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 宰相崔圓

史然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31日訊】宰相崔圓少年時貧賤落迫,家住在江淮一帶。他的表丈人李彥允是刑部尚書。崔圓從南方來到京城,等候拜見李彥允,想謀求個小職務。李彥允當時在學院裏正與學生們研習功業,對崔圓很蔑視。

一天晚上,李彥允作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被戴上刑具,有二三百個士兵簇擁著他來到一個大官府裏,到了大廳前面,都高聲念著姓名傳呼進去,只見一個穿紫袍的人坐在案前,李彥允一看,原來是崔圓。於是就在台階下哀叫饒命。穿紫袍的人笑著說:“先關押起來。”李彥允驚醒後又奇怪又害怕,就告訴了夫人。夫人說:“應該好好招待他,怎麽知道不應驗呢?”從此以後對待崔圓禮遇有加。讓他到另一個院落裏住下來,每天都在中堂請他吃飯。

住了幾個月,崔圓請求離開,說要到江南一帶找個職務。李彥允和夫人趁這個機會准備了豐盛的宴席,讓全家兒女一塊兒坐陪。吃完飯,崔圓拜謝說:“您對我恩重如此,真不知道怎麽感謝才好,將來怎麽報答呢?我常想,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不知道什麽原因,請丈人明白地說出來。”李彥允笑不回答。夫人說:“親表侄和自己的兒子一樣,只怕招待不周,有什麽恩惠呀、慈愛的事。”

李彥允這時起來上廁所,夫人趁機說:“你的丈人昨天作了一個怪夢,說你將來一定會當大官,說不定什麽時候你丈人受困遭難,在你的管轄範圍內,能不能網開一面,給予減免呢?”崔圓說:“怎麽會有那樣的事!”李彥允回來,重復說了夫人的話,崔圓不知道說什麽才好。李彥允說:“江淮離這裏太遠,並不是謀求上進的地方,我平常和楊司空較熟,我已經託付他了,到他那裏謀個職務吧。”

當時楊國忠以宰相銜領西川節度使。崔圓前去拜見,楊國忠很看重他,就奏明皇上任命崔圓為節度巡官,並掌管留後事。臨上任那天,李彥允以金帛贈送。到西川還不到一年,正趕上安祿山造反,玄宗遷都,就讓崔圓做了節度使。又過十多天,拜為宰相。當時京城剛剛收復,投降安祿山的官員陳希烈等人一起都應該被誅殺,李彥允也在其中,並已經定罪。崔圓那時是中書令,詳細審定,真的派兵包圍把他們抓了起來,點過姓名,宣判按法治罪。點到李彥允,李彥允高呼:“宰相記得當年的夢嗎?”崔圓點了點頭,然後就判先關押起來。

事過之後,崔圓上表向皇上奏明其事,並請求拿自己的官職贖李彥允的罪過。唐肅宗批准了表奏,特別下了詔書免除李彥允的死罪,流放到嶺外。

(出《逸史》)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武則天的親戚建昌王武攸寧貪斂非常,橫徵暴斂財物,導致他轄區內的百姓十家就有九家傾家蕩產,潦倒乞討的充塞於途。老百姓向蒼天訴苦,滿路上的人都長吁短嘆。
  • 貞元年間,有個叫袁隱居的人,家住在湘楚一帶,他著有《陰陽佔訣歌》一百二十章。當時的相國李吉甫,自尚書郎貶到東南做官。有一天,袁隱居來拜見李吉甫,李吉甫久聞袁隱居的名聲,就請他進來敘談。李吉甫叫他給自己算算官職運數,袁隱居說:“您將可以做到將相,壽數是九十三。”
  • 唐朝刺史楊蔚到洋源出任洋州刺史,修道者陳休複每次到洋州都住在紫極官,刺史很想見他,而陳休複總是又到別處去了。於是刺史對衆道士說:“下次再來,一定向他申報。
  • 唐朝光啓三年,中書令高駢鎮守淮海時,發現蝗蟲只爬不飛,從城西浮過護城河,攀緣著城牆進入內城。它們聚集在路上和庭院中,驅除不止。松竹之類的樹木,一宿之間象用剪子剪過一樣,布幅上的畫像,都被它們咬去了頭。幾天以後,它們又互相咬食。
  • 武則天的親戚建昌王武攸寧貪斂非常,橫徵暴斂財物,導致他轄區內的百姓十家就有九家傾家蕩產,潦倒乞討的充塞於途。老百姓向蒼天訴苦,滿路上的人都長吁短歎。

  • 唐中宗神龍元年,中書令楊再思死,同日中書供膳也死,同被地府差役領到閻王那裡。閻王問再思:「在生時為什麼有那麼多罪狀?這麼多,怎麼能贖回來?」再思說:「我確實無罪。」
  • 元和十一年,監察禦史段文昌與崔植同時進入禦史台。先前的禦史崔玄亮是監察院的長官。看到崔和段是後來的,不是科舉出身,接待時神色傲慢,讓段文昌和崔植非常反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