是皇親,所請示的事情沒有不批准的。

當時有位趙山人,所預測的事情都很准。崔造問他:“曹王上報我爲副使,能不能通過?”回答是:“不能。”崔造又問:“那麽會有個什麽樣的結果?”回答說:“能得到一個刺史,不久公文就會到,地方比這裏還要遠。”崔造不信,又問了一次。回答說:“必定如此,你要去的州名我也知道,但不能告訴你。”又告訴崔造,這個月的哪一天公文能到,並且要他先吊唁,然後再慶賀。

崔造心中害怕,因爲趙山人所說的日子,正是他親人死亡的忌日。於是他對趙山人說:“您如果言中了,我給您百千錢,說的不對,則要用鞭子輕輕打五下,可以嗎?”趙山人微笑著說:“我不應該得崔員外的百千錢,只能得崔員外您給我造的一間竹屋。”趙山人所言越來越奇怪。崔造又問:“你看我有沒有當宰相的福分?”回答說:“有。”又問:“需要多長時間?”回答說:“只隔您做官一任或兩任的時間,不會超過三任的時間。”

到了崔造家裏忌日這一天,因爲同僚們都知道這件事,等到太陽偏西的時候,便一同來到江邊的亭子裏,安慰崔造。他們先祭奠崔造的親人,然後一齊注視江北,等待消息。等到酉時,只見一人從北岸上船,急促渡船迅速向南岸駛來。崔造叫人遠遠地向那人發問,那人回答說是州裏來送信的。船快靠岸了,他們又問:“有什麽人事任免之事?可有崔員外做副使的批文嗎?”回答說:“沒有,卻有任命虔州刺史的公文在此。”大家驚奇地笑了。整個過程真如趙山人所預測的,先悲傷祭奠而後欣喜慶賀。

第二天,崔造將這件事告訴了曹王,曹王給趙山人百千錢。趙山人不要。崔造爲他建造了一間竹屋,他很高興地搬進去住了。並且又對崔造說:“到虔州以後,你必須經過很大的驚懼之事,然後才可以進京城做官。”

後來由於崔造的舅舅源休給叛逆朱泚做宰相,怕受牽連,心情憂悶。宰相府的公文到了,讓他更加憂怕。當時崔造的老朋友竇參做宰相,崔造官拜兵部郎中,不久又升給事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也就是宰相。
(出《嘉話錄》)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武則天的親戚建昌王武攸寧貪斂非常,橫徵暴斂財物,導致他轄區內的百姓十家就有九家傾家蕩產,潦倒乞討的充塞於途。老百姓向蒼天訴苦,滿路上的人都長吁短嘆。
  • 貞元年間,有個叫袁隱居的人,家住在湘楚一帶,他著有《陰陽佔訣歌》一百二十章。當時的相國李吉甫,自尚書郎貶到東南做官。有一天,袁隱居來拜見李吉甫,李吉甫久聞袁隱居的名聲,就請他進來敘談。李吉甫叫他給自己算算官職運數,袁隱居說:“您將可以做到將相,壽數是九十三。”
  • 唐朝刺史楊蔚到洋源出任洋州刺史,修道者陳休複每次到洋州都住在紫極官,刺史很想見他,而陳休複總是又到別處去了。於是刺史對衆道士說:“下次再來,一定向他申報。
  • 唐朝光啓三年,中書令高駢鎮守淮海時,發現蝗蟲只爬不飛,從城西浮過護城河,攀緣著城牆進入內城。它們聚集在路上和庭院中,驅除不止。松竹之類的樹木,一宿之間象用剪子剪過一樣,布幅上的畫像,都被它們咬去了頭。幾天以後,它們又互相咬食。
  • 武則天的親戚建昌王武攸寧貪斂非常,橫徵暴斂財物,導致他轄區內的百姓十家就有九家傾家蕩產,潦倒乞討的充塞於途。老百姓向蒼天訴苦,滿路上的人都長吁短歎。

  • 唐中宗神龍元年,中書令楊再思死,同日中書供膳也死,同被地府差役領到閻王那裡。閻王問再思:「在生時為什麼有那麼多罪狀?這麼多,怎麼能贖回來?」再思說:「我確實無罪。」
  • 元和十一年,監察禦史段文昌與崔植同時進入禦史台。先前的禦史崔玄亮是監察院的長官。看到崔和段是後來的,不是科舉出身,接待時神色傲慢,讓段文昌和崔植非常反感。
  • 吳郡的張轅,將由奉天縣尉的職位調任新的職務。當時,庶人李錡在浙西兼任管理專賣事物的榷管,張轅同他是舊識,將去拜訪他,以求得他的資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