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謝謝你這麼說!

淨妮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
想像你現在是個坐在小板凳上,啃著鉛筆桿,等待老師公布作文題目的小學生。幾個斗大的字眼出現在黑板上:「我絕對絕對不吃…」什麼食物會進入你作文的排行榜呢?相信為數不少吧!如果我給班上的小朋友來個這個題目,肯定是下筆如行雲流水,一個一個不喜歡的食物紛紛躍然紙上,因為簡直是太多了!

「吃飯八分飽,身體強又好。」我就是個不喜歡吃太飽的人,因而,將心比心,一開始我不要求孩子要把整盤的食物吃光,給他們的下限是「至少吃一半」,因為我知道塞得飽飽的,是一件很令人難過的事。那天,一個孩子拿著盤子來到我的跟前說: 「老師,這個我不喜歡可不可以吃一半就好!」乍聽這一句話,嘴上說著:「可以!」但心裡卻暗喊著:「糟糕!那豈不是養成孩子浪費的習慣,以為不喜歡的,吃一半即可倒掉。」

於是,我改變對策。在開動前,尋問孩子飯菜量是否太過,並請孩子全部吃光光。今天,孩子吃飯的速度明顯變慢了,但認真的模樣卻很令人感動。豪吃完後將盤子給我看,居然都吃完了,於是,我請他拿著盤子繞場一圈給其他孩子們觀摩。豪又羞怯又自豪的走了一圈,突然有一個孩子喊說:「老師,他沒有吃完!」我看了一下,的確,還有一些飯粒附著,於是,我輕聲的指著盤子跟豪說:「如果全部吃完會更好!」豪喜滋滋的吃個精光,抬起頭,看見眼前勳一掃而空的盤內有著一大堆的青菜,說:「……」。

說什麼呢?

這真是令我感動的一刻啊!一個平常滿嘴髒話、脾氣暴躁的孩子,居然學著我的語氣柔聲的跟勳說:「把這些吃完會更好!」

豪是一位全校公認的頭痛人物,才小一卻已名聲遠播,曾有家長用「一粒屎壞了一鍋粥」如此向我形容他。為什麼他是一粒屎呢?這是他與生俱來的嗎?午餐的那一刻,我才深刻的體會到他只是個學習力很好的孩子,在一個酗酒與暴力的家庭,他一樣也沒漏的全學會了。

常有人說:「孩子是大人的一面鏡子」,在我而言,真切地感受到這實在是一個再恰當不過的比喻。反求諸已,看看自己給孩子的,是否都是好的身教與言教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常在苗栗縣頭份鎮接客的三十四歲陳姓流鶯,近幾年來陸續生下父不詳的兩男兩女,剛生下的二個月大女嬰,本月初被發現猝死租屋處,女嬰身上多處被動物啃咬,陳女聲稱不知女嬰為何而死,並以「想多看孩子一眼」為由,遲未報案。
  • 當今社會,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父母只知道索取,而不願付出,然而也有一位來自貧困農村的孩子,當家庭發生不幸後,困境中的他背起身體癱瘓的父親來到大學,過起了邊讀書,邊照顧父親的堅辛生活。
  • 大記元華府日報紀者程真編譯報導/對人們來說,一談起高中時代的生活,腦海浮現的不是那些苦讀考試的日子,卻常是跳舞、足球賽、化裝舞會等課外活動。美國馬州River Hill高中校長R. Scott Pfeifer是個不諱言地自己即使上了這把年紀,睡袍日(pajama day)還是穿著可愛的泰迪熊拖鞋,他認為對孩子們而言,與人們互動的社交活動是重要的。但對初來乍到這個國家的移民家庭,美國的社交生活是個陌生的概念。
  • 對於陳水扁昨天獲民進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夫人吳淑珍今天表示,陳水扁再度成為總統候選人,其實責任與壓力大過於喜悅,雖然身兼總統與候選人很辛苦,但還好因為是艱苦孩子出身,不怕辛苦。
  • 堂姐是國小教師,有一次聽她說了一件發生在她班上的事,讓我一時傻眼。
  • 廣受大學生喜愛的打工項目是什麼?沒錯,就是當家教,說起當家教筆者倒是經驗豐富,擔心孩子去安親班成效不彰的家長,通常會以時薪250至500元的代價聘請大學生「到府陪讀」,我前前後後「陪」過5個小朋友唸書,外加當過1年安親班的導師,「輔導」過的小朋友年紀從幼稚園小班到小學6年級的都有,可說有整整兩年幾乎天天和小朋友「混」在一起。
  • 澳洲教育研究委員會12月10日公佈的一份研究結果表明,孩子要取得學業成功,父母的影響至關重要。
  • 在紐約冷風瑟瑟的路上,一位年青的母親牽著一小男孩的手,因爲今天學校無課,母親不得不帶著他去工作。母親心裏有些愧疚,因爲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讓爸爸帶他去圖書館看書。母親可以爲這個孩子吃苦耐勞的工作,卻不能滿足七歲兒子的這個心願,因爲孩子的爸爸因修煉法輪功被監禁在中國廣東的監獄已經快三年了。
  • 送孩子學英語所費不貲,在今日重視外語的情況下,有些父母實在憂心,無法提供子女昂貴的學費,讓孩子學英語。
  • 一個湖南的大學生沉溺於狹隘的愛國心態中不能自拔,他希望中共對台灣能來「硬的」,但大人先生們的遊戲他沒有看懂,他對中共「恨鐵不成鋼」,憤而跳樓自殺。這個不幸的孩子沒有招致廣泛的同情──傾向自由的人們當然要歸咎於中共教育,但就連口口聲聲愛國、堅決主張對台動武的強硬分子也不怎麼將其作為榜樣。「可憐蟲!」也許是觀點各異的人群不約而同的心聲。
評論