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文人歌詠的花卉(上)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名花之出名,既得益於生長它們的土地,得益於人們的喜愛,更得益於它們的文化意義。以下所列的其它著名花卉,也是中國歷代文人時常歌詠的對象。
  
迎春花

迎接春天的花,報告春天信息的花。其花色金黃、綴滿柔細枝條宛如條條金色腰帶,故稱金腰帶。屬木犀科落葉灌木。早春無葉開花,開花時臨近春節,深得人們喜愛。
  
海棠

有「花中神仙」之稱,也有「佔春顏色最風流」之譽(唐代吳融)。唐代何希光曾有詩曰「誰家更有黃金屋,深鎖東風貯阿嬌」,海棠因此又有「貯金屋」之名。宋代蘇軾說「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紅燭照紅妝」,後人又因此將其稱作「燒燭照」。海棠系薔薇科,有貼梗海棠、垂綠海棠、西府海棠、木瓜海棠諸種。海棠與秋海棠不同。秋海棠系多年生草本植物,又名斷腸花、相思草、八月春,不過,在民間鑑賞時,一般通稱海棠。
  
桃花

一般看作是春天的象徵。古人多以「春催桃李」、「桃李滿天下」、「桃李滿園春」或「桃杏滿樹春似錦」等來讚美大好春色。也有以桃花喻美人的,如「人面桃花」。桃花種植地區甚廣,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到處均有桃花種植。蘇州的桃花塢,西湖的棲霞嶺,黃山的桃花峰,湖南的桃花源,華蓋山的桃花圃等處,均是古今植桃勝地。「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辯仙源何處尋」。桃花又被視為美好、幸福、安樂的象徵。
  
杏花

同桃花一樣,也是春天的象徵。宋代葉紹翁有詩曰:「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杏花屬薔薇科落葉喬木,春季開花,花蕾紅色,開花時花瓣呈粉紅色。如果說梅花是報春之花,那麼杏花則象徵著春意盎然。
  
李花

李花屬薔薇科落葉喬木,春季開花,白色,淡雅素潔。其花若在夜間觀賞,有「花光月夜兩徘徊」之美。
  
梨花

薔薇科落葉喬木,初春開花,其花素淡,似天然染就,潔白如雪,故深得文人雅士喜愛。他們常常藉此寄托貞潔情思,冷艷品格。
  
木蘭花

又名辛夷、木筆,女郎花。木蘭科落葉灌木。早春先葉開花,花瓣外呈紫色,內近白色或紫紅色。花蕾尖直挺秀,形如毛筆。
  
楊花

楊柳科落葉喬木,葉寬闊,花雌雄異株,無花被。早在北魏時,就有傳為胡太后(宣武帝皇后)所作的楊花詞,詞日:「陽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蕩落南家。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秋去春還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裡。」以楊花隱喻逃往南方的情人楊華,巧妙雙關,哀婉動人。不過歷史上,最為有名的還是蘇武的那首《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此詞從「似花還是非花」談起,使楊花的「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的生動神態躍然紙上,而最末一句「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更成為千古名句。 (待續)

(資料來源: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蓋鈕座及罐肩部均鑲鍍金蓮瓣,器身四開光繪飾比翼雙飛的珍禽和花卉,兩兩開光之間裝飾了西洋十字架形的圖案,中西合璧的流行風格,耐人尋味。
  • 此盤寬面,盤內稍圓弧,盤口緣出扳沿。在扳沿中間以徑一點五公分的鏤空圓連續一圈,圓圈口緣描金彩,並加圖案花卉飾之。
  • 雙連蓋罐造型特別,略呈雙鯉魚形狀。除了口沿及圈足上繪如意雲頭紋、頸飾蕉葉紋外,其餘滿飾各種變形的番蓮花、牽牛花、蓮花、以及牡丹、菊花、茶花、桃花等纏枝花卉,花紅葉綠、鮮艷美麗。
  • 碗:銅胎,斗笠形蓋,蓮瓣座鑲浮雕番蓮紋的桃形鈕,侈口,垂腹,圈足碗。器內施湖藍釉,器外黃地繪纏枝番蓮紋,圈足飾回紋,底白地書藍色「乾隆年製」雙方框雙行楷書款。
  • 上海市花卉協會指出,上海已成為大陸最大的花卉消費市場,鮮切花年銷量超過四十五億支,人均花卉消費量居中國大陸第一。上海全市有近五十家花卉市場,每天供應的鮮切花品種近三十種,盆花品種四十多種。與此同時,上海還逐步成為大陸花卉出口基地。
  • 全器以回紋裝飾邊緣,在黃地纏枝花卉錦間,以對鳳圍繞成三開光,內繪文人雅士悠遊於山林間的愉悅情景。
  • 盤面以折枝四季花卉(菊、蘭、荷、牡丹、海棠、萱草、月季及牽牛花等)為主紋,盤心周圍與盤口分飾拐子龍圖案與如意雲頭紋,盤外則繪纏枝番蓮,白色地藍色紋,素淨淡雅。
  • 此類紋飾繁複的器皿,除了其原本的用途外,通常也作為陳設器。
  • 維吾爾族的民宅建築藝術,其院落和居室佈局,樣式繁多,富有濃郁的民族特色。房屋多以長方形套間平房為主,房頂平坦,房前有廊簷,講究的在房沿,柱子,門窗上雕有花紋圖案,牆壁上用磚橫豎砌成圖案花紋。庭院裡喜歡搭葡萄架,栽有果木和花卉。屋內的牆壁上開有許多壁翕,放置食物、用具和工藝品。牆壁上掛有壁毯,地上舖有地毯和花氈。有的地炕周圍還掛有布制或絲綢的色彩絢麗的牆裙。房間佈置獨具民族特色,多顯華麗。
  • 三階式的高足蓋杯,器形類似今日比賽中的獎杯,鑲嵌紅、白色玻璃的鳳梨形蓋鈕,鍍金夔龍雙耳,全器粉紅地滿佈圖案式的花卉,寶藍色的部位,是以內填琺瑯的技法裝飾,無論造型或色彩均具濃厚的西洋風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