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媽媽的育兒手記〈一〉

痴心媽媽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這是一篇十一年前的的塗鴉之作。近日翻出一看,十一年光陰,彈指一揮間,當年的母親如今已脫胎換骨走出了昔日的迷茫和困惑。

也許讀者會有興趣瞭解:八十年代的母親和孩子想些什麽?做些什麽?在孩子的發育和成長過程中都經歷了些什麽?

儘管時代已變遷,我深信,童真的至純至真是跨越時代的,普天下母親的心也會是永遠相通的。真心希望讀者能夠從我和孩子的這段真實經歷中得到點什麽。

1992年4月

前 言
今年又是猴年,十二生肖一迴圈,我榮任母親正好十二個年頭。人世間,學作母親是一門深奧的學問,雖說兒子今年將小學畢業,而我却感覺自己當母親至今還未摸得著門道,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兒子生就出的許多難題。

春節前後,有一段時間休假,于是靜下心來,把初爲人母以來的種種經歷和見聞一一理出,願與天下父母共同研討。

與兒子初次見面
預産期過了九天,胎兒仍沒有動靜,醫生說是我一直沒停止騎自行車上下班的緣故,造成胎兒下不了盆骨。原先我還有點洋洋得意:以前騎車上不了的大斜坡,懷孕六個月以後居然可以沖上去,看來肚子裏的孩子也會幫忙出力呢!現在看來問題真有點嚴重:每年這個時候都已經開學了,這孩子還賴著不出,不會是不喜歡上學校而選擇了寧可繼續呆在肚子裏吧?。
九月二日一大早,肚子有點隱隱作痛,我撿了點衣物就自己坐礦山的交通車到職工醫院去。丈夫出門了,婆婆爲照顧我提前退休,才來礦區幾天,有消息才通知她上醫院。醫生給我查了查、聽了聽,判斷胎兒還沒下來,“第一胎沒那麽快,回去!等有動靜再來。”我决定不走,暗暗打算今天非得把這小傢夥生出來不可。

傍晚,在産房裏,腹痛一陣緊似一陣,五臟六腑全攪亂了,生怕影響別人的神經,不敢叫喊,只好咬緊牙使勁去抓床頭的鐵欄杆,估算一下欄杆的直徑大概是六毫米,心想不知痛到極點時,會不會把鐵欄杆拉彎?痛過幾陣後,心中愈加清楚,這痛都是兒子(我一直深信自己懷的是兒子)引起的,他正在不斷地使勁想要拱出來。我也得聰明一點,儘量省點勁,待他出力拱時我才使勁,他一停下來,我也趕緊歇口氣。

從下午三點折騰到半夜,雙方都累了,還未有頭緒,我求醫生動剪子破羊膜,醫生只翹腿坐在産房一邊的椅子上作旁觀狀,幷一味叫出力,還不時批評我出力的部位不對。我實在感到無助,現在臨時再培訓也來不及了,這事只能靠自己,要死要活都沒有任何人能幫上忙,只好豁出去了。筋疲力盡後,醫生動了惻忍之心,終于拿出剪子,羊水一流出,兒子也鑽出來了,腦袋左上方頂著一個鴿子蛋大小的腫塊,活象小羊羔頭上的犄角,這無疑是奮力用頭拱的結果。這位男子漢首戰告捷,給大家的第一印象還不錯,而接下來的表現就有點令人汗顔了:醫生把他接出時他大聲哭喊著,趁醫生還沒來得及把他放下,及時地尿了她一身,隨後就把手指塞進嘴裏,旁若無人地“叭嗒,叭嗒”吮起來。産房裏一時靜下了,只聽到這津津有味的吮吸聲一聲比一聲清脆響亮。我想,他在肚裏一定是餓得很慘,不然怎麽會到了一個新環境也沒興趣睜眼看看,先是大哭發泄不滿,然後就忙著自己喂自己吃手指了。

兒子被包好後一抱出來,久候的婆婆笑逐顔開,馬上迫不及待往他嘴裏灌黃連水,據說可以“除胎毒”(學西醫的外婆早就提醒過,反對給嬰兒喂黃連水,說是會引起“新生兒黃疸”,只是她沒在現場,鞭長莫及了)。孩子張大嘴,“咕嘟、咕嘟”照喝不拒,大概這就是“饑不擇食”。

不知爲什麽醫生非要十二小時後才讓喂奶?兒子一夜哭喊抗議,幸好婆婆一夜坐著守護。天亮了,婆婆喊腰疼,我笑她,“我生孩子腰不疼,你抱孫子腰疼,可見這小傢夥不是好對付的。”

三字經講“人之初,性本善”。據我所知,每個“人之初”都是先把母親折騰得死去活來,然後哭著鬧著鑽出來,大多數不屑正眼望望這世界,隨後餓了、脹了、熱了、冷了……稍有不對勁就大哭大鬧,一切都滿意了則蒙頭大睡。兩三個月後才有興趣給周圍的人一點好臉色看,會露出友好的笑容。孟夫子的“人生皆有善意”大概是自此時起。@、(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家裏添了個嬰兒,每日工作量大增,據說養一個孩子要用十萬個工:不停地喂奶、喂水、換尿布、還要給他洗澡。一遇陰雨,房間裏裏外外全挂滿尿布。我也無暇顧及什麽儀態:衣服上總不時被沾上點黃的、白的。哭鬧聲一起,全家人就緊張地輪流把孩子抱在懷裏又拍又搖。據報上介紹,嬰兒腦子嫩,用勁搖動會損壞大腦影響智力。我專門訓練了丈夫的姿勢,怕男人力氣大,把孩子拍傷搖散了。
  • 從這時開始,當母親的麻煩事劇增了,每看到一樣東西都要回答兒子的提問:“這是什麽?”“做什麽用的?”“還有呢?”一直窮追不捨。所有那些問題彙集起來,足够編一套“十萬個爲什麽”。兒子愛看《看圖識字》、《小朋友》等讀物,老是纏著大人給他講解,真後悔生孩子前沒有念一段幼師課程,以應付眼前的每日必考。
  • 弗羅伊德講的戀母情結也許是存在的,兒子對父親有點排斥心理,不願他與自己一道分享母親的感情。吃飯時我提醒兒子別光顧吃菜不吃飯,等下一次吃飯時他就會告狀,“媽媽你看看,爸爸光吃菜不吃飯,他不聽話以後會長大孖瘡的”。真是個莫須有的罪名。
    丈夫自從有了兒子時常嘆惜,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已降爲二等公民,我又要當妻子又要當媽,只能當媽爲主,爲妻作次。
  • 遇上有趣的電視節目可安定下來坐著看幾分鐘。對大人們談話開始有興趣,一見大家笑也及時跟著笑,而且聲音特別大,笑完才想起問:“媽媽,你們剛才笑什麽?”在場的人都忍俊不禁。
  • 我平時一看到他的手髒,隨口就講:“快去洗洗你的猫爪子!”這天來了客人,我端出一盆水給他們洗手。兒子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大聲問道:“媽媽,你打水給誰洗猫爪子呀?”當場讓我好尷尬!從此再也不敢隨便對他使用不規範用語了。

  • 兒子生病,帶他去醫院看病。一回到家就問我:“醫生是好人還是壞人?”“好人爲什麽要拿針水往人家屁股上打呢?” 在他看來,大概衡量醫生是好人還是壞人的標準,就是有沒有造成他的屁股痛。
  • 兒子從小到大從沒有因哭鬧而占過便宜,明明可以給他的東西,一旦哭鬧著要時,反而不能給。我知道,世上無論多麽蠻橫的孩子,都决不會鬧著要天上的月亮,因爲他明白那是無法辦到的。我兒子很清楚,他一但哭鬧,所要的一切也就成了天上的月亮。在我們家堅持這一原則,哭鬧自然無法成爲法寶,時間一長,他也養成了不哭不鬧的習慣。
  • 問:“肥皂是用什麽做的?”“紙是怎樣做出來的?”“布是怎樣做的?”看到什麽東西都問,問順口了最後竟來一句:“媽媽,你是用什麽做成的?”有信口開河之疑。
  • 會幫大人跑腿,送東西或傳口信,很樂意送包子給二樓的小文杰吃,只是他媽媽向我反映,包子上偶爾會發現兒子咬過的小牙印。
  • 會自己叠衣服,但叠不整齊;認漢字三百多;可連續半小時安安靜靜坐下來看圖認字;不會拼六面圖;寫字常寫反,如“你”写成“尔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