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世存:誰來為中國教育的豆腐渣工程買單

余世存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0日訊】一個湖南的大學生沉溺於狹隘的愛國心態中不能自拔,他希望中共對台灣能來「硬的」,但大人先生們的遊戲他沒有看懂,他對中共「恨鐵不成鋼」,憤而跳樓自殺。這個不幸的孩子沒有招致廣泛的同情──傾向自由的人們當然要歸咎於中共教育,但就連口口聲聲愛國、堅決主張對台動武的強硬分子也不怎麼將其作為榜樣。「可憐蟲!」也許是觀點各異的人群不約而同的心聲。當年北大一位講授計劃經濟的教授因為中共改行「市場經濟」,信念破滅,跳樓自殺。這樣的事似乎異曲同工。一個是孩子,大家覺得可憐;一個是成人,人們覺得可憐可鄙,也許還覺得可敬。

談論世人或國人的態度是另外一回事,對愛國賊們的虛偽和無能,當然可以像陳獨秀那樣棒喝:「此殘民之國家,愛之何居?」但這樣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們首先應該追問或分析的是:這種事的背景是甚麼,我們今後的生活可以從中得到甚麼樣的教訓?

我記得當年上大學時,也不知怎麼搞的,一下子「開了眼」,到圖書館去看書,怎麼看都看不順眼,那時的圖書館充斥的中文圖書大量是六七十年代的東東,或八十年代初期的速成物。中國人寫了這麼多廢話,不堪卒讀,垃圾,毒傷腦筋,等等,是我當時的印象。要寫一本好書,益於世道人心,方便傳道解惑,是當時的我的抱負。不幸的是,我後來也參與了漢語的垃圾生產大軍,我也有過不少「悔其少作」的文字,僭越、放肆如無涯岸,而我並沒有專注地跟讀者交流在中國生活和做人的心得。即使專家學者們的行業專業知識,也由於其過於成熟,而給這個需要成熟的社會及其讀者造成了不少的混亂和傷害。

我們的漢語知識就是如此散亂、簡陋、斷裂,我們的孩子就是在這樣的知識中自演自大的。今天的中國人開始反省財富的「品質」,開始討論經濟理性帶來的功利惡果,開始為五年十年前的功利結果──無數的豆腐渣工程:重慶的橋樑、衡陽的居民樓、北京的道路,等等中國的建設買單。在不少人那裏形成共識的,「建設性地參與中國社會發展」,最終結下這種以人的生命為代價的怪胎。但是,還少有人反省漢語知識和中國教育粗製濫造帶來的惡果,少有人反省知識教育過於中共化或意識形態化帶來的惡果。那就是讓中國的廣大民眾站在不同的知識碎片上,心胸狹隘,互相敵視,難以溝通。由知識精英出場繁榮的中國出版市場,那些書商們,其功利或對圖書的不尊重現象,跟那些沒文化的人沒甚麼兩樣。眾所周知,為民族主義拉開帷幕的《中國可以說不》,正是詩人和作家們的囈語。而大量小眾化的沙龍讀物,也多有知識精英精緻把玩的影子。這種對做人的高標或犬儒的參照標準的設定,無一不加劇了社會和人群的割裂程度。那種平易的物理和健康的人情,那種人生和社會的良知正義,反而永遠為中國人無從無能知曉,永遠與中國人的生活絕緣。

正是有這種背景,站在一塊極端化的知識碎片上的湖南孩子,為他所受的教育買單,付出了可怕的代價。一般人勸他的,「你想一想,打台灣對你有甚麼好處?」「你起這個勁做麼事?」「你好好想一想,多不值得。」「肉食者鄙,又何間焉?」等等,顯得過於輕巧了。因為他的人生選擇本來單一,對於可選的不同人生,作為孩子的他又難以分辯真偽。因此,偏執心理、陰謀思維、權宜方法、絕決姿態、獨斷意識、立功討好的勢利生活,就成為他的人生選擇,這也是我們社會裏的必然現象。

不僅湖南的孩子等中國民眾面臨著知識匱乏的危機,就是中共自身也是如此。在近年來中共對反對派或公民的打壓中,不少官吏就是因為無知而胡亂構陷公民,他們從來沒想過人生有不可讓渡的權利、尊嚴,他們只願做制度機器上擰得緊緊的一顆釘子,他們的生活就是立功受賞揚威立萬,他們的存在是以虛擬敵人並對敵人進行專政時才得以體現的。

當他們可笑地把一些具有獨立個性的公民抓起來,誣陷後者或「洩露國家機密」,或「顛覆國家政權」時,用他們自己的檢察院的話,「連甚麼是國家機密都不知道」,誣陷的話「句子語法不通」,我們就可以想見中國生活的荒謬和悲哀。不用說普通中共官吏,只要我們看看中共五十多年來的教育,我們就知道,像胡錦濤、溫家寶等人的知識結構也是極為有問題的。他們是我國「一邊倒」時的蘇聯教育模式的產物,他們的人文知識、現代文明知識可能只有皮毛。他們遠不足以「代表」他們標榜代表的人民或文化事物。儘管溫家寶像江澤民一樣不斷地表演他的記憶力,但往好了說,他們只是技術官僚,或說專家治國;他們的技術遠不足以應對複雜的現代社會,更不用說,他們的政治遠不是哈威爾等當代政治家所明認的與道德相關的政治。

也是意識到這種知識的局限,迄今為止,胡錦濤等新一屆中共政治局的成員們已經進行了九次集體學習。最近的一次是11月24日下午,由首都師範大學齊世榮教授、南京大學錢乘旦教授給政治局委員們講課,課程九十分鐘,題目是「15世紀以來世界主要國家發展歷史」。可笑的是,政治局的學生們不是「學習」,而是聽教授們就題目進行「講解」。胡錦濤也像他的前任江澤民一樣在課後要發表講話,「我們要更加重視學習歷史知識,善於從中外歷史上的成功失敗、經驗教訓中進一步認識和把握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規律,認識和把握時代發展大勢,提高治國理政的才幹。」

我們「學習」胡錦濤先生的講話並「深刻領會」其講話精神,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他們治國理政的才幹不足,需要提高。他們現在在邊干邊學。他們甚麼時候學好了?有了足夠的知識是否就有了才幹?天曉得。因此關鍵的還不僅是反省教育或知識不足。學識不足,並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有一種社會機制能夠消除其不足可能帶來的危害。比如中共曾嘲笑布什是個花花公子,外交知識為零,勸其趕緊補課,但人家有一種機制可以補其不足,那就是自由民主。

我們社會裏缺少這樣的東東,我們即使有良好的教育,甚至像政治局的學生一樣不斷補課,也於事無補。它最多可以保證湖南的大學生不必為了虛偽的愛國號召去自殺,可以保證軍警特們構陷公民時不犯「語法錯誤」,保證政治局的先生們面對老外可以賣弄一二三的常識,卻不能保證一個國家的健康發展,保證億萬國民的正當生活。

轉自博訊(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2-10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