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勞教所強制法輪功生產奴工產品黑幕

「追查國際」關於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制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第一部份)

北京咪奇公司大門標牌照片。(追查國際提供)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8日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11月7日公佈一項有關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迫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揭示了部分中國大陸勞教所,強迫被關法輪功學員生產奴工產品的證據和事實。其中包括57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強制為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用嘴磕,用手剝一種大板瓜子,因不能完成大強度的任務而被4隊隊長呂軍暗示9號室的犯人毒打致死。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成立於2003年1月20日,致力於系統地追查由江澤民及其領導下的各級610系統以及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報告綜述

強制勞工產品不僅是對被勞教人員基本人權的侵犯,而且強制勞工產品所帶來的巨大利潤,又刺激監獄、勞教系統進一步對被勞教人員的迫害。另外,強制勞動所產生的價格低廉的商品向國際市場的傾銷,也對國際勞工市場和經濟市場的穩定造成了衝擊。同時也令消費者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去購買這些強制奴工產品蒙受欺騙。中國政府卻通過給勞教系統和監獄的企業制定優惠政策來鼓勵和吸引外資合作,中國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2001]56號文件明確規定,全部產權屬於監獄、勞教系統的企業將被獲免征企業所得稅和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中國的一些省市經濟發展區的招商廣告,甚至以地處監獄、勞教所區域的廉價勞動力來吸引外資。

充分證據顯示,「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山東利得爾工藝有限總公司」,和」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等企業與勞教所或看守所一起,強迫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為其無償生產強制勞工產品。北京咪奇玩具公司與北京新安勞教所聯繫,利用被關法輪功學員為雀巢公司製作玩具兔一事,經澳大利亞和瑞士記者的曝光,對咪奇公司進一步使用強制勞動有了較大的抑制。

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與蘭州大砂坪和第一看守所一起,強制約一萬名被勞教人員(包括在1999年7月以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其「手揀精選瓜子」。包括用嘴磕一種大板瓜子,然後再用手剝去瓜子皮,取出裡面的瓜子仁。導致許多人牙被嗑掉、嗑壞,手被磨破,很多人指甲整個被剝掉。被勞教人人員每天被迫干十多個小時以上,得不到任何的勞動報酬。而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卻在幾年的時間,成為中國境內最大的炒貨類食品生產基地。1999年營業額達4.6億元,主打產品」正林手選瓜子」遠銷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東南亞和台灣等。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成為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和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的手工基地,分別為其縫製「麗潔牌」被子和貼商標,如」北京降壓0」和「雙鶴」等商標。利得爾公司的產品遠銷美國、加拿大,智利、歐盟、日本、韓國和新加坡等國家。

必須要指出的是,由於中國大陸嚴密封鎖消息,並對此類調查設置障礙,這篇報告提供的只是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內受到強制勞動而致殘和死亡案例中的極少數。目前,由「追查國際」主導的此項調查工作,正在對更多的案例進行追查和證據核實。

報告正文

中國勞動教養制度於1957年建立。根據公安部1982年頒發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勞動教養是用來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實行強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1]。由於實施勞動教養和關押勞教人員不需要經過任何的法律程序,勞動教養制度成為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獨裁政權違背憲法、逃避法律、鎮壓人民和異己的一種有效工具。目前,「中國龐大的強制性勞動教養系統成為今天世界上最隱蔽和最令人恐怖的刑事制度」。[2]

中國勞教制度達到了兩個直接目的:一是通過強迫勞動得到便宜、可靠的生產力;二是通過「思想改造」強行洗腦,即所謂」通過勞動改造思想」。這不僅是對被勞教人員基本人權的違反和侵犯,同時,強制勞工產品所帶來的巨大利潤,又刺激監獄、勞教系統進一步對被勞教人員的迫害。另外,這些低廉的商品向國際市場的傾銷,令消費者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去購買這些強制奴工產品,也對國際勞工市場和經濟市場的穩定造成了衝擊。

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勞教制度不具有合法性。它不僅違反了若干國際法律和中國簽署的許多公約,其中包括聯合國憲章,人權宣言,以及反對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的處罰公約;同時勞教制度也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憲法,中國自己的法律學者認為:「『勞動教養』政策主要存在著四個問題。首先是這項制度本身的合法性。勞教制度像收容遣送一樣,其實都未得到法律的授權。《立法法》中明確規定:對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只能由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制定法律來規定。但現在支撐整個勞動教養制度的僅是公安部頒布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全國人大未制定這方面的法律。」[3]

另外,中國是」國際勞工組織」的參加國。勞教系統對被勞教人員酷刑折磨、非法關押和基於政治和宗教信仰等原因的關押和強制勞動等均違反了「勞工組織」關於」勞工條件和權利」中的有關規定。[4]

雖然由於西方民主國家對「強制勞工產品」的強烈抵制,中國國務院1991年重申關於禁止勞改產品出口的規定,以及監獄不得與外商建立合資或合作企業。[5]然而在實際運作上,中國政府對勞教系統和監獄的企業給與了大量的優惠政策,以此鼓勵和吸引外資合作和出口等。如中國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2001]56號文件明確規定,全部產權屬於監獄、勞教系統的企業將被獲免征企業所得稅和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6]中國的一些省市經濟發展區的招商廣告,甚至以地處監獄、勞教所區域的廉價(或無償)勞動力來吸引外資。在湖南省湘南監獄的招商引資廣告中並特別強調,」湖南省新生煤礦,又稱湖南省湘南監獄。位於湖南省耒陽市黃市鎮。…勞動力資源充裕且相對低廉,…(如果能用服刑人員生產的話將更低),企業運營成本較低。…我單位為特殊企業,與當地政府及有關部門有著良好的關係,且有國家給予的各項優惠政策,可以創造一個寬鬆、融洽的投資環境。…新生煤礦熱忱歡迎海內外企業家前來投資興業。」曾經被報導過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浙江十里坪勞教所所在地湖鎮工業園區進行招商投資提到,工業園區位於湖鎮火車站南面。交通便利,南接十里坪監獄、勞教所,是湖鎮總體規劃內的工業發展區塊。[7]

自1999年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以來,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有一百八十多個勞教所直接參與了對超過十萬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強制勞教迫害。至2003年10月8日,793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219名是死於勞教所的酷刑折磨,占迫害致死總人數的28%。直接導致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的勞教所多達69所,上至65歲的老人,下至8個月的嬰孩,甚至連殘疾人修煉者都不能倖免。[8]

從「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收到的舉報資料中顯示,中國大陸的勞教所除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和濫用酷刑外,也大量強迫法輪功學員成為勞教所奴工,無償勞動。由於惡劣的環境和超強度的勞動,法輪功學員無論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有的致殘、甚至死亡。

證據顯示,」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和」山東昌邑利得爾工藝有限總公司」,直接參與了與勞教所、看守所等一道,強迫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為其無償生產勞工產品。迫使法輪功學員每天勞動時間長達十多小時,有時甚至通宵,完不成任務的法輪功學員被毒打、甚至酷刑致死。這幾家企業的勞工產品除在中國本土各大城市銷售外,其中「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和」山東昌邑利得爾工藝有限總公司」的產品還遠銷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德國、新西蘭及東南亞等30多個國家與地區。

「追查國際」提供的這份調查報告是揭示勞教所非法強制生產勞工產品以及通過此種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一個開端。必須要指出的是,由於中國大陸嚴密封鎖消息,並對此類調查設置障礙,這篇報告提供的只是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內受到強制勞動而致殘和死亡案例中的極少數。目前,由」追查國際」主導的此項調查工作,正在對更多的案例進行追查和證據核實。

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雀巢公司和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

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成立於1987年,是集毛絨玩具及毛絨製品的設計、生產、銷售、出口於一體的中外合資企業。年產量在20萬打以上。產品出口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丹麥、巴西、匈牙利、日本等國,並在東南亞地區佔有一定的市場份額。[9]

北京市新安女子勞教所(原為北京市天堂河勞教所的一個大隊,後升級為獨立勞教所),地處北京大興縣南苑,原來是男子勞教所,因為抓的女法輪功學員太多,原有的女子勞教所容納不下,就將女所和男所互換了。在鎮壓法輪功以前,北京市女子勞教所的規模在一、二百人之間,打壓法輪功後,勞教所的規模從2000年7月的一百多人急速上升到2001年4月的近一千人。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新安勞教所被關期間被致死或致殘。新安女子勞教所承接了多家企業出口產品的手工加業務,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是其中一家。2001年2月,被非法關押進來的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為其無償勞動,加工生產雀巢公司轉包給北京咪奇公司承做的100,000只玩具兔。

現居住在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Jennifer Zeng是這樣描述在新安女子勞教所被強制勞動和生產雀巢玩具兔的,「在勞教所,我們被強迫做各種苦役,包括種草、種樹、淘垃圾、挖菜窖、織毛衣、織坐墊、做玩具、做一次性輸液器、包一次性筷子等等。我們生產的產品大部份都是出口的。特別是我們織的毛衣,尺碼很大,只有體型高大的外國人能穿。2001年2月,我們接到一批做100,000只玩具兔的訂單。據警察說這些玩具兔是為雀巢公司做的,用於促銷。這些玩具兔高約三十公分,身體是棕色的,脖子很長,戴大紅色平絨布脖圈,嘴巴兩邊各有兩根長約五六公分的黑鬍鬚有的穿牛仔背心,有的穿風衣,有的像海盜一樣戴著擋住一隻眼睛的墨鏡,胸前有英文字母,握著拳頭,翹著一只大拇指。腳有三個腳趾,是淡黃色。尾巴是白色的,很短。」下圖為在咪奇公司拍攝的為雀巢生產的玩具兔照片。可以看出與Jennifer的描述一致。



圖:咪奇公司為雀巢生產的玩具兔。照片在得到Jennifer的證詞後拍攝於咪奇公司。(追查國際提供)

「需要加工的兔子通常由一個中年婦女騎一輛三輪車送到勞教所,這樣一只兔子需要三十多個工序才能完成,即相當於十幾個小時才能做出一只,而每一只兔子的加工費才合人民幣三角錢!每次(相當於澳幣六分)加工費是付給勞教所的,我們拿不到任何報酬。通常我們都是從早上五點半起床就開始幹活,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兩三點,有時還要通宵達旦地加班,否則就完不成任務。任務最緊時,我上完廁所連手都不敢洗,為的是不敢花費那幾分鐘的時間在洗手上。到了晚上,我曾困到連從一數到九都數不清楚,還得奮力睜著眼睛織毛衣。毛衣的花樣很複雜,頭腦不清醒時很容易織錯,有時候好容易在晚上織出來了,第二天早上一看卻全織錯了,還得拆了重織。長時間的超強度勞作和睡眠嚴重不足讓我很長一段時間裏覺得我對生活的唯一需求只剩下了睡覺。」[10]

悉尼晨鋒報和日內瓦時代報(Le Temps)分別對這一事件進行過報導,2001年12月28日悉尼晨鋒報的文章「精巧的玩具兔隱含著中國勞教所的苦難」中報導:」雀巢公司向本報發佈了一份聲明,證實該公司今年初向北京的一家玩具製造商--北京咪奇玩具有限公司訂購了11萬隻絨兔,以為Nesquik(熱巧克力飲料品牌)做促銷之用。」

儘管雀巢總部稱,「沒有證據表明雀巢在中國的生意來往與(勞教所的)強迫勞動有關聯。」然而卻在此後中國的合同書中加入了」保證它的轉包商不使用強制勞動」的新規定,併發表聲明說,「依照雀巢公司的商業原則,雀巢不從那些使用強迫勞動或監獄勞動的公司或機構購買產品或材料。」[11]

日內瓦時代報駐北京記者Frederic Koller還前往北京大興進行實地取證,但咪奇公司拒絕接受採訪,也拒絕提供它在北京的廠家的地址。但記者Frederic Koller根據自己對勞教所倖存者和大興城工業區居民的調查,撰寫了報導發表在日內瓦時代報(Le Temps)2002年4月13日星期六經濟版上。文章指出,」雀巢公司確認,米奇玩具廠不偏不倚,(與天堂河勞教所都)地處(北京)大興。」[12]一年以後,咪奇公司定單減少了60%。咪奇公司主動要求Frederic Koller到廠採訪,希望記者能寫篇報導「澄清」他們的「名譽」。記者經過採訪調查,沒有撰寫任何「澄清」報導,並且發現「咪奇玩具公司」與「天堂河勞教所」僅相隔500米的距離。這與Jennifer Zeng的證詞中所說:「這個玩具廠應該離勞教所不遠,因為送需要被填充的玩具兔的婦女是騎三輪車到勞教所送貨的。」相吻合。

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

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於1988年由台灣商人林墾在甘肅省創建,是當地最早的台資企業之一。自1992年在蘭州設立公司以來,便與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和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又名:西果園看守所)聯營,約一萬名在押人員(包括在1999年7月以後幾十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性地為其手揀精選瓜子,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在押人員被要求用嘴磕一種大板瓜子,然後再用手剝去瓜子皮,取出裡面的瓜子仁。冬天在放風場露天分揀大板瓜子,許多人手被凍傷、磨破,手上的疥瘡淌著膿血滴在瓜子上;夏天嗑瓜子、剝瓜子。很多人牙被嗑掉、嗑壞,指甲整個被剝掉。在押人員每天被迫從早到晚連續蹲著干十多個小時以上,得不到任何的勞動報酬。

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和西果園看守所為賺取高額利潤,為在押人員制定高額勞動定額,看守所的管教肆意毒打被管教人員,並且有貪污和經濟犯罪行為。1998年,大砂坪看守所的一個大隊長因貪污瓜子加工費被發現而飲彈自殺。

2001年4月底,57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被非法關進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萬貴福被強制每天大強度的用嘴磕、用手剝瓜子,導致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由於無法完成每天的定額,萬貴福被第一看守所4隊隊長呂軍暗示9號室的犯人毒打致腹部嚴重受傷,2001年12月20日被送進蘭州大沙坪勞改醫院三天後死亡,醫生從萬貴福的腹中抽出了許多腹液,是被毒打所致。[13]據長期關押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姓名略)證實,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每年死亡率相當驚人,但由於封鎖消息具體死亡人數不詳。

這些無償的勞動力,為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帶來可觀的利潤。1999年度其營業額達4.6億元。[14]經過短短幾年的光景,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成為中國境內最大的炒貨類食品生產基地。其主打產品「正林手選瓜子」(即經在押人員手揀挑選的瓜子),遠銷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新西蘭及東南亞等30多個國家。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目前在美國、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設有海外分公司,在澳大利亞有進口商聯絡人。[15]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與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和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通常稱為濟南女子勞教所,地處山東濟南市漿水泉路20號,現任所長姜麗杭。勞教所原來關押約200餘人,2000年10月開始,猛增到700多人,其中95%以上是被非法綁架進來的法輪功學員。為了掙外匯和多發獎金,勞教所與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ShanDong Leader Handicraft Articles Co.Ltd)、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Jinan TY Print)及其他四五家企業建立聯繫,成為這些企業的手工加工場。勞教所強迫在押人員和學員進行超負荷的勞動,為其無償加工產品,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甚至通宵。60多歲的老太太也沒有例外。因長期加班加點致身體不支,常有人暈倒在車間。拒絕出工者被罰關進黑不見光全封閉式的」禁閉室」,不准睡覺休息。不得洗漱、不得出屋解手,被強迫連續站立可達二十多天,直接導致昏迷,雙腿、雙腳嚴重腫脹,無法穿鞋,無法行走。2002年的上半年,勞教所單加工費就盈利57萬元。在兩年的時間裏,蓋了一座十幾層的辦公樓、一座接見樓、一座大鍋爐房。

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原山東昌邑抽紗廠)是生產經營抽紗工藝品的出口專業廠,地處山東省渤海之濱,屬國家二級企業,擁有進出口經營權。主要生產用手工絎縫的「麗潔牌」床上用品及室內裝飾品。[16]

法輪功學員在濟南女子勞教所被強迫給昌邑利得爾有限總公司加工、縫製被子,任務量很大。據法輪功學員的證詞:」做的被子出口日本、南韓等十多個國家。」從利得爾公司的消息來源說,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的產品銷往美國、加拿大,南美的智利、阿根廷,西歐的歐盟各國,中東的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科威特、阿聯酋,澳大利亞和東南亞的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也是中國的重要創匯企業,年度銷售金額為7000(萬元),年度出口額達1000萬美元。[17]

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是由山東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與香港合資的印刷企業。地處山東濟南歷城區洪樓南路16號,現任總經理徐波。主要從事印刷加工醫藥、食品包裝盒及其他紙製品包裝物、各種高檔畫冊、宣傳畫等。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擁有多家合作夥伴,主要有石家莊製藥集團、北京雙鶴藥業等。2002年總產值8000萬元人民幣,利潤666萬元人民幣。[18]濟南天一印務與濟南女子勞教所建立聯繫,利用無償勞動力為其貼商標,其中有「北京降壓0」和」雙鶴」商標,勞教車間印製花樣圖案的化學顏料刺激眼睛與呼吸道,嚴重損害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和勞教所為降低成本,賺取更多的利利潤,勞教所不但不給配備任何防護用品,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無任何勞動保護的情況下超時超負荷生產,每天5:30起床,晚上11點睡覺,每天得干將近15個小時,有時候為了完成廠家送來的貨,常常逼迫法輪功學員干通宵。[19]完不成任務的可被勞教延期關押。有的法輪功學員因長期加班加點身體不支,常有人暈倒在車間。

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與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

齊齊哈爾雙合女子勞教所是沒有國家認定生產農藥資格證書的非法加工點,專為齊齊哈爾市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包裝農藥。勞教所不具備生產農藥的設備廠房,法輪功學員在無任何勞動保護的情況下,被強迫為勞教所包裝毒性大的農藥粉,致使身體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許多人被瀰漫在整個車間的毒性農藥粉嗆得流鼻血,還有的出現噁心、嘔吐、流鼻血、流眼淚、咳嗽吐痰(痰內有血)、月經失調、眼晴幾乎失明等。受害人在出現中毒反應的情況下仍被強迫繼續勞動。農藥包裝上明確說明生產農藥時必需的防毒設施以及每天工作後必須洗澡,藥廠卻沒有洗浴設施,在炎熱夏日,汗水與藥粉粉塵粘在一起使人皮膚蜇痛難忍。待汗水乾爽後便出現癬狀瘡面,令受害人又癢又痛。若趕上值班干警不順心便不讓洗漱,受害人帶著一身一臉的藥粉便睡下。

法輪功學員張貴芹、祁柏琴、林秀梅、姜閱宏因抵制迫害拒絕出工,被施以酷刑「坐鐵椅」:手反銬,兩腳插入兩個方形孔內,身體被胸前一鐵板固定。迫害致腿腫、肉爛、暈了過去。事後,以高珊珊為主的六位法輪功學員聯名呼籲停止迫害,勞教所立刻把高珊珊關在小號隔離,並超期非法關押長達兩個月之久,對這位年僅20歲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21]

雙合女子勞教所的干警隊長張志捷和干警陳建華等為維持較高的獎金額,而將多數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加期關押一年,因干警面臨下崗,解教人數越多,干警下崗人數越多。

僅1999年一年,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為該所創造了十八萬元的利潤。雙合勞教所大隊干警每年每人分紅幾千元,所裡還購置新車。[20]

由於是非法生產農藥,每當遇到上級檢查時間馬上停產。在沒有起碼的消毒設施和廠房的條件下,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住的寢室中包裝衛生筷。

雙合女子勞教所還弄虛作假坑害農民;每到旺季,農藥廠便將長期積壓的過期變質農藥及農民退返的作廢堆積如山的農藥,重新包裝,改換日期投入市場。法輪功學員多次向雙合勞教所四個所長及藥廠廠長提出不能弄虛作假坑害農民,雙合勞教所反利用主管隊長(張志捷、郭麗、劉淑榮、王梅)責罵逼迫法輪功學員。[22]

後續調查

在完成本篇報告期間,」追查國際」又接到了許多關於在中國勞教系統的強制勞工產品的舉報資料。其中包括一些涉及到國際知名公司的案例,現列出兩例。本組織將進行立案追查。

現為加拿大居民的法輪功學員林慎立因不放棄法輪功而被上海警方判2年勞教。在江蘇大豐勞教所(上海第三勞教所(地點在江蘇大豐902信箱一分箱)內曾經為「艾迪達斯」(Adidas)縫製過皮球。

一奧地利人在購買的產品中發現了一封英文手寫信,是一位被關押在廣東槎頭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寫的。據信這是在該產品的生產過程中被夾帶進去的,顯示廣東槎頭女子勞教所利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某德國公司生產產品。目前此信件已被轉交給了國際大赦奧地利分部。

參考資料

[1]公安部制定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1982年1月21日
[2]《勞改手冊》,吳弘達,中國勞改基金會。
[3]變革呼聲直逼)勞教)勞教應被納入憲審視線,南京《週末》,實習記者王彬,2003年07月16日新浪網。
[4]《國際勞工準則》,國際勞工組織。
[5]《國務院關於重申禁止勞改產品出口規定的批復》,中國國務院,1991年10月5日。
[6]中國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於對監獄、勞教企業繼續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固定資產投資方向調節稅的通知,1998年3月13日。
[7]中國監獄、勞教所招商引資調查記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3。
[8]《成立「追查中國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罪行」委員會通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3。
[9]「北京咪奇玩具公司介紹」,2003年7月23日
[10]法輪功學員JenniferZheng關於在新安女子勞教所被強制勞動證詞,2003。
[11])精巧的玩具兔隱含著中國勞教所的苦難),悉尼晨鋒報,記者:AndrewTaylor,2001年12月28日。
[12]「中國製造的玩具」,日內瓦《時代報》,記者:FredericKoller,2002年4月13日星期六經濟版。
[13]法輪功學員萬貴福受迫害記錄
[14]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公司介紹及盈利情況。
[15]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海外經銷情況。
[16]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介紹
[17]山東利得爾工藝品有限公司海外經銷介紹
[18]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介紹
[19]濟南天一印務與濟南女子勞教所聯繫證詞
[20]齊齊哈爾雙合女子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生產勞教產品紀實
[21]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與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
[22]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欺詐情況
========================
附錄一:JenniferZeng關於「雀巢」玩具兔的描述
附錄二: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被關押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生產農藥證詞
附錄三:法輪功學員林慎立證詞:「我被勞教所被強迫勞動做皮球」
附錄四:法輪功學員SamLu關於在勞教所內被強制生產出口產品的證詞
========================
附錄一:JenniferZeng關於「雀巢」玩具兔的描述

兔子高約三十多公分,身體是棕色的,脖子很長,戴大紅色平絨布脖圈,脖圈裡與身子裡一樣塞有人造棉絲,頭上有一朵與身體同顏色的五辮的棕色小花,花的直徑大約是四公分左右,嘴巴兩邊各有兩根長約五六公分的黑鬍鬚,上邊那根比下邊那根大約要長一公分(或下邊那根比上邊那根長,這一點我不能肯定。總之是其中一根比另一根長一公分左右,上邊長的可能性更大)。嘴巴裡有兩顆白色的牙齒,有一小截大紅色的舌頭露在外頭,嘴巴看起來是在笑的樣子。眉毛是黑色的。有的兔子穿牛仔背心,有的穿風衣,有的像海盜一樣戴著擋住一隻眼睛的墨鏡,胸前有英文字母,握著拳頭,右手的大拇指翹著,大拇指下面好像只有三個,而不是四個手指頭。腳有三個腳趾,是淡黃色。尾巴是白色的,很短。

玩具兔的製作過程

需要加工的兔子通常由一個中年婦女騎一輛三輪車送到勞教所,我們做的工序有:將從裡面縫住的兔子翻過來、往後背、脖子、耳朵、頭上的五瓣小花、脖圈裡填人造棉、往耳朵裡穿軟鐵絲、縫合後背、脖圈、縫鬍子、用線縫嘴巴,以使大張著的嘴略微合上一些、縫眼睛,使之更牢固、粘眉毛、用線縫出兔子的手指和腳趾(來的半成品手和腳都是一整塊,我們用線使勁勒著縫,有線的地方凹過去,看起來就像是指縫了)、縫尾巴、往胸前粘字母,等等。眉毛和胸前的字母是用有點像熱氣槍的工具粘上的,除了這道工序和縫尾巴我沒做過外,其它的工序我都做過。耳朵、五瓣小花和脖圈來的時候與身子是分開的,我們負責往裡填人造棉。耳朵填完後翻過來,再往裡穿軟鐵絲(或鋁絲)。製作過程如圖所示。


如果您能想辦法要一只兔子,您可將兔子耳朵拆開,翻過來,看看它的上面是否留有一個用以填充棉花的小洞。五瓣小花也是在「花」的中間留著一個小洞,用以填棉花用。兔子的脖圈是一個圓環,圓環的直徑大約在四五公分。填好了人造棉後從外面直接用紅色的線縫上。縫的方法如圖所示。


這種縫合方法是我在勞教所第一次學到的,縫完了以後將線一拉,兩邊非常平整,看不出縫合的痕跡來。兔子的身子也是用這種方法從背後縫住的(若能要來一只兔子將其小心拆開,也能看出它的脖圈的某一段和後背較靠上的那一段是不是用我所說的這種方法縫合的)。縫之前先填好人造棉。兔子的身子裡有鐵絲(比耳朵裡的鐵絲粗些,鐵絲好像是雙股的,一直通到兔子的後腦杓。)

鬍子是用黑色的直徑約一毫米的尼龍絲做的。這種尼龍絲在做成鬍子前大約有五十公分長,將它穿到針眼裡,將針從兔子臉頰的一邊扎進去,從鼻子下面走,再從臉頰的另一邊將針捅出來,留五六公分長的尼龍絲在原來進針的那邊,它就成了兔子的鬍子了。這時候把尼龍絲挽個結,使它的位置不會移動,然後再將針從臉頰的這一邊穿到原來的那一邊,然後將尼龍絲剪斷,剪的時候使它比上邊另一根鬍鬚短一公分左右。做好了一邊再用同樣的方法做另一邊的兩根鬍子。針上面的尼龍絲用完了就再穿一根進去繼續。

========================
附錄二: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被關押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生產農藥證詞

【明慧網】齊市北方四友化工廠是個體私營企業,距離雙合勞教所幾公里處。自九九年十一月至今,陸續的大批齊市地區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雙合勞教所,藥廠便成了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重要基地,也是雙合勞教所利用職務之便搾取大法弟子血汗非法撈取資本的罪惡場所。大法弟子們每天穿越荒野堤壩徒步來到這裡,夏日趕上雨天,便在泥濘中在干警、刑事犯的吼罵聲中小跑著前行;寒冷的冬天,踩著厚厚的過膝深的積雪,舉步維艱。

走近藥廠,遠遠地便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嗆人的藥味兒。製作農藥的活兒又髒又苦又累,是重體力活兒。勞作時厚厚的藥粉粉塵煙霧一般瀰漫在整個車間,衣服、眉毛、睫毛上都是藥粉,帶上幾個口罩依然嗆得不住流鼻涕、流眼淚。且農藥對人身體的危害極大,有的人眼、臉紅腫,手皸裂,有的流鼻血,有的皮膚起疙瘩,有的幾個月甚至整年不來月經。而且沒有必需的勞動保護,長期製作農藥,工作服只發一次,口罩只發一個,手套從來不發。農藥包裝上明確說明生產農藥必需的防毒設施以及每天工作後必須洗澡,可是多次要求洗浴設施,至今仍未解決。而且每天工作超負荷,又無休息日。每逢售藥旺季,藥廠和雙合勞教所為牟取暴利不顧大法弟子的死活,搞甚麼所謂的大會戰,實質就是不分晝夜地超負荷勞作,每天四點多起床,為了擠時間不讓洗漱,喝點簡單的菜湯和吃點發糕,便徒步來到藥廠。中午僅用半小時吃飯、方便,馬上又投入緊張的勞作。晚飯後直到深夜11點多才收工。回到宿舍,又髒又累,又困又餓,若趕上值班干警不順心便不讓洗漱,帶著一身一臉的藥粉便睡下。刑事犯累得嚎啕大哭,在工作台上滑倒在地便睡過去了。夏日炎熱,加之勞累,汗水與藥粉粉塵粘在一起使皮膚蜇痛難忍。待汗水乾爽後便出現癬狀瘡面,又癢又痛。更為惡劣的是每到農藥需求旺季,藥廠便將長期積壓的過期變質農藥及農民退返的作廢農藥重新包裝,改換日期投入市場。有的藥粉已發霉成硬塊,便踩碎入袋裝箱。成卡車的過期農藥由其它分廠運往這裡,堆積如山。大法弟子多次向雙合勞教所四個所長及藥廠廠長嚴正提出不能弄虛作假坑害農民,可是雙合勞教所與四友化工廠利慾熏心,非但不聽勸阻,且利用主管隊長(張志捷、郭麗、劉淑榮、王梅)責罵逼迫大法弟子。至今雙合勞教所與四友化工廠依然幹著狼狽為奸的勾當。

雙合勞教所利用大法弟子在藥廠出賣苦工牟取暴利。大隊每年每人分紅幾千元,又買新車大搞福利,都是出賣良心道義的不義之財。不法之徒必將受到法律的懲處。

========================
附錄三:法輪功學員林慎立證詞:「我被勞教所被強迫勞動做皮球」

我叫林慎立,中國籍,1954年11月16日出生於上海,現住在加拿大多倫多。

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月21日由於江澤民的瘋狂迫害法輪功,我被警察強迫綁架到警署洗腦二個月。同年12月24日,我去北京信訪處上訪被押回上海平涼路警署關押了48小時,由於不轉變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送到拘留所關押了15天。2000年1月24日因為呼籲政府與法輪功學員和平對話而被判勞教一年半,並被送往第三勞教所二大隊一中隊,地點在江蘇大豐四岔河902信箱一分箱。

在勞教所(每天早晨還有星星月亮的時候(大約6點鐘左右)就被叫起來被強迫勞動,晚上披星戴月(一般都在9點鐘)才給收工回房。勞動是用手工做皮球,用鐵錐鑽眼,用針線縫眼,然後二根線還要收緊,時間做長以後兩隻手被繩子勒開出血,那個線是打過蠟的,犯人說蠟是有毒的,所以兩手指又腫又爛;由於超時超負荷勞動,胸前背後臀部出現了大面積的出血潰爛,特別是臀部潰爛的血水傾透了內褲,短褲每天象浸在血水裡一樣,而且連運動褲都被血水傾透出來。內褲不斷干了濕,濕了干和皮肉粘在一起,走路舉步維艱,上廁所的時候,短褲脫不下來,每次硬脫的時候,都活生生的撕下一片皮肉疼痛難當,晚上無法睡覺,只能半躺半睡,由於超時超負荷被強制勞動人很勞累,所以經常睡著了不注意碰到傷口而痛醒,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讓你休息,仍然逼迫你勞動,因為逼迫勞動不僅可以剝削廉價的勞動力,因為無論是我們法輪功學員還是罪犯勞動是不給錢的,而做的皮球有出口的,記得當時做的皮球有很多種類,其中有阿迪達斯,這是罪犯教我做球的時候對我講的,還有日本的,聽罪犯說做的球裡面有禮品球。他們強制利用勞教人員賺取外匯,更重要的是他們想通過這種折磨人的苦役達到轉化我、從而讓我放棄信仰「真善忍」,當我不轉變的時候他們就給我加刑半年,使我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年。

林慎立
2003年11月4日
========================
附錄四:法輪功學員SamLu關於在勞教所內被強制生產出口產品的證詞

Sam Lu ’s Personal Experience: Why China’s Products so Cheap

I used to be a graduate student in Georgia State University in 1996. I ’d like to share my personal experience to let people know why some products from china are so cheap.

Before I returned to USA in Feb. 2001, I worked as a tax auditor in china for 9 years. In June 7 ,2000, I was arrested in china only because I handed in a letter at the State Petition Bureau in Beijing to express my opinion about Falun Gong which is a traditional exercise based on “truthfulness –compassion –forbearance” and is persecuted in China. I was put in a jail in Guangdong Province for almost two months.

Here I will not mention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ersecuted family church members, Tibet Monks and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 only want to let you know how some products from china are made and why they are so cheap.

In prison, I were forced to work on export products such as toys and shopping bags without pay .I still remember one of the shipping bags were printed with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

The cell is only about 300 sq. feet with about 20 prisoners and one toilet inside. They slept and worked in the cell.

Sometimes we were forced to work to 2:00 in the morning to catch up with the schedule. They only provided two meals a day (only once a week you have meat in your food) . In other words, being hungry, you still need to work more than 15 hours per day.

The police used wire whip to beat you if you did not do a good job or you can not catch up with the schedule.

In the desperate time in prison, I was always wondering who gave them the business and who help them to abuse us.

Now the same kind tragedy is happening to my wife .she was sentenced to forced labor camp for three years without trial without lawyer only because she passed out flyers in street to clarify to the Truth of Falun Gong. She has already stayed there for more than 34 months.

In my wife’s letter to my parents, she mentioned that she was forced to work for embroidery exports. This tough job, malnutrition and torture make my wife almost lose her eyesight.

Only in that single female labor camp where my wife stays now, approximate 3000 femal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has once been detained there and forced to work for export business.

According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there are more than 100,000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detained in China’s Forced Labor Camps .How many people other than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re detained in forced labor camps and prisons and forced to work without pay for china’s export business.who knows?

Sam Lu

250 VILLANOVA DR. ATLANTA,GA 30336(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1-08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